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就这样,晋级了?
阿森纳小剑2019-03-06 21:063,751

  回到“丙404”的吴尘,刚推开门边看着浑身忧郁的钱多坐在了床边,再仔细定眼一看,发现半边脸都肿了起来,引来了吴尘一阵哈哈大笑!

  钱多看着嘴角都快咧到耳根的吴尘,暴怒的指着吴尘道:“你还笑!不都是因为你,小爷我今天已经被笑话了一天了!”

  吴尘莫名其妙的指了指自己疑惑的说道:“我?今天我什么时候踹过你了!”

  钱多伸出胖胖的手指颤抖着指着吴尘断断续续的说:“你……你你……”

  一旁的王虎连忙补充解释道:“老大啊!这真是你干的,钱多早上叫你起床的时候,你不知道为什么就踹了上去,然后他的脸就成为这样了!”

  吴尘也有点哭笑不得,只得讪讪笑道:哈哈那个,那个确实是意外啊!”

  接着还恬不知耻的继续说道:“对了明天可是新生考核第一天,可别忘了叫我起床啊!不过你放心肯定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了,你们参赛都在哪个演武场啊!”

  小胖子钱多“哼!”了一声,一副高冷的瞥过脸不理会吴尘。

  一旁的李龙连忙打圆道:“哦,我和王虎都在“玄”字号演武场,我是“甲,32”王虎是“甲26”,钱多是“地,甲,47”,对了老大你是多少?”

  吴尘晃了晃手中的“地,乙,14”号木牌。

  钱多看着吴尘手里的木牌,顿时觉得天昏地暗,大喊道:“还让不让人活了?我怎么怎么倒霉啊!连新生考核都要和你分在一起!受不了了!”

  大叫完的钱多,猛的躺在了床上,把被子蒙在了头上,心里却在,不断的画着圈圈诅咒吴尘。

  吴尘也很无奈,暗想:这签又不是我抽的,不过你这运气也是够倒霉的,大不了要是碰到我了,让你一点就好了!

  尽管嚷嚷着第二天绝对不会叫吴尘的钱多,还是在第二天早上叫醒了熟睡的吴尘,还好这次吴尘没有一脚踢上钱多。

  由于吴尘的号码比较靠前所以初赛就排在了上半场。

  天道院的大型演武场并没有集中在一起而是分散在了大致于东南西北的四个角落,演武场是一个类似于斗兽场的漏斗形建筑,比试擂台位于漏斗底部,观众席便是由底部逐层向上,逐渐变宽的一个个石座组成,不过也并不是特别大,除“天”字演武场可容纳万人以外,其他几个也不过可容纳数千人罢了。

  刚和钱多赶到位于天道院西方的“地”字演武场门口,便看到正站在演武场门口,探着脑袋东张西望的苏芊芊,吴尘会心的笑了起来。

  苏芊芊看到了正冲着自己笑的吴尘,连忙回笑着挥手道:“吴尘哥哥,快点!”

  周围的新生看着自己默默关注半天的美女却突然冲着一个平凡的新生笑着说话,一个个都用这恨不得把吴尘撕碎的眼神,盯着吴尘。

  吴尘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迈着懒散的步伐朝着苏芊芊走去。

  “你不是“甲”字演武台吗?怎么到着来了?”吴尘疑惑的问道。

  苏芊芊笑着回道:“吴尘哥哥真笨啊!我可是66号、至少也排到下半场晚上去了!”

  吴尘只能一个劲傻笑,想想也还真是。

  苏芊芊拉着吴尘的胳膊连忙催促道:“吴尘哥哥还不快点,一会比试就要开始了!芊儿今天可是特地来看你比赛的!吴尘哥哥一会可要加油啊!”

  吴尘几人走进了演武台内,发现石座上已经坐了不少人,让吴尘奇怪的是这些人不仅仅有穿着天道院院服的学生,竟然还有着不少生面孔的修士,正当吴尘感到疑惑时,苏芊芊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吴尘哥哥,由于今年的新生考核比较盛大,校长便开发了天道院,所以一些天道府的修士,还有新生的父母族亲都能过来给自己的晚辈亲人加油打气的。”

  “哦!”吴尘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不过吴尘转过头一想这样岂不是谁都可以进入天道院了,那天道院的安全问题?正当吴尘感到疑惑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请“地,甲,1号”选手和“地,乙,1号”选手上台。

  这时吴尘看到观众席上先是站起来了两道身影,紧接着两道玄光浮现,两人浮起的身影后面还留下了一道彩虹般绚烂的光迹,最后两人都身法轻盈的双双落在了台上,并且相互弯腰拱手,当真是引起了一片叫好声,欢呼声。

  吴尘吃惊的看着眼前竞乎如表演一般的两人暗道:这么骚气的动作,该不是两人提前就商量好的吧!

