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鱼苗
小丑2019-03-06 21:083,285

  好多人都向我打听过一个问题,为什么我那七十多岁被查出患了肝癌晚期的爷爷,居然能活过85岁?

  原因说出来没人信。

  因为我家养了九条龙。

  九龙聚气,锁阳归一。爷爷曾经对我说,家里镇着九条龙,就是阎王爷也不敢上门锁魂。

  爷爷养的当然不是真龙,而是一种热带风水鱼,叫龙鱼。

  89年,爷爷在县城开办了第一家观赏鱼店,这九条“鱼爷”就是那时候进入我家的,爷爷花了半个月时间,在老家地窖打了一口鱼池安置它们。

  九十年代谁家都不富裕,爷爷养鱼却舍得下血本,供着几条鱼爷当宝贝,谁都不能靠近,也不准碰。

  七岁那年,我正跟几个小伙伴蹲在门口玩石子,远远看见逛完集市的爷爷背着一篓河鲜回家,我馋得直流口水,问他是不是能改善伙食了?

  爷爷让我滚犊子。

  一背篓河鲜,爷爷自己不吃,也舍不得给我吃,全都喂那九条“鱼爷”。同村几个小伙伴都嘲笑我,说我不是爷爷亲生的,家里有好东西,宁愿喂鱼都不给我。

  我为这事嫉恨上了,当晚趁爷爷睡着之后偷了家里的鱼竿潜入地窖,用大铁钩子穿上鱼饵,远远丢进鱼池。

  龙鱼闻到腥味,在水池中搅动水浪,蹿起半米多高,抢食的动作倒真有几分“跃龙门”的气势,巨嘴一张,含着鱼饵落水,又是一阵浪花翻腾。

  我抓紧鱼线一拽,绷紧的鱼线带出了血丝,龙鱼吃痛,水中扑腾了几下,搅动一片水花,咕噜噜冒着血沫泡泡。

  可算出了口恶气!

  我正得意,谁知绷紧的鱼线却涌来一股怪力,这龙鱼被我爷爷养的又壮又肥,我被反拽着往前一扑,脑门磕在台阶上,挣扎着爬起,一模额头,全是血。

  我磕痛了就坐在地上大哭,没等干嚎出几声,水池中“哗啦啦”巨浪翻涌,九条“鱼爷”全都拱起脖子,把脑袋探出水面瞪我。

  那鱼眼珠子,红得渗血,比电灯泡子还要亮。

  我分明感受到它们眼神中传递的愤怒,仿佛在质问我。

  这鱼成精了!

  我吓傻了转身就跑,一回头却撞在正赶来的爷爷身上,“你个兔崽子作什么死?”

  他同样阴沉着脸看我,眼珠子和鱼眼睛一样,红得吓人,能够挤出血来。

  我眼前一黑,吓晕了。

  醒来时,我已经躺在医院。

  我发了高烧,在医院打了一整天吊瓶,不仅高烧没退,反而烧得更迷糊了。只要一闭眼睛,我就做恶梦,梦见自己被泡在大鱼池里,四周一片漆黑,几双血糊糊的眼睛在水下瞪着我,直到我吓醒。

  醒来时,我烧得更重了。感觉脑门奇痒难耐,一摸额头,又滑又腥,拿镜子一照,脑门上居然长出了一片片块状的鱼鳞,鱼鳞下长满燎泡,一个个肉疙瘩爬满整张脸。

  治了几天,我额头上的鱼鳞和肉疙瘩却越长越多,高烧逼近42度,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通知家里人早做准备。

  住院第七天,家人已经不抱希望了,高烧下的我只能躺在病床上等死,忍受不断重复的怪梦煎熬。

  可病危通知书下达的第二天,爷爷却出现在了病房。他二话没说,用一张草席子卷着我,扛起来就往老家跑。二叔跟在后面追,说你抱着孩子跑什么?他病得这么重,不能离开医院。

  爷爷头也没回,“老子就是要带他去治病!”

  爷爷扛着我回了老家,刚进地窖,就把我狠狠摔在地上,不顾我哇哇大哭,指着水花沸腾鱼池的鱼池喊道,“跪下,磕头!”

  我不仅被爷爷逼着给鱼磕了头,而且还焚香祭拜,认了那九条“鱼爷”当干爹,祭拜完“鱼爷”,爷爷从水池中勺了一碗水给我喝。

  说也奇怪,我喝完之后呼呼大睡,这怪病第二天就好了。

  十八岁那年,我高中毕业,光荣落榜,爷爷便将自己经营的观赏鱼店让给了让我,自己一个人鳏居在祖宅里过活。

  经营了几年观赏鱼店,生意马马虎虎,这天我刚要收市关门,村长却跑来告诉我,说我爷爷病倒了,让我赶紧回家去看。

  我住的地方在县城,距离老家十几里地,赶紧联系了二叔三叔,披星戴月赶回老家。

  爷爷的确病了,生命已到弥留之际,一个人孤零零地睡在老家地窖,身边不远就是他养鱼的池子。

  地窖里没有灯,点了几根蜡烛,烛头上的火苗跳跃,昏黄的火苗即将燃烧到尾声。

  发黄的被窝里面有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头发是雪白的,皮肤松弛,一脸黑黄色的老人褐斑,两眼无神。这就是我爷爷,一个接近死亡的老人。

  “爷,你怎么忽然病成这样?上星期不还好好的吗?”我上前抓着爷爷的手,眼泪禁不住就留下来了。

  我父母早亡,是爷爷把我带大的,老爷子性情古板,却和我最亲。

  二叔也急坏了,说老爷子病成这样怎么还睡地窖?湿气这么大,换谁受得了,赶紧的,老三你来帮忙,咱们带老爷子上医院!

