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前缘1
卑微小祈2019-03-17 13:013,477

  此夜无眠。

  夏日蝉鸣,徐风习习。有些燥热而干燥的风一阵接一阵的吹着。风擦不去夜色的深沉,远处霓虹迤逦和车水马龙宛如海市蜃楼。偶然眺望一处单身楼,传出阵阵抽泣声。抽泣声令人发指,给这远离喧哗的地方添加了无知的恐惧。

  房内却不是这幅景象。一盏灰暗台灯,一只简单茶杯。青年面前电脑光芒异常刺眼。窗帘窗户关地紧紧的,窗外时不时有东西敲打的声音,不知是昆虫还是其他。一个人,难免会有些害怕。这些他都不在意。

  狭小的空间里只能听见青年的呜咽声和抽涕声,他整个人缩在椅子上,裹着被子,上面却已经湿了一大半。地上的纸团和桌上即将告罄的餐巾纸凌乱摆放着,有些急切的手抓住鼠标,“啪嗒”一声,杯子应声碎裂。

  “……”

  如果说刚刚误泊还哭的死去活来,现在他应该是整个人都活过来了。误泊看着上面有着限量签名的杯子,刚刚推杯子下去的那只手微微颤抖,脸上的黑线已然掉了下来。

  误泊惊的有些语无伦次,舌头打结了好几次,这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我的杯子啊——”

  怒声,惊鸟,窗外啪哒啪哒的声音也随之远去。与此同时,其他楼房的居民也都一个个从窗户里探出头来:

  “干撒子呦,大半夜不碎觉,嘈什么嘈嘈!”

  “九四九四,嘈死个林了哟!”

  “……”

  误泊听着这些不知道哪里的方言,默默闭嘴,也没这闲情逸致去和一群高龄妇女争吵,拉拉被子,裹的更紧了。心里想着:“这才几点呢就烦得要死…”眼神不经意瞥见已经四瓣开花一样的杯子,又连忙捂住眼睛,默念眼不见为净……

  总归是要收掉的。看着碎掉的杯子,心里难免一阵肉痛,心酸地放下被子,绕开事发现场,转身进厨房,拿出一把扫帚,打扫起房间来。

  离开被窝,这才感觉十七度太冷了,搓了搓起了鸡皮疙瘩的肩膀,拿起一旁的空调遥控器,开窗把冷气散出去,手中也没停,拿着遥控器升到二十六度。

  这才稍微正常点了嘛。误泊拿起畚斗把垃圾扫进去,又转身进厨房,抖进垃圾桶里。关了厨房的灯,看了眼又恢复干净的房间,心里又是一阵莫名的疼痛。

  误作尘扶额,暗道:“我也真是没救了,不就摔了个杯子吗,哪怕有签名,也只是杯子,拿来用是它的本分,摔碎也是情有可原的嘛……”如此自我安慰,晃晃脑袋,似乎是不想记起来这件事了,跑回椅子上继续蹲着,继续看着电脑上生硬的文字。他

  的电脑上正放着的是最近热门的小说——《尽寒烟雨》。

  说到这奇葩巨作,也不得不谈起这位奇葩的作者。正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她写的小说,也算是她的儿子吧。这位作者,ID叫共沐雪月。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一定是个少女心爆棚的女孩子,可这作者却一直自称男生。虽说没几个路人信,但她的死忠粉倒是坚持相信她的性别,也因此骗得不少女性读者。

  误泊现在看的已经是小说的第四百四十八章了。虽然还没看完,但是大致也已经明了了。他最喜欢的人物之一,鸢殷,终于…领盒饭了!

  要是问为什么用“终于”二字形容,只能默默道一句:“他都已经被虐的自己的家人守不了,自己都是半死不活了,断臂断腿,还硬生生被人吊着一口气不死,自杀都不成,还活着顶什么用…”

  误泊今年正好二十二,过了今天,也就二十三了。至今单身,落到居然来女频看文。误泊冷脸起身,鸢殷死了,这文也就没什么好看的了。他关了电脑,去厨房整理好垃圾,带上钥匙钱包,就下楼去丢垃圾了,顺带还能买些东西。

  楼底下灯光灰暗,却比家里要好的多。误泊并非是穷的都开不起灯,只是单纯的认为关掉灯更有气氛。

  虽说江南这边也不算环境污染的严重,但也再难看见星星了。误泊百无聊赖的在天空上寻找光亮,却只能看见被云层遮挡的月亮的一些光芒。

  一会儿就走出小区,他也只能乖乖低头看路。掏出手机看了看,其实现在的时间不算晚,也就八点来钟,晚自习的孩子们都还没有下课,也当然有翘课或是说没有报晚自习的学生。

  误泊扔了垃圾,步行去离家比较近的超市,买了瓶饮料,穿插一瓶格格不入的啤酒,走去前台结账,习惯性的从出口旁的货架上拿了薄荷糖,排队等着付款。

  不知道是不是职业病,误泊习惯性往超市里卖书的地方瞟。

  果然,很多人在那里看书。但是围着最多的地方,…啧,果然还是那本《尽寒烟雨》。

  误泊无声笑了笑。队伍越来越近,晚上的人虽然多,但东西也不会买的太多,毕竟是工作日。很快就轮到他,货台的女生一边算着钱,一遍对误泊笑着道:“你还是少喝酒吧,一天都要买好几回。不过真的想喝,就干脆一次性多买些嘛,来这么多回?”

