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是冬天的边境,也是他们的报应。
诺星愿2019-07-11 12:254,267

  我爱我的妹妹,更爱诺佳,她是妹妹的朋友,也是爱人的妹妹。孩子的恨永远比大人的强,我是00后的边境,虽然也算00后,但我对她们的心理很是了解,可是00后的叛逆没人能够阻止。 ——沈岱

  在客厅里有两个人坐在沙发上,而且门口站着握着拳头,红着眼望着他们的诺星愿大叫:“诺佳!,你为什么要让这个‘贱人’进来呢?!”诺星愿用手狠狠地指着那个贱人,对诺佳说:“你疯了,她是咱家的仇人,你怎么能让她进来呢?”诺佳用手扶了扶额头,对‘贱人’说:“对不起她还小,童言无忌。”转头对诺星愿说:“够了,她是我们的养母你不能这样!”

  诺星愿把莲花灯砸向‘贱人’的方向,那速度有多快,反正一转眼就到了,诺佳惊了,立马慰问‘贱人’有没有受伤。

  “诺佳!虽然何林不是我们的亲妈,但也不能接纳她!”诺星愿用手指着那个‘贱人’,诺佳眉头一皱:“星愿,她虽然不是我们的母亲,可她也是咱们的恩人!你不能如此这样。”诺星愿跟老管家说:“把她给我扔出去了,老管家进退两难。

  坐在诺佳旁边的‘贱人’叹了口气说:“星愿不喜欢我没事,只要不生气就好。诺佳立马打断‘贱人’:“何林和父亲要一个星期后才回来,你可以暂时住下,等他们回来再走也不迟。”诺星愿向他们翻了个白眼,难道诺佳没看到那个‘贱人’压根就没想从沙发上站起来吗?“陈辉萍,韩颖会在天上看着你呢,你千万别做出某些伤天害理的事儿啊!”诺星愿把每个字都咬的特别清晰,让陈辉萍心头一震。

  陈辉萍慢慢起身对诺佳说:“孩子,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诺星愿大喊:“最好别来了!让人看了恶心!”陈辉萍看都没看诺星愿自顾自走了,诺星愿握起拳头对还在门口走得很慢的陈辉萍盯着她对管家说:“老管家下次记得去买几只土狗回来避邪”。还在莲花开步的陈辉萍立马飞奔着出去了。

  诺佳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平静下来:“星愿,她不是你想的那样。”诺星愿转身甩下几句:“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老管家俯身把莲花灯捡起来对诺星愿说:“小姐,我帮你把莲花灯点起来吧。”说着拿起火柴点燃莲花灯里的蜡烛拿给诺星愿,转身对保姆说,张姨你带小姐出去走几圈吧。”

   她们出了门口,诺佳则走向窗户边拿起手机:“在吗,过来陪我。”打完对老管家说:“老管家您先去看着星愿吧。”老管家给诺佳鞠了躬便走了。诺佳嘴角一弯:春宵一刻,良辰美景。

   风涩涩吹在了杨柳的树叶,也吹进了打开的窗户。

   一阵翻天覆雨过后,身上的佳儿抖动了一下,“你就那么信任他吗?” 沈岱问,诺佳深情款款的看着沈岱:“但我更信你。”沈岱倒在一旁闭着眼说:“睡吧。”诺佳搂着沈岱,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

   哗啦啦,呼啦啦,一滴一滴的雨水像婴儿般流泪一样砸向诺星愿脸上。昨晚突然下大雨,让在外面玩水的诺星愿受凉,老管家与张姨都着急的把她带回家,这一天她感冒了没关窗,而且也没出门,所以除了她以外,没人知道他病了。

   今儿是星期天,却因为一大早上的雨淋,让诺星愿的叛逆发作,但刚好有个不识抬举的,“孩子来喝水。昨天雨下的挺大,我怕你着凉就给你烧了姜汤,趁还热着赶紧喝了。”陈辉萍拿着保温桶给诺佳,沈岱用手撑着脸看着诺星愿在往回吸鼻涕,沈岱好心把纸巾给诺星愿擦鼻涕,随后自己去泡杯凉茶。

   “吸溜!吸溜!吸溜!”诺星愿不停地吸鼻涕,一沓纸巾很快就用到了一半,诺佳这才注意到诺星愿,就看着她喝完凉茶。叮咚,叮咚,门铃响了,老管家把门打开了说:“是染倾瓷小姐来了。”从门口探出头来的染倾瓷看到诺星愿立马蹦过去,“星愿星愿,今天公园上新建了秋千,一起去玩吧。”染倾瓷拉了拉诺星愿的衣服,沈岱先前看到染倾瓷也是惊了一下,但还是说:“阿倾,哥哥陪你们去吧。”