  听见二叔的话,爷爷睁开浑浊的眼珠,嗓子眼卡着一口痰,声音嘶哑,“不用了,鱼要死了,我也不能活。”

  我看向水池里那九条“鱼爷”,全都挺着大白肚子,翻身浮在水面上,脑袋栽进水面,半天不见游动,和我爷爷一样,都走到了生命的最后关头。

  二叔直跺脚,“老爷子,鱼是鱼,人是人,不能因为鱼死了,人就不治了啊!”

  爷爷捂着胸口剧烈地喘着,几分钟后咳出一口浓痰,才在小叔搀扶下坐起来,居然气顺了好多,“我的命,我自己知道,十几年前查出肝癌就该走了,是靠家里这九条龙爷抬着我,才能不被阎王老子勾魂,现在,鱼爷老了,抬不动我了,它们这一走,阎王老子就要上门啦。”

  二叔道,“爸,你乱讲啥?这些疯言疯语可不能让别人听到!”

  爷爷虚弱地喘,说你在县里当官了,是怕别人说你有个搞封建迷信的老爹,扯你后腿是不?

  二叔没敢接茬。

  爷爷没看他,颤颤巍巍地伸手,拉着我说,“伢子,你从小体弱多病,这些年,都靠这九位‘干爹’抬着你,才能安稳渡日啊,承了人家这么大份人情,你也送它们一送?”

  我说爷,鱼先别管了,我们送你去医院好不好?

  “不行!”风烛残年的爷爷不知道从哪儿来这么大力气,忽然站起来,硬按着我,要我给鱼磕头。

  我犟不过,只能跪下,把头磕了。

  他蹲在鱼池边上,颤颤巍巍地把手伸到水下搅动,有条细得跟麻绳一样的黑影蹿起来,在爷爷手背上蹭了几下,我定睛去看,发现是一条龙鱼的幼崽,还不到五公分。

  我说爷,这是九位“鱼爷”留下来的幼崽?

  爷爷满脸的褶子肉皱成一堆,笑了笑,说是啊,我快走了,没有精力照顾它,现在我把它留给你,能养成什么样就看你的造化了!

  我含着泪,说好,这条鱼给我照顾,我等它养大了再还给你。

  爷爷挣扎着坐回病榻,“我不行了,这条鱼,是我最后给你留下来的财产,你一定要好好……好好……”

  他忽然喘息得厉害,一口气提不上来,倒回床上,胸口一起一伏,同时那九条“鱼爷”也在水中扑腾了一下,大白肚子一翻,都飘了起来。

  “你们把人守住,我去请医生!”二叔撒腿就往外跑,我顾不上再看鱼,赶紧和小叔把爷爷抬回床上。

  爷爷的呼吸渐渐微弱下去,小叔也哽咽了。

  地窖里静悄悄的,只有爷爷微弱捣气的声音。三叔忽然站起来,让我好好守着爷爷,我问他干嘛去?

  小叔背对着我说,“你爷爷上个月已经托人打好了棺材,我……我去帮他布置布置。”

  烛火微晃,回头时,我发现爷爷的脸没有血色了,淡淡地“嗯”了一声。

  三叔离开了,他走的匆忙,忘记把门带上,冷风呼呼刮着,打着气旋飘进地窖里,蜡烛毫无征兆地灭掉,视线一下陷入漆黑。

  我赶紧冲过去摸打火机,火星子一闪,重新点亮蜡烛,墙上却投射出一道被拉长的人影。

  我回头时,看见爷爷居然站在门口。

  他表情木讷地对我挥手,我赶紧说,“爷你怎么起来了?快躺下啊你!”

  爷爷没说话,木然转身,走出了地窖。

  “爷,你别乱走!”我后脚跑出屋,没看见爷爷去哪儿,正奇怪,二叔已经领着医生走进了小院,老远看见我,他跑过来问我怎么不守好老爷子?

  我指像爷爷离开的方向,说我爷刚走出去了。

  二叔脸皮一抖,说你胡说八道什么啊,人不还在床上躺着吗?

  啊?

  我回头,果然看见爷爷还平躺在床上,心里一突突。

  那刚才走出去的人影是……

  “爹呀!”

  二叔推开我,脸色发白地走到病榻前,一探鼻息,回头对我喊道,“快叫你小叔,你爷没了!”

  我双肩一抖,脸顿时就青了。

  这么说,我刚才看见的,是爷爷离开的魂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龙拉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龙拉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