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渭南小院
浮生往梦2020-02-06 14:114,223

  政皇四十六年初,九州大地上,万象出新。秦、楚、汉三足鼎立,又相互防备,防止那突然到来的战火焚毁自己的江山社稷。这片大地,依旧经历了燕赵韩魏战火纷飞而来,但是却不是我们熟悉的九州……

  大秦雍都之外、关中渭水之南,这里多是政皇赏赐给军功世家的封地,田庄密布,又轮廓分明,俯瞰这片土地,有一处小院十分特别,以至于可以一眼便寻见它:

  小院四周,俱是一片荒芜,与这肥沃的渭南格格不入。小院所处之地,行的是守阴抱阳之势,半尾太极池绕着小院,鱼眼位置就是小院所在。鱼眼的形状,是圆的,但是小院却方方正正的坐落在其上,外圆内方,似乎在教导着世人些什么。

  政皇四十六年初,关中虽还有些冷,却远没有到湖面结冰的地步,但却有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穿着厚袄,处在半圆太极池之中。

  此刻,她正在结了冰的湖面上滑来滑去,时不时的又撑着头趴在冰面上,用手指头点点冰面,逗了逗冰面下的那尾鱼,可是那尾鱼并没有任何反应。相反,冰面下的尾巴扑腾一下,沉到了水底下去了。

  女孩抬眼朝太极池的四周张望,但是眼里却没收到一处景物,“无聊……”

  她名叫阳纤,是道门阴阳家阳支族人,阳支是阴阳家的分支,阳纤是阳支家主阳震的幼女。

  阳纤在冰面上狠狠的跺了两脚,冰面应声破裂,但是还没有等到冰面裂开,池子里冒出的丝丝寒气又将裂缝给粘合在一起,属实怪异。

  阳纤踩在冰面上张望着小院的方向。调皮,是孩子的天性,虽然父亲三令五申的不准自己靠近小院,但是阳纤依旧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偷偷摸摸的,往鱼眼位置摸索过去。

  接近鱼眼位置,阳纤便不敢再贸然前进一步了。

  因为池面都冰层在这里断开了,这里有宽约一丈的水域,荡漾着水浪。

  奇异的是,每一次水浪涌起,浪纹都会化作冰凝固下来,下一次水浪伏下时,结成冰的浪纹又会化成水,你来我往的推搡着,如同小孩打闹一般。

  这等奇景,阳纤已经看腻了,她瞅准时机,一下子跃了出去,如同蜻蜓点水一般,在化作冰雕的浪纹上轻轻一点,借力跳到了小院的墙角。

  在她身后,浪纹化水,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嘿嘿!”小姑娘捂着嘴狡黠的笑了笑,为自己的偷渡成功庆贺。然后又慢手慢脚的往小院的景窗边摸去。

  摸到窗边,阳纤脑袋一探一探的,只敢小心的试探着,生怕被父亲阳震发现。但是她多虑了,阳震此刻正背对着她,心思全在他面前的少年身上,根本没有发现阳纤。

  院里,阳震威严挺拔,成稳的声音透过厚重的院墙,射透阳纤的耳膜:“继续!屏息凝神!今天你要是还做不好,下个月的渭水大祭,你就别想参加了!”

  他负手而立,盯着眼前的阳坼,监督他做今天的功课。

  阳坼,是阳震的次子,此刻正盘坐在一盘阵法之中,阵旗错落有度,插在庭院的地面上。

  阵旗之间相互感应,一缕缕的阴寒之气从阵内衍生出来,飘荡在阳坼的四周,随着时间的推移,寒气凝结成一块块的冰块,围绕着阳坼,摆成大大小小的圆圈,

  阳纤仔细观察,发现这些冰块与院外池子上凝结的冰层同属一源:都是阴气化成的。

  阳纤躲在阳震背后的景窗外,却刚好映入阳坼的眼帘:“这个丫头……”阳坼无奈的摇摇头,他现在自顾不暇,可没有时间管这个丫头了。

  “屏息凝神!”父亲的声音又一次响起,阳坼赶忙拉回心神,恪守己道。

  阵法在持续运转,但是速度很慢,围成圈的阴冰,随着阵法的律动,缓缓的接近阳坼,随着距离的缩短,冰块的体积也在不断缩小,挥散的阴气又融入阵法之中,凝结成新的阴冰。

  屏息凝神,阳坼选中了一块阴冰,一直注视着这块阴冰,一直达到了忘我的境界!

