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老人!打手?
阿森纳小剑2019-03-06 21:063,186

  吴尘马不停蹄的赶往天道院,一路上镇魔刀饱饮玄兽鲜血,修为也突破了武魂后期达到了武魂巅峰。

  不同于玄修的划分等级,武修公认的仅仅只有六阶,初阶的武体,然后依次是,武魂、武将、武皇、武帝、武神,每一阶又分前期,中期,后期,巅峰。至于武祖,万古以来也只有前世的吴尘一人达到罢了。

  终于吴尘到达了号称天道院口的万象山脚下,刚到这里吴尘便看到了立于山脚下醒目的大石碑,上面不知何人所书的“天道口”三个大字。

  吴尘看了一眼便继续向前走去,前面不远处有一座二层木楼,一楼的大门敞开,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有六、七张木桌,不过此时大半数的桌子已坐满了玄修。

  桌子上大都摆满了下酒的小菜,修士手里也都握着饮酒的黑釉陶碗,向着周围的人大肆谈论自己的见闻,和冒险。也有不少人在拐弯抹角的打探自己想要的消息,或是某某绝地被人误打误撞发现了上古修士洞府,引起了多少门派抢夺洞府里的法宝,玄丹。

  亦或是某某门派的大弟子要与某某府主之女,见过哪位府主之女的修士不禁一阵唏嘘,只因女子过分美丽,又恨不得化身为那位大弟子迎娶她。

  吴尘背负大刀迈进木楼,因为吴尘浑身健硕的肌肉,引来了好几道或强或弱的神识探查,可当发现吴尘竟然是毫无玄力,空有一副躯壳的普通人,个个都漏出了不屑的神情。

  毕竟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一个普通人与哪些猪狗,蝼蚁又有何区别?而吴尘充其量不过是看着健硕一点的蝼蚁罢了!

  这时一个满脸黑髯,身穿一副制式铠甲的大汉端着酒杯,向刚进门的吴尘走了过来。

  仅两米高的大汉突然撞在了吴尘身上,手里的酒也随之撒了星辰一身。

  浑身是酒的吴尘看着着实狼狈,却引起了周围人的一阵大笑。

  感觉还不过瘾的黑髯大汉继续冲着吴尘骂道

  :“小畜生!眼睛瞎啊!没看见老子,就向老子身上撞,知不知道这杯酒把你命赔了都赔不起啊?”

  说完还扬了扬手里的酒杯继续看着吴尘道

  :“呦!还背着把刀,看来还是个擅长炼刀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比过老子腰里的这把!”

  说完还得意的用另一只手,拍拍腰间的制式长刀。

  “老陆啊!我看你可比不过他,哈哈哈哈哈!”熟悉黑髯大汉的修士在旁边起哄道。

  继而又引起了周围人的一阵大笑。

  “你不配。”突然一声不大不小的声音,传入了众人耳中,木楼里一片寂静。

  被称为老陆的黑髯大汉环视四周想要找出那个声音,突然感觉就是眼前这个被他称为蝼蚁之人所说。

  低头俯视着吴尘怒吼道:“小畜生,刚才是你说的?你是活腻歪了吗?”

  “你不配。”还是那个平淡的声音。

  果然是他。陆姓黑髯大汉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个丝毫没有玄力的凡人,有觉得有点可笑!不过还是决定出手捏死眼前的凡人,平息自己的怒火。

  “你这是找死!”陆姓黑髯大汉一边吼道一边伸出左手,向吴尘的脖子捏去。

  本以为只是随手就能捏死的蝼蚁却出现了反转。

  陆姓黑髯大汉感到自己的左手怎么也伸不下去,定眼一看发现自己的左手,手腕正被吴尘的右手紧紧握住,动弹不得。

  随着吴尘力道的加大,陆姓黑髯大汉仿佛感觉手腕处被千斤重的火钳紧紧夹住,剧痛感不断传来。

  周围的玄修感觉到情况有所不对也小声议论起来。

  仿佛受到了莫大屈辱的陆姓黑髯大汉对着吴尘大声吼道:“该死的蝼蚁,你竟然还敢还手?”

  说完便用右手抽出腰间的佩刀,猛的拔了出来,向吴尘的脑袋上砍去!

  忽然一阵“铿锵”的声音传出,陆姓黑髯大汉猛的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右手,发现手里的刀怎么也砍不下去,在看看刀刃已被吴尘的左手紧紧握住。

  “怎么可能!他不是没有玄力的普通人吗?这怎么可能!”陆姓黑髯大汉心里惊恐的想着。

  “说了你不配。”吴尘那平淡的声音传来。

  可这时却没有几个人再怀疑吴尘的话了。

  紧接着一股剧痛从陆姓黑髯大汉的腹部传来,陆姓黑髯大汉低头一看只见吴尘的右手已从他的左手上松开,然后一拳打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传来,陆姓黑髯大汉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内脏已经破碎

  陆姓黑髯大汉惶恐的大叫道:“你不能杀我,我哥是天道院护院统领,杀了我你不仅活不成,我哥还会杀你全家!”

