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永恒的誓言
一叶深秋2019-03-15 09:26984

  在小的时候,我在母亲的呵护下,无忧无虑。与同年的小伙伴们一起游戏、玩耍、追逐。

  有时也跟着母亲去捕猎,捕猎有时轻松,有时也非常惊险,但我没有在这过程中受到任何伤害。因为,母亲是这一代狼群中的狼王,所以,我从小就享受着别的小狼享受不到的待遇。而我也渐渐的在长大。

  在这之中,母亲常常单独带我错误捕猎。母亲的动作是那么迅速、敏捷、有力。很快便会将一只猎物给杀死。仔细的盯着母亲的一举一动,看的我用爪子在地上挠来挠去,心里痒痒的,欲想一试,母亲早已将我的举动看在眼里,她,给了我机会。

  在以往的日子里,母亲常常会将猎物弄是半死不活,最后要我来将它杀死,我并不会认为这很残酷,反而觉得这是本事。

  其实我很胆小,每次去杀死猎物之前,我都会去试试看它是不是在装死,或是还有回光返照能力。没想到,我的这种做法得到了母亲的夸赞,她说:

  “你领悟的不错,做到很对,不是每只猎物都能轻易杀死,也许它还留有一口气,就是要等你靠近时突然垂死反击,给予你最重的一击,或是与你同归于尽。只要你反复的去试探,也许它会没有耐心,或者撑不了多久,最终暴露了出来。我们的优点就是有耐心,就是与猎物比耐心,让它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而消耗大量的体力。最终在慢慢的消磨它的意志,然后杀死它。”

  在这种情况我也见过好几次。

  有一次“狼王”带领狼群一起去围攻一头成年的野猪,最终它被我们打到在地,做着垂死挣扎,挣扎了一会儿,便不动了。这只野猪很狡猾,它甚至将整个狼群都骗了过去也包过狼王母亲。狼群们要将它分尸,我自然也冲了上去,并且冲在最前面。正当我离它还有一米左右的距离时,它突然“活了过来”,可怕而锋利的猿牙印在我的眼中,向我撩来,我非常的恐惧,我想我死定了。

  我闭上眼吓的伏在地上呜呜叫,但我感觉那可怕的猿牙迟迟没有刺入我的身体。

  睁开眼一看,是母亲,是狼王母亲,她死死的咬着野猪的喉咙,尽管野猪的喉咙是那么的巨大。喉咙已经被咬断了,那猩红的鲜血,喷洒在她那高贵的脸庞上,我看见她的后退颤抖着,正冒着血。

  我眼中的开始有泪水凝聚,这时母亲安 慰我说:

  “不哭,这点小小的伤不算什么,但是你作为一匹公狼,却不能轻易掉眼泪,不然就会遭到母狼们的瞧不起哦。”

  从这一刻开始,为了让所有的公狼和母狼们瞧得起我,作为狼王的儿子,我暗自发誓:“从此以后,我不在流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生物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