第二章 我改主意了
神话天堂2019-12-30 09:443,251

  “速度这么快?我竟然毫无防防备!

  不过她真的好美,若是此生能得此女为侣,我周笑天也将别无所求。

  啊呸,我怎么会有如此想法?她可是灵女。”周笑天想着,摸了摸脑袋,摇了摇头。

  灵女说白了就是属于忠诚服侍于巫神的圣女,她的一切都将奉献给巫神,终身不得婚嫁,不能爱上任何人类的男子,更不能失身,否则将视为对巫神的不敬和亵渎。

  周笑天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故意刁难巫神殿这帮神棍,想办法,毁了这座巫神像,一把火烧了巫神殿,那个什么狗屁巫神,他就是个害人的东西,凭什么,族人要迷信巫神,供着他。

  在周笑天的心中,巫神就是一个无比邪恶的神灵,不要也罢,他对巫族人的帮助,是没有多大意义的,若想得到他的助力,还需要活人的献祭。

  与其如此,不如把更多的精力用来修行,用来强身健体,用来富强自己的家园……

  若不是当年自己的父母亲人,还有家族那么多人的献祭,自己如今也不会成为一个孤家寡人。

  他恨巫神教,更恨巫神,如果当年老族长不那么信奉巫神。

  按他父亲的意思作战,巫族当年就不会死那么多人,更不需要自己的家族人成为牺牲的祭品。

  可恶、可憎又该死的老族长,一气之下,竟然把自己的全族人送去献祭。

  尽管,那场血祭死去的不单单只有他一个家族,但,他对巫神的恨却是无法磨灭的。

  他是家族之中唯一的一个幸存者,那是因为,他在修行巫神术时偷懒,被父亲关在禁地面壁思过三天,这才躲过了这一劫。

  三天过后,他无论如何也出不了禁地,在那里历尽了生死折磨,也没有任何人来救他,为此,他非常愤怒。

  同时也颇为不解,越是如此,他越要努力活下去,他一定要出来,要问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

  一年后,他终于从禁地出来,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他要去报仇雪恨杀掉族长,可是,那个害他家族的老族长同样也死在了战斗之中,于是,他更恨巫神。

  “老家伙,你不是信奉巫神么?怎么你和你的家族也没有逃脱被巫神抛弃的命运?”周笑天拿着刀,砍在老族长的坟头愤怒地说道。

  如果没有巫神,他的家族就不会被族长送去献祭。凭什么要让他全族九十八人全部献祭?

  他的父亲虽然对他极其严格,却是一位英勇擅战的勇士。他有勇有谋,他看到了父亲留下来的遗书,他愤怒之极。

  他恨巫神,恨这种伤尽天良的神术。

  如果巫神教没有灵女,则神术无法成立,而灵女在巫神教的神术之中,起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每一个灵女都是万中挑一的,无论心性、品质、外貌、资质等,在整个巫族之中,都是绝无仅有,无人能企及的。

  可以说,她的身上无乎挑不出任何瑕疵。

  “咦,我突然有了一个好主意,对!如果我能娶了灵女,最关键的是,让她动了凡心,成为了我的女人,那巫神,哈哈哈,对他的羞辱就很对我心了。”周笑天忽然灵机一动,觉得自己的想法简直是太逆天太美妙了。

  果真如此的话,这简直就是毁了巫神的清誉啊!这是真正的打那些信奉巫神教的家伙们的脸。

  他刚刚进入巫神殿后仔细看了看,心说:要想毁掉这座巫神像,以及对付众巫祝和巫师们,想要全身而退,以他目前的实力,还是有不少困难的。

  而那些神棍们素来忍术修得好,很难挑起他们的怒火。

  比起羞辱巫祝,砸了巫神像,这挖了巫神的墙角,撬走他们的灵女,这种报复才是最狠辣、最狂暴、最直接的。

  周笑天从地上站起来后,立即改变了主意,他越想越得意。

  天赏回神殿继续修行,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众巫祝也若无其事地继续修行着。

  “天赏灵女,我喜欢你!”

  “天赏,我爱你,灵女,我爱你!”

  “我第一眼见到你就沦陷了,我此生的梦想就是想要和你在一起。”

  “天赏灵女,我要娶你……。”

  周笑天开始在巫神殿外大声叫喊道。

  这声音传得很远,很远,远得一天之内,全巫族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年轻人在向灵女表白。

  “可恨的叫化子,也不拉泡尿照照自己,他配得上我们灵女吗?”有人嗤之以鼻。

  “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说这种疯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这小子胆子太大了,也不怕降临神罚?”

