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识
黑土2019-06-16 16:475,588

  初冬的夜已是寒风刺骨,一阵阵的风使得那间破旧的窗户铛铛作响,被子里的小人儿冷的直哆嗦,不由得伸出手将那破旧的被子把自己包裹的更紧……<p>  这说要开始入冬就立马能冻死人的天气,太阳老爷爷似乎也一下没适应过来,上班的时间也晚了些,天刚有些蒙蒙亮,程家父母就开始起床干活,“烟儿醒了吗?”程爸爸问<p>  “没呢,再让她睡会吧,咱们快要出门再叫醒她”程妈妈答<p>  等一切准备妥当后“叫醒烟儿吧”程爸爸<p>  程妈妈走到坑边,拍了怕因为太冷把自己的头也蒙在被子里的烟儿:“烟儿,起床了,爸爸和妈妈今天要带你去城里哦”<p>  一听到要去城里,被子里的小人儿立马精神抖擞跟个泥鳅一样钻出来高兴的说:“真的吗?”<p>  程妈妈:“当然是真的,爸爸妈妈今天要去城里卖药材,你要乖乖听话帮我们卖完药材,攒了钱,明年你就六岁了是时候去读书的时候了哦”<p>  程烟儿:“好,爸爸妈妈最好了”说着赶紧从被子里钻出来利索的开始穿衣服。然后一家子架着牛车往城里走去<p>  很快药材就已经卖完,男人小心翼翼的把盒子里的钱一张张的一边拿起来整理一边数了数,数完后激动的抬起头对着从刚开始数钱就一直站在那里等着的一大一小母女俩说:“三百七十五块三毛”一听到这么多一大家子都激动的笑了,紧接着男人又说:“走,我们去买点调料去,眼看着要入冬,又可以套野兔了,等这次回去爸爸套的第一只兔子就给我们烟儿吃,剩下的再卖,好不好啊”<p>  “爸爸最好了”小女孩激动的跳着说<p>  一间破旧的医院里,妇产科手术室里传出女人阵阵的哀嚎声,产房门口的医生紧皱眉头呵斥另一个医生“胎儿过大为什么不剖<p>  腹”,<p>  王医生着急的带着哭声解释道:“主任,我对产妇说过胎儿过大顺产风险太大建议剖腹产,可是产妇非要坚持顺产,说绝对不会剖腹,否则她就死在我们医院,还说自己有靠山,不听她的话将来让我们吃人命官司,主任,我也是没办法啊,主任,您救救我吧”<p>  那个呵斥她的医生开口说道:“行了,别哭了,我先进去看看情况,你跟我一起进去”<p>  “好” 王医生擦了擦眼泪紧跟着主任进了产房<p>  两小时后,“哇……哇……哇……”终于传来孩子的哭声,主任和王医生终于放松了一口气,王医生难掩兴奋毕竟也算保住了一条小命,急着对产妇说:“林女士,您放心,孩子很可爱,也很健康”<p>  林漫听到王医生的话努力挤出一丝笑容,高傲的说:“听这洪亮的哭声,我早就说过我的儿子有福气,顺产也一定会健健康康生出来的,毕竟命中注定是要继承大事业的”<p>  王医生听了她的话本来陪笑的脸,听到林漫说孩子顺产也能生出来,不由的有些尴尬,后反应过来林漫说儿子两个字,看了看怀里的孩子,强忍着尴尬对林漫说:“林女士,孩子是个可爱的小公主”<p>  原本躺在床上虚脱的林漫忽然全身一紧,努力起身对王医生说:“你说什么?_?是个女孩?”<p>  主任医师又过去看了一眼孩子,抱着孩子走到床边劝说林漫:“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你看看,多可爱,给妈妈带来多大的福气,母女平安呢”毕竟是主任了,经历的事情也多,重男轻女的父母也见怪不怪,也早已习惯,只是他没想到这个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却决定了林漫一辈子的命运<p>  林漫不相信掀开包着孩子的被子看了看失控的说道:“不是的,不是的,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你们搞得鬼,是不是那个老头子派你们来的,是不是?”