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倒霉的小胖子钱多
阿森纳小剑2019-03-06 21:064,439

  吴尘幸运的事迹风一般的传遍了“天,地,玄,黄”四个演武场,以及整个新生年级,让那些一个个止步于复赛的新生,顿时锤手顿胸,仰天长叹:为何不是我啊!

  颇有一番“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孤廖感。

  并且更有见过吴尘初赛的新生或者修士,把吴尘在初赛中,貌似不费吹灰之力战胜了一个小姑娘的情形,扒啰出来,让不少天真爱想象的新生一阵阵怀疑,这人是不是天道院院长捡来的养子,亦或者是天道府府主的私生子。

  总之,吴尘变成了基本上整个初级新生都嫉妒的对象。

  独自走回寝室的吴尘,在短暂的奇怪以后,也只是当作自己的运气好罢了,嗯!就是自己的运气,不是小胖子钱多的,当然了,吴尘并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就成为了某某人的私生子,或者养子。

  一把推开了“丙404”的寝室门,钱多矮胖的身影猛的朝着吴尘冲撞了过来。

  吴尘眼疾手快,一个平移,瞬间闪到了一边,还顺手一带,关上了寝室大门。

  “啪哒!”一声,是肉与木板相撞的声音!一旁的吴尘听着声音都感觉到了疼。

  “哎呦!痛死老子了!”钱多仿佛杀猪的声音穿了出来。

  吴尘一边打开了玄灯一边调侃一边笑着说道:“你这关上门,还不开灯,难不成是想开了,知道努力了。所以偷偷一个人在寝室修炼?”

  “为什么啊!为什么啊!老天爷要这样戏弄我啊!”钱多倒在地上也不起来,就这样冲着房顶哭喊道。

  吴尘也是无语啊!心想我怎么会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在说不是你要死要活的跟我换嘛!

  不过吴尘也没用继续打击钱多,反而关心的问道:“对了你这次比试怎么样?难不成输了?”

  钱多听到吴尘的话,也不再嚷嚷了,“哼!”了一声,灵活的一个鲤鱼打挺居然还站了起来,略做潇洒的冲着吴尘说道:“看完笑,也不看看少爷我是谁?稍稍漏出点玄将巅峰的气息,就吓得对方屁滚尿流的。”

  说完还摸了摸自己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洗,油的发亮的头发。

  吴尘实在是受不了如此不要脸的钱多,一脚就朝他屁股踢了上去。

  猝不及防下,“哐当!”一声钱多再次倒在了地上,不过这次钱多倒是没有在嚷嚷了。

  说来也是钱多走运,只是碰到了一个玄修后期新生修士,可能是上一次比试有了经验,比试一开始钱多就采取了迂回消耗的战术,打起了消耗战。

  玄修后期的新生那里见过这样的,比自己修为好高,还不和自己正面交手,本来对于比试就没有报多少希望的玄修后期,在一番比试后,发现根本就无法钱多,无奈之下,气喘吁吁的玄修后期新生,只得举起了手向裁判表示了弃权,看来能把一个新生逼迫的放弃比试,也是需要不少能力的。

  而钱多亦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其实钱多刚才的无理取闹,主要并不是因为吴尘这次夺冠,而是他清晰的知道下一次的比试就没有这么好运了,注定要淘汰。

  第二天吴尘去看望了苏芊芊,还把自己和钱多换木牌之后,幸运通过复赛的事情,一股脑的讲了出来。

  谁知苏芊芊听完吴尘娓娓道来的事情之后,一只手在摸索着什么?然后一块考核木牌丢向了吴尘,就那样半倚在床头,得意的朝着吴尘笑了起来。

  吴尘疑惑的看着手中的木牌,映入眼帘的是,朱笔写就的“复赛”俩字,翻过来一看,上面写着“天,甲,32号”字样。

  楞了一下吴尘就反应过来,对着苏芊芊惊呼道:“不是吧!这么巧?”

