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回(上)振兴家业卯奴开店
子泓2020-04-23 00:254,693

  夜幕降临,何氏客栈里,食客零零星星,生意惨淡。

  店小二奚宣正坐在门口,盯着门外过往的行人发呆……

  白卯奴的身影似乎在他眼前出现,朝他羞怯地一笑。

  奚宣禁不住抿嘴一笑,心道:“这世上怎么会有那么美的女人……”

  忽然又想起那段恐怖的记忆——

  皂衣婆子递给白卯奴一把匕首道:“赶快把他的心肝给我取出来!”

  奚宣惊恐地道:“啊?你们是什么怪物?要吃人心肝啊……”

  白卯奴捡起匕首,一步一步地挨近奚宣……

  ——想到这,奚宣惊恐地想道:“不对……她不是女人……她是那恶魔的帮凶!是食人心肝的妖魔!”

  店老板何仲武四处巡查着……

  一食客环顾左右,寻找着什么,喊道:“小二!给我上壶酒!嗳?人呢?小二……”

  何仲武急忙迎上前来伺候,赔笑道:“来了!来了!客官,您有什么吩咐啊?”

  食客不悦道:“说过的话,要我说第二遍哪!你们这是什么店啊!连个人都使唤不动!走啦!”

  何仲武急拉住道:“哎!客官留步!客官息怒!小的眼拙,没看到您……您别生气!有什么吩咐尽管差遣!小的这就给您去办!”

  食客坐下道:“行啦!给我上壶好酒!”

  “哎!好好好!马上来!您稍待!”何仲武一转身,猛见坐在门口发呆的奚宣,没好气地上前,朝奚宣头上猛拍一把道:“哎!大白天的不给我好好招呼客人!坐在这儿愣神!还想不想要工钱了?!

  奚宣慌道:“啊?掌柜的!对不起……”

  何仲武道:“赶快给那位客官拿酒去!再敢把客人不当回事,你就别想领月钱!”

  奚宣慌手慌脚地进内而去……

  何仲武无奈地摇摇头,走向一边……

  门外,白卯奴款款走进,朝里扫视一圈,看到奚宣,暗自一笑,朝内喊道:“小二……我要住店!有房间吗?”

  奚宣刚给客人上完酒,一听到喊声,慌忙迎到门口道:“来了!客官您要住店……”

  乍见是白卯奴,奚宣大惊失色:“啊?是你!你这吃人心肝的妖怪!快给我走开!”说着紧退几步。

  白卯奴佯装一惊道:“啊?妖怪?哪里有妖怪?”

  何仲武回头乍见白卯奴,惊若天人,色咪咪地盯着白卯奴,慌忙迎上道:“哟!这位娘子,您是打尖还是住店啊?”

  白卯奴眼珠一转,笑道:“哦!掌柜的,我是来投宿的!有房间吗?”

  何仲武道:“有有有!客官您楼上请!”

  奚宣急迎上,拉过何仲武道:“哎——掌柜的,您千万别收留她!她可是那专食人心肝的妖怪啊!”

  白卯奴眉头一皱,佯装恐惧道:“啊?妖怪……妖怪在哪里?”

  何仲武当头拍奚宣一把道:“你放屁!这么美的小娘子,哪里成什么妖怪?”

  奚宣恐慌道:“是真的!掌柜的,我那天去看我叔叔,路过西湖时,险些就被她掳去,要取我的心肝给她婆婆吃!您千万不要收留她!”

  白卯奴佯装委屈道:“哎呀!小哥真是误会了!你我素未谋面,我何时将你掳去?我与你无冤无仇的,你又何苦咒骂我是妖精呢?”说着佯装哭泣起来。

  何仲武心疼地道:“哟!小娘子你千万别哭啊!这是我们这儿一个不济事的伙计!他脑筋不太清楚,所以才会胡言乱语地冒犯了娘子!娘子切勿当真!”

  白卯奴哭声更甚,何仲武越发心疼。

  白卯奴道:“天都这么晚了,这方圆几百里再没客栈,掌柜的要是不收留我……却叫我又往哪里去呢?”

  何仲武道:“哟!小娘子您千万别伤心!别理那小子!他脑筋不清楚!”说着冲奚宣喊道:“哎!你要再敢得罪客人!我这里可真就留不住你了!”

  奚宣慌道:“掌柜的……我真的没有撒谎啊!她的确是……”

  何仲武道:“好!你既然说她是吃人的妖怪,还把你掳去了,那怎么你现在还好好地站在我面前?难不成你是鬼啊!”

  奚宣道:“不是的!是有个道士及时赶到,才救我一命……”””

  何仲武冷笑道:“哼!编得跟真的一样!”