     诺星愿与染倾瓷立马点头,诺佳摆摆手说:“随你们。”原本挺和谐的气氛却忽略了在一旁的陈辉萍,诺星愿‘bi’了一眼她一眼笑了笑对老管家说:“老管家,你跟我们去宠物店那看看吧,随便买几条狗避邪。”染倾瓷对此话题很感兴趣推荐道:“中华田园犬很不错,很可爱。”诺星愿要用手扒了一下染倾瓷的脸说:“那是土狗啦,笨。”

     陈辉萍看他们如此无视她,就那染倾瓷当例子:“你这小孩子是谁呀,穿的那么俗,跟乡巴佬差不多,就像我认识的那个‘女人’一样。”诺佳眉头一皱:“她是沈岱的妹妹。”陈辉萍一下子没有任何话说。染倾瓷肆无忌惮的说:“她是不是那个小三啊?我经常在KTV门口看见她。”这句话有点小,但可以让所以人听见了。

     陈辉萍忍着脾气说:“那是因为要陪大客户,还有我不是小三我只是曾经照顾他们的干妈!”“哦~原来是个替代品啊~”染倾瓷连声啧啧:“咱们快点走吧,万一有人占了就不好了。”她俩手拉手走了,沈岱连忙跟上,诺佳马上说:“沈!有老管家陪着,你就别去凑热闹了。”沈岱的脚步停下说:“这……有点不太好吧。”诺佳露出邪恶与警告的眼神,沈岱立马乖乖听话,诺佳对陈辉萍说:“您先回去吧。”陈辉萍机械般点头走出去。

  诺佳走向窗边看着诺星愿与染倾瓷离开的身影:“真想让她们快点长大。”沈岱从后面抱住诺佳:“我可不认为。”诺佳好奇道:“怎么,你难道不嫌麻烦吗?”沈岱只是看着他的眼睛笑了一下。诺佳斜眼……

  哗!一大堆枫叶向大雪一样飘过,“哇!”染倾瓷从落叶对里伸出一个头,诺星愿淡定地坐在秋千上,在一旁活蹦乱跳的小猫尽情地跳着,猫耳一抖一抖的。诺星愿从秋千上跳下来拉起还落叶堆里打滚的染倾瓷:“该你去玩秋千了,我要躺在枫叶堆里。”染倾瓷站起来拍拍屁屁,蹦到秋千那,小猫也跟着跳到了染倾瓷怀里。

  就这么荡啊荡啊~好像有些东西忘了……是呀,她们忘了老管家……忘了明天还要上学,自求多福吧……

  一阵铃声打破了如此‘和谐’的气息,一向警觉惊人的诺星愿一听就知道是陈辉萍那‘贱人’的铃声,突然想整整她,嘻嘻……

  陈辉萍打完电话继续往前走,砰的一身摔倒在地引的人们都纷纷看向她,本来就穿的及其暴露的她,很是火气十足。结果她却听到一丝极小的声音,但却可以让周围人听到的对话。“快看她的胸那是‘馒头‘吧。”“这么圆,应该可以当球踢了。”“听说胸太大老了就会下垂。““我还知道有些胸是手术做出来的。”

  陈辉萍气急了,肩膀一抖一抖的,旁人听了这些话都交头接耳的,陈辉萍为了不再引人注目赶快走了。诺星愿与染倾瓷快到刚刚自己的杰作而沾沾自喜~

  在另外一边被遗弃的老管家正在宠物店前等着诺星愿与染倾瓷,一回头她们过来了,还好没跑丢,否则就完了。老管家:“两位小姐,少爷说了今天买的任何东西都由少爷付。”诺星愿一听嘲讽道:“就那1千的银行卡,他是拿了‘私房钱’吧。”

  宠物店里的品种多样,店长恭敬地问:“请问要什么帮助吗?”诺星愿说:“有喝的吗?”店长:“有,我们这有奶茶。”诺星愿:“来杯抹茶吧。阿倾要什么自己去选。”染倾瓷跑到一只‘柴犬’前说:“要这个!”