  “这小家伙很勇敢啊,不过,小子,你爱错了对象噢……。”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小子离死不远了。”

  ……

  “嘿哟,小子,你这是瞧不起我吗?”周笑天说着,转瞬间来到一个义愤填膺的小伙子面前。

  下一刻,那位小子的衣服就被周笑天剥落了下来,不知道这家伙用得什么法术,很快,他的衣服就和周笑天的衣服调了个。

  “啊!”衣衫褴褛的小伙子瞪大了眼睛,头发也散落了下来。很是狼狈。

  再看向周围那不善的目光,尤其是看到了周笑天那如刀般的目光,似乎一个不小心,他就能用眼神把自己给宰了。

  他大气也不敢出一下,转身落荒而逃了。

  此时的周笑天用了一个净化术,把自己打理得清爽干净。

  一身光鲜的紫袍子,闪烁着幽光。头发也打理很干净,用一条紫丝带束起来。

  配上他的绝佳容颜,一时间,令无数的巫族人看呆了。

  天赏身边的年轻巫祝再也听不下去了,他恨恨地说道:“无耻之徒!简直太不要脸了。”

  天赏自然也知此事,但仿佛置身世外,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果然是位该死的刁民,师妹,让我去把他抓来,关到后山好好给他长点教训。”年轻的巫祝对天赏说。

  一身蓝袍的他是巫族最年轻的巫祝,被巫族人公认在未来的日子最有可能继承巫神传承的人,他在十三岁就修成了巫族神术初进。

  在巫族修行的神术分为:初进、磨合、术成、入定、若无、空灵、幻境、成神。

  六岁成为最年轻的巫民,十四岁升为巫祝,十六岁进入磨合,二十岁进入术成境,他的修行是神速的。

  进入巫神殿的人自然比起一般人的修行速度要快一些,但从这几百上千年来,能这么年轻达到巫祝境界的人却是少之又少的。

  大部分巫祝修行都是十六岁初进,三十岁磨合,四十岁才会术成的,天赏和他二人简直就是这巫族人中的奇葩。

  同样也是巫神殿大力培养的天才。

  二十四岁,他已经在众巫祝中与长老修为不相上下。

  假以时日,肯定会超过所神殿内所有的巫祝。当然,巫神殿还有几位供奉法力相当高强。

  “不,师兄,还是让我去劝劝他吧。”天赏淡漠地说着,便出了神殿。

  “嗳!”师兄叹息了一声,他明白这些年来她心里有多苦。同样也知道她的执念。

  如果说修成巫神真能复活族人和她的母亲,他想看到她的笑,他想帮她完成这一心愿,后来,这也成为年轻巫祝的心愿了。

  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天赏走出神殿,摇了摇头,修行到可以和大巫祝长老的水准,他的感知力自然也非常强。

  即便是不出神殿,只要是他愿意关注的事情,自然也逃不过他那强大的感知力。

  天赏来到周笑天的面前,看着在那里大呼小叫着:天赏,我喜欢你的他。

  一阵香风遥遥袭来,周笑天立即知道,天赏来了。

  他笑眯眯地望着她,一脸得意。

  心说:果然是万中挑一的女子,那清冷的神情,那绝世的容颜,今生若能与共,夫复何求?最关键是抢走了巫神坐下的灵女,哈哈,我对巫神的报复将得以实现!

  年轻的巫祝,默默地关注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心说:这真是个无耻的家伙。我好想扁他,对,就是想扁他,狠狠地扁他,因为他欠扁。若不是看在师妹的面子上,小子,你早就被我虐上无数回了。

  “你回去吧!”天赏面无表情地说道。

  这声音空灵得极为不真实,仿佛来自遥远的另一个世界。冰冷得没有一丝感情。

  “天赏,我喜欢你,我想娶你。”周笑天一脸真诚地说。似乎并不介意天赏的冷漠。

  “这是个何等无耻的家伙,他竟然敢当面亵渎灵女!找死!”年轻巫祝的怒火直接被挑起,他再也无法平静下来。

  他想要一把捏死那周笑天,于是,下一个瞬间他就离开了巫神殿,来到周笑天的面前。

  “你找死!胆敢亵渎灵女!”年轻的巫祝说着,一把抓向周笑天。

  周笑天眼看来者不善,自然不会甘心情愿被抓,他纵身一跳,躲到了天赏后面。

  年轻巫祝一个转身就到达了他的面前,下一刻,他就要抓住周笑天的衣领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世女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世女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