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李卓 编剧;周碧辉 改编2019-03-18 11:403,032

  此刻的狐部毡帐内,奶酒和烤肉都已呈上,但坐于上座的晋使却无心食用,正黑着脸一言不发。陪在一旁的狐伯忙解释道:“晋使稍候,已经派人去寻重耳了,他马上就到。”

  重耳与吉格在大草原上玩累了,刚回到部族,马上就被叫进部族毡帐。

  “狐伯,您找我?”

  一见重耳进来,晋使忙整理了一下衣装,挺直身子注视着面前的公子。狐伯朝重耳点了点头,指着晋使向重耳介绍道:“重耳,快过来!这位的确是晋国派来的使臣,是来带你回晋国的!”

  狐伯居然这样说,重耳看了一眼晋使,不禁有些怔愣:“回晋国?我为什么要回晋国?”

  狐伯神色复杂地看着重耳,欲言又止。这时,晋使走了过来,取出一份帛书,高声诵念:“重耳原是晋国二公子 ,降生后因避忌时运,交由母族抚养,现已成年,奉君命召回,不得延误!”

  晋使念完,将帛书一收,递给重耳道:“重耳公子,这是我晋国国君亲赐的帛书,你赶紧收拾一下,随本使启程吧。”

  重耳看着帛书,神色怔然,突如其来的一纸帛书,让他从一个孤儿瞬间成为晋国的公子,让他立马可以享受荣华富贵与众人的簇拥。可他并没有去接那份帛书,怔怔地看着狐伯问:“狐伯,他说的是真的吗?”

  狐伯知道无法再瞒下去了,只得点头道:“重耳,是时候该回去了!”

  重耳愣住了,眼中写满迷茫,像是质问又像是自言自语:“我是晋侯之子?那他为什么把我扔在这里不闻不问?这么多年了,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吃百家饭长大的孤儿,现在却让我回去?”

  没想到重耳会如此质问,晋使听得一脸尴尬。

  重耳眼圈微红,声音也颤抖了,他深吸一口气,坚定地说出三个字:“我不回!”

  说完,他一转身就掀开帐帘跑了出去,瞬间无影无踪了。狐伯神色微苦,他伸出手想阻拦,但只叫了声“重耳”,便觉得所有说服的话在重耳方才那番话之下都显得苍白无力。

  重耳独自来到水滩边,坐在草地上寂寞地吹着埙。

  他很喜欢埙的声音,这简单的乐器能发出空寂辽阔的声音,以往心情不好的时候,他都会拿起埙,吹一曲,心灵会随着空灵的音乐安静下来。但此刻,他却越吹越心绪不平。

  因为这件事简直太荒谬了!

  从记事起,他就跟着狐伯在这片草原上长大。因为无父无母,他小时候常常被其他孩童取笑欺负。他曾经哭过,也曾埋怨上天为什么不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可哭过之后,回答他的,只有无声的苍穹和既定的命运。

  他已经决定了接受这样的命运,但现在却有一个晋国使臣来告诉他,他花了十八年好不容易咽下去的真相是假的。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他以为逝去的双亲,其实一直都在,还狠心抛弃了他十八年。

  孤独的他坐在水滩边,将一腔怨气吹入埙里,化成沉重且悲怆的低鸣。

  身边有人坐了下来,重耳没回头,他知道那是吉格。每次他悲伤难过的时候,大咧咧的吉格总会默默陪着他,重耳上山他也上山,重耳下水他也下水。两人虽非血亲,却胜似兄弟。

  吉格现在的心情也不好受,他知道从晋使拿出帛书的那一刻开始,他的好兄弟终将被带离这片草原。

  重耳一曲吹完,吉格安慰他道:“小时候部落里的孩子们常常欺侮你,管你叫野人,想不到你非但不是野人,居然还是大贵人!”

  “什么大贵人?我分明就是一个被父母嫌弃的苦孩子!”重耳忍不住向吉格抱怨道:“吉格,我真不明白,他们生了我却不要我,把我扔在狄国十八年不闻不问,现在又突然要我回去!他们当我是什么?”

