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另一种花语
路归不2019-06-21 14:113,214

  “七月!”原清浅上前一步,再次拉住将要起身夜七月。

  “师兄,我终于想明白了!你为什么·······给咖啡馆取名‘彼岸沙华’?很荣幸····我已经见过封印在我·····自己镇魂灯里的夜平安!你曾说过,我和她都是老天爷的选择···这不太对吧?”夜七月再次用力一甩,幽怨地说道。“彼岸花在不同国度,花语各不相同!在古代高丽,彼岸花代表着相思,花语是相互思念,又有分离、伤心之意。在日本,彼岸花代表着分离、死亡,花语是悲伤回忆。唯有在我们这里,彼岸花代表了吉祥,花语是优美纯洁。我···是不是你···用来保住夜平安肉身不坏的工具?在你悲伤回忆中····思念的···是不是只有优美纯洁···但已经被死亡分离的夜平安?你这么做····想过我的感受吗?”

  “你···我···”原清浅拉住夜七月的手渐渐的松开,不安地眼神躲躲闪闪。

  “你有你的苦衷···对吧?明天!明天···把你们的苦衷·····统统解释给我听···好吗?”夜七月的眼光再次掠过原家祖孙三代人,离开沙发,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太累了!我要先睡上一觉,一切的一切·····明天再说!”

  “七月!”原清浅跨出一步,却被原姑姑一把拉住。“姑姑!你?”

  “我还做了什么?你想问这个吧?”原姑姑见夜七月关上了房门,将原清浅拉回沙发。“做了该做的!知道该要知道的!选择该要选择的!”

  “姑姑,你答应过我!你不会逼我,更不会逼她!你怎么不讲信用!你来这儿····难道就为了给我添?看我为难吗?”原清浅极力压制着怒火与声音。“我说过了!等我安置好她之后,我们原家祖孙三代就找个僻静的地方,过我们自己的日子!不要把她牵扯进来!不要让我们原家的不幸成为她的不幸!她是无辜的!”

  “没有谁···不是无辜!如果可以,我也不愿意用那么多孩子的命去为你续命!”原姑姑眼睛一瞪,脸色即刻变得不悦的低声道。“谁让小亮仔的心上一个漏洞接一漏洞的长!谁让你是我们原家唯一·····活着的成年男丁!传承原家血脉的唯一指望!我老了,必须得找个可靠的人为你采药、炼药!难道你真要眼睁睁地看着原氏一族···人灭族亡?”

  “那也不一定非要是七月!”

  “必须是她!她必须做出选择!要么成为你的炼药师,替我继续给你采药、炼药····要么献出自己元神,换取炼药的药引!没有第三个选项!”

  “药引?什么药引?姑姑,我们之前可不是这么约定的!”

  “我知道!可如今,不是我不放过她,是别无选择!月神的诅咒······只能用月神身上的东西去解缓!”原姑姑长出一口气,很是难过地小声道。“都传说月神上半身是女人,下半身是披着漂亮鳞片的鱼身龙尾。更传说·····最后一次诸神大混战后,月神仙身被绞消,元神被天筘杼裂成千份,打入轮回万世·····却没想到真有人能拿到她身上的仙鳞!仙鳞一片为引,百个孩童身、魂为料,千个孤魂为阵,炼出解缓原氏一族诅咒的丹药。虽治标不治本,但只要能让你好好地活着,延续原氏一族血脉···哪怕再伤天害理···我也义无反顾!”

  原清浅哀伤伤地坐回了沙发上,双手抱住了无力垂下的头。

  “姑姑!二十年了,你还没有查清那个人吗?”原清浅声音郁郁低低的问道。“我们就没有一点办法?”

  “没有!二十年了···又怎样?我连那个人的面都没见过!更别说····查清那个人的底细,摆脱他的控制····让咱们自己找到月神遗留下来的仙鳞!”原姑姑一脸苦忧地看着对面的原清浅,瞥了一眼夜七月的房门,轻言细语道。“每次都被人牵着鼻子跑···被人耍着玩···我也不愿意!可又能怎么办?不完成那个人的要求····我们就拿不到救命的药引!”

  “这次又是什么要求?”

  “夜七月、夜平安的魂魄····选一个,交给他!”

  “他怎么会知道夜平安的魂魄在我们手上?如果他知道的话·····夜七月的身世····他岂不是一清二楚!”