<p>  说着林漫惊恐的看着产房里的医生护士,下床一边往后退一边说:“一定是你们把我的孩子掉包了,我找算命的看过,我怀的是个男孩子,男孩子,说着她走过去拉着那个王医生说:“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我给你钱,我有钱,我给你好多好多钱,你把他还给我好不好?”<p>  王医生看到林漫这样吓到了,从没见过重男轻女这么失控的:“林女士,您误会了,我们没有……”<p>  不等王医生说完,林漫转身一边后退一边抬起不知是因为虚弱还是太崩溃而颤抖的手声嘶力竭的吼道:“你知不知道,你们这样会害死我,会害死我……”说着晕倒在地上<p>  产房里的医生和护士看到林漫晕倒,赶紧过去将人扶回到床上,主任检查她身体没什么大碍才长舒了一口气,吩咐护士将林漫送回病房<p>  上官家的洋楼里,上官福挂了电话走到客厅对上官贵汇报:“鬼爷,女孩”<p>  上官贵:“安排下去吧”<p>  上官福:“是”说完上官福出门带了两个手下驱车离开<p>  晟天公司办公室里,上官晴挂了电话转身对上官昊说:“少爷,福伯出发了”<p>  上官昊:“走”<p>  车里,上官晴看了看上官昊腰上的枪,担心的问道:“真的要对福伯下手吗?你能下得了手吗”<p>  上官昊一边恶狠狠的盯着前面的车一边说:“只要他伤害林漫和孩子,我一定亲自动手”<p>  上官晴看着他张了张嘴却还是没说出自己憋在心里好久的话,叹了口气,继续盯着前面的车<p>  这边医院妇产科里来了一对夫妻,男人抱着怀里的女人,怀里的女人脸色发白,腿上一直滴着血,男人焦急的一边跑一边喊着“医生,医生,救命,救命啊医生,有没有医生”,刚刚给林漫接生的主任赶紧跑过来询问情况“产妇什么情况?”<p>  男人:“医生,救命,我媳妇在家里摔倒了”<p>  主任:“产妇之前有没有做过孕检?”<p>  男人:“没有,我媳妇身体一直挺好,没什么大病,也要做检查吗?”<p>  主任希腊<p>  置身在汹涌的海水里,任由他带着自己颠沛流离,脑子却无比的清醒,清醒的感觉到窒息,感觉到无助,感觉到渴望离开却被这该死的海水禁锢的无可奈何……<p>  不知从何时开始有了这样的梦境,那种窒息想要逃开却被牢牢禁锢的感觉充斥着她的生活,而她竟然忘记了这一切从什么时候开始,因为什么事情而起,脑子里一片空白,仿佛现在的自己是从一团刺眼的亮光里走来,没有过去,不知未来在哪里,就这样孤独的飘荡在这个世界……<p>  “我是谁?我在哪?你们为什么把我禁锢在这里?”她努力挣扎,在心底声嘶力竭地咆哮<p>  “你是一个幽灵,一个孤独的幽灵,集时间万恶于一身的幽灵”仿佛有人听见了她心里的咆哮,缓缓道来……<p>  “你是谁?你在哪?你为什么把我禁锢在这里?”她几近疯狂<p>  然而再也没有那人的回话……又剩下孤独的她……<p>  忽然,梦境一变,一个小女孩蜷在一张床上,那张床好大好大……显得小女孩是那么那么的小,她不由得又把自己蜷的更小,公主的白色裙趁得她更像一个幽灵,一阵暖意慢慢靠近,暖暖的,软软的,让她不由得也往那暖暖的地方蹭了蹭,一点点往过靠近,小女孩似乎感受到了那股暖意的善意,贪婪的蹭来蹭去,最终,找了个最舒服的地方,才满意的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不动,有一双手慢慢的放在女孩的肩上“怎么感觉被人抱着,谁抱着我?”