  苏芊芊也回应到:“是啊!本来我还以为自己被淘汰了,没想到学院突然给我送来了资格木牌,刚好我还没有恢复好,就没法去演武台参加比试了,本来还以为要便宜谁呢!没想到便宜了吴尘哥哥啊。”

  吴尘也只能讪讪的笑着,看来真的是缘分吧。

  神识探查了苏芊芊的恢复情况,发现除了玄力空虚造成的身体虚弱之外,并无什么大碍。吴尘便放心的离开了。

  晃晃荡荡的吴尘赶往了决赛抽签处,抽取了一张“天,甲,12号”木牌,在木牌上刻上了自己的班级,姓名之后,便转身离去。

  奇怪的发现竟然没有看到黑脸老师,武大的身影,习惯见到那张黑脸的吴尘还真的是有点不适应。

  殊不知此时的武大连门都快不敢出了,碰到相熟的朋友对方便问道:“哎!你们班是不是有个谁谁谁,听说一直走运呐,没怎么比试就进入了决赛啊?”

  问的武大也是很苦难,难道运气好也有错吗?一气之下就不出门了,不过转而想起吴尘的那张脸,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浮现在了脸上,心中自言道:等着吧,这算什么,让你们惊奇的事还在后面呢!

  属于竞选三十六强的决赛就这样不紧不慢的来了。

  虽然吴尘被号码比较靠前但还是被安排在了后半场,下午进行。

  本来想睡一个懒觉下午再去参加考核的吴尘,一大早却被钱多吵的不耐烦,在苦苦哀求下,吴尘只得无奈的跟着钱多前往“天”字号演武场。

  刚进演武场便看到早早出门的,王虎,李龙冲着他们招手,本来容纳万人以上的演武台已经落座了绝大部分。

  在二人挤出来的石倚上刚坐下来,便听见王虎神神秘秘的冲着二人说道:“老大,你没发现今天来的人比平时多了点吗?”

  吴尘环顾了一圈点了点头说道:“好像是多了点,怎么,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王虎得意的笑了一声“嘿嘿!”便说道:“据可靠消息,本次新生考核,夺冠的最大热门选手,今天就在这个演武场比试,所以闻到消息的人,都差不多来到这个演武场了,而且……”

  王虎突然停顿了一下,急的钱多一巴掌拍在了王虎头上,急忙说道:“别卖关子了,赶紧说。”

  王虎缩了缩脖子只得继续说道:“不要急嘛!你看看哪边。”

  说着还用手指,指向了,他们对面,距演武台底莫约十七、八层的地方。

  吴尘喝钱多赶忙顺着王虎手指向的地方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正襟危坐的白衣男子最为耀眼,不想注意不行啊!一席白衣,怀里还抱着一把近人高的长剑。

  吴尘和钱多又疑惑的看向王虎。

  吃过一场亏的王虎没敢在故作悬念,连忙解释道:“那就是出自咱们天道府第一家族冷家的长孙:冷凌霄,听说这冷凌霄从小就被发现有着绝佳的剑修天赋,可惜这冷家与隐剑门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不然啊!咱们这天道府又会出现一位,大剑士的玄修。”

  说完王虎还故作可惜的叹了口气,有继续说道:“这冷凌霄也是今年的一大夺冠热门,听说前几日冷府的法阵,都挡不住一股股剑气的涌出,大家都在猜测是不是已经突破玄师的冷凌霄,想想都可怕,估计他今天来也是看看钟无期的实力好想对策。”

  说完王虎又突然指了个地方,提醒众人道:你们再看看那边。”

  吴尘和钱多又转头看了过去,只见一个身穿麻衣布鞋短发的精炼男子。

  王虎的声音继续响起:“那是莫寒,听说本来是中级玄修年级里的学生,但听说钟无期报名参加了天道院以后,成为了天道院有史以来第一个主动降级的学生,听说就是为了专门在新生考核上和钟无期比一场。”

  听完王虎的讲解,就连吴尘也不由的称赞说道:“你小子可以啊!平时怎么没看出来,懂的这么多。”

  王虎听了之后也只是笑着说“嘿嘿”不说话。

  吴尘看着钱多突然说道:“对了,你不也是“天”字号演武场的比试新生?一会你的对手可别就是那个什么钟无期吧?”

  钱多听完吴尘的话,哭着个脸说道:“老大你就不能盼着我点好啊!再说了我钱多一向运气很好,就是碰到了我也不怕,你们到时候都给我看好了,什么叫做旷世惊天大战!”

