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经咒反噬
小丑2019-03-06 21:082,236

  我去哪里布置法坛,老爷子森怖的眼仁就转到哪里,连塞进嘴里的钢丝球也被嚼得“嘎嘣”响,这牙口好得都能生嚼铁丝了。

  我索性不躲,就在距离他不到三米的地方布置法坛,找块布搁在地上,点燃香烛插上,将刘叔替我准备好的生羊内脏摆上法坛,屋内很昏暗,香烛味混合牛羊内脏散发出的淡淡血腥,味道很怪,营造出一种阴森神秘的气氛。

  刘媚不敢进来,刘叔也被屋里的阴森气氛吓到了,情绪紧张,我告诉他如果害就走远一点,替我关上屋子不要让人靠近。

  黎巫施法的时候最忌被人打扰,一旦破功肯定会承受反噬之痛,更何况做法的时候我还添加了这么多阴料。这些阴料都是我从小孩身上取来的,上面附着他的怨力,控制不好就会反噬在我身上,所以十分凶险。

  刘叔咽着唾沫退出去,门一关,我静下心来摆放法坛,先找了两根木棍,用红色线头绑成十字状,取了一张白纸写上老爷子的生辰八字,再把他的毛发缠好了固定在白纸中间,木棍、白纸再加上老爷子的毛发,形成一个施法用的“替身”,可以代替他承受经咒念力。

  燃烧的烛火晃动下光线诡暗,我跪在法坛前诚心祷告,将阴料放置在小盘里面,加上老爷子的“替身”,一把火烧掉,烧替身的时候我已经盘腿坐下来,双手合十飞快地大声诵念起了经咒。

  张强给我的经咒不长,我听了两遍大致也就掌握了,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念经咒,我很紧张,冷汗直冒爬满整个额头,嘴里也磕磕巴巴的,为了达成效果,我努力让心情平静下来,一遍遍诵念经咒,第一遍十分平静,老爷子根本没什么反应,念到第二遍时,屋里却飘起一道风,同时胳膊肘上的刺符纹身明显冰凉起来。

  有效果了!

  我心中一喜,念咒频率加快,经咒朗朗上口,不知不觉我就进入了状态。法坛上烛火晃动打转,斜着飘起一股烟柱,被冷风吹散笼罩在老爷子额头上,他的身体起了比较明显的变化。

  老爷子开始浑身发抖,磨牙频率越来越快,很快五官扭曲在一起,表情显得更狰狞了,也很痛苦,被塞满铁丝的腮帮子高高鼓起来,脸上的肌肉在乱跳,抑制不住痛苦地惨呼。

  “啊……”他受不了经咒加持的念力,满地乱滚,边痛苦哀嚎边用脑袋撞墙,我念经咒的频率不疾不缓,感觉到一股并不属于我自己的力量,正从我身体中慢慢散发出来,连我的身体也越来越冰冷,不知道这是请了巫神上身的效果,还是出于别的。

  终于老爷子不再挣扎,他停止撞墙的动作,回头阴恻恻地盯紧我,同时我看见了一股冉冉的黑线,正沿着他脑门上徐徐飘走,停留在在屋子中间。

  黑色的鬼雾越来越多,盘在老爷子头顶上扭曲着,很诡异地纠缠在一起,一点点被剥离抽空,居然在空中形成了一张黑漆漆的人脸。

  人脸没有实体,扭曲的样子很诡异,她在空中好似咆哮了两声,痛苦地扭曲着五官,大声质问,“为什么要对付我!啊……”

  咆哮声无比尖锐,我脑仁一痛,感觉耳膜要被高频率的声音刺穿孔了,好像耳朵眼被插进了一根针,耳膜胀痛的同时,脑子里也传来强烈的眩晕感,忽然眼前一黑,视线朦胧之间,有一道森白的影子从高空跌落,伸出猩红的长指甲转向我脖子。

  是老爷子身体里的阴灵!

  她刚被我逼出来,难道打算对我下手?

  我浑身冒虚汗,那张藏在黑气中的人脸尤为狰狞恐怖,森森冷笑靠近我,同时我也感觉脖子被什么东西死死掐住了,眼仁上翻,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

  我光学了驱邪的经咒,还不知道怎么对付阴灵啊,阴灵的确是被我逼出来了,可我不知道该怎么打散她,现在她准备对付我了,我该怎么办?

  那一瞬间我脑子空空的,强烈的窒息和眩晕感让整个世界变得极为不真实,可脖子上强烈的窒息和阴冷感却真实存在,我浑身寒冷如坠冰窟,视线越来越飘忽。

  我几乎要停止呼吸,没有办法继续加持经咒,凶戾的冷笑声变得越来越大声,大脑即将要彻底失去意识,手肘上的刺身符文忽然传来一股狂躁不安的清晰,几乎是出于本能,我下意识挥舞了一下手臂。

  接着,我听到阴灵传来的惨叫,有一股森冷的气息顺着我的手肘被吸收了进去,我身上的刺符纹身直接收走了阴灵的气场,我能感觉到属于阴灵的怨气正沿着我的手肘游走,被吸收进了刺符纹身!

  下一秒我觉得能喘气了,视线慢慢恢复,再次睁眼我还盘腿坐在法坛上,烛火祭品散乱成一堆,老爷子僵着身体躺在地上,已经停止所有动作。

  成功了?

  我大脑恍惚还不敢确定,爬起来艰难靠近老爷子,翻开老爷子眼皮,他瞳孔慢慢聚焦,眼仁上的白色在缓慢褪去,重新恢复黑色,我见状长舒一口气,对门外喊道,“没事了,都进来吧。”

  刘叔进屋把老爷子抱上木板床,问我是不是成功了,我很疲惫不想说法,点点头算是回应。

  “太好了,谢谢你小叶,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刘叔抓着我的手哽咽。他是个大孝子,是真的很关注自己老爹,我虚弱地笑笑,站起一半却觉得身子很虚,两腿发软跌回地上,耳边传来刘叔的声音,“小叶你怎么了?丫头你快进来,扶小叶去屋里休息!”

  刘媚这才跑进来,搀扶我去了另一间屋子。趟在床上的我大脑发飘,一股阴冷的气场停留在我身上,尤其是左臂画着符文刺身的地方,更是冷得像冰块一样。

  我不停打摆子,好像剥光衣服被人丢进冰窟窿,完全感受不到自己的体温,刘媚摸了摸我的额头,烫得几乎撒手,惊呼道,“糟了,叶寻你的额头好烫,是不是发高烧了?”

  我心里知道肯定不是发高烧这么简单,我第一次驱邪念经咒,保不齐哪里出了岔子,肯定是受到了反噬,艰难张嘴,指了指裤兜,“快……你帮我打电话,通讯录有一个备注‘麻子’的座机号。”

  接着我双眼一黑,偏过头人事不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龙拉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龙拉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