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四海扬名》
墨微刘铮2019-03-18 09:224,161

  看梁嘉琪不说话了,霍旭东感到很是尴尬.是啊,难道,这学历流行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吗?难道,这博士生,真的还不如一个买菜的?

  他感到愤愤不平.

  他开始觉得只要读书,就可以得到一切,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唉,人家是十年寒窗苦,自己呢?却是三十年寒窗苦啊.从高中,自己就不顺利,接连考了三年大学,自己都没能考上像样的大学,人家高三年级毕业,自己却上到高五.大学本科毕业,没能找到高薪工作,没能进入垄断单位和大机关,自己就又去考硕士生,又是考了三年.唉,人家三十岁都博士毕业了,自己三十二了,刚刚硕士毕业.亏得导师被提拔,成为学院院长,也自然而然的成为博士生导师,他呢,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导师的博士研究生.

  从小到大,自己都是倒霉,没有想到,到了硕士生阶段,自己却是吉星高照,霉运倒转,因为导师高升,自己也成为导师的高足跟着高升,导师说了,只要学校留下一个人,就争取留下他.到时候,他就不发愁去外面找工作了.过去是博士生毕业自然而然的就有工作户口住房了,如今,到处是人满为患,到处是冗员膨胀,根本没有地方要什么博士生了.唉,自己怎么就这么好运气呢?偏偏就碰上了这样的导师呢?原来,导师经常说,学校不能近亲繁殖,导师留下学生再当老师,对别的学生却是嗤之以鼻,说这样不利于学术发展,不利于学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可是,导师当了院长了,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对校长也开始毕恭毕敬了,对校长的话,也是言听计从了.自己也开始悄悄的走后门了.留下自己的高足,扩张自己的实力,势力,是导师的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是啊,没有自己的人,到时候,教育部和省委考核的时候,就不会有人给你说好话,只有自己的人在手下工作,工作才能顺风顺水,否则,就会处处遇到阻力,掣肘,甚至是造谣生事,甚至被人背后捅刀子.

  虽然是知识分子,虽然是教授,可是,导师似乎对官场情有独钟.

  导师过去也是老老实实踏踏实实的做学问的.

  可是,有几件事深深的刺激了导师甄子君,他发誓,自己一定要放弃所谓的学问,走出书斋和课堂,去当官.

  这样的话,导师和自己的妻子说,也和自己最最亲近的高足霍旭东讲.

  霍旭东不知道为什么,当时鼻子一酸,竟然哭起来,说,老师啊,您是我一辈子最最最佩服和敬爱的导师和专家了,你走了,不教我了,我还不成了没有孩子的孤儿了吗?我还能博士生毕业吗?

  导师看见高足如此忠诚他,也深受感动,发誓,一定把他留在学校,留在他身边,当他的助手.

  其实,导师在这个专业,的确是数一数二的大家了,可是,每次申请课题费,申报课题,导师都必须把院长副院长摆放在自己名字前面,否则,导师就不可能得到课题费,也不可能得到课题,他或许成为没有事情干的人,也许,成为下岗职工.所以,导师很是恼火.那课题费申请下来了,动辄百万,导师却不能用这些课题费研究课题,却总要把一大部分钱給院长和副院长报销,什么购书费,什么饭费,什么出国旅游的费用,什么孩子老婆的奢侈品.

  这些,导师妻子鼓励导师把这些事情揭发,但是,导师捂住妻子的嘴巴,说,有别的学院的教授和院长闹别扭,揭发他们,结果呢?什么好处也得不到了,各种待遇,荣誉,永远和那些调皮捣蛋的人不沾边的.

  是啊,学校的所有最好的房屋,最好的汽车,永远是按照官职大小分配的,各种荣誉,各种补贴,各种奖励,各种金钱利益,也永远是按照权利大小来分配的.你要想和校长书记以及院长书记们得到同样的待遇,你就别去揭发人家,就选择和他们同流合污.这样,在人家吃鸡鸭鱼肉的时候,你还可以喝一点汤水吧.否则,你连这汤汤水水的都喝不到,你的生活怎么办?

  是啊,导师和妻子都是五十岁的人了,除了念书教书,别的也是什么都不会,还上有老下有小等待她们去养活呢,一旦有个闪失,她们后半辈子不但完了,连那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不也是没有人管了吗?

  是啊,现在的校长院长们,权利太大太多了啊.

  怪不得,那些当了校长院长的知识分子们,不愿意放弃官职权利呢,也怪不得那些没有得到官职权利的知识分子们,不愿意把时间精力用在科研教学上呢.也怪不得这么些年,中国的大学教授们得不到诺贝尔奖呢,也怪不得钱学森大师反问,为什么我们培养不出出类拔萃的大师级人才呢.是啊,那是因为我们的教授们都对官场官职权利感兴趣,不对学术感兴趣啊.

  他也奇怪,导师怎么就一步登天,当了院长呢?

  后来,从人们的猜测中,他才知道,导师甄子君的大学同学,也是上下铺的兄弟,人家当了大官了,在同学聚会的时候,下铺的兄弟对导师这样的优秀人才得不到提拔很是感慨,也深表同情,在老同学们的要求下,下铺的兄弟給导师的学校一二把手打了电话,希望他们识大体顾大局,要求他们任人唯贤,不能搞任人唯亲,要求选拔干部要德才兼备,以德为先.

  开始,甄子君的校长和书记不知所云,后来才知道,这甄子君的确有后台,就像他们一样,甚至比他们的后台还硬.所以,他们不得以提拔甄子君为院长.甄子君没有当过系主任,也没当过副院长.在现在,被称为是坐直升飞机上来的干部.在这官本位深入人心的今天,每个人都知道,学校的校长书记是副省级,院长是正厅级,副院长是副厅级,系主任是县级,副主任是副县级.而学校所在的这个城市,才是正厅级城市,这真的等于是一步升天了.甄子君成为一步升天的教授了.