  吉格安慰道:“天底下绝没有不是的父母,他们这么做肯定是有苦衷的,你想想,从小到大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给你送书,还有人暗中教你功夫、传你医术,想来都是你父母安排的,他们并没有不管你,可能真是有难处。”

  听吉格这么一说,重耳不由回想小时候发生的一些奇怪的事情。

  重耳从小就很喜欢读书。草原上的生活单调乏味,每日除了日升日落,就是放牧牛羊。小小的他走不出这片看不到边的大草原,可每当他读书时,他的思想都能飞得很远。那些他闻所未闻的神奇风景,那些做着大事,守护天下的人,都让他憧憬不已。

  但因为太穷了,他手上的竹简书很少很少,只能翻来覆去地看,几乎要把那几册竹简书都翻烂了。直到有一天清晨,重耳起床推开房门,竟然发现门外放了一堆竹简书,而且全是他没看过的书。

  重耳十分意外,兴奋地大叫道:“吉格,我有书读了!”

  从不看书的吉格背着一笼草从外面走进来,疑问道:“书有什么好的,能当吃还是当穿。”

  重耳迫不及待地展开一卷书,一边翻看,一边说道:“书里有做人的道理!书里的天地比草原还辽阔。”

  吉格看着专心致志读书的重耳,觉得他说的似乎很有道理,但他却听不懂。吉格虽然不懂,但是他却理解重耳。可其他的小孩却觉得一手持鞭放羊,一手拿着竹简书诵读的重耳真是太奇怪了。

  有一次,他们将重耳拦下,挑衅道:“你敢和我们摔跤吗?”

  重耳正陶醉在书中,读得如痴如醉,连连摆手道:“我不摔跤,我要读书。”

  见重耳不理他们,一个带头的小孩不由分说,劈手夺过重耳的竹简书叫道:“打赢了我们就还你!”

  重耳急了,上去想去把竹简书夺回来。

  见重耳动了手,其他的孩子们一拥而上,顿时厮打在一起。尽管重耳拼命反抗,但对方人太多了,重耳被打得趴在地上,脸上手上都挂了彩。

  众孩童见打败了重耳,得意地将竹简书抢走,一边走一边喊:“拿回去给我娘当柴使喽!”

  被欺负的重耳慢慢爬起来,他抹着鼻血,对着那群小孩的背影,咬牙说道:“哼,等我练好功夫,看谁还敢欺负我!”

  这时,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想学功夫,可是要吃很多苦的!”

  重耳抬头一看,只见一个一袭白衣、身材修长的男子走到他身边,他的眼神坚定又冷峻:“你怕吗?”

  重耳爬起来,仰头看着他,大声地说:“我不怕苦,可是,没有人教我!”

  男子微微一笑,对着重耳温柔说道:“只要你不怕苦,我教你!”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每天晚上都过来,瞒着众人教重耳武功,师父很神秘,他从不告诉重耳他的名字,也不告诉重耳他从哪里来,过去曾做过什么。可是师父就像一条奔腾的大河,跟着师傅,重耳学到了取之不尽的知识。

  在几年后的某一天,师傅飘然远去,再也没有消息,就像他当年飘然而至一样。

  重耳曾想过很多次,草原上有那么多孩子,师父为什么会选中他。现在被吉格这么一说,重耳觉得师父的出现,也许真与他的父母有关。

  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

  尽管如此,重耳还是不理解。帛书上所说,他是晋国的二公子。他的父亲不是晋侯吗?身为晋国国君,他能有什么难处?

  重耳的抱怨,吉格也没想明白,他只能安慰道:“我也不知道,总归是骨肉至亲,你就不要怪责他们了。”

  重耳看着远方,不舍地说:“我不会怪责他们,我只是不想回晋国。”

  听到重耳的决定,吉格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问:“回到晋国你就是公子,荣华富贵享乐不尽,这是多少人做梦也梦不到的大喜事,你为何不想回去?”

  重耳想了想,认真地答道:“吉格,荣华富贵我没体验过,可在狄国,咱们也见识了贵族的生活,他们整日除了奴役贫民,就是斗来斗去,就像草原上的狼。我既不想当狼,也不想当羊。而且……我要走了,这里的贫民生了病,谁来给他们医治?”

  重耳的话让吉格感同身受:“你说的也是,其实我也舍不得你走。我们这里虽然不只有你一人懂医术,但只有你不收钱还白送药。若是你走了,那些生了病的穷人就只能等死了。”

  看着吉格诚恳的目光,重耳明白对他而言什么才是最珍贵的。他下定决心,坚定地对吉格说:“所以,我不走。”

继续阅读:第四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耳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