  就在这时演武台上的裁判的声音打破了几人。

  “请“天,甲,07号”选手和“天,乙,07号”选手上台比试。

  钱多回过了神,高兴的冲着众人说道:“到我了,到我了,老大你们就好好看着我,精彩的表演吧。”

  说完运起了玄力,降落在了演武台上,还潇洒的挥了挥手,看着观众席突然爆裂般的欢呼声,钱多还以为是冲着自己的,转过头,忽然发现自己的对面突然多了一个玄衣男子,高挑的身材,在加上俊美的五官,活生生的美男子一枚。

  当吴尘和王虎二人看着玄衣男子的出现,“完了!”这两个字渐渐的浮现在了脑海中。

  钱多冲着眼前的玄衣男子拱了拱手说道:“初级十班,钱多”

  玄衣男子看着钱多淡淡的回了句:“钟无期。”

  钱多看着眼前一幅高冷样的玄衣男子,猛然感觉到了,一张热脸贴在了冷屁股上,心里暗想:拽什么拽,一会还不知道能不能打得过老子。

  “钟无期,钟无期”钱多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总感觉在哪里听过,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突然一个声音划过钱多脑海,钱多瞪大了双眼盯着眼前的玄衣男子,心想不会是重名吧?一定是重名!老子不可能怎么倒霉!

  钱多虽然不断的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不过只要看他发抖打颤的双腿就知道,多半是相信眼前的男子真的就是众人所熟知的“钟无期”了。

  中年裁判大叫了一声“开始”打断了钱多的臆想。

  钟无期好像没有先出手的意思,就这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等着钱多发起攻势。

  钱多自从明白了眼前的玄衣男子就是钟无期之后,也楞在了原地,脑海中浮现起王虎讲的关于眼前男子的种种事情,根本就提不起进攻的念头。

  双方就这样站在了原地注视着对方,一时间气氛竟然显得有些尴尬。

  而台上的观众席众人,则不这样认为,还以为钟无期对面的钱多也是一个高手,双方都在静静的寻觅对方的破绽,从而一发千钧。

  观众席上的众人也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个,诺大的 “甲”字号演武台内一时间显得鸦雀无声。

  突然吴尘的一声轻微的咳嗽声,传入了正绷紧神经的众人耳中,观众席上的人都齐刷刷的看向了吴尘。

  吴尘牵强的扯了扯嘴,暗想:不就是昨天没好好睡觉,好像有点着凉了,至于这么大的反应吗?

  忽然一个修士大叫道:“快看!快看!钟无期要出手了!”

  观众席的众人也猛的齐刷刷转过头望向了演武台。

  钟无期见对面的小胖子半天了还不进攻,突然感觉有点不耐烦了,还是自己前去解决他算了。

  随即众人只见以钟无期为中心一股雄厚的玄色玄气扩散开来,正当众人期待着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时,好像出现了偏差。

  钱多看着钟无期的玄气出现时,心里就更没底了,感受着那磅礴的玄力,咬牙做出了一个决定!

  正当钟无期打算向前结束这场毫无悬念的比赛时,就像初赛,复赛时的那样,简简单单,突然发现对面的钱多冲着中年裁判招起了手。

  钱多毫不知耻的对着裁判说道:“老师,我投降行不行啊?”

  中年裁判楞了明显的没想到钱多毁这样说,吃惊的看着钱多。

  保命要紧的钱多哪里在乎这点,再次催促的问道:“到底可不可以啊?我想弃权认输!”

  中年裁判回过了神冲着钱多点了点头,说道:“可以。”

  钱多明显松了口气,又扭头看向了,一时间进退两难的钟无期。

  中年裁判赶忙高声喊道:““天,甲,07号”选手主动选择弃权投降,比试由“天,乙,07号”选手获胜。”

  钟无期倒是没什么反应,收起玄力,看也没看钱多一眼,转身就朝着演武场出口走去。

  观众席上倒是响起了一阵阵“嘘!”的声音。对于钱多无耻的行为表示无语。

  只有钱多在心中默默的解释道:这只是战略性投降,你们怎么会懂胖爷的计划。

  也知道自己丢人的钱多识相的没有更吴尘等人打声招呼,快步的朝着演武场出口,开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兽武巅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兽武巅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