  奚宣急道:“掌柜的!您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何仲武喝斥道:“小乙官!你是诚心要砸我的生意是不是?你要是识相点的话,赶紧带这位小娘子上楼去歇息!不然就马上给我滚蛋!”

  奚宣道:“啊?掌柜的!您千万别赶我走啊……”

  何仲武喝令道:“那就快带小娘子上楼去啊!”

  奚宣无奈地上前,战战兢兢地迎到白卯奴身前道:“你……你随我来吧……”说着紧步上楼去……

  白卯奴收住哭声,露出笑脸道:“谢谢小乙哥收留奴家!”

  白卯奴含笑跟着奚宣,一袅一袅地走上楼去……

  剩下何仲武出神地望着白卯奴的背影,心里喜滋滋的……

  ——

  夜里,许家,金升虚弱地躺在床上……

  秀琴在一旁忧心地照顾着道:“相公……你觉得怎么样了?在床上躺着都快三天了……怎么还是不能下床呢?”

  金升道:“那天被那厮推倒,摔了一跤……我只觉浑身酸痛……只怕是……缓不上来了……”

  秀琴震惊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梦蛟才刚走……等他赶考回来,要是看到你这个样子,叫我怎么跟他交代呢?”

  金升强笑道:“秀琴……你别怕!我是故意吓唬你的!我哪有那么娇弱呢?只是……那姓李的不是说三天以后,要咱们搬出去吗?我担心……”

  秀琴恨道:“不用管他!我就不信这世道没有王法了不成?!”

  金升道:“可是……这房子确实是属于李家的,咱们这些年算是白住……再说,姓李的又是衙门的人……这事要真是闹到公堂,咱们肯定是说不过去的!到时候不但没了房子,还得再陪上这二十年的房租!那不是更亏了吗?”

  秀琴急道:“那咱们怎么办啊?难不成就这样任由那姓李的欺门上户而束手无策吗?”

  金升道:“我想……这回梦蛟要真能高中还乡的话,那咱们自然就会有栖身之所了!不如咱们暂且搬出去……好歹等梦蛟回来再做计较……”

  秀琴怔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

  ——

  何氏客栈的房客里,何仲武将各种美味佳肴摆满一桌子。

  白卯奴惊讶地看着道:“哟!掌柜的您这是为何?奴家可没那么多银子吃这些个山珍海味……”

  何仲武道:“嗳!这些都是我送与娘子的!您尽管放心地吃!”

  白卯奴道:“哦?这怎么好意思呢!”

  何仲武道:“娘子不必客气!这是本店的规矩,刚住进店里的客人都有免费提供晚餐的!”

  奚宣又端着一壶酒进来道:“掌柜的,酒来了!”

  何仲武道:“哎!好好好!这还特意给娘子备了一壶好酒,您慢用啊!”

  白卯奴笑道:“掌柜的,您真是太客气了!”

  奚宣在一旁,依然以不安的眼神盯着白卯奴看个不停……

  何仲武道:“小乙官啊!你快下去招呼客人去!让我陪娘子小酌几杯……”

  何仲武正欲落座,却被白卯奴叫住道:“哎!掌柜的,奴家近日身子不爽,吃不得酒!而且现在也没胃口……不如改日再陪饮吧!”

  何仲武赔笑道:“哦……那好那好!那娘子就先休息着!”

  何仲武正欲拉奚宣出门。

  白卯奴道:“哎!能否麻烦小乙哥给我打盆洗脸水上来!”

  “当然当然!”何仲武冲奚宣喊道:“还不快去打水来!”

  奚宣急忙出门离去……

  何仲武色咪咪地盯着白卯奴,无意间碰到白卯奴的一只手,索性抓住不放……

  白卯奴抽退何仲武的手,坐到床沿道:“掌柜的还是请回吧!奴家想歇息片刻……”

  何仲武道:“那好!娘子好好休息!有事就招呼我!”说着退出门去。

  奚宣端着水盆进来,将盆子放好,立马就走,却被白卯奴叫住道:“哎!小乙哥请留步!”

  奚宣恐惧地道:“你……你还想干什么?”

  白卯奴上前将门掩上,含情脉脉地看着奚宣……

  奚宣战战兢兢地退后几步道:“你到底是什么妖怪?为何要找到这儿来?”

  白卯奴道:“小乙哥,你果真是误会我了!前日你所见那皂衣婆子的确是个蝎子精,可早已被那道士降服了去……奴家真的不是妖怪!”

  奚宣道:“你不是管那老妖婆叫婆婆吗?”

