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间谍帽子》
墨微刘铮2019-03-18 14:415,020

  第二章

  〔间谍帽子〕

  华皆非感觉热血喷头:呸,你们才是不诚实,你们才是必须依靠撒谎才活得下去,你们逼迫我们承认是间谍,你们是什么企图?你们就是这样欢迎外国来的留学生吗?你们不是想依靠教育产业救助你们的大学吗?不是有很多大学招不上人了,你们想赚取我们中国人的血汗钱吗?怎么了?你们把我们中国人骗来,赚了我们的血汗钱,就翻脸不认人,还要给我们扣上间谍的帽子,是吗?

  1

  华中昕的父母华皆非和陆翠铭接到中国留学生学生会的电话,急匆匆的向公司请了假,来到欧洲。刚刚走下飞机,就被警车接走了。

  刚刚踏进警察局,知道信息的万里红律师和学生会负责人彭华也开车来到了,彭华打量着华皆非:请问,你们是华中昕的父母,伯父伯母吗?

  华皆非和陆翠铭看着这个胖乎乎的小伙子,说着中国话,用中国的礼节问候她们,叫她们伯父,心里立刻感觉暖烘烘的了,这就是中国人和外国人的不同,无论相识和不相识,只要是年龄比你大,你就得叫点什么,大哥,大姐,叔叔,阿姨,伯父伯母的,不像外国人,没大没小的,管谁都叫先生小姐太太。

  华皆非激动的和彭华握手,说感谢他们对华中昕的照顾。

  彭华说:其实,我和华中昕并不熟悉,我们不是一个大学的,但是,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成立的这个留学生学生会就是帮助中国来的留学生解决困难的,所以,请您不必客气。

  彭华又向华皆非介绍了万里红律师。

  陆翠铭抢先给万里红律师鞠了一躬:感谢您了,我们在国外,人生地不熟的,也没多少钱,打扰您了。

  万里红说:我不要你们的钱,我前半生赚的钱,已经够我这一辈子活着的了。

  警察皱了皱眉,问:那,你还管这个案子干什么呢?

  万里红说:这就是我们中国人和你们外国人不一样的地方,你不知道吗?我们中国人走到世界的哪个地方,我们都是亲戚呢。

  万里红这一句话,逗得大家都笑起来。

  华皆非言归正传:我想见见我的女儿。

  警察说:啊,律师和亲属,都可以见她。

  彭华感觉这句话就是冲着他说得似的,声明说:好了,我在外面等着,你们先见见华中昕吧。

  警察要万里红律师先签订了协议书,答应做华中昕的辩护律师,费用由华中昕一家负责,才把华皆非和陆翠铭以及律师万里红引领到关押华中昕的地方。

  隔着铁栏杆,华中昕和父母以及律师相见了,华中昕委屈的呜呜的哭起来,哽咽着说,自己对不起父母,花了父母那么多钱,不但学业无成,还被人当作间谍关了起来。

  万里红当即向警察局提出抗议,说,华中昕还没被审,警察局没有理由把华中昕关进带铁栏杆的类似牢房的地方。

  警察耸了耸肩膀,没有理睬万里红。

  陆翠铭也呜呜的哭起来,想拥抱女儿,但是,隔着铁栏杆,无法拥抱,只好互相伸出手握紧对方的手,感觉对方对自己的思念。

  女儿更是哭红了双眼,看见了父母,心情更是委屈。

  万里红说:华中昕小姐,我是个华侨,是个律师,名字万里红,我希望做你的律师,免费为你提供法律服务,你愿意吗?

  华中昕点头:感谢您,我听说过您,您帮助过很多华人和留学生。

  万里红点了点头:是的,责无旁贷。现在,我们抓紧时间谈话好吗?

  华中昕和母亲都松开手,等待万里红的提问。

  万里红问道:请问,华中昕小姐,您真的盗窃了雷特曼公司的技术吗?

  华中昕听见这话,立刻愤怒的喊叫起来:没有,没有,我是冤枉的,万里红阿姨,不,万里红律师,您相信我吗?

  万里红问:你能为你的承诺,承担法律责任吗?

  华中昕保证说:是,我已经被警察局抓到这里了,我还惧怕承担法律责任吗?

  万里红接着问:那么,你是怎么进入雷特曼公司工作的呢?

