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罗炻2019-05-17 02:423,368

  舅父和清玄子抓到的四个带着套头的人居然是王武的人,这一点让我们都有点始料未及。我们原以为,要么是李鹰龙的人,要么就是日本人的忍者,可清玄子说他们的拳脚和手法完全跟遁术和忍者不相干,就是四个不知道从哪儿学了点拳脚的莽撞的武夫,都是拿命出来掏钱讨生活的乱世里苦命的可怜人。虽说他们都是下层的可怜人,可他们的所作所为可不让人觉得可怜,甚至是叫人反感和痛恨的。

  清玄子很不喜欢这种拳脚没学几天就拿命博钱财的人,跟舅父说:“不用跟他们多啰嗦了,直接将他们交给庄上那些防贼的编队,让他们去处理他们!”

  舅父说:“虽说他们不值得同情,可好歹也是几条命,要是交给防贼编队,那就只有一个结果了!”

  清玄子说:“哦?那你难不成还想带着他们一起走?他们可是知道我们在这里的,放了他们等于是放虎归山!”

  舅父笑着说:“不放了他们,王武也知道我们在这里!日本人忍者回去后肯定是会报告给他们的上级的,要不然王武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要是我猜得没错,定是日本人暂时不肯出手来对付我们,所以王武和吕不来都急红了眼,便冒险拍几个不入流的三脚猫来刺杀我们了!”

  清玄子听舅父这样分析,便歪着脑瓜子问:“那你说说看,为什么日本人暂时还不想对付我们呢?是觉得不到时候,还是觉得忍者们不是我们的对手?”

  舅父笑着说:“要我说呢,日本人眼下的重心是继续扩展势力而不是各个击破。他们不是傻子不想在节骨眼上树敌太多,单单一个李鹰龙他们就对付了那么久都没有拿下,要是再惹上一个我们,那么他们眼下的处境就很尴尬,他们会认为一旦连我们也对付不了,到时候姜家镇大大小小几十个帮派或许就要趁机造反了,那么他们现时控制的家大业大势力大的姜家恐怕就要有另一种变动的可能性了,这才是他们最为害怕的,所以他们暂时并不会冒险对付我们!”

  清玄子听了舅父这一番话后,沉默了许久,才说:“那你看着办吧,我不干涉你的决定的!”

  清玄子说着就出去了,说是出去透口气,顺便找个僻静的地方方个便。清玄子走后,舅父跟我说,让我和玄宗押着这四个倒霉蛋到上山的林子里去放掉。要是他们能走得脱,说明他们命大,要是走不脱叫土匪或者游兵发现了亦或是叫庄上的防贼编队给追上了,那么就只能是自作自受自求多福了。

  舅父说完也出去了,留下屋子里我和玄宗相视一笑,都莫名的有点高兴。我俩说不清为什么会高兴,反正生平头一次押着别人走路,就是会莫名的高兴。我俩押着四个被反剪着手的倒霉蛋上山后,沿着山路朝着山林子里而去。可后来走着走着就没那么高兴了,因为进山后我们突然都意识到形势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那么乐观,谁也说不准会不会立马出现几个人来攻击我们,要是当真有人闯出来而清玄子和我舅父又都不在,那么就只能靠我们自己了。这时候我突然就明白了舅父和清玄子的用意了,想着他们定是在考验我们的。所以后面,为了防止不被别人突然袭击,或者我们押着的四个人突然掉转头对付我们,我和玄宗时刻都紧绷着全身的神经。

  我故意离着那四个人三四步远的样子,为的就是有一个应急的缓冲距离。玄宗就更绝了,他简直就是将我当作盾牌使的,一直都躲在我的身后。我见玄宗十分的不出趟子,就小声地告知他,如果遇到危险他是可以使用我身后的匕首的,毕竟我手里拿着弓箭呢!我之所以这样说,是为了防止危险突然降临时,他来不及应对而直接将我当作盾牌给一把推出去,我也是迫不得已在保护我自己。

  玄宗听了我的话后,或许是真的想象到了危险,便立住脚拉着我,说:“我们干嘛还要继续朝前走,反正都是要放掉的人,进了山林就让他们自己离开好了,不用再往前送了!”

  我一听就知道玄宗紧张到不想走,便调侃着说:“你一开始跟着我们下山时,也是一个人走路的,那时候怎么不害怕紧张到不敢走路呢?

  玄宗小声说:“那时候还没意识到那么多的危险,况且那时候下山心切,顾不上害怕的!”

  我见玄宗说的中肯,就鼓励着说:“那你去帮他们解开绳子,解开了绳子,看着他们走了,我们也就不用再送了!”

  玄宗一动不动地继续立着,说:“解开绳子干嘛?他们绑着手不是更好么?要是解开他们的手,万一我们回头走,他们再追上来袭击我们,那不是很糟心么?”

