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相亲的钱多
阿森纳小剑2019-03-06 21:062,532

  尽管演武场内炸开了锅,吴尘还是潇洒的离去了,留下了一个自以为很是潇洒的背影。

  其实刚走到门口的吴尘,又强行咽下去了一口,涌上喉咙的猩甜血液,天才剑修的名头,可不只是浪得虚名。

  躺在演武台上的冷凌霄,没一会,就用着左手,孱弱的扶着自己的身子缓缓的站了起来,低着头,也不说话,慢慢的在演武台上找到了自己的断剑,也不说话,一把拿起了自己的断剑,也朝着演武场的出口处走去。

  演武场内一片寂静,只有冷凌霄虚弱的拖着鞋子的“沙沙声!”

  不管是谁,总要是纪历过失败的,只不过看看谁先走出来罢了。

  这样的失败,冷凌霄一共经历了两次,第一次是他满怀希望的告诉,一向疼爱自己的爷爷,自己有着修剑的天赋,想要爷爷送自己去那传言中,满是大剑修的“隐剑门”,那是第一次,从小到大都一直疼爱自己的爷爷,硬生生的打了自己一巴掌,结实的一巴掌,当冷凌霄捂着自己,已经红肿的脸,湿润着双眸问向眼前,冷家的实权家主,自己的亲爷爷:“为什么?”的时候。

  冷凌霄的爷爷,冷家的定海神针,冷寂,用着正声、严厉的语气,告诉冷凌霄:你今天给我记住了,我们冷家,世世代代都与隐剑门不共戴天,今天的话以后不要在让我听到。

  说完便背着双手,“哼!”了一声,没有理会,好不容易才鼓足勇气找自己的孙子。

  了凌霄第一次在自己一向和善的爷爷身上,感受到了愤怒的情绪,还有那提及隐剑门时的,一抹不易察觉的屈辱恐惧感,当然了,当时年幼的冷凌霄当然不会清楚。

  本以为从此沉寂的冷凌霄,谁都没有想到,反而更加坚定了修剑的决心,没人指导,就自己成天翻阅古典秘籍,到最后竟然还让他创出了不小的名头。

  至于第二次便是刚才和吴尘的比试,自以为自己苦练的剑术,已经够向,隐剑门门主的关门弟子钟无期挑战,即是向自己验证一下苦练多年的剑法,也是向自己的爷爷表明,自己就算不去隐剑门修炼,那你的孙子也不比隐剑门的传人弟子,差多少。

  可没想到自己就怎么败了,败在了一个,自己以为随随便便就能打败的,从来就没有听过名字的新生修士手中,就连自己引以为傲的剑,都被对方所斩断,败的是如此之彻底,现在别说跟钟无期切磋剑术了,自己连参加决赛的最后一场的资格,都彻底输掉了,还谈什么证明?怎么证明自己。

  冷凌霄在心底一遍一遍的问着自己,自己是真的错了吗?难不成自己就真的不适合修剑,自己如此努力的意义又在哪里?

  浑浑噩噩,不知前路。

  当然了,吴尘压根就没有去想过冷凌霄的感受,此时此刻的吴尘,正和着刚刚回寝室的钱多一起,在天道府最大的修士酒楼“天道楼”里,一个硕大的包间里大吃大喝,好不快活。

  钱多鄙夷的看着两只手正紧紧捧着着一条,不知是何种玄兽烧就制成的,蜜汁兽腿,一阵阵“嘎吱嘎吱”的咀嚼声,不断从喉咙里传出,嘴角还在不断的滴落一些酱汁卤液,的吴尘,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真是饿死鬼托生的啊!

  不过神识强大的吴尘如何会听不到,尽管手嘴合作,还在不停的大快朵颐,可是闲着的左脚一点也不耽误,朝着钱多的屁股毫不客气的就是一脚。

  “哐当!”一声就紧张又是“哎呦!”传来,钱多指着吴尘吼道:“吴尘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少爷我好心好意的带你来补一补,你居然,还欺负少爷我。”

  吴尘头也没抬嘴里模糊不清的说道:“所以只是小小的奖励你一脚而已,要是平时,哼!”

  钱多抓着矮小木凳,慢慢的撑着起来:“哼!”你一声,又给了吴尘一个白眼。

  啃完了骨头上的最后一条肉丝,吴尘吮吸了满是油腻的手指,满意的拍着,吃撑后的浑圆肚皮,连打了几个饱嗝。

  还别说,钱多这个家伙还是比较靠普的,吴尘吃完不知名玄兽大腿后,也是感觉到了,浑身又着一股股暖流涌动,早上比试后的肉体疲劳感,也是不断的在一点点的恢复,只怕是价格不菲。

  吴尘拿着一根小木棒,一边剃着牙,一边笑嘻嘻的朝着钱多调侃道:“你小子,也不知道多叫几条这个兽腿,就这一条还不够我塞塞牙缝,真是越来越小气了啊!”

  钱多用着杀人的目光看着吴尘,嚷嚷道:“你……你知不知道这可是六阶玄牛的后健子腿,有多稀有?就这一条可是花光了我全部积蓄,不给我吃一口就算了,你居然还不满足?”

  吴尘撇了撇嘴,轻佻的说道:“好了好了!知道了,搁在以前的我,这六阶玄兽的腿我看都不带看一眼,别说吃了,对了你这几天可都跑哪里去了,成天的不见人影。”

  钱多听着吴尘的话,又是一阵鄙夷的目光看了过来,仿佛在看着乡下的土财主,进了城向着城里的富翁大吹牛皮似的。

  不过钱多又想起什么似的,转而沮丧着脸对着吴尘说道:“唉!别提了,你知道我这几天干嘛去了吗?”

  “干嘛去了?吴尘也是好奇的看着钱多。

  “我爹,带着我相亲去了。”

  钱多的话真是语不出,不惊死人。

  “噗!”的一声,吴尘没忍住,把还没咽下去的茶水,尽数喷在了钱多的脸上。

  倒霉的小胖子钱多,一边用手擦拭脸上的茶水一边朝着吴尘吼道:“吴尘!我要杀了你啊!”

  吴尘讪讪的笑着,催促着说道:“这不是没忍住吗!你继续说,继续说。”

  钱多“哼!”了一声,也没有追究,对着吴尘又继续说道:“我没办法,也只能听我老子的,见了几家,家世倒是没得挑,可那些个长相啊!我可是不敢恭维。”

  吴尘笑着问道:“你不是还小吗?你家老子这么就这么想把你扔出去?”

  钱多苦这个脸回道:“只是两家定下来而已,又不是马上娶亲,唉!你不知道,我们钱家是这几年新晋家族,在天道府里根基并不深,随着我家的生意越做越大,我爹急需一个亲家盟友,巩固我们钱家的地位。”

  吴尘不解的问道:“这不是挺好的事吗?你干嘛哭丧着脸。”

  钱多的眉头皱的更狠了,苦这个脸对着吴尘说道:“你不知道,就在前天,我爹带着我见了个谷家的姑娘,好家伙,我本来就够胖了,可那个姑娘差不多有我两个胖了,吓的我当场就逃了,可我爹回到家却告诉我,对方看上我了,还说什么非我不嫁,起先我还没当回事,可是接连两天,她都找到我家来了,我爹竟然还很乐意,没办法,吓的我赶紧躲到学院来了,老大,你可要想想办法救救我啊!”

  吴尘也是听呆了,见过坑爹的,没想到,这还有个坑儿的。

  不过你这感情上的事,我也没法插手啊。

  完全没有为兄弟两肋插刀的觉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兽武巅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兽武巅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