她努力想睁开眼睛看看,可是好困,好困,眼睛怎么睁也睁不开,而且这种感觉真的好舒服,“算了,别看了,万一是自己做梦呢这样的话一睁开眼不是什么也没了”他这样安慰自己,很快便在那温暖的怀抱中沉沉睡去……<p>  代表着罪恶的黑夜渐渐褪去,太阳慢慢升起,仿佛刚刚在这里有过一场见不得光的罪恶,被这刺眼的光亮给洗刷干净……<p>  空荡荡的屋子里一屋子的灰,灰色的床单被罩,灰色的窗纱,只有落地窗前那张小圆桌上放着一瓶百合花,桌子边上两边的躺椅依旧放着灰色的毯子,给人的感觉太压抑,上官盟笔直的站在落地窗前,透过灰色窗纱看着窗外一望无际的大海,一身浅灰色方便的休闲装,整齐的高马尾,一身干净又随意的打扮,让人看着无比舒心。“铛铛铛”三声礼貌性的敲门声,然后推门而进一位西装笔挺比上官盟还要笔直的男人,这个男人叫上官冷,他是上官盟的私人管家。<p>  上官冷:“小姐,人带到了,在门外侯着”<p>  上官盟沉默,上官冷保持45度弯腰恭敬的等待命令,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半小时后上官盟开口:“带进来”<p>  “是”上官冷听到命令机械化回答,然后转身出去<p>  不一会儿,上官冷身后跟着一名男子推门而入,还是刚刚的地方,还是一样的站姿,“小姐,人带到了”上官冷站定后说<p>  而身后的男人一眼就能看出做了错事,满脸紧张和绝望,从上官冷身后移动到他身旁,和上官冷站成一排<p>  又是一片寂静,电话铃声响起打破了沉默,上官盟拿出手机看到来电号码,皱眉,但还是接通<p>  “您好冷小姐,我是敬老院的经理,想问下您预定的两位老人今天几点能到,我们安排人员迎接”电话那头专业礼貌的问候<p>  “不需要了”上官盟答<p>  “不需要了……冷小姐您这是?……”<p>  “我说我现在需要两块墓地,不知贵院有没有这项服务?”上官盟打断电话那头的话<p>  说完直接挂掉<p>  “小姐。鬼爷说那两人总有一天会是绊脚石,我只是告诉鬼爷您一直在找他们,我没说过别的”男人几乎哀求<p>  “爷爷还说什么了”上官盟面无表情<p>  男人: “鬼爷还说小姐太心软,不然那两个人也不会活了这么多年,现在还要被送去养老院颐养天年”<p>  上官盟:“冷,咱们认识多少年了?”<p>  上官冷快速回答道:“20年,小姐”<p>  “20年,20年够久吗?”上官盟自言自语,说完转身对上官冷说“走吧,到时间去给爷爷请早安了”<p>  上官冷:“是”<p>  眼看着一行人快要出门,男人开口说:“小姐……”<p>  已经走到门口的上官盟转过头对上官冷微笑着说:“冷,疯子的话可信吗?”说完转头扬长而去<p>  上官冷:“是,小姐”<p>  然后掏出手机拨通电话就说了一句:“割了舌头送去疯人院”挂断电话,朝着上官盟的方向三步并两步追去<p>  两人到了上官贵的家,一进大厅上官福便迎上来:“小姐,冷少,来了”<p>  上官冷毕恭毕敬:“福伯”<p>  上官盟:“福伯,爷爷醒了没?”<p>  福伯:“醒了,小姐”<p>  上官萌和上官冷二人来到上官贵的门前,上官盟:“爷爷,我是萌萌”<p>  上官贵:“萌萌来了,进来吧”<p>  上官盟闻声开门进去,上官冷守着门口站着等着,上官贵坐在床前,上官盟过去搀扶着上官贵起床,爷孙俩一起就这么搀扶着去了洗漱间,上官盟熟练的拿出牙膏挤在牙刷上两手恭敬的放在上官贵手里:“爷爷”<p>  鬼爷接着开始刷牙,上官盟拿着刷牙杯子准备好水站在一边等着鬼爷需要的时候递过去,刷完牙后替鬼爷放好了洗脸水,拿着毛巾等着,梳洗完二人又去衣帽间,又替鬼爷配好了整齐的一套衣服对坐在沙发上说:“爷爷,衣服已经准备好了”说完把衣服放在沙发上转身出门,关上门在门外恭敬的侯着,换好衣服的鬼爷出来再搀着两人一起出去,上官冷看到两人出来恭敬的说:“鬼爷”<p>  上官贵:“来了”<p>  说完三人朝餐厅走去,餐厅这边早饭上官福已经准备好,三人过去,上官盟先扶着上官贵坐下,自己再坐下,上官福和上官冷也接着坐下,下人们看到主人家都已坐下全部主动退下,上官贵开始吃,大家也都相继动了筷子,上官贵逗趣两人说:“萌萌自18岁那年搬出去爷爷就说过萌萌和阿冷你两人不用天天来陪我老头子吃早饭,住的又不近,每天要起那么早赶我的饭点,怎么滴,我老头子这里的饭好吃?”