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夜
君言书2019-05-26 15:531,179

  “灿灿,今天学校里有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呀?”

  花母坐到花君灿面前,昏黄的灯光映在她强颜欢笑的脸上——自从花君灿生病,家里就没有开过亮一点的白灯。

  用花君灿自己的话说,那就是她讨厌白灯,觉得太亮了的光反而没有温度。

  “没有。”花君灿淡淡地回答,她依旧吃得很少,今天的半碗饭她只扒了三分之二。

  “这饭别倒,我饿了再来吃。”收好碗筷,花君灿边说边起身,抬着饭碗慢慢摇到厨房。

  她真的吃不下了,虽然饭真的很少。

  “那……最近有什么想吃的吗,零食……水果之类的?哦,想起来,楼下又开始卖包子了,他们家的包子改良过……”

  “妈——”花君灿其实很不想打断,但她实在听不下去了:“我现在不爱吃包子了。”她淡然地说着,努力不去看花母的脸。

  花母听到这话有一丝尴尬,她不自然地笑了笑,自言自语道:“昂……妈忘了,你从来都不爱吃包子。”

  这语气在花君灿听来有些凄伤。

  连自己的孩子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她这母亲还真是失败啊。

  “没,我以前爱吃的。”花君灿佯装轻松地背对着花母收桌布,眼泪又溢满了眼眶。

  花母听出花君灿隐藏的颤音,她惊了一下,一时不知所措。

  此时她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她不该多嘴的,若不是她又多说了最后一句话,灿灿也不至于为了哄她开心又要多说一个谎。

  花母有些着急地找着话,她突然眼前一亮,又道:“哦,对了,你爸爸去买菜的时候说要给你买顶帽子,白色的,听说很漂亮。”

  “嗯。”花君灿轻声一应,细心地整理着桌布的边角。

  花母越发无措。

  于是她又找了个切入点:“那个……你看你还有什么要买的吗?妈妈有时间的时候给你买。”

  花君灿听出这话里的小心翼翼。

  她停下收桌布的手,花母开始有些紧张。

  “妈,我想换一套衣服。”

  “诶好,你想要什么样的?”花母嘴角上扬。

  “长装。”

  “买白色还是蓝色?”花母凑近一点问。

  “黑色。”把桌布最后一叠,花君灿回了房间关了门。

  花母表情略僵,笑容逐渐消失,作痛苦状。

  灿灿从前不喜欢黑色的。

  她怎么会喜欢黑色呢?

  她心里变暗了吗?

  她应该要白色呀!

  房间里,花君灿裹紧了被子。

  现在,她已经成了重度抑郁症患者。

  ……

  夜寂。

  书桌上又开了一盏台灯。

  光宇森把开始点的那盏暗下去了的灯挪到一边。借着另一只灯的微光搬出一只小箱子。

  很小,只比语文书大一点点。

  轻轻把箱子顿好,光宇森细细摩挲着箱子上粗糙的雕花。

  他的神态就像是艺术家在欣赏自己最珍爱的作品。

  摸索着找到机关打开箱子,光宇森从箱子里拿出一块天蓝色的布。

  打开。

  几本厚厚的荣誉证书,一支黑色钢笔,几封蓝白信封的信,以及一个……破了一只角的音乐盒。

  光宇森无声地叹了口气。

  花心菜,你已经……不记得我了吧。

继续阅读:三 失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森林里的旧忆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