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起死回生
浮生往梦2020-01-31 21:253,718

  新的通道出现了!在猝不及防之间,上苍从来没有给够九州时间。又一场大战迫在眉睫!

  孤渺峰上,阳坼正在与第一魔皇对弈,石桌为棋盘,道义为棋子。这也是一场战斗,但相比于九州曾经历过的苦难来说,这种文斗简直不值一提。

  “着!”

  阳坼落子,就在这时,对面第一魔皇的脸皮忽然一跳,阳坼看在眼里,没有揭穿。

  “你的棋艺越来越好了!”

  第一魔皇赞叹道,说罢手一拂,棋局化为虚无。

  “今日就到这里吧,”第一魔皇开口笑道。“还有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

  阳坼笑,几年过去了,与往日仇敌的朝夕相处之下,他也没有原来那般锋芒毕露,一抬手:“请便!”

  第一魔皇点头回首而去,这时阳坼的声音又从背后传来:“魔域之中居然还有需要你处理的事,头一次见啊!”

  第一魔皇身子一僵,随后又加快了离开的步伐。

  阳坼目光阴冷地看着第一魔皇远去,随后立刻捏碎一枚令牌,过了一会儿,有五方人物风驰电掣而来。

  他们分别是:天清子、文仲、屈平、孔锦和石猴大圣。

  “魔域找到入口了,赶快尽全力寻找。”阳坼淡淡道。

  五人同时一凛,这时,天清子看着石猴大圣道:“道友,有劳了。”

  “好说!”

  石猴大圣长棍插地,两眼一眨,顿时一道精光射出,看遍九州的大好河山!

  “找到了!”石猴大圣寻了一阵之后,立刻开口道:“在太行!”

  “动身!”

  天清子一声令下,四人就要离开,但石猴大圣又开口,将四人将行脚步留住。

  “不对!”

  石猴大圣又扫视了一圈,他望着西北,叱道:“咤!西北漠里也有!”

  又望向东北又道:“燕山之上也有!”

  又望向正北……

  它每报出一个地方,众人额头的冷汗便多一份。等他报完,大大小小的豁口已经有了几十处。

  阳坼叹息,众人也沉默。

  这是一场全面入侵了!

  四人相继离开,只剩石猴大圣还留在孤渺峰上。阳坼沉默了一下道:“大圣,我将还山川地势、日月星辰之力给九州,东海的通道即将打开,唯有你可以拦住!”

  “明白!俺去了!”

  说着,石猴大圣石棍一挑,一个筋斗踩在一朵云上,风驰而去。

  众人都走了,阳坼再次运转“众妙之门”,孤渺峰上的黑色小空间开始消散,一股九州天力从东方星驰而回!九州的山川地势逐渐恢复了灵性!

  但是,现在,一切都完了,“众妙之门”也不是万能的,归还山川地势之伟力,也不过是延缓九州沦陷的速度罢了!

  孤渺峰上,阳坼负手北眺,默默叹息:天地之大,却再也没有了九州的容身之处了!

  忽然,阳坼脸色一变,化作一道流光射向北方太行之下!

  “先生!”

  阳坼屈指一弹,两道火星迸溅,击中两个魔种,从敌人手上抢下了先生徐生!

  “先生!先生!”阳坼焦急的呼唤。他脸上流露出难过之色,魔种入侵之快,转眼间整个九州便沉沦在战火之中。贵为一观之主的先生,也差点惨死魔种手中。

  阳坼一边呼唤,一边给先生输送真元,良久,徐生才呼出一口恶臭之色,缓缓转醒。

  “阳坼……”

  徐生声音轻慢,竭尽全力的说。

  “先生!我在,我在!您说……”

  阳坼眼中依旧有了泪痕,他附耳来听,竭尽全力的为先生续命。

  “你知道吗……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对错……就像你……”

  徐生说着,看向阳坼时,眼中泛起精光:“当初你能活下来,不是因为你可以拯救九州……而是因为……因为……”

  徐生还没说完,身子便没了气力,他撒手人寰了……

  阳坼哽咽,先生没有说完的那句话,他一直都明白:“先生……我懂得……我一直懂得……阳坼能够活下来,不是因为我能拯救九州,而是因为我能毁掉九州……”

  阳坼轻轻地放下先生,他抬头望日,但如今的九州已经满目疮痍,他感觉得到!即便他不出手,九州人也会死在魔种手中!

  正因此,他痛苦的闭上了眼,脸上露出犹豫之色。

  而这时,阳坼仿佛练就了天耳通,九州的苦难全都反馈给他。

  “阳坼,结束这一切吧!”

  “阳坼,为我们报仇!”

  “阳坼,送我一程吧阳坼!”

  ……

  “公子,来喜儿的命早在上桌吃饭时,便是公子的了……”

  “杀!杀!杀!阳坼,给我不分青红皂白的杀!”

  九州上,每个人,他们都视死如归,心声传达给阳坼。

  最后,阳坼终于下定决心,他对着太阳映出手掌,大喊一声:“日来!”

  这一刻,大日动了!原本从始至终、周而复始都挂在天上的大日,居然开始朝着九州,朝着阳坼移动而来!

  大日渐渐接近,终于,在靠近阳坼时,从大日里印出一只手,两掌相对,轰的一声,爆炸从掌心肆虐而出,冲击整个九州!

  轰隆隆隆!

