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不一样
小丑2019-03-06 21:082,173

  阴器?

  我头一次听到这个词汇,还觉得很新鲜,反问张麻子什么叫阴器?

  他告诉我,黎巫下咒需要沟通巫神之力,除了正统的巫神之外,还包括一些邪神(其实我一直觉得,就连巫家正神在大部分人眼中也是邪神)。而邪神的构成就比较复杂了,可以是成灵的山精,也可以是怨力比较大的阴灵。

  在黎巫黑法中很多都是要利用邪神、鬼、或者山精灵怪的力量,有些黎巫也会借助阴器来下咒,我手上拿的就是阴器,是黎巫用来给人下咒用的法器。

  我问道,“原来是这样,那这个阴器应该怎么用,我拿着它是不是就能顺利释放经咒了?”

  张麻子说哪有这么简单?阴器能够对黎巫产生助力的原因在于“控灵”,换句话说,就是阴器之中必须有阴灵存在,如果不能借助阴灵的力量辅佐,阴器落到我手中也没用,不过就是普通的阴料而已。

  接着他又讲道,“看来你那个同学的爷爷无意中闯进的应该是一位黎巫避世隐居的地方,黎巫死后阴器就变成了无主之物,没人约束藏在阴器中的阴灵,所以他才会被阴灵附体。”

  我想想觉得有道理,那女鬼上完刘媚家老爷子的身后,还跟上门的大夫嚷嚷过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这种老观念的思想只有上一个世纪人才会有,说明阴灵已经存在了很久,至少二三十年该有了。

  张麻子又说,阴器中的怨灵被我误打误撞消灭掉,阴器的效果将大打折扣,没有了阴灵寄身,还不如砸碎了当成阴料来使用。

  我觉得很可惜,问张麻子还有没有办法修补?

  张麻子说有,他拿着手链仔细研究了半晌,告诉我手链上一共有13颗骨珠,每一颗骨珠都取自于一个横死者,也就是说,为了炼制这件阴器,那个黎巫至少找了十三个横死的人,挖下他们的头骨当做炼制的材料,经年累月打磨,加上符纹经咒加固,导致这阴器的煞气很浓郁。

  至于我在刘媚家老爷子身上逼出来的阴灵,并不属于这13个恶灵之一,只是手链上一个主人炼制出阴器之后,找来另一个横死阴灵囚禁在里面的,所以能力不算太强,我也是走了狗屎运才能把她消灭掉。

  如果换成是13个原始的恶灵,连张麻子都会感觉相当棘手。

  这也侧面验证了人骨手链上一个主人的强大,只是他死后留下来的一件阴器都这么不同凡响。

  我好奇道,“这个黎巫的实力怎么样?”

  张麻子沉吟后告诉我,很强,总之比他厉害,这种人骨手链张麻子练不出来,尤其是刻在骨珠上的经咒和花纹图案,连张麻子见了也觉得不简单,张麻子从来没遇到过,应该是源自上古夜郎王国的经文秘咒。

  听完我眼前一亮,“你不是说我只要得到古夜郎完整的传承,就一定能压制住龙灵蛊凶性吗?那这人骨手链上的经咒……”

  张麻子冷笑,让我不要妄想了,黎巫和蛊术虽然同源,可侧重点各有不同,这上面的经咒固然强大,却对龙灵蛊起不到太大的克制作用,不过我能得到它,始终也算一种运气。

  张麻子给了我两个选择,要么我把人骨手链送给他,下个月学费就不用再缴了:要么留给我自己使用,毕竟我正在跟他学习黎巫手艺,将来早晚是要自立门户的,这串人骨手链的邪性很强,对我这样的黎巫新手而言更是千金难求。

  我暗自思衬,都说千金易得,美玉难求,虽然人骨手链不是什么美玉,而且还是用人骨磨制出来的看着就很邪性,可自打从爷爷那里继承龙灵蛊开始,我就注定不会再当一个普通人,留着它以后肯定会有大用。

  我选了第二种,张麻子撇嘴没说什么,恋恋不舍地把人骨手链还给我。

  我察觉到他眼中闪烁起来的光,赶紧把人骨手链捂得紧紧的,生怕被他抢去,连张麻子都对这人骨手链赞誉有加,这次算我淘到宝了。

  张麻子见我谨小慎微的样子,轻蔑神情溢于言表,“给你也发挥不了作用,上面的经咒已经将炼制人骨手链的恶灵束缚死了,人骨手链必须重新注入阴灵才能配合你施咒,你现在连经咒都没学会,根本控制不了强大的阴灵。”

  我反问他,应该怎么给人骨手链注入新的阴灵?

  可能是对我没有把人骨手链给他的事情不满,张麻子背着手说道,“想知道,可以啊,你再缴一万我就帮你。”

  我瞪大眼睛,“你怎么不抢啊,太现实了,我好歹算你半个徒弟!”张麻子挥手阻止我,正色道,“你不是我徒弟,黎巫从不收徒,入了这行必须斩断一切亲情,否则为俗世所牵绊,很难走得长久。”

  我眼珠一转,指着布置在房间里的神龛,“那她呢,你不也舍不得自己亲孙女吗?”

  张麻子眼中痛苦之色一闪而逝,板着脸踹我一脚,“滚,拿着你的东西快滚!还有一点我要警告你,你身上的龙灵蛊不能接触太多阴邪之气,否则早晚会发狂变得不可控制,养蛊和控灵一样,你喂不饱它,它就反过来吃你!”

  我抱着人骨手链站起来说记住了,背过身嘀嘀咕咕,小声说龙灵蛊在身上真是个麻烦。

  张麻子冷笑道,“那是因为你小子一开始就走岔了道,导致龙灵蛊恶性发展,等你能真正控制住它的时候,就明白你爷爷到底给你留了多大的宝藏了!”

  离开院子,我看见一道白影正骑在墙头上,赤着小脚丫对我挥手,嘴里脆生生地笑道,“大哥哥你又要走了啊,有空别忘过来找小妮玩哦!”

  我脚后跟一哆嗦,撒腿就跑了。

  离开张麻子家天色已经很晚,我打着手机在路上照明,边走边琢磨张麻子养在家里的“小鬼”,感觉这小女孩和普通阴灵不大一样。

  人死后七魄消散,慢慢就会变得凶戾、善妒,可张麻子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居然最大限度地保存小女孩的“人性”,让她看起来跟个正常小孩没太大区别,真是稀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龙拉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龙拉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