<p>  上官盟:“那可不是,要不是惦记着你老头子年纪大了,我就要把娟阿婶带回我那里去了,你说是吧,冷”<p>  上官贵笑呵呵回他:“阿娟我可舍不得,你才吃了多少年你就离不开这口了,我老头子吃了多少年了更离不开这口了”<p>  上官盟故作一脸嫌弃对上官福说:“福伯,爷爷是不是财大气粗的黑心地主”<p>  上官贵:“我老头子把那么大个集团都给你了,还嫌我小气,年轻人,不要太贪心哦”<p>  上官盟撒娇:“爷爷,可我就想要娟阿婶嘛,我拿集团和你换好了,您再回去坐镇去,我把娟阿婶打包带走开饭店去,这样您还不答应的话我就再搬回来住,天天缠着你老头子,不让你清净”<p>  上官贵:“老了,不如年轻人有魄力,有能力喽,你让阿冷找个你那里根基好的来我这里找阿娟学手艺,学好了再让他回去,这样行不”<p>  上官盟:“就知道爷爷对我最好了”<p>  四个人有说有笑吃着饭聊着天,任谁看了都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人。饭后,上官盟和上官冷没再多逗留出门离开<p>  送走二人,看着车子走远,福伯转身回去家里。进了书房对上官贵汇报:“鬼爷,已经离开了”<p>  上官贵:“那小子怎么样了?”<p>  上官福:“被拔了舌头扔去疯人院了”<p>  上官贵:“做事永远都是拖泥带水,我不过顺水推舟罢了”<p>  上官福:“我原以为那俩人会不一样,看来也没有多重要,她已经开始成长了”<p>  上官贵:“这么多年我都让那俩平安的活着,没对他们下手,偏偏她她有了那样的想法,如果不是因为她有了想法要去找那俩人要给他们养老送终,他们依旧会平安无事,她确实长大了,她知道是自己害死了那俩人,如果不是他们手脚不利索又怎能让我们查到蛛丝马迹,我们能查到自然也有人能查到”<p>  上官福:“可是小姐误会了您”<p>  上官贵:“一个家族的延续总是要付出些血的教训,逃不过,年纪大了总是想些阖家团圆承欢膝下的事情,但愿刀剑相向过后一切尘埃落定,我还能有机会再能听到一声爷爷,再能像今天这样侍奉床前,大家能再其乐融融吃顿早饭……”<p>  上官福:“盟盟是好孩子,会的”<p>  上官贵:“把一个正常人放进疯人院,还被割了舌头,这是要让那孩子生不如死啊,而且那孩子是帮了她……”<p>  房车里,上官盟和上官冷两人面对面坐着,上官盟翘着二郎腿靠在车后背闭目养神,上官冷则目不转睛的盯着看着两个笔记本电脑看,不一会儿对上官盟说:“小姐,他们开始了”说着把其中一台笔记本转过去对着上官盟,上官盟这才懒洋洋的直起腰来看着笔记本,笔记本里是监控直播画面,画面里上官婉儿着一身绅士的西装,标配的复古油头,黑色的皮鞋与地板碰撞发出“当,当,当,当”的声音,给人的感觉怎一个“帅”字了得,看着上官婉儿推门而入,坐上的人都齐刷刷站起来:“董事长好”上官婉儿眉宇间透漏着疲惫,看起来似乎很累,耷拉着脑袋头都不曾抬起,只轻飘飘的说了句:“叔伯们都坐吧”便快速坐下,一只手撑着脑袋有一下没一下的按着,都入坐后,上官婉儿左手边上官琅嫣然一副自己才是主管事的模样开口吩咐到:好了,人到全了,咱们就开始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沧海和桑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