  白卯奴道:“其实我跟你一样,也是被那蝎子精给掳去的!那老妖婆强逼我诱骗青年男子入瓮,以供她食人心肝修炼……起先我也是誓死不从,竟被她打得遍体鳞伤,体无完肤……可怜我一个弱女子,如何禁受得住?只好暂且依从了她,再找机会摆脱那老妖婆的控制……”

  奚宣一惊,怔了一下,缓缓转过身,惊疑地看着白卯奴……

  白卯奴见奚宣开始相信她的话,继续胡诌道:“哥哥你若还不信,只想想当天的情景。我若真是食人心肝的妖魔,又怎么会救你出逃呢?”

  奚宣盯着白卯奴看,回想当天的情景——

  白卯奴上前掀开铁笼大门,一把拉出奚宣就往外逃!

  “哥哥快走!我救你出去……”

  皂衣婆子道:“你!你个小贱人!居然敢背叛我!给我站住!”

  白卯奴一拉奚宣,纵身跳出西湖。

  ——奚宣心里稍微平静下来,不再恐惧……

  白卯奴道:“幸亏是遇到哥哥,引来道士收了那老妖婆,这才让我有了生还的希望……所以,哥哥的恩情,奴家永世不忘!这次特意追踪哥哥至此,就为了跟你当面致谢……”

  奚宣道:“啊?既这么说,那你果然不是妖怪了!方才真是得罪了!”

  白卯奴喜道:“哥哥你明白就好!”

  奚宣道:“那既然你已脱身,怎么不赶快回家去?还跑来找我干什么?”

  白卯奴道:“我……我已经没有家了……奴家自小就被那老妖婆掳去,跟在她身边,养了这般大……况且已经离家这么多年,父母早已过世,哪里还有什么家可回啊?!”

  奚宣道:“那你……”

  白卯奴羞涩地道:“奴家敬重哥哥人品,情愿以身相许……终身侍奉哥哥……”

  奚宣不安地道:“啊?这却不可……”

  白卯奴急道:“哥哥!你就收留了我吧!”

  奚宣道:“你看我不过是个再寒颤不过的店小二……寄人篱下过活,已是拮据不堪……你若是跟着我,岂不是要吃苦受罪了吗?”

  白卯奴跪地道:“哥哥!奴家不求富贵,只求粗茶淡饭,过上安生日子!哥哥若是嫌弃我,那我也只好了结残生,自尽于此了!”说着啼哭不止。

  奚宣无奈地道:“你这又何必呢?不是我有意拒绝你的一番心意,而是我实在无力娶妻过活啊……”

  白卯奴道:“只要哥哥收留了奴家,咱们可以想办法借点银子,也在这附近开家客栈,以谋生计啊!”

  奚宣道:“啊?借债开店,那谈何容易啊……这怕是不妥吧?”

  白卯奴道:“哥哥!你就依了我嘛!只要咱们在一起,总会有营生可做,也不愁坐吃山空啊!”

  奚宣踌躇道:“这……”

  白卯奴看到奚宣开始动摇,暗自一笑……

  奚宣道:“只是……谁肯轻易地借那么多钱给咱们开店啊?”

  白卯奴眼珠一转道:“没关系!我自有主意!哥哥你就放心吧!”

  奚宣吃惊地看着白卯奴……

  白卯奴自信地一笑……

  ——

  李家,碧莲正在专注地绣花……

  许氏从内走出,看到碧莲绣花,吃惊不已!笑道:“哟!难得看到咱们碧莲这么安静地坐下来绣花啊!”

  碧莲慌忙站起身,将手中的针线藏到背后。

  许氏道:“你不是一向只喜欢跟着你爹舞刀弄枪吗?怎么现在突然间就转性子了呢?”

  李碧莲羞涩地道:“娘!人家是准备做给蛟哥哥的啊……

  许氏笑道:“哟!准备做什么啊?”

  李碧莲道:“蛟哥哥这次进京走得好匆忙!那天我才发现,他出门连个像样的手帕都没有!可惜以前都没发现……等他赶考回来,我也给他一个惊喜啊!”

  许氏笑道:“这才像女孩儿家该做的事啊!”

  李碧莲转忧道:“也不知道蛟哥哥这会走到哪儿了?路上安不安全?”

  许氏道:“你放心好啦!梦蛟他娘可不是寻常人!她一定会保佑梦蛟一路顺利,金榜题名的!”

  李碧莲喜道:“哎呀!对了!还有白娘娘呢!不行!我得去给白娘娘多上几柱香!好让她时时刻刻都别忘了保佑蛟哥哥!”说着放下针线活,起身出门。

  许氏笑着摇头道:“这孩子!听是风就是雨!人家不知道保佑自己的亲生儿子?还要等你去上香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假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假白娘子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