  屈指,弹!

  炽烈的阳气从阳坼的手指间迸发,化作一道精光,射向眼中的那块阴冰!

  滋……阴冰与阳气相遇,如同水遇上火的声音,受到阳气侵蚀,阴冰直接化作阴气,归散到阵法中去了,而那同一圈里剩下来的阴冰,依旧跟着阵法朝阳坼移来,只是在阳坼弹指的那一瞬,阴冰消散的速度降下几分。

  但也只是那一瞬,随着距离的拉进,阴冰依旧在慢慢的缩小,在距离阳坼周身约三尺的地方,全部化作阴气,归散到阵法里。

  “屏息……凝神……”阳坼在内心之中给自己提醒,不要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两次,上次就是因为没有沉住气导致阵法崩溃,没能完成课业的!

  屈指!弹!

  阳坼再次动作,又一块阴冰直接消散,依旧没有引起阵法的剧烈变化,虽然阴冰移动到离他三尺的地方都会化作阴气,但是只要自己在运功的时候没有引起阵法的惊变,都是成功的!

  运功?这算哪门子运功?阳坼自嘲着,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练功好吧!

  滋!阳坼心神失守,周身阳气莫名波动,阵内变相陡生,变故惊醒了阳坼,他连忙收回心神,稳定情绪,安抚了自身情绪之后,波动的阳气也随着平复下来。

  呼!阳坼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所幸没有引发整个阵法的崩溃,不然,这一年他又没有机会出门了!

  阳震依旧站在阵外看着阳坼,目睹了变故的整个经过,但是他没有出声,也没有出手,只是在安静的看着。

  只有院墙外的阳纤,张大嘴巴又不敢出声,手舞足蹈的宣泄自己的焦急情绪,一时间成为了这方天地里唯一的生物……

  屈指,弹!

  阴冰,化!

  在整整九九八十一次的屈指之后,今天的课业,终于完成了!

  呼!阳坼运气深呼,镇定自身的气脉,他现在很疲惫,集中精神了如此长的时间,整个人都快虚脱了,然而他不会流汗,或许他有汗水,但是就算有,也会在第一时间被他周身的阳气蒸发掉……

  收功的过程持续时间很长,在此期间,阳坼依旧提心吊胆,生怕出了差错,这应该也是功课的一部分吧……

  收功,一直持续到阳坼完全平复之后,但是他还是没有起身,一直盘坐着,就连眼睑都不抬一下,管好自身的事情,不受外界干扰。

  咻!咻!咻!这是父亲撤阵的声音,虽然都不敢看,但是阳坼和阳纤都听出了这是什么动静。

  一个内心欣喜若狂,却表面波澜不惊,功课做完了!今年自己终于能够出门了!而另一个焦急万分,手在院墙上一推,想要回到冰面上去,但是惊吓间失了方寸,加之天色渐暗,阳纤望着那一丈宽的碎冰面,一时间不敢借力跳过去。

  但是父亲是很严厉的!这一点,阳纤清清楚楚,父亲发现自己偷窥一定会责罚自己的!

  别无他法,只能一咬牙,祈求无量天尊的保佑,双脚离地,轻盈一跃,脚尖落下时,正好在那一丈碎冰的正中间!

  “完了!”阳纤绝望了脚下并没有踏到冰纹,看样子这顿责罚今天是跑不了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阳纤脚尖入水时,一扇鱼尾从水面下拍出,迎击在阳纤的脚尖上,阳纤精神一抖,瞬间借力又一次跃出,在空中划出一道欢快的弧线,落在厚重的冰层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发现只有半点入水。

  “好鱼儿,谢谢你,等我有时间了来给你投饵!”阳纤双手作揖,许下承诺,一路小跑的离开小院范围,往池外去了,一路上,还不停的念叨着:“无量天尊……无量天尊……”

  院内,阳坼目睹了小妹的离去,却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阳震似乎并不知道院外发生了什么,只是在告诫阳坼:

  “很好,终究没有让为父失望,明日里会有下人来交代事宜,随后你便去渭南学宫吧,结交一些雍都的俊才!免得在大祭上堕了我阳支的威风!”