  店长端着抹茶对染倾瓷说:“那个是‘柴犬’要1千5。”诺星愿轻轻皱了下眉:“还要一只吗?”染倾瓷摇头说:“不用了。”“那就把那只‘土狗’买了吧”诺星愿悠闲地抿了口抹茶,店长笑咪咪地说:“买两只有优惠,这样吧,我给你们打5折2千1。”

  老管家拿起银行卡去前台付钱,饲养员把两只小狗抱出来放进笼子里,店长走过来说:“你们还要不要一些狗狗需要的用品?”诺星愿:“你认为重要的都差人送过来就是了,走吧。”

  “欢迎下次光临~”

  “小姐,这俩只狗要怎么处理?”老管家一手拎着一个笼子,“养大了当看门狗。”诺星愿撇了小狗一眼,染倾瓷却很感兴趣在一旁嘻嘻的笑,诺星愿有些不爽自己的好朋友被小狗迷住就说:“养肥了剁了吃掉。”小狗立马‘呜呜呜’的叫,染倾瓷很无语的敲了敲她的头。

  诺星愿做了这个表情‘╮(╯▽╰)╭’,甩了甩自己到了肩头的头发差点甩到染倾瓷脸上。老管家看了看天:“两位小姐天色已经很晚了,该回去了。”诺星愿对染倾瓷说:“今天就和我睡吧。”染倾瓷也点头说:“好啊。”

  三人也就回了别墅。

  别墅里有两个‘人肉团子’在客厅里‘翻滚’,当然为了安全‘人肉团子’还锁了门,于是‘人肉团子’还没从‘happy’高点上滑下来就被一阵门铃声急速‘滚落’……

  诺佳的眼神:—_—||;沈岱的眼神:QAQ;

  诺佳的心理:哪个乌龟王八蛋居然敢坏了老子的‘好事’?!

  沈岱的心理:啊!不会是‘阿倾’她们来了吧? T-T千万不要啊!!!

  ‘人肉团子’听到门铃声立马分开,真是激动的一匹。沈岱马上整理好衣物,诺佳扣好衬衫起身亲了口沈岱才去开门。门开的那一瞬间诺佳是真的很想把门甩上再说是收废品的,但是理智上绝对不能这样,不能失了绅士的气势,沈岱瞥了一下说:“买了啥?”

  “回少爷是两只小狗崽,还有一些小狗崽需要的用品,让店长差人送来。”老管家恭敬地回答诺佳。诺星愿牵着染倾瓷的手走了进去:“今天阿倾要跟我一起睡。”染倾瓷点点头,然后又向沈岱说:“哥,我还有些要用的物品在家里,你能不能帮我拿下呀?”沈岱点点说:“好。”

  诺佳:“在外面玩累了,就赶紧过来休息。张姨去买菜了,饭要一会才能好。”沈岱:“那我去帮忙那阿倾要用的物品吧。”说完就出了门。诺佳吩咐道:“早点回来。”沈岱点点头。

  诺星愿坐在沙发上对老管家说:“把小狗都安置一下吧。”老管家点头拎着小狗走了,诺佳拿了被热牛奶给诺星愿:“小心烫。”诺星愿有些受宠若惊:“你终于有当哥哥的水准了。”诺佳翘着二郎腿在一旁坐下:“何林最近不太安分,注意一下吧。”

  诺星愿喝着热牛奶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那陈辉萍呢?”诺佳‘瞟’了她一眼:“小孩子知道什么。”诺佳还用了类似与颜文字的表情‘( ̄へ ̄)’,诺星愿在心里叹气‘爬不起来的烂泥’,诺星愿看着这个烂泥放下喝完的热牛奶回房找染倾瓷。

  诺星愿在床底拿出颜料,用手涂了点手上一点点擦在膝盖上,染倾瓷歪了歪头说:“星愿,你在干嘛?”诺星愿涂完对染倾瓷说:“消灭敌人。”染倾瓷立马晓得:陈辉萍?

  染倾瓷翘了下眉说:“星愿,你哥不会发现了什么吧?”诺星愿去厕所洗手出来说:“没有,他只是提醒我小心何林,我跟他说了陈辉萍可他就是不信,我有什么办法。”染倾瓷整了整被子对她说:“小心别露出破绽。”诺星愿点头但她好像感觉染倾瓷很以前不一样,因为她从前不会那么谨慎。

  “吃饭了!”张姨打破了宁静,四个人坐在餐桌上安安静静地吃饭,一片祥和,只愿明天不出意外吧……

  作者有话说:我正在维持着一篇3千到4千字的距离,太懒了T-T

继续阅读:你什么都不好,唯一好的也就那张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请!别让我再看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