  一时间,这件事,成为全校两千名教职员工的茶余饭后甚至是办公室内最最最重大的新闻,新闻价值甚至超过了卫星上天,超过了所有事情.

  那些院长们,对突然多出这样一个平起平坐的教授感到很是愤愤不平,他们为自己的前程担忧,本来,大家对于校长退休后副校长提拔为校长,他们被提拔为副校长,都是满怀信心的,可是,突然多了这样一位坐直升飞机上来的院长,他们就突然多了一个竞争对手了啊.要知道,甄子君能坐直升飞机当上正厅级,就有可能坐直升飞机当上副省级.这个,是很有可能的.是啊,为了照顾大学,副校长竟然和校长一样,都被视为副省级.要知道,副省级,那可是多大的官员啊.哎呀,祖宗坟上得长出多少青草,才能保证这家族能诞生一个副省级官员啊.

  副院长们,尤其是这个学院的副院长们,本来以为,院长升到副省级副校长,他们便可以顺理成章的名正言顺的成为正厅级院长了,盼望这个,他们眼睛都盼蓝了啊.啊呀呀,要知道,副厅级和正厅级最最最关键的区别就是正厅级是这个学院的一把手,涉及学院的一切一切的大事小情的,都必须要人家正院长当家啊.最最最不能让人忍受的是,这甄子君过去是他们的下属,是他们不愿意看一眼的教授.

  唉,虽然都是大学教授,可是,所有的大学教授的晋升,晋级,评定,分配,待遇,甚至是子女和弟子们的去向,过去,都是由院长副院长说话算的,这甄子君一流档次的教授,只能有看着的份,没有一点发言权的,更没有一点决定权的.如果教授们老老实实踏踏实实的教书育人,那,院长副院长们,还可以按照正常程序,给予这些教授正常待遇,可是,如果这教授敢于炸翅,对于院长副院长们所作的决定敢于提出质疑,并且,上蹿下跳的告状,煽阴风点鬼火,对不起,那,他们只有挥泪斩马谡了.过去,校长就说过,对于那些有篡夺领导岗位企图的教授们,一定要严加防范,抓到事实,不能手软,马上和他们解除关系,赶出这所大学,要他们到外面寻找饭碗去.

  试想,现在,谁不怕被炒鱿鱼呢?工作这样难找,到处是人,到处是教授,到处是博士,博士一广场,教授一操场,博士后一走廊,院长一会堂.哪个学校不是如此呢.如此状况,你一旦被炒鱿鱼,你还能找到合适的工作吗?誰还会要一个想篡夺人家领导岗位的被炒鱿鱼的教授呢?

  所以,那些教授们,都是老老实实,踏踏实实的在教书育人,在工作,没有几个人敢于向院长和系主任的权威发起挑战的.一般的情况,都是院长副院长说话算数,比如,向学校申报选题,课题,科研经费,申报科学研究成果,各种荣誉,都是系主任向上报,副院长讨论,最后,由院长拍板定案.当然了,那些重大的科研成果,署名第一的肯定都是院长的,署名第二的,肯定也是副院长的.署名第三的,肯定就是系主任了.真正的科研责任人,才是那个教授.

  可是,从此以后,这名不见经传的普普通通的教书育人的教授甄子君,忽然坐直升飞机超过了系副主任,系主任,副院长,一下子坐到院长的位置上来了.从此以后,这个学院的大事小情,就要由这个过去的下属,拍板定案了.所有的荣誉,都要归属于这个人了.最好的待遇,比如,学院的汽车,也要由这个人来坐了.学校以后分房子,最大的房子,也要属于这个人了,还有就是这学院上百名的老师,上千名的学生的命运,都要由这个人来决定了.

  啊呀呀,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啊.这老实巴交的甄子君,怎么就一举成名天下知了呢?难道,他真的是避深山修身养性,出古洞四海扬名?也许,是甄子君得了诺贝尔奖?震惊海内外?为了給甄子君一个荣誉?才給他一个院长干干的?不对啊,诺贝尔奖都公布了啊,名单没有这个人啊.就连中国人自己的大奖小奖励,也没有甄子君的名字啊.最后,大家相信了这句话,叫着朝里有人好做官.是啊,这甄子君是因为有人提拔.

  而和甄子君接近的人,却是欢欣鼓舞,欢呼雀跃.是啊,俗话说的好啊,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自己的亲朋好友和导师得道了,亲近的人,当然能鸡犬升天了.是啊,大家都盼望自己或者是亲朋好友升官,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大家也好大树底下好乘凉啊.

  甄子君当了院长,就給霍旭东透露口风了,要留下他,担任学院的办公室副主任.那甄子君的助教,要担任学院办公室的正主任.是啊,一朝天子一朝臣,似乎就是天经地义的啊.自己身旁,岂容别人鼾声如雷?自己的所作所为,全都要办公室去做呢,如果这办公室主任副主任是别人的人,跑风漏气,那,自己的事情还不全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试想,如今的事情,谁想让大事小情的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呢?比如,留誰在学校,比如,提拔誰为系副主任,主任,副院长,比如,申报科研经费,题目,人员,怎么能提前就跑风漏气呢?那还不让人提前就进入拼搏状态?还不互相攻击?互相诋毁?还不影响安定团结?不不不,从最基层上来的甄子君,最最最知道这最基层的情况了,不能要大家把时间和精力都用来争名夺利上来,那样,还怎样教书育人呢?不不不,他不能这样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漫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