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吴尘!你个臭流氓!
阿森纳小剑2019-03-06 21:062,432

  倚靠在木桶里的吴尘在深思,站在洞口的麻衣老人也在思索,二人不说话,石洞里亦是一片寂静,就连木材燃烧的“滋啦”声,都弱了下来。

  “不太平?难不成是中州的大门派又要强行进入玄湖。”突然抬起头的吴尘,疑惑的朝着麻衣老人问道。

  “他们?小子你就不奇怪,为何有玄湖这么好的地方,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所谓大派却没有主动抢夺?”麻衣老人没有回答吴尘的话,反而笑着向吴尘道。

  可还没有等到吴尘回答,麻衣老人又说道:“嘿嘿!当然了,除了有老夫这个绝世强者威慑着他们,可更多的是,每次玄湖开启,六成的名额,都要被那些个道貌岸然的家伙所霸去。”麻衣老人的双手不竟慢慢的紧握了起来。

  “不喂饱他们的胃,那里会有我们北州的安宁呐。”麻衣老人的双手不禁又放了开。

  弱肉强食,便是这个大陆上永恒不变的法则,想要打破现状,你只有强大,比别人更强大,并且是活着的强大,不然,永远也都是别人粘板上的肉,任人宰割罢了。

  “那您说的是谁?”

  麻衣老人“哼!”了一声,继续道:“那些个不甘心的二流门派罢了。”

  麻衣老人却又皱起了眉头,忧心道:“不过越是这些个二流门派,做起事来越没有那些大门派的禁忌,还有那些个不死心魔修,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会不要命的涌入天道府。”

  “那会不会和这次玄湖的变故有关。”

  “你小子不是竟说废话吗?”麻衣老人虽然嘴上骂着,但心里却还是对吴尘满意的点了点头。

  “院长,可玄湖的通道不是只有这一个吗?难不成那些人还敢强来不成?”

  “哼!强来,就算是我们天道院愿意,那些个一流门派都不会放过他们。”

  “那……”

  麻衣老人忧心的在石洞里走来走去,沉声道:“前几天,在内玄岛的一个小峡谷里,寻查老师突然又发现了个能量波动,仔细探查之后才发现,那个通道里传来的气息,隐约是玄湖之内特有的灵气,不过我也去探查过那个小通道,发现非常的不稳定,随时都有破碎的可能,关键的是,

  也不知道,到底出现了多少个,这样的通道,所以才会让那些个家伙觉得,有机可乘。”

  “院长,我一直奇怪的是难道玄湖里面到底存在着什么?让这些人如此的恺暨。”

  谁知,麻衣老人听了之后,也是摇了摇头,轻声道:“可能正是存在着未知,才会更加的激发这些人的好奇吧。”

  “难不成,以前去往玄湖的修士,就没有一点的消息传出来吗?“

  麻衣老人的双眸也是变的迷离,同样迷惑道:“这也正是让人感到迷惑的地方啊,每一个进到玄湖,又从玄湖出来的修士,却仿佛忘记了玄湖内的存在,怎么问都没有办法,甚至于一些极端的宗门,还对自己的弟子运用了搜神,可却发现仍然是一无所知,并不是关于玄湖的记忆被人删掉,而是记忆中,好像完全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吴尘亦是感到惊奇,这样可不是一般的手段呐。对着麻衣老人又道:“那为什么,每隔十年还会有这么多宗门想要进入玄湖。”

  “因为,每一个去往玄湖的修士,身上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禁是玄力更加凝实,就连日后的中三阶破境点,也都是犹如纸糊一般,势如破竹,现在还活着的不少老家伙,可都是曾经进过玄湖的,这次玄湖的变故可不小,那些个老家伙可是没法死心。”

  木桶中的吴尘也是点了点头。

  “好了小子,好好养伤吧,老头子知道,你可是有不少的大秘密的,只怕是不比玄湖里面的秘密小多少吧。”

  吴尘也是尴尬的看着麻衣老人如鹰般的眼神,都怪自己好像表现过头了,正想着该用什么借口来搪塞一下,谁知道麻衣老人却是笑着摇了摇头。

  “小子,你以为那一个修士没有自己的秘密?没有秘密的,都是那些死了的人,不用想着骗骗老头子我了,只要你还在天道院一天、还是天道院一天的学生,那天道院就永远是你的家,你就把那些秘密安心的放在肚子里面吧。”

  “扑通!”一声,吴尘再次坐进木桶里,相比于泡在药水里的温热,吴尘的心里却是更加的温暖,这是一种多少年都没有过的感受。

  试想,武祖灵魂的吴尘,哪里会需要谁人的指导,只要自己不断的根据识海里的记忆,不断的找个灵气浓郁之地,独自修炼就行了,一切都不过是吴尘在贪恋这一刻的温暖罢了。

  木桶内的温度没有在继续的变热,估计是柴火已然烧尽,吴尘没有听到声响,估计是老人觉得不用在继续加热,石洞里陷入了寂静,这一次是真的很安静,吴尘渐渐的闭上了双眸,进入了沉睡之中,木桶内的灵药漂浮着淡绿色的灵气,夹着着吴尘肉身内的深红色武气,不断的进入吴尘的口鼻,游走于吴尘的身体各处,对吴尘的身体各处进行着修补,维护。

  不得不说,麻衣老人这次给吴尘所泡的药水,完完全全是下了血本的,可是没少让麻衣老人肉疼,所以潜意识里,麻衣老人就在自己的心里,默默的取消了原定的,要答应给冠军奖励中的,一个承诺。一个来自于玄帝强者的承诺。

  当吴尘再次慢慢睁开眼眸的时候,一抹夕阳余晖,透过入口,照射入了石洞之内,大木桶之内也被分成了阴阳两半,一半被落日余晖染尘了橘红色,一半便是浸泡许久的绿里泛黑的药水。

  吴尘伸出手,挡住了眼前刺眼的夕阳,感受到了身体也大幅度的恢复,吴尘缓缓的站了起来,双腿因久坐后传来的阵阵酸麻,差点让吴尘又坐进木桶里,随意的擦了擦身上烦腻腻的污垢,吴尘伸展开全身,打了个大大的懒腰,感受着浑身的舒坦。

  环顾了四周,发现,早已没了麻衣老人的身影,随意的绯疑了句:这老头又跑哪去了?

  吴尘低头看着自己,已然是身无寸缕,正打算离开木桶,寻件裹身衣物,左腿刚刚挎在了木桶之上。

  这时一个清脆而略显稚嫩的声音传来:“周爷爷!周爷爷!”

  正当吴尘感到疑惑的时候,一抹大红色矮小身影,出在了石洞洞口,整束的夕阳被一分为二,较上的半束,完完整整的照着身无寸缕的半跨在木桶壁上的吴尘。

  “啊!”一眼就看到了吴尘,的娇小身影,尖声叫了起来。

  “吴尘!你个臭流氓!”

  “扑通!”一声,吓得吴尘又落进了已然半凉的木桶里。

  “怎么又变成了流氓了!难不成怪我喽?”

  木桶内的吴尘一脸无辜的想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兽武巅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兽武巅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