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眼欲穿
东竹西影2019-03-17 16:391,773

  2

  我的新小说又开题了。近年来穿越题材比较流行,因此我也打算尝试着写一部,这样也许容易赚点钱!于是我所幸就定题为《我与柳如是的初恋》。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柳如是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女子!这个摸不着脸蛋吻不着嘴的女人早已远去我几百年,且在当时被多少男人沾染过,这些难道我真的不在乎吗?我经常这样问我自己,然而我终究没有找到答案。

  第二天早上我迷睡中去卫生间,恰巧又撞见那女人刚进了门,她还是没有注意我。当我走近她三步之内时,便闻到她满身酒味与香水味混合着的怪味道。我心里开始疑问她会是干什么工作的呢,晚上出去早上回夜总会?也许还真是,像她这样漂亮的女人。

  大白天我是写不出来多少东西的。因而睡足之后,我洗漱了一番,然后出去试着找一些临时活计,赚点可供日用的钱。临走之时,我顿足那女人的门前静听了片刻,没有任何动静。生活总会逼迫你去做一些事,无论你愿意与否。苏州七月的天气未免太湿热,于我这北方飘来的客人实在有些不适。一条街我还没有走出多长来,浑身便已是汗浸衣衫了。

  苏州的繁华我也没有情绪去眷顾,我一路打听询问是否需要兼职的各种店铺,终于还是无果,而兜里的本就借来的款子却一块一块的减少着。

  奔走了一天,大约饿的已没有力气再进行下去,我便串进巷子里吃饱了饭,返回住所了。

  我刚开门进去时,又见那女人要出门,今天她穿白衫黑裙,我第一眼放上去,便暗自言语:好性感!好媚惑!

  然而她还是没有瞥我一眼,我很无奈,居然找不到与她搭讪的条件。不过总会有的,因为天上的馅饼即使下掉,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会砸在你怀里的。

  晚上将小说开头写了一部分,我想与柳如是的邂逅应该是极其传奇的一件美事,她虽然沦落风尘,但我无论如何也不愿做为她的客人而与她相会。我希望那一切是纯洁的,超世俗情的。但这种契机该是怎样才是绝妙呢?我无苦苦思索中依然没有构造出那么传奇的情节。

  第三天了,我又跑出去找活路,寻觅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总算可以糊口的工作——皇亲娱乐会所服务生。我一贯厌恶鱼龙混杂的地方,然而为了独立生存,暂且还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呢?我的家庭很富裕,但我却不愿意啃老!我那老父亲一方财主,政府策划的项目经常靠他的集团投资来实现。我的妈妈很年轻态。他们之间相差二十岁。此刻,我实则不想提起他们。

  “皇亲”要我晚上就去上班,我于是也没有多推迟一天休息,便应了。兜里的那些个纸币连我的胃都不敢依靠,更不用说抹面装阔气了!我的确有阔气的样子,因为穿着都是名牌,别人打量我的眼光都不一样。

  此前老头子打电话问我的情况,我寒暄了几句。后来他问我是否需要钱,我果断拒绝,挂了他的电话。我就是这样倔强。

  晚上八点上班,我因初次进这种地方工作,故尔不敢怠慢,怕稍有差迟,我的饭碗就碎了!于是早早的就去了“皇亲”。隔壁的女人有什么动静我没有观察。

  来“皇亲”的人头自然显富,门外的豪车,身上的穿戴,与我家老头子的圈子里那些人物没有什么不同!我实在没有多余的眼光照在他们的身上,只向下俯45度角吧。经里过来说我要热情,表情不能这样僵硬,至少保持微笑态。我免强做作了一下,简直别扭极了。后来多调试了几次,终于还是含笑如春了。

  大约午夜光景,一个包厢要我去送些水酒。场面的花天酒地的光景,让我无所适然。那些男人们搂着香艳的女人乱摸,我扫一眼便尽收眼底。但有一个女人的脸顺间背过了我去,骑在了一个男人双腿上,那面孔似曾见过,待我再一看,那妖娆的背脊我分明很熟悉,还有那穿着,我狐疑了一下,觉得她应该是隔壁那女人。我想等她掉过头看个清楚,但她在那做着荡漾的动作,始终没有扭头。我突然发现有个在注视着我,那表情好像要抽我一巴掌,大概是我盯着那女人的原故吧。见于此状我撤了。

  凌晨两点多吧,那个包厢的人要走了,我在前台站着等待使唤,看见他们出来,一个男人搂着的那女人果然是我隔壁住着的,我看清了,她似乎醉了,那么软的身子,被那男人虏走了!我知道他们会发生什么,但我不愿多想了。

  我开始想这样一个迷人的女人的种种经历,是什么使她也这样沦落了。想着想着,就把她和柳如是联系在了一起。但这女人应该不是做妓的吧?我努力想她不是,兴许她是那男人的情妇,二奶,而不该是轮流的风水。

  但一连好多天,我发现好多不同的男人带她走,去干什么我没看见却猜想得十分准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灰色男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