  “应该是知道的!他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而我们只有束手无策,无可奈何的份!”

  原清浅抬起头,双手十指交叉紧握,眼波清冷的望着原姑姑,低缓地说道:“我会把夜平安的魂魄···交出来!”

  “我就知道,你会交出夜平安的魂魄!看来····你是真的爱上···披着夜平安皮囊的夜七月!你可要真的想好!”

  “早就想好了!只有七月无事····我才能活的下去!”

  “但愿····你还能护的住她···下一次!”

  “原哥!原家姑姑!小的来也!付家明字辈,丁二十八——付明照,特来拜见!”付明照的声音在楼梯上高扬地响起,一行人突突鲁鲁的上到了二楼。

  原清浅眸色一焕,沉了沉心神,赶紧起身迎了上去。原姑姑慈了慈眉目,一脸平气的搂着小亮仔,稳稳地坐在沙发上。付明照拎着几大包各式礼品,很谦恭地走到原姑姑跟前施礼,叩拜。客套过一番后,原清浅将众人请到一楼,就着夜七月置办好的席面招待了来客。

  晚宴后,原姑姑领着小亮仔进了原清浅的房间休息。原清浅则一个人将楼下的杯碗盆碟收拾好,熄掉了一楼的灯,在黑暗中做坐了许久。渐盈凸月,穹空云净,西北风吹着小曲配合着西洋节日的熙攘,在城市中鼓噪。美食街上家家客济堂满,唯有对面的吉祥如意斋与咖啡馆一样冷寂、凄寥。

  “咚!咚!咚!”原清浅回到了二楼,来到夜七月的门前,提手敲了敲。“七月!我知道你肯定没睡着!容我说几句好吗?”

  此时,整装已待的夜七月呆滞地坐在床边,背着双肩包正在发怔。听到敲门声后,她缓缓的起身,徐徐的来到房间门口。

  “彼岸花!除了你说的那些花语····它还有另一种花语!”原清浅将一只手轻撑在门上。“那就是——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守护你!我想守护的····一直只有你!不论生····还是死!”

  夜七月闻声,心中一颤!

  “几千年来,我们原家都受到了月神的诅咒!女子不能生育,男子不会活过三十岁!我们原氏一族会人丁萧落·····直至族灭!如果没有遇到你····我会习以为常地认为·····我过的很好!我的人生没有任何···遗憾!”

  “嘭!嘭!嘭!”夜七月在门里,用力地拍了三下。

  “遇到你之后,我才觉得····我的人生这么苦!这么痛!这么无能为力!我只是·····想活下来!”

  “嘭!嘭!嘭!”夜七月在门里又拍了三下。

  “哪怕只能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守护你!你可以指责我····丧尽天良,灭绝人性!可我···只是想活着····活着能看到你!我也是在来到石城以后····才知道····我姑姑炼药的药料子····是那些孩子!之前····我是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嘭!嘭!嘭!”又是无语的三下拍门声。

  原清浅没有再说下去!夜七月拍了九下门,代表着九个字。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他走回沙发处,悲切切地坐下,直到次日一早。

  十二月二十五日,西方的圣诞节,‘彼岸沙华’咖啡馆内一片安静,似乎所有人都依然沉睡未醒。

  “小叔叔!小叔叔!醒一醒!七月阿姨不见啦!不见啦!”

  原清浅靠在沙发上睁开眼,有些迷糊地看着不停摇他手臂的小亮仔。看来在酒精作用下,昨晚他还是睡着了!

  “小亮仔!别摇了!叔叔头痛!你说····谁不见了?”

  “七月阿姨!七月阿姨不见了!她留了一张字条····离家出走了!”小亮仔指了指沙发茶几上的一张薄纸。“你快起床!找她去!婆婆说,在她从离城回来前···你必须把她找回来!”

  “婆婆去了离城?”

  “嗯!婆婆早上看到七月阿姨不见了····就急匆匆出去了!她说···要去取夜平安···让你把七月阿姨一定找回来!”

  “七月!”

  原清浅立马坐起身,拿起小亮仔指着的字条。只见上面写着九个字——我爱你!原谅你!永不见!

  ********************本部完结**********************

  修改版的《七月夜流火Ⅰ》到此已经全部连载完结,下一部《七月夜流火Ⅱ》会继续讲述重生夜七月未完的故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月夜流火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