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晚离2019-03-10 16:482,180

  4。转机

  她开始满怀心事,不再似之前的无畏,多愁善感得不再像她。

  他也不知为何自己如此的在意,只是再也不见她时,心里总带着一抹失落。

  最近总会想起初见她时,她的意气风发;办案查线索时,她的雷厉风行;以及那一颦一笑间的率真可爱。

  她确实与其他女子不同。

  这夜,他伏案写字时不慎走了神,直到风吹敲打着窗发出声响,他才回过神来。

  “先生近来可还安好?”

  声线平淡,传进他耳里的声音,却格外好听。

  他赶紧转身,便看到了那头的她正倚靠在门栏上,青丝未绾未系,略施粉黛的脸上带着两团红晕,迷离的眼眸正笑意盈盈。

  她移步踉跄走来,酒香也随之扑面而来。

  他欲伸手去扶,却又顿在空中。

  只见她顺势靠在了桌前坐下,手肘撑在桌前,托着头,转眸看向了他。

  她的脸上笑意褪去,毫无波澜地盯着他看,须臾,这才缓缓开口:“先生……可有心上人?”

  他微怔,细看她那极度认真的眼眸,心微颤,又渐渐沉沦。

  “先生,我有个心上人。”

  她说这话时,唇角微微上挑,眸底却依旧波澜不惊,只是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看。

  “他这人,有点蠢。那晚我骑马一直跟在他身后,他却不知道。”

  他的眸子微闪,心开始砰砰直跳。

  “他这人,有点傻,不然也不会被人骗了,平白受了牢狱之灾。”

  他的眸子暗了暗,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

  “他这人,还有点笨,我喜欢了他这么久,他都还没发现。”

  她一字一缓,思及回忆,眼眶中不知不觉蓄上了热泪,她望着他,笑道,“先生,我这个心上人阿,他叫斯一尘,是个教书先生。”

  她说罢,便起身离去。

  他举步维艰,望着她离去的方向,双眸亦逐渐变得坚定。

  次日,他怀揣着祖传的玉佩去了圩花阁。

  那每一下敲门声都如同敲在他的心上一般,充满着激动与期待。

  大门缓缓打开,是一守门小厮,“公子找谁?”

  他定了定神,视线望向了那门后,“我来见……”

  声音戛然而止,而落于他眼眸的,是从庭院中经过的二人,是她与另一男子谈笑风生的模样。

  她也看见了他,视线交汇不足一秒,她便移开了视线,与那男子一同离开。

  他在她眼中看到的只有平淡如水,没有一丝惊讶,没有半点情分,看他的眼神,宛如一个陌生人。

  不日,大公主与邻国皇子联姻的喜讯便公布了下来。

  5。分离

  大公主远嫁,自是少不了十里红妆。

  街巷上张灯结彩,锣鼓喧天,他终是坐不住,跑了出来,朝着迎亲队伍离去的方向追赶而去。

  没人料想到会有这样被半路拦截的事情,他站在桥头,阻拦了整个迎亲队伍。

  侍卫上前抓捕,却被她阻止。

  她下轿,朝着那头的他缓步走去。

  “公主,我有一个心上人。”

  他眺望进她的眸底,带着满目深情,“她喜欢逞强,尽管她确实很强;她像个孩子,喜欢耍小聪明;她曾说过她喜欢我,可她还不知道我也喜欢她!”

  她与他之间的距离在逐步拉近,他说的每一个字踏着柔风都埋进了她的心里。

  “我这个心上人,她是京华的大公主,今日嫁人。”

  她停步在他的跟前,脸上带着云淡风轻的一抹笑,只是一句:“谢谢。”

  他欲再次开口,却被她抢先,“一尘。”

  这是她第一次唤他的名讳,柔柔的,很是好听,却像极了一根细针,狠狠地刺进了他的心口。

  “若我不是这京华的大公主,无论如何,我都要与你在一起。”她脸上带着释然,轻缓笑道:“但,我从小便知,自己身上所担的责任与父皇所要得到的权。故而,我听话,努力,不与任何人亲近,做个无欲无求的人,便不会失去和难过。”

  “一尘,今日一别,这句告白便不要作数了,若遇良人,望你以心相待。”

  她说着,上前抱住了他,“你我没有开始,便也不用结束。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她终是随着花轿离去,她不给他任何挽留的机会,还说让他另觅良人?

  错过她,良人不再。

  于是,她嫁与他人为妻,他便也看破红尘上山为僧。

  6。信笺

  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几年,他倒是一如既往,从未放下。我随师父下山时,除了他要求捎带的家书,我还将他那写了几年都未寄出的回信偷摸着带下了山。

  京华很热闹,刚进城便听说了大公主回朝小住的消息。

  我和师父径直去了南门斯府,师父与阿力父母寒暄,而我则趁此机会,偷跑到了对门圩花阁。

  门口伫立着守卫,不轻易让人进,我才刚刚靠近,便被赶跑了。

  无奈,我只好呆在斯府门口守株待兔。

  大门忽然打开,从里头走出一抱着一岁孩童的男子,他长相俊美,比阿力还要好看。紧跟其后的是一女子,比阿力描述的还要美,脸上带着从容温柔的笑。

  似是感受到我灼热的目光,女子转眸看向了我,我连忙作势上前,却见她只是微笑着冲着我轻轻点了点头,那眸子似乎在传递着什么,我看不懂,却不经意脚步慢了下来。

  马车缓缓离去,我的心里似乎也逐渐明白了什么。

  她是个识大局的女人,她比任何人都要理智聪明,她明白什么能做,什么不该做。

  这件事我没有跟阿力说,但阿力太过于执着痴情,我觉得这样很是不公平。

  我愤愤问道:“若是重来,你可还愿她向你告白?”

  他并不犹豫:“愿意。两情相悦,总好过单相思,我这一生,便只认定她了。”

  他笑得开怀,可我分明知道他并不开心。

  忽然想起他给她的那封回信,上面只有寥寥几字:“我很好。”

  可我知道,他过得并不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扫地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扫地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