  华中昕回忆说:进入雷特曼公司―――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那天,我看见雷特曼公司招聘启事,就找到雷特曼公司,雷特曼公司看了我的简历,是欧洲著名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又询问了几个问题,他们就接受了我,我每天下课后进入雷特曼公司工作,然后呢,后半夜我就回到我租赁的房子里,睡觉,然后呢,第二天我又去上课,然后呢―――后半夜我再到雷特曼公司工作。

  万里红看着警察局提供的证据:警察局说,是雷特曼公司报警,说你盗窃了他们的技术,那他们的证据呢,就是你的优盘,你用优盘把他们电脑里面的东西复制下来,下载后,你回到你的宿舍,把优盘里面的东西复制到你的电脑里面,他们有电脑和优盘为证。

  华中昕说:关键的问题就在这里,过去,是我在雷特曼公司工作,忽然有一天,技术主管亨利说,华中昕小姐,你太累了,你可以把工作带回家去干,这样,我们也可以节省一些能源,按照他们的要求,我把我平时干着的工作,带回我的宿舍,就是这么简单,可是,第一天,警察局就忽然包围了我的房子,说我盗窃了雷特曼公司的技术,查封了我的房子,笔记本电脑和优盘,就是这样。

  万里红给华中昕录音:你是说,是雷特曼公司的技术主管亨利允许你把工作带回家去,是不是?

  华中昕重复了自己说过的话。

  万里红微微笑了笑:华中昕小姐,你先委屈一下吧,我现在就告辞了。

  华中昕和父母都奇怪,第一次谈话就这样简单?

  警察不允许华中昕和父母单独交谈,把华中昕的父母送出警察局大门。

  华中昕忽然又想起那个白种女人,喊道:万律师,我还有一件事―――

  万里红回头说:下次再说吧。警察局规定的时间到了。

  到了警察局大门外,可以看见无数的媒体记者和中国来的留学生把警察局已经包围的水泄不通了,记者们看见华中昕的父母,喊着:请问,你对你女儿当间谍怎样看?她做间谍,你们知道吗?

  华皆非气愤的喊着:我女儿不是间谍,我再次重申,我女儿不是间谍,我女儿是被冤枉的。

  中国的留学生们高举标语,喊着口号:马上释放我们中国留学生华中昕,华中昕是冤枉的―――

  2

  万里红走进雷特曼公司,请求见公司总裁,并且拿出律师执照请公司总裁助理看,公司总裁助理说,自己完全可以代总裁回答律师的问题。

  万里红问的第一个问题是:请问,你们是否报警,说华中昕盗窃了你们公司的技术呢?

  助理说:当然,我们的电脑都有自动报警系统,只要下载公司电脑里面的存储,那,电脑肯定会报警的。

  万里红问:既然公司电脑里面存储的数据是保密的,为什么不设置保密程序呢?

  助理回答:当然设置。我明白您的意思,华中昕是我们的员工,她知道如何破解我们的保密程序。

  万里红问:你的意思是,允许华中昕进入你们的所谓的保密系统,是不是?

  助理说:当然,不然,华中昕小姐如何工作?

  万里红问:既然如此,那,华中昕小姐对贵公司的所谓技术,早就了如指掌了,是不是?

  助理思忖了一下:可能是吧。

  万里红说:既然她已经了如指掌了,而且是贵公司允许她掌握了贵公司的所谓技术,是你们允许的,何谈盗窃呢?

  助理回答:不,她可以在公司用我们的电脑,给我们工作,但是,她不能把我们电脑里面存储的技术下载,拿回家去,听说,华中昕父母也做这种工作,华中昕父母的公司,是我们雷曼特公司在世界市场的最大竞争对手,所以,我们怀疑,华中昕小姐是盗窃我们的技术,然后,给中国的公司。

  万里红忽然问:我可以见见你们的技术主管,亨利先生吗?

  助理耸了耸肩膀:可惜,他已经被我们辞退了。

  万里红问:为什么呢?听说他是你们公司的技术主管,你们公司最得意的高级工程师啊。

  助理说:他必须为华人间谍事件负责,所以,他被我们公司董事会解除职务,辞退了。

  万里红问;我可以知道他的电话和手机号吗?

  助理生硬的回答:这是人家的私人秘密,你知道,在咱们欧洲,历来是尊重人们的私人秘密的。

  3

  华中昕的父母住在中国留学生学生会安排的一间房间内,他们心中很是烦躁,女儿被外国的警察局突然拘留,那么多外国媒体记者跟着他们,说是向他们提问,其实,都是预设的问题,就是向他们和他们的女儿以及中国人泼脏水,那些问题无非是是什么人派来的华中昕来当间谍,华中昕当间谍,父母知道不知道,华中昕什么时候当的间谍,还有就是中国发展的那么快,是不是考偷窃白种人的技术发展的?

  华皆非愤怒的喊着:都是无稽之谈,无稽之谈,华中昕从来没有当过什么间谍,也没加入过间谍组织,不相信,你们可以去问她的同学,老师。至于问中国为什么发展的那么快,那么,还是看一看中国的历史书吧,中国人是最聪明的民族了,也是最能吃苦耐劳的民族了,懂不懂?