  “谨遵父亲教诲!”此时的阳坼已经跪坐在地上了,听完阳震训诫之后,立刻俯首回应。

  “天暗了,早些休息!”阳震交代一句,便转身出去了。

  “恭送父亲!”阳坼表面上依旧显得很平静,内心却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即使他现在很激动,但还是不敢松懈,生怕在这最后一刻使自己过去一年的辛苦白白浪费掉。

  阳震转身,不再理会阳坼,一步踏出,便是十丈之外,脚步每在冰面上踩踏一下,方圆三尺的冰面就会化作波涛,下一刻又修补好冰面。夹起正在冰面上玩耍的阳纤,三步五步,阳震就消失在阳坼的视线之外……

  “成功了!”再三确认,阳坼终于肯定父亲已经离开了,咻的一下,直接从地上蹦起来,周身的阳气肆无忌惮的爆发,引动小院周边的阳气变化。

  小院范围内的阳气瞬间就被引爆,哄的一声!炸开一个凶猛的气浪,朝着阴池翻腾而出,咔擦咔擦!阴池表面的阴冰随着气浪涌起一个巨大的波涛,但是却依旧那般的奇异,波涛伏下时还是结成了冰层,覆盖在池子的表面。

  那经过太极阴池过滤的阳气气浪,不再带有任何灼烧感,成了普通的大风,把太极阴池的四周八方吹拂。

  而那孤零零地矗立在鱼眼处的小院,则被一盘大阵及时笼罩,虚空中的铭文不断亮起、炸裂又再次亮起,稳定住了小院,似一艘暴风雨中的小船,惊险却不危险。

  就在阳坼兴奋之际,阴池里又传来咔咔的碎冰声,砰!一尾大鱼破冰而出,跃上高高的九天,映衬在刚刚浮现的明月里,通体散发着阴寒气息,与凄凉的月景形成呼应。

  阳坼抬头看着大鱼,张开双臂,在等待着什么。

  只见那大鱼尾巴一扇,一股如同利剑一般的阴气就朝着小院的里的阳坼侵袭而去,阴气利剑迅猛无比,划破的虚空都结出冰渣,掉在湖面上,但接触到阳坼身躯时便失去了刚猛之劲,阴阳二气争锋相对,阳坼全身发出滋啦啦的声音……

  “真凉快……”阳坼舒服的呻吟着。

  噗通,大鱼入水,阳坼又享受了一道大鱼砸起的阴气浪花,虽然他全身蒸腾着白气,但是却很是舒服。

  小院动静不小,但知之甚少,小院位于渭水之南,独立在雍都城之外,距离雍都数十里之远。这里方圆十里都没有一户人家。这是阳支的产业,但是独属于阳坼,这是一片只属于阳坼的天地;也是过去十年,阳坼唯一能够容身的地方……

  ……

  阳震撑开道行,迈开神速,风也似得赶到了雍都,数十里的距离在他的脚下也就百十步的路程。但是他却没有入城,而是在雍都城正南门外的渭水桥边停下了。

  雍都的管理十分严苛,不论是谁进出,都有严格的禁令,虽然阳震地位尊崇,但是也不能违禁。只是他并没有打算进城,到了渭水桥边,将夹在腋下的阳纤抖落在地上,交给等候着的阳支下人看护。

  “送小姐回府,通知老夫人,我今天有事要办,请她早些休息……”

  “遵命!”等候在此处的阳支下人低眉顺眼,阳震的吩咐刚刚交托完毕,就有管事的出声回答。

  阳纤则努力适应地面,她修为不足这般的赶路她吃不消!好不容易缓过了神,又赶紧尽力的规规矩矩地给阳震行了一礼:“父亲慢走,路上小心!”随后三步并作两步,晕乎乎的入了轿子,被下人们簇拥着,前去扣响雍都的城门。

  而阳震转身,眺望了一眼小院的方向,一道轻风吹拂着他的面庞,扬起他的须发,但是他却毫无知觉,朝着另一个方向消失不见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