  我见玄宗初始几天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儿和原本想要找土匪报仇雪恨的劲儿,已经叫山下的乱世里的情势消磨的差不多了,便笑着说:“就你这样还想日后为你父母报仇么?你这次下山没几天,就胆小到这种程度了,你以后要怎么一个人面对这个人心叵测的社会?”

  说实话,通常遇到这样的情况,如果是我一个人,心里边肯定也会有点紧张,可如果是两个人就不至于会紧张到连给人家解个绳子都害怕的程度。我多少还是对玄宗的胆量有点失望的,便将手里的弓箭交给他,告诉他万一形势有变,不用顾及我的安危尽管放箭。我反手抽出一把匕首,握着匕首上前去将四个被帮着手的倒霉蛋绳子割断后,告诉他们可以走了。我见他们一时半会还不敢走,就又一次表示,他们真的可以走了,走的越快越好走的越远越好,最好不要叫我们再遇上,否则下一次可能就没那么好运了。四个倒霉蛋千感恩万感谢地一起跪下给我们磕了几个响头,这才爬起来慌慌张张地朝着山林深处跑去了。

  我不清楚那四个家伙会不会原路跑回去跟王武报告消息,我只知道反正他们日后是定不会再过来偷袭我们的,因为我看得出他们眼里关于对生命和活着的渴望。如果我猜测的没错他们多半是会半路上悄悄地溜走的,或许他们的后半生就此就改行做别的事糊口谋生了。

  玄宗见那四个人都跑掉后,突然有点惆怅地转身跟我说:“你说这社会,为什么人与人之间要打打杀杀的?你活你的,我活我的,不是很好么?你今天抢我的,明天我抢你的;你今天杀我家人,明天我为了报仇杀你的家人,现在就连大户和达官贵人也是自身难保了,更何况那些没法糊口的下等人呢!”

  我因头一次见到玄宗的惆怅,便应承着说:“所以说,你的意思,你不想为你的父母和兄弟姐妹报仇了?土匪杀了他们,他们就应该白白的死掉?”

  玄宗说:“是那一拨土匪杀的都不知道,怎么报仇?况且就算知道是那一拨土匪杀的,即便我们的力量壮大到可以将他们都绞杀了,那又怎样?我家人还能复活吗?不能够的!既然不能够,又何必再冒着风险去追着土匪赶尽杀绝呢?”

  我一听玄宗越说越消极,便有些气愤,说:“你这些话最好不要被我舅父听到,否则你肯定是会被再送到山上去的,没有人愿意带着你这样一个没有上进心的人跟着累赘!”

  玄宗听了我的话后,苦笑着说:“我不是没有上进心,也不是不想报仇,而是只是觉得实在是太难了,就凭我们这几个人,怎么跟外面那么多的敌人去对抗呢?”

  我笑笑说:“大约你还不知道我们是有个刀会的吧?我们十七里洼村刀会现在已有三四百人的力量了,当初李鹰龙李氏家族最鼎盛的时候也不过五百多人,你说我们为什么要害怕那些跟我们作对的敌人呢?”

  玄宗一听我们还有个刀会,兴奋的一下子跳起来,说:“你们还有个刀会?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不屑’地瞪了玄宗一眼,说:“现在告诉你了,晚了吗?”

  玄宗嘿嘿一笑,说:“不晚,不晚!你一直说你想带着我下山,想带着我去你们村,但是你没说你们村就是你们的刀会啊?况且三四百人的刀会,这方圆百十里可不多见,应该除了李鹰龙那个土匪,就只有你们的势力是最大的吧?”

  此时,我见玄宗又开始对我有所热情和哈贴了,就有点‘排斥’,说:“早知道你是这么一种人,我真不应该冒险带着你下山,你要知道我为了同情你冒了多大的风险么?连舅父都说了,要是木玄子知道是我们带着你下山的,到时候他肯定是会让清玄子回到道观去的,你也一并会被带回去关起来,到时候我们又要面临着无人可用的地步,那么西湖帮那般牛鬼蛇神可又要‘造反’胡作非为了!”

  玄宗见我有些认真了,或许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颓然和不够勇敢之心了,便突然板着脸跟我保证,说他一定会努力活着好好练武,将来加入了刀会之后努力杀敌争取立功,好在日后有机会请求我们跟着他一起为他的家人和父母报仇,为这周边大大小小的庄子赶走所有的土匪和游兵,赶走胆敢像土匪游兵一样为非作歹的日本人,好让大家安安心心地过几天安顿日子。

  我见此时的玄宗有点儿男子汉的人模狗样了,便立马又原谅了他,因为他不过是个和我差不多大小的孩子,说白了我们都还需要很大的成长和锻炼的。

继续阅读:第七十八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爷爷的传奇故事(刀会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