  这次吴尘还真没有猜错!两个人确实都是来自于一个班的,并且平时的私交关系都还不错,当抽完签后惊奇的发现两人居然都是一号,还都在同一个演武台,也就是说两人便是对手,惊讶后的两人也都开怀一笑,最后商量决定来一个难以忘怀的开场动作,聊以纪念,于是便有了吴尘看见的这一幕。

  不过两人的实力都还是不算弱的,都达到了玄将中期,一番温和的较量下,终于其中一位黑衣男子以微小的差别夺取了胜利,双方又是一阵谦虚之后离场。

  吴尘看了几场发现都是一些平常的比试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参赛者大都是处于玄修初期的新生,倒是苏芊芊和钱多看的是津津有味,聚精会神的。

  终于,第十三号两位选手以一名红衣玄修中期的女子获胜。

  紧接着便听见演武台内响起了一个声音:

  “请“地,甲,14号”与“地,乙,14号”选手上台比试。”

  钱多连忙推了推身旁的吴尘激动的叫道:“老大老大!到你了。”

  苏芊芊也握紧了拳头打气着对着吴尘道:“加油啊!吴尘哥哥。”

  吴尘点了点头,“嗯!”的一声,便起身,慢悠悠的,在众人的鄙视下,一步一步的向下走去。

  不是吴尘不想学着前面的玄修一样,利用玄力御风腾空而下,而是吴尘只是个武修啊!武修主要是炼体不练气!只有达到了武皇以后,才能打破这种拮据。

  吴尘懒散的站在了演武台上,平淡无奇的脸,松松垮垮的天道院院服,丝毫没有吸引到观众席上的人,吴尘感受着这演武台上一阵阵的阵法波动,暗想:这是用了中级阵法吧!估摸着玄王巅峰也难打破吧!

  站了有一会儿的吴尘回过神忽然想起,自己的对手呢?自己面前的演武台怎么空荡荡的?回过头看着站在一旁身着褐红色长服的中年裁判。

  中年裁判好像也发现了不对劲,看着观众席,用着玄力传声道:“请“地,甲,14号”选手上台比试,如若再不献身,便视为自动弃权!”

  中年裁判的话刚刚说完便听见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来了!来了!已经来了!”

  紧接着众人只看见一个身着大红长袍的小女孩慌慌张张的从选手通道跑了下来,由于一边跑还一边说话,导致换不过气来的小女孩憋的是满脸通红!

  至于为什么是一个小女孩,难道一个还没吴尘一半高,长着肥嘟嘟的小脸蛋的女娃,不是小女孩吗?

  中年裁判也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孩,正打算问一句:你也是参加新生考核的?

  小女孩好像读懂了中年裁判的表情,同样肥嘟嘟的小手递上了一个木牌。

  中年裁判一看,“地、甲、14”的字样,木牌下面还用小字写着“玄修十班、洛小樱”

  中年裁判再次仔细看去,发现没有看错就是玄修十班,并没有初级两个字样,不由得重新审视了这个小姑娘。

  因为玄修十班的存在一直都是天道院的一个秘密,可能大多数学生终其一生都不会知道他们的存在。

  传闻玄修十班乃由天道院第一任院长所创,只吸纳处于各个领域最顶级,或者有着最特殊能力的学生,并且还要忠于天道院,不得做有损于天道院的事情,尽管玄修十班不限制学生的年龄,修为等,创办至今也没有哪一届人数超过双手之数。

  “看来今年的奖励就连玄修十班也坐不住了吗?”中年裁判暗道。

  把木牌还给红衣小女孩,中年裁判便大叫了一声“开始”。

  吴尘看着眼前头发凌乱不堪,睡眼蒙眬的样子,一看就是刚刚被人才从床上叫醒的小女孩,大笑着问道:“小姑娘你不会是才醒来吧?”

  谷小樱明明一副秘密被人戳破的模样还是连忙反驳道:“才没有呢!大哥哥赶快来吧,小樱一会还要睡觉呢?”

  吴尘有点哭笑不得,正打算该怎么对眼前的小女孩下手,突然一股猛烈的神识波动直冲自己而来,继续向着自己的识海深处席卷而去。

  定眼看着,面前这个正在一脸坏笑的小女孩,吴尘暗想果然是不简单啊!防老人、防小孩的话果然不是乱说的。

  “这种程度的神识怕是连玄将巅峰,不应该说是一般的玄师修士都难抵挡的住吧!”吴尘暗想。

  “不过嘛!”一抹笑容出现在了吴尘脸上,老子可是武祖重生啊!虽然比不上专修神识的玄祖,但是也启是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能比的。

  谷小樱看着吴尘脸上的笑容还以为吴尘被自己的神识强大给吓傻了,正在考虑要不要放过吴尘,却猛然之间变了脸色,因为谷小樱发现,神识进入了吴尘的识海之后,却发现,自己的神识像是一盆水泼进了一片海,除了刚开始激起的一阵涟漪之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吓得谷小樱连忙收回了正在奔向吴尘的神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边哭边指着吴尘说道:“不好玩!不好玩!大哥哥你欺负人,欺负小朋友。”

  虽然在观众席上的人的眼中,只看到了二人只是站在了原地不动,紧接着那个小姑娘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哭着,但是这些都无法阻止他们的同情心,一个个指着吴尘破口大骂,要不是看着底下还有一个修为高深的中年裁判,早就恨不得下来,亲手给小姑娘报仇。

  中年裁判第一次认真的看向吴尘暗想:看来这一次的新生考核可真是热闹了。

  忽然发现吴尘正用着求救似的目光看着自己,中年裁判又看向还坐在地上的谷小樱,无奈的宣布道:“地,乙、14号”获胜。

  接着观众席上传来了一阵一阵的唏嘘声。

  吴尘一脸的无奈啊!哥也是凭实力或胜的好不好?你换个人来试试!

  总之在众人眼中吴尘就只是站在那里,就莫名其妙的晋级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兽武巅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兽武巅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