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炎城陆天明
夜尘一梦2019-03-15 22:062,645

  炎宇大陆,武道为尊,弱小的武者都有万千巨力,开山裂石,而强大的武者,更是有着御剑九霄,撕裂虚空的本事。

  修炼一途更是险恶,乃夺天地之造化,窃日月之精华,一个不慎,便万劫不复,永堕深渊!

  弱者,受人欺凌;强者,俯瞰天下。

  十二年后……

  青岩城,夜家府邸。

  夜桦睁开眼睛,首先入眼的是头顶那块光滑亮丽的天花板,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挥洒进来,给这阴暗的房间带来了一丝光明。

  夜桦很郁闷,他因他的重生而郁闷,这一世的他竟然是一个废物少爷,体质弱的简直超过了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说是武者,却连个普通人都比不上。

  修炼了足足三年,体内灵气稀薄的可怜,到现在连武者的门槛都没有摸到,还是凝灵三重,和他同龄的人最低也是凝灵四重武修了,也就是说,他是他们家族中最没用的一个?!

  上一世,他的天赋不敢说是第一,但也绝对是人中之龙,人杰上等的层次,比起现在可是甩了几十座山的距离,夜桦估摸着此时再怎么也该凝聚出神魂才不枉他的天才之名。

  虽然天分是真的弱,可是夜桦却有着其他人都没有的好处,他的精神力因为他转生魂魄的缘故,十分强悍,凝灵三重境就已经可以神识外放,将方圆百里内的景物尽收眼底。

  “你听说了吗?那废物少爷还没醒,我听别人说啊,他因为昨天去城主府偷看艾辰小姐洗澡,被族长罚跪到三更,估计整个膝盖都废了。”

  “啊?辛亏没被城主府的人发现,搞不好还会连累我们夜家。”

  “嘿嘿,像他这样的废物,最好死了算了,简直把夜家的脸都丢尽了!”

  远处,三人谈话的声音传入夜桦耳中,夜桦却没有动怒,显然这声音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到他的耳朵中却十分清晰。

  夜桦揉了揉膝盖,有些疼痛。

  不可质疑,他的确去了一趟城主府,只是碰巧撞上了青岩城的明珠千金艾辰在湖中洗澡,可是这件事情不知道被哪个挨千刀的给看见了,一传十,十传百,最后传到了夜族现任族长夜斐的耳中,也就是夜桦的父亲。

  现在不但弄得一身骂名,什么无耻之徒,下贱无赖,最重要的是,几乎整个青岩城的年轻一辈都堵在了他们夜家的大门前,声称要为艾辰讨回公道。

  城主府对这件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保持中立的态度,毕竟这是小辈之间的闹剧,他们也不好直接插手。

  夜桦无奈的笑了笑,坐了起来,意念一动,顿时,一股特殊的气息在空间中蔓延,周围的灵气全部涌向了夜桦,每当夜桦感到灵气充沛想要突破凝灵四重境时,丹田内的灵气就会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哎,又失败了…”夜桦叹了口气,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无缘无故的灵气怎么会突然的消失呢?

  “夜桦!开门开门,怎么还没起呢!”敲门声响起,一个声音大大咧咧的叫道。

  夜桦正在想着自己的烦恼事,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声吓了一跳,不由恼怒,对着门外吼道:“叫什叫啊,以为本少爷像你一样啊!”边说边朝着大门走去。

  门外站着一个体型壮硕,个子要比夜桦高出一个脑袋的大家伙,正满脸笑意的盯着夜桦。

  他的名字叫夜桐,夜桦二叔公的儿子,性格憨厚老实,重情义,为了朋友可以两肋插刀,也是唯一一个和夜桦要好的少年,在其他人的眼中,这俩就是臭味相投。

  “大个头,找我什么事?”夜桦没好气的问道。

  夜桐嘿嘿的笑了笑,说道:“夜桦,今天是我们觉醒本命灵脉的日子,你忘了?”

  “啊?”

  夜桦这才想起来,他已经十二岁了,灵脉十二岁进行觉醒,而夜家的觉醒日子,好像就是今天!!!

  灵脉,炎宇大陆之人与生俱来的天赋,也就是武者的灵根,可以说武者的成就,与他的灵脉息息相关。

  灵脉的种类有很多,按等级划分为人级灵脉、玄级灵脉和先天灵脉,至于传说中的神级灵脉,还从未有人拥有过,连成为神尊的夜桦,当初也才先天灵脉而已。

  在这穷乡僻壤的青岩城里,拥有玄级灵脉就已经算得上是天才了,能够被家族器重,得到的修炼资源会比其他人多得多。

  不过这种概率实在是微乎其微,在去年觉醒的灵脉中,全城万户人口最终却只有五个人有着玄级灵脉,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夜桦怎么也不会相信玄级灵脉会是这么的稀有。

  ………

  今天的夜家热闹非凡,处处张灯结彩,大摆宴席,凡是在青岩城上有些势力的家族,名士都应邀前来参加夜家的觉醒盛宴。

  今天是夜家的觉醒日子,只要在夜家年满十二岁的少年都会参加觉醒仪式,而这场仪式也就象征着他们未来的成就平凡与否,这对夜家子弟来说,十分重要。

  仪式还没有开始,夜家子弟就聚集在了一起,似乎想要依靠人多来压制住内心隐藏着的慌乱恐惧,对来自未知的恐惧。

  夜桦和夜桐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来了,坐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望着来来往往的贵宾,他们相貌普通,身上的衣着极为朴素,加上又缩在一个角落里,所以不怎么引人注目。

  看着摆满宴席人来人往的大厅,夜桦心想这夜老头子对这场仪式看得还是比较重要,夜家本就地处帝国边境,资源奇缺,办这样一次隆重的宴会应该就花费了夜家大半年的收入。

  “夜桦,到时候你也不要气馁,我们是兄弟,以后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扛!”夜桐认为夜桦的灵脉一定会是人级灵脉,毕竟修炼了三年灵气不涨分毫,这种资质也绝属人级灵脉无疑了,以夜桦昨日闯下的祸来看,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收拾他。

  “切,谁要你来救我,本少未来必定成就非凡,是个大人物!以后,我罩你。”夜桦听出了他的意思,不以为然,想自己再怎么也是神尊轮回,这小小的青岩城能困得了他一时,也困不了他一世。

  夜桐笑了笑没有说话,只认为夜桦在开玩笑话罢了,不过心中却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就在他想着测试结束后如何才能让夜桦接受事实的时候,却见夜桦的目光直直的看着一个方向。

  顺着夜桦的目光望过去,一个长相英俊,颇有几分文质彬彬的少年出现在大厅中,这个少年一出现,顿时成为了全场的中心,不少人都围在了他的身边,不断的向他问好,像光芒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一样。

  “炎城侯府的陆公子,据传已经达到了淬骨境,在炎城年轻一辈中出类拔萃,看见没,站在他旁边的聂风,宁小荣等也都是几位侯爷的公子哥,大小姐吧。地位也不比陆天明弱,竟然愿意给他当陪衬。”夜桐苦笑道:“这一次请他过来族长也是花费了很多功夫。”

  “哦?”夜桦随手抓起了桌子上的点心,喂进嘴里,眼睛看向陆天明,在他眼中,陆天明的身体仿佛变得透明,他的双眼呈现出淡淡的金色,过了一会儿才缓缓褪去。

  十六岁了才淬骨三重境,也就只能在这种小地方能耐能耐了,夜桦收回目光,对他失去了兴趣,这种天赋,和他同一年龄的话,十个陆天明都不是他的对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尊夜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