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自断玄脉
阿森纳小剑2019-03-06 21:062,283

  “如今我记忆觉醒,吴天山等人纵使可恨,在我眼中也如蝼蚁一般,随时可杀,甚至给我些许时间,翻手间我都能灭了整个吴家。”

  “不过这事急不得,曾经我修炼玄力,天赋太差,实力弱小,就这样回去,岂不是为人刀俎?”

  万妖天域附近的荒原之中,吴尘缓步走着,心中暗暗盘算。

  压下怒火,他也有了初步的计划,大仇必然要报,但是在这之前,需要先提升下实力。

  “父亲,母亲,还有福伯……”

  “你们还好吗?”

  吴尘喃喃,哪怕他觉醒记忆,知道自己是太古九祖之一的武祖,也无法忘记那血浓于水的亲情。

  当时被家族内的狗贼发配万妖天域的时候,自己父母以及仆人福伯可都是全力阻止的。

  奈何吴家乃是天河城三大家族之一,势力庞大,父母以及福伯用尽浑身解数……也是无能为力。

  “我不在的时候,吴家直系之人定然想尽办法刁难你们吧?”

  “待我回去吴家,便为你们报仇,解心中不平!”

  吴尘暗暗发誓,正想着,他不由得目光一凛,看到前方有一身材佝偻的瘦小老者左右徘徊,忧心忡忡。

  “福伯?”

  吴尘惊讶万分,快步跑了过去,万万没想到,自己挂念着的福伯竟在万妖天域之外徘徊。

  “小尘,是,是你……”

  看到吴尘出现,福伯身子连连颤抖,张大了嘴,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吴尘,要不是他曾看着吴尘长大,定然不会相信眼前的吴尘就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

  “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福伯震撼不已,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不可能,甚至使劲的掐了几下大腿,生怕自己这是在做梦。

  “怎么会这样?”

  “万妖天域乃人间炼狱,进入的人哪怕是玄修,也向来有死无生。”

  “虽说你只是被发配到外围,可是以你的实力……”

  “断然不可能活着出来啊!”

  福伯看着吴尘从小长到大,对于吴尘的境界实力再了解不过,虽说万妖天域最外围的妖兽都很弱小,顶多也就是玄将层次,却也比吴尘的玄夫境界强大太多。

  之间天壤之别,莫说是吴尘,就是天河城那些个年轻一代的天骄进去了也必死无疑。

  玄天界玄修境界从低到高有九大阶段,分别是:玄夫,玄者,玄将,玄师,玄王,玄皇,玄帝,玄圣以及屹立于巅峰的玄神。

  其中每个大阶段又分为四个小阶段:前期,中期,后期,巅峰。

  如当初压迫陷害吴尘的吴天山便是玄者中期,算是吴家之内的顶尖天才。

  吴天山的爷爷吴大漠则是境界更高的玄将,虽只是初期,却也是吴家巅峰强者,稳坐吴家大长老之位。

  “哈哈!”面对福伯的质疑,吴尘大笑:“运气,运气而已啊,哈哈……机缘巧合之下,我救了一只妖王的命,给它治好了伤,凭借那妖王之势,万妖天域外围完全能横着走。”

  关于自己觉醒武祖记忆的事情,吴尘并不想说,就现在而言,让外人知晓并不是什么好事。

  “哦?你还有这本事?”福伯微微皱眉,有些惊讶,他算是吴尘最为亲近的人之一,曾经可从没发现吴尘有一手了得的医术。

  不过吴尘终究是活着出来,福伯也不想再去问东问西,便是话锋一转,道:“小尘,眼下就算你从万妖天域活着出来,怕是也回不去吴家了。

  老夫建议您直奔千道府道城,参加考核入了那千道院,若是能够成功,就能得到千道院庇护,区区吴家也无法奈何公子您。”

  吴尘微微点头,道:“天河城隶属千道府,千道院则是千道府府主所立,更是千道府下各城池年轻一代人人向往的学府,若能进入千道院,不仅能够得到千道院庇护,还能拥有更多的修炼资源。”

  以吴尘在吴家的地位,能够分到手的修炼资源近乎于无,千道院是去定了,更何况吴家资源再多,又怎能比得上千道府辖区内的第一学府?

  “不过现在可不能去千道院,还是得先回吴家,世人皆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我吴尘并非君子。”吴尘又话锋一转,坚定的道。

  “小尘,万万不可啊!”福伯赶忙劝说,显得焦急万分,“以您如今的实力,别说是吴家,就是那吴天山都不可能应付的了。”

  福伯忧心忡忡,却见吴尘淡淡一笑,“福伯可曾听过,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这可不止三日啊。”

  “我意已决。”吴尘语气不容置疑,旋即又道:“我父母如何了?”

  “公子……”福伯语塞,脸色变得难看,憋了许久,倏地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愧疚万分的道:“这都是老奴无能啊,还请公子恕罪。”

  “三爷他当年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曾发誓效忠他终生,最终却还是酿成大错,他本是离开吴家去寻你,却被吴家人嫁祸叛徒之名,追杀千里,如今下落不明……”

  “夫人她……现今也是精神抑郁,被软禁在家族之内。”

  “这,都是老奴无能,老奴无能啊!!!”

  福伯捶胸顿足,痛心疾首,眼神里满是自责,暗道:“若非我这老东西太过顽固,恩人一家又怎会落得这般下场?老夫有罪,有罪啊……”

  “福伯,这不怪你。”

  吴尘语气略有不悦,如今他记忆觉醒,怎会看不出福伯有难言之隐?不过这些年来福伯对他一家尽忠职守,吴尘也不愿意过多追究。

  “福伯,你可敢与我到吴家走一遭?”吴尘冷声质问,眼神变得锐利。

  “老奴愿誓死相随!”

  福伯坚定回应,心中却是不由得一阵感慨,突然觉得眼前的少年和曾经的吴尘相比,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若说曾经的吴尘是愣头青,只知横冲直撞,如今的吴尘显然是屹立于巅峰的帝王,睥睨天下,任凭天崩地裂我自宠辱不惊。

  吴尘微微点头,福伯诚心认错,他心下一沉,淡淡的道:“好!待我稍作修炼,咱们就去吴家走一遭!现在我要在此修炼,还请福伯护法。”

  “老奴遵命。”福伯抱拳点头。这次他不再犹豫,准备把随身携带的顶尖功法拿出送给吴尘,下一秒却又脸色大变,眼皮狂跳。

  “公子,您为何自断玄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兽武巅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兽武巅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