  然后周围众人只见吴尘散开了握着刀刃的左手,随即陆姓黑髯大汉倒飞了出去,“轰”的一声撞飞到了木楼的墙壁,停了下来。

  周围众人神识扫了过去惊奇的发现陆姓黑髯大汉已生机全无。

  突出的双眼仿佛还述说着自己的不甘。

  这是称呼黑髯大汉为老陆的健硕男子跳了起来冲着吴尘道:“你竟然敢把他杀了,你知不知道他哥是天道院护院统领?兄弟们一起上,不杀了他统领也不会让我们活!”

  随即一阵刀剑出鞘的声音响起。

  吴尘看着眼前怒火冲天的众人也只是轻抬了一下眼眸,平静的道了一句:“蝼蚁就是蝼蚁,一群蝼蚁还是蝼蚁。”

  运转起了神魔炼体决,吴尘仅仅只是向前递出了一刀,木楼内便又重新回归于平静。

  而刚才还嚷嚷着取吴尘姓命的众人已成各种姿势躺在了木楼里,唯一相同的是都已经没有了半点生机。

  吴尘对着满屋的尸体自言道:“本来不想出刀的,谁让我闲麻烦呢!”

  这时一阵熙熙嗦嗦的动静声传来,打破了原有的宁静,也吸引了吴尘的目光。

  吴尘定眼向木楼角落里望去,一个衣着破烂,手脚枯瘦,枯草般的头发,正株着一根不知何种木材的枯枝巍颤的站了起来。

  枯瘦老者伛偻着腰抬起黄瘦的脸随意的看了吴尘一眼。继而迈着艰难的步伐,拖着一个打满补丁的破旧包裹,向着门口走去。

  这时一阵“嗒嗒”的下楼声响起,吴尘定眼看向身旁,忽然发现此处居然还有一座木制楼梯。

  楼梯半腰上此处正站着一男子,面容清秀,身型修长,挽起的发髻上插着一支玉簪子,白色的长衫上流转的玄光衬托出男子身份的不平凡。同时右手拿着一把合拢的竹扇,轻轻的拍打着左手。

  一双狭长的双眼就这样看着吴尘。嘴角微扬笑着对吴尘道:“有意思,有意思!”

  男子突然看着吴尘伸手就要拔起身后的长刀慌忙解释道:“喂喂!我跟他们可不是一伙的,就不能好好的跟我说话!千万别动刀啊!”

  吴尘看着眼前的男子大笑道:“骗你的。”

  白衫男子只觉额头布满了黑线。

  “你是不是来参加天道院选拔的?”白衫男子冲着吴尘道。

  “是有怎么样,不是有怎样?”吴尘说完便撇下白衫男子独自向木楼门口走去。

  楼梯上的男子看着吴尘离开的背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自言道:“有意思,有意思啊!”

  吴尘没走多久就看到了刚才那个老人,当吴尘第一眼看到了老人的时候便发觉了老者的不凡。

  老者体内磅礴的玄力凝聚而成的一条黑龙却被一道道金色玄力凝聚而成的锁链牢牢的锁在了识海深处半点不得动弹。

  别的玄修可能看不出来那是什么,可曾经是武祖的吴尘如何认不出那一条条金色玄力所组成的封印。

  “喂!你等一下,我能解开你的封印。”吴尘冲着老者伛偻的背影说道。

  伛偻的老人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盯着吴尘,内心却如同一口久不见天日的深谭,被人扔下一颗石子,虽然没有激起多少波澜,但还是有所起伏。

  “有个条件。”吴尘继续对着老者说道。

  “什么条件?”老者沙哑的声音传来。

  “当我的保镖,也可以说是打手,随叫随到的那种,一年只需要一年,你就可以自由了!”吴尘理所当然对着老者说道。

  老者明显犹豫了一下,但是好像想起了什么,坚定的对吴尘说道:“好!”

  吴尘笑着对老者说:“放开你的识海,不要抵御我的神识。”

  随即吴尘记入老者的识海,凭借前世的记忆解开了老人的封印。

  “轰”的一声一股猛烈的玄力向着四周席卷而去。

  “对了我在你识海里种下个东西,只要你完成刚才的约定就什么事没有,如果你反悔的话,你可以试试。”吴尘笑着对老者说道。

  老者盯着吴尘面容阴晴不定,似乎在权衡吴尘的话。

  最后还是笑着抱拳朝吴尘说道:“公子说笑了,老奴定会遵守约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兽武巅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兽武巅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