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北宋定格在风雪中的命运
点点落荷清2019-03-10 15:182,958

  元符三年正月,夜,临安城,大雪纷飞。

  本是喜庆的节日,但坐落在远郊的江府却见的有些冷酷,大宅门四周刀斧手严阵以待,大门外车马已经准备妥当,门前红灯高挂,车夫一手按剑,不时地向门内张望着。

  声音,只有风雪……

  江伯明立于院中,也不知多长时间了,花白的胡子已满是雪花,一身素色长袍紧紧裹着骨瘦的身子,摇摇晃晃。

  “老爷,二更天了。”屋檐一角浅浅的站着一个管家模样的人,风雪中甚至看不见他,沙哑的声音虽然在风雪中,依旧听的清楚,“时间差不多了,要开始了。”

  江伯明没有理会,雪下的好似越来越大了。

  “老爷,您可不能犹豫了,将军的手段,您是知道的,我们都是凡人,斗不过他的,要是小姐落在了他的手中,那后果您是最清楚的。”如同锈剑划过地面,声音让人难受。

  江伯明一语不发,右手紧了紧腰间的宝剑,转身向院内快步走去。

  江府很大,江伯明穿宅过院,到了后院假山池旁,望着不远处高高的绣楼,双眼之中阵阵杀气,宝剑不知何时握在手中,用劲太大连骨头的觉得生疼,一把解下了素色袍子,落入水中,露出了锁衣甲胄,江伯明步下生风,奔绣楼而去。

  娇小可爱的小女孩正在熟睡,小手无意的拉上了被蹬到一边的被子,盖在身上。

  江伯明宝剑上点点血光,鲜血一滴一滴的滴在了绣花的地毯上,无声无息。外屋的两个侍女已然斩于剑下,此时的江伯明双眼充血,宝剑高高举起,剑尖的血滴到了小女孩的脸颊上,如在寒夜中绽放的玫瑰,妖艳惊人……

  “江大伯,你好狠的心呐!”一阵娇滴滴的女子声音在周围荡漾开来,如同在耳边低语,又如同在身后悄言。

  “江大伯,你好恨的心呐!”江伯明抽回宝剑,脸上有些惊愕,“她怎么来了!”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小女孩醒了,看着床边拿着带血长剑的江伯明,“爷爷,有坏人嘛!”

  连忙收回长剑,江伯明有些慌乱,“对啊,不过湄儿不要怕,有爷爷在这呢,谁都伤不了你。”

  “对,”小女孩揉了揉惺忪的双眼,“爷爷最棒了,不管什么坏人都能制服他们!”

  江伯明没有说话,抱起小女孩往外就走。因为江伯明已经听见了外面杀喊的声音,也看见了如毒龙般的熊熊大火。还有耳边一直在盘桓着的娇滴滴的女子声音。

  “江大伯,你好狠的心呐!”

  管家模样的人跑了过来,声音没有改变,但多了一丝喘息,手中弯刀满是鲜血:“老爷,他们来了,您……”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看到江伯明怀中的小女孩,有些诧异,便不再多言。

  “来了多少人?”

  “估计有二百人。”

  江伯明沉吟片刻,把怀中的小女孩交给了他,“江忠,你虽然是我的管家,但我们出生入死几十年,我早已把你当做我的生死弟兄,今天我把我的湄儿交给你,我永远也下不去手,惑心也来了,所以你带着孩子快走,不要让我知道,不要让江家沦为他人的奴仆,快走!”

  江忠已是心领神会,知道现在时间紧急,不再多说,抱着孩子不久消失在雪夜之中。

  江伯明没有想到自己这么隐蔽,仍然被发觉,更没有想到他们来的这么快。

  神迹中所说的能改变一切的孩子。

  爷爷爱你,爷爷想要教你武艺,想要让你快乐,想要你活得潇洒自在……

  可爷爷却不得不这样做……

  你必须死……

  “江大伯,你好狠的心呐!”

  “惑心!躲在暗处算什么英雄好汉,出来!”

