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人美心善的锦王殿下
风雅一颂2019-04-10 06:332,316

  天玄帝浓眉皱起,看着云霓裳问道:“你是说猎齿?”

  云霓裳点头:“回陛下的话,是。”

  天玄帝沉眸道:“太子,猎齿不是会平白伤人的性子,这是怎么回事?”

  皇甫胤弯腰道:“父皇,儿臣也觉得,此事有蹊跷,正让手下的人审问。”

  天玄帝点了点头。

  却又斥责太子道:“不管是为何,你的狼攻击相府二小姐在前,你不赔礼道歉就罢了,缘何还要追究责任?”

  皇甫胤一怒,便要把云霓裳推测他又傻又瞎,诋毁当朝太子,简直大逆不道的事情讲出。

  然而。

  云霓裳见着情况不妙,便率先开口道:“陛下,既然臣女并未受伤,太子的狼也的确是见了血,太子也不过就是爱宠心切,还请陛下不要斥责他了!”

  天玄帝一听这话。

  立即看向皇甫胤道:“你看见没有,你的狼差点咬伤了人家,人家还为你求情。你身为一国储君,这些气度要多学着一些!”

  皇甫胤:“父皇,但是她说……”

  天玄帝打断道:“不管她说了什么,你都应该受着,即便是太子,你的狼险些咬人,是你的错你也要认。”

  天玄帝认为,云霓裳不过就是一个小姑娘,被狼吓到了受了点惊吓,说出两句不好听的,应该也过分不到哪里去。

  他哪里知道,云霓裳说的是一句,堪称大逆不道的话。

  皇甫胤:“……是!”

  他觉得自己吃了个哑巴亏,偏偏父皇这般说了,也没的辩驳,云霓裳方才也没对父皇说谎,这让皇甫胤觉得一口气哽在喉头,上下不能。

  偏头便扫向云霓裳,寒眸似能将人冻成冰块。

  云霓裳看了他一眼,随后,她脸色一白,似乎很害怕的样子。

  天玄帝见状,立即看见皇甫胤,怒道:“太子,你用这种眼神,吓唬小姑娘干什么?你看她脸都被你吓白了!”

  皇甫胤一万个确定,这个该死的女人,脸色决计不是被吓白的,他当然还记得,她之前说的话,男人大多又瞎又傻,会怜惜柔弱的女人,所以她得学会瑟瑟发抖。

  可是此话,他断然是不能说了。

  这要是说了,岂不是等于对父皇表示,他暗中认为,自己的父皇就是那种又瞎又傻,会上云霓裳当的男人,故而才会被她假装吓得惨白的脸色蒙蔽,斥责自己?

  于是,他只好忍下这口气:“父皇,儿臣知错!”

  却是天玄帝身侧的慕容弈,看着皇甫胤和云霓裳之间,波涛暗涌,倒也明白,事情没这么简单。

  就在这时候。

  一阵响动传来,众人回头一看,便见不少女眷们,往这边走来。

  女眷们见着天玄帝和太子之后,纷纷行礼。

  不少女眷们,在看见慕容弈之后,眼神都一亮,神情十分之狂热,几乎就不能遮掩她们内心的渴望。

  有人忍不住问了:“这位就是锦王殿下?”

  慕容弈并未答话。

  却是天玄帝笑着答了:“不错,正是锦王!”

  女眷们立即弯腰行礼:“见过锦王殿下!”

  一个个看过慕容弈的女子,皆面色绯红,原本以为太子已然是极致的俊美了,没想到锦王殿下,竟然更胜一筹!果真不亏为天下第一美男子啊!

  就是云锦绣,这时候都忍不住妒恨地看了云霓裳一眼,这个贱人凭什么嫁给如此风采无双的锦王殿下?

  不过,想起来锦王……云锦绣的嫉恨的心情,又瞬间好转了。

  慕容弈见众人行礼,只是微微点头致意,示意她们起身。

  却是一名白衣女子,在看见云霓裳,一点事情都没有,眸中掠过一丝失望。

  就在这时候。

  太子宫中的人,飞奔来了,到了皇甫胤跟前之后,便跪下道:“殿下,给猎齿看伤的大夫,说猎齿的身上,中了两种药,一种是吃完之后,能叫它狂性大发的药,另外一种,是麻沸散。”

  天玄帝蹙眉道:“所以,这狂性大发的药,应当就是猎齿,攻击相府二小姐的原因了?”

  宫人跪着道:“回陛下的话,大夫分析是如此。但是今早喂食给猎齿的奴才,却是什么都不肯招供,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这时候,倒是皇甫胤寒眸微眯,冷声问道:“那麻沸散呢?”

  宫人道:“猎齿就是因为中了麻沸散,才不能继续攻击,不过回到殿中之后,麻沸散的药性已经过了,已无大碍。”

  皇甫胤回头,看向云霓裳,冷声问道:“所以,麻沸散是云二小姐,带进宫中了?”

  原本他也有些奇怪,云霓裳和她身后的丫鬟,都不会武功,岂会有本事将猎齿伤成这样,现在看来,想必是用了麻沸散了。

  随着皇甫胤这话一出,王氏立即就找到了攻讦云霓裳的理由,她不等云霓裳回话,便扬声质问道:“霓裳,好端端的,你带着麻沸散进宫干什么?你是想害谁?”

  王氏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眼神,都落到了云霓裳的头上。

  是啊。

  一个名门贵女,进皇宫,却随身带着麻沸散,这是想做什么?此番被猎齿攻击,用上了麻沸散,纯属偶然。那被攻击之前呢,她原本的目的是什么?

  天玄帝审视的眼神,也落到了云霓裳的头上。

  毕竟带着这种东西进宫,若说她想要谋害君王,都不是不可能。

  看着天玄帝眸中的警惕,云霓裳知道自己麻烦了,看来,想不出一个好的说词,是很难脱身。

  就在这时候。

  一直沉默着的慕容弈,忽然咳嗽了一声,白的几乎透明的手指,也捂住了唇畔,咳了几声之后,整个气色都弱了不少,看得边上不少人,都是一阵心惊。

  生怕这般美男子,咳得一口气没上来,香消玉殒。

  天玄帝这时候也道:“此处风大,锦王身子弱,受不得这风,众人随朕进殿中再论吧!”

  众人道:“是!”

  慕容弈却道:“陛下,咳……咳咳……不急,本王是想解释,这麻沸散的事,近日本王总感腿骨疼痛。数日前,本王让叶管家,去丞相府探望云二小姐的时候,带去了本王的一封信,也提过此事,恐是云二小姐上心了,便拿了麻沸散来!”

  云霓裳一听这话,震惊了,因为根本就不存在那封信啊,显然这就是为了帮她!

  瞧瞧这慕容弈,他身体这么差,还要在冷风中,扯谎搭救自己!这真是人美心善无误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你是魔鬼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你是魔鬼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