  误泊回礼对她也笑了笑,扮作难过道:“那我说是想你了,行不行?话说今天我生日唉,不送点什么当礼物?”

  少女吃吃笑了,从柜台底下拿了几颗误泊常买的薄荷糖,又从抽屉里抽出一小袋面包,充当生日蛋糕,全部放在袋子里,回笑道:“就你嘴馋!呐,本来是我夜班吃的,就送给你啦。”

  误泊又笑吟吟地搭讪几句,付了钱就往家里走。路上顺手打开一瓶水,咕咚咕咚喝着。

  不由得又想起那众人围着的《尽寒烟雨》。虽然作者文笔不算好,剧情也十分烂大街,众星捧月般火起来的,误泊对这种文也不是很明白,懵懵懂懂就看进去了。

  大致内容应该是这样的:男主白尽寒和男配误作尘曾经是朋友,不过关系十分差劲,‘朋友’这个关系也是草草建立起来的。误作尘就是一精分,和白尽寒待在一起一年,便弃他而去。

  白尽寒性格扭曲就是被误作尘带出来的,相处这么久,亲近的人也定然是误作尘。虽然心里有这段情义,可依旧不忘报仇,可所谓是瑕疵必报。正好在男配最风光的时候,也就是九年后,男主意外发现鬼道秘籍,从此走上复仇顺带收集妹子之路……

  虽然看起来很狗血,也的确很狗血。唯一一点不同,这位男主并没有把全部的妹子都收入后宫,倒是追求一世一双人,最后选出女主烟雨月。就是这段,误泊锤胸吼:这么多好妹子你不要白尽寒你瞎吗!

  ……当然还是那群妇女骂了的。

  话说回来,男主有个情敌,鸢殷,鸢哥哥。误泊喜欢的就是这位。因为什么?因为人家不仅宠,而且温柔儒雅,皮中带稳!就连误泊这种万年直男也不得不钦佩他的撩妹技术。

  可惜的是,最终还是以惨烈告终。唯一一个师弟,误作尘,不得善终。所在门派芜苑门,也面貌全非。虽然白尽寒给烟雨月重新修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芜苑门,却也不是曾经那个仙风道骨的地方了。

  误作尘就是看到此处,便没有继续了。他不想看到男女主撒糖迎来完美大结局,他想看到的,是一个正常的芜苑门,没有精分的误作尘白尽寒,和一如既往的鸢殷。

  说到误泊本人,此人身高一米七二,是个小说作者助手。听起来挺忙,其实就是个关系户。编辑差不多是他的亲友。

  还记得编辑介绍他到作者那去时,作者高冷不屑的丢了他一句:“呵,我都会,不需要帮助。”然后冷艳转身出了公司……

  最终,误泊还是挂了个实名是助手的。这作者日常中二病,“世界正中央”“绝世第一”这种中二的搞的看他的人都害臊的句子,他也能信手拈来。

  明明就是一个幼稚鬼,却非要自作聪明完全不让误泊操心,误泊本人倒也也乐得清闲。无非就是平时跑跑腿做做饭啥的,也无谓这点破事。但除了知道他家作者长什么样,也就一无所知,甚至他写的文,也不知道是什么。

  但是…

  但是!

  编辑真是太可靠了。

  大家都知道这位作者小祖宗难伺候,所以误泊也就意外的高薪,虽然听说这小祖宗气跑了不少人,但可能是因为作者大大也是《尽寒烟雨》的粉丝,误泊和他畅谈此小说,作者和他的关系也就微妙的和平。

  误泊想着这些琐碎破事的时候,不知不觉走到了家门口。掏钥匙开了门,刚坐下就接到一个电话。心里略微不爽,但依旧不敢怠慢。他见那备注是“小祖宗”,赶忙接起电话,小心翼翼道:“又有什么事啊小……”

  想了想不能叫小祖宗,连忙敛声。电话那头的人也没注意,抓起手机就吼道:“喂!笨蛋助手!我鼠标坏了快点给我重新买!”

  误泊急急心道:“这家伙是不是中二期又到了…不是刚过吗?”谨慎片刻,轻声道:“前几天不是才换一个?”

  那人狂妄道:“用不习惯,给我换!”

  误泊无奈,虽然大家都知道他是这个德行,但嘴上还是得奉承道:“好好好,你先用指滑,我现在去就是…”

  他生怕他还要补充什么,连忙挂了电话,匆抓起钥匙,抬脚就走。不料被凳腿一绊,又往前撞在桌子上,如同万千穿越文一般,往后一倒,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明明人已经昏厥,却依旧听到有什么东西在耳边响起:「系统更新——成功,系统接收——失败,等待时间——零点整。」

  误泊心道:“系统接收失败?什么玩意儿?我不会要穿越了吧?这也太狗血了吧?等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芜苑门主[穿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