  “嘻嘻,江大伯你也真是的,我可不是什么好汉呢。”江伯明面前风雪一紧,一个身姿曼妙的少女出现在风雪中,带着一副似笑非笑的娇媚面容,紧身的甲胄勾勒出完美的身姿,“人家可是小女子呢。”

  “别废话,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江家无孬种,看我手中宝剑,斩碎你的人皮面具。”

  “江大伯说话好不客气啊!”惑心面容一冷,闪身又进入了风雪之中。

  “江大伯,你就不该和神教作对!”

  匕首刺进肉身的声音在风雪中微不可闻,滚烫的鲜血落进雪地的声音却声声清晰。

  江伯明拄着长剑,努力让自己的身体不倒,胸前泊泊地流着鲜血。除了疼痛,江伯明更多的是感觉到了绝望。

  “完全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

  惑心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在江伯明身后,手中拿着一把沾满血的匕首,开心的舔了舔,满面的意犹未尽,“江大伯可真的是老了啊,”语气一冷,“没用的老东西!”

  “哼,江家无孬种,妖孽,你一个臭老婆子,和我装什么!”

  “你再说一遍!”惑心身形一闪而过,一瞬间已来到江伯明身前,匕首牢牢抵住江伯明的咽喉,“我要撕碎了你!”

  “惑心,快退下,江伯明可是你的前辈,不得无礼!”

  惑心听闻回头一看,刚才的怒气一下子消失无形,噗嗤一下乐出声来,“将军您怎么来了,这点小事交给我们去办就行了嘛。”

  江伯明心头一阵霹雳,“将军竟然来了!”本来还抱有一丝幻想,但还是被眼前的现实击得粉粉碎。

  将军带着狰狞的面具,一身重甲,肩上扛着江伯明心心念念的湄儿,昏迷不醒。

  “狗贼!”江伯明不管不顾,挣扎着扑了上去。

  看着好似慢动作扑来的江伯明,那将军微微摇了摇头……

  江伯明感觉自己好像被巨大的石块击中了一样,“嘭!”结结实实的装在了石墙上。将军不紧不慢的向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江伯明走去,“惑心,我要是不来,这孩子可就跑了,你现在做事情越来越不认真了。”语气中甚至带着些诙谐,似乎眼前的一切都是家常便饭。

  “将军您还不信任我吗,我哪次让您失望了,不出去了不要紧,再追回来不就行了吗?嘻嘻。”惑心掩面而笑,甚是轻松。

  将军没有理会,看着地上虚弱的江伯明:“我尊称您一句江叔,告诉我,为什么?”

  江伯明没有想到,自己在神教面前竟然是这么的不堪一击,可叹自己拼搏一生,到最后竟然落得个这么落寞的下场。无颜面见江家先祖,也无面见湄儿父母,爱的人无法保护,在乎的人却又……

  “我知道你们要做什么,我很想赞同,但湄儿,她只是个孩子,我的心肝,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不允许!”

  “感情?亲情?还是爱?这种情感看来真的是很伟大啊,”将军看着怀里的湄儿,“就因为这些,你背叛了我们。”

  “我没有背叛,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

  “弱者才会谈论情感,强者只是横扫一切。”将军淡淡地说,“那么,现在告诉我,第二个孩子在哪?”

  “第二个?”

  “到了这会就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你知道是没用的,有惑心在,反抗是徒劳,我不想让你受罪,我还是尊敬你,告诉我,第二个孩子在哪?”

  江伯明一楞,然后突然明白了什么,竟然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将军,我可要恭喜你了,哈哈哈,你的宏伟目标看来实现不了了,哈哈哈哈……咳咳咳。”太过激动,血气上涌,江伯明又吐了好多血。

  “快说,怎么回事!”将军刚才的云淡风起不见了踪影,听到这明显有些急切,不明白为什么。

  “将军,千算万算你也是疏忽了,哈哈哈,那个孩子,你永远也找不到的,哈哈哈……”

  看着已经笑不出声,渐渐虚弱的江伯明,将军一言不发,不知面具后面是怎样的表情。

  将军给惑心使了个脸色,随即慢慢离开,惑心开心的像个孩子,蹦蹦跳跳的来到江伯明面前,好像自己即将要进行一个十分有趣的游戏,“将军一直不让,今天终于可以这样了,好开心!!”

  ………………

  身后传来了恐怖的惨叫声……

  将军没有回头,肩上的湄儿还是昏迷不醒,小脸蛋在火光下分外好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月清风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