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我还能继承锦王府的很多