  阳坼,引爆了太阳!什么琼楼玉宇、亭台楼榭、雄关伟城;在这一刻都化作了泡影!

  九州已经沦亡,阳坼能做的,是拉上更多的魔种陪葬!

  “不!”

  东海通道里,魔皇发出痛苦的吼声,但他们被石猴大圣挡住,一时间出不去。

  “这么做伤天和!”

  “俺看你们才是伤天和!”

  大棒打下,拦住了魔皇们的去路。

  爆炸很快很剧烈,就像上离之中那一场一般,爆炸迅速席卷了整个九州,风平浪静之后,天地间一片暗红,浑浑噩噩的一片。只有阳坼一人,失魂落魄的站在太行山脚!而太行,早已没了他的模样。

  “这都是你干的好事!”

  东海已经干涸,通道赤裸裸的躺在那里,第一魔皇双眼喷火的站在通道里呵斥阳坼,随后转身离去。

  “你做的没有错……”

  石猴大圣走过来,它身上一股烧焦之味,他拍了拍阳坼的肩膀,离开了。九州已废,他们两个孤单的留在九州之上。

  阳坼没有说话,他回到记忆里的孤渺峰,这里也是一片荒漠,草木灵、来喜儿也都不在了。

  “对不起……对不起……”

  阳坼泪流,魔皇说的没错,这么做确实是伤天和的。

  日子就这么过去了,没有了太阳,阳坼也不知道是一天还是一月、还是一年……

  这一天,孤渺峰迎来了一个客人,一个阳坼也想象不到的客人。

  “小女子夏洁,求见阳公子。”

  夏姑娘?

  阳坼错愕了,偌大的九州都没有活下来,但夏洁活下来了,这令他有些匪夷所思。

  夏洁看穿阳坼的吃惊,苦涩道:“我拜师先生,偶然间学到一片药文……”

  夏洁娓娓道来,阳坼也听了明白,夏洁真的死过,但最后因为一片药文起死回生!

  夏洁说了半晌,说道最后,她握紧自己的裙边,迟疑一下道:“阳公子,九州还有救,能救它的人就是你……”

  阳坼闻言没有回答,只是呆呆地低头。

  忽然,夏洁站起来,一咬牙超悬崖跑去,阳坼一惊,连忙拦住。

  “夏洁姑娘,万万不可!”

  但此时,已经迟了!夏洁已经悬空,阳坼只抓住她腰间的裙带。

  “阳公子,你一定知道的,天下逃不出你的眼睛,起死回生,你一定知道的对不对,只是你也知道,它需要一点药引子……”

  说着,夏洁灿烂一笑,推开阳坼的手,整个人如同一朵洁白的雪莲花,朝悬崖下飘去。

  “小生阳坼,叩谢姑娘当日登船之恩!”

  阳坼含泪拜别夏洁,此时,山下传来一声闷响,不久,一抹绿意飘了上来。

  阳坼双手揪住悬崖边的石块,大叫道:“起死回生——”

  声音之大,震动整个昏暗的九州世界!

  阳坼站起身来,托住那抹绿意演绎太极,这一刻,九州动了起来!

  暗无天日的九州跟着阳坼的双手在转动,阳坼以那抹绿意为阳,以九州为阴,演绎阴阳,温养生机,包裹天地!

  “起死回生!”

  阳坼又一次声嘶力竭,这一刻,庞大的太极阴阳成型,那等待填补的一般,就是即将发生的一半!

  这一刻,时间仿佛在倒退,风从尾到头的吹,落沙从下往上的飘,时间从后往前的倒退!

  一幕幕,一景景,如同放映一般从阳坼眼前划过,九州重新有绿色迸发,时间在飞速倒退,顷刻间回到了大战爆发时!

  但不同的是,魔种,没有复活!

  先生、师弟、王可儿、茅老人……

  一个个不该死去的人全都活过来了!

  “大哥、父亲………还有小纤、母亲……”

  阳坼心中一点雄心壮志,他想要阖家团圆!

  “够了!阳坼!”

  先生徐生呵止了他:“不能再倒退了!因果太多太大!再倒退,九州与魔域又将再次开战!”

  说话间,重新汇聚的东海通道又开始涌动,阳坼无奈地叹息一声,只好作罢。

  但说时迟,那时快。一只纤纤玉手从天外拍来,一掌打在通道上,无数禁制开始落下!

  “小纤!”

  阳坼振奋,他正要去追,玉手又收了回去,阳坼追之不及。

  “阳坼!”东海通道里,损兵折将打第一魔皇歇斯底里的怒吼:“不管你们怎么蹦哒,最终还是要被我们覆灭!”

  阳坼看了看身边的众人,笑着走过去道:“大衍之数,五十而遁一,你们魔皇五十,本身就是一件逆天之事!九州之上有天劫数九,但如今只有七道,知道为何吗?”

  “因为我们,就是第八劫难!”

  阳坼说着,伸手汇云,猛地往下一按,一声震动九州的晴天霹雳降下!劈中东海通道,与此同时,一群惨叫从通道里传出来!

  阳坼震袂而归,对众人道:“我们走吧!”

  王可儿不解问道:“去哪?”

  “将九州,留给后来人……”

  本书完

  完结的有些仓促,第一次写书,很多构思中的剧情都没有写出来,望见谅,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重新翻写这本原名《阳错》的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