  他想骂大街,他骂他们他妈的。

  外国媒体的记者们听不懂,但是,充当翻译的中国留学生却笑起来,一起喊起来:他妈的。

  喊完了他妈的,大家感觉都痛快了一些,一起大声笑起来。

  有人说这他妈的不应该被当作不文明的语言,因为,文明人对于那些假冒文明人实则不是文明人的人,你实在无法找到语言发泄内心的愤怒的时候,就是应该骂一句,他妈的。

  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来。

  既然是租赁的房间,华皆非也没在意,还以为是找人家房东的呢,他叫来房东,房东接了电话,说是有人要约见华皆非,华皆非感到吃惊,离开家乡十万八千里,怎么还有人要找他们呢?莫非是万里红律师?

  他拿起电话,果然是女人,但是,满口的英文,华皆非对于英文,也还能过得去,听明白了,那个女人说是非常同情华中昕的遭遇,希望帮助华中昕,能不能和和华皆非先生见一面。

  听说是愿意帮助女儿的,华皆非就一口答应了。

  可是,他刚刚走出门口,就遇见无数媒体记者,前后堵截他,要求他回答问题。

  他恼怒的问:我不是回答了吗?我女儿不是间谍,也没加入过什么间谍组织,难道,你们必须逼迫我,承认我女儿是间谍吗?

  一个女记者问:难道,你们中国人,都是这样不诚实吗?你们必须撒谎才活得下去吗?

  华皆非感觉热血喷头:呸,你们才是不诚实,你们才是必须依靠撒谎才活得下去,你们逼迫我们承认是间谍,你们是什么企图?你们就是这样欢迎外国来的留学生吗?你们不是想依靠教育产业救助你们的大学吗?不是有很多大学招不上人了,你们想赚取我们中国人的血汗钱吗?怎么了?你们把我们中国人骗来,赚了我们的血汗钱,就翻脸不认人,还要给我们扣上间谍的帽子,是吗?你们这是欺负人,懂不懂?这是欺负外国人,我们中国人叫做欺生,你们倚仗在你们的国家,警察是你们的,法官是你们的,媒体还是你们的,陪审团还是你们的,你们就可以为所欲为,毫不顾忌的诬陷外国人,给他们扣上间谍,小偷的罪名,你们以为你们会得逞吗?你们如果真的得逞了,还有中国人敢来你们这里留学吗?你们试想,如果几年没有人来,你们的大学还不是都要关门吗?

  一些自愿来这里保护华皆非的中国留学生情不自禁的给华皆非鼓掌,他们喊着:华伯父,不愧是中国老一代的知识分子啊。

  华皆非用英文侃侃而谈,唇枪舌剑,把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记者们都骂懵了。

  华皆非和妻子却变得不依不饶了。

  华皆非问:还有,我听说,那个什么雷特曼公司,唯一的证据就是我女儿把他们的电脑里面的东西复制下来了,拿回了房间内,试问,如果没有他们的同意,我女儿能轻松的复制那些电脑里面的东西吗?如果电脑里面的东西随意让外人复制,那还是秘密吗?既然不是秘密,那还有间谍吗?

  万里红这时走过来,给华皆非鼓掌。

  万里红说:雷特曼公司的技术主管亨利先生,允许在雷特曼公司打工的华中昕同学把电脑里面的东西复制下来,拿回家去做,雷特曼公司却把亨利给开除了,我现在借助媒体的朋友,寻找亨利,我希望亨利和我连续,我的律师事务所的电话是7889925,希望大家帮忙,登载一下我的寻人启事。

  一个记者小姐嘟囔着说登载寻人启事需要交钱的。

  万里红斥责道:又是钱,没有钱你们就不愿意给我登载这个寻人启事,是吗?你们不想探究这个所谓间谍案的真相吗?在雷特曼工作的亨利先生就是真相的一部分,如果你们找到了他,你们就找到了真相。因为,是他,允许华中昕小姐把工作带回家去的。而雷特曼公司的助理说,雷特曼失踪了,你们不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吗?的确很蹊跷啊,一个关键的人物,突然在关键时刻失踪了你们媒体不是总是妄加评论吗?那你们再妄加评论一次吧,好不好?

  华皆非低声对万里红说,一个外国女人说同情华中昕,希望和他见一面。

  万里红当即说:您不能随便见任何人,因为,这里的情况很复杂,不像在国内,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和她见面。

  华皆非说:那,太感谢万律师了。

  华皆非把约会的地址告诉了万里红。

  万里红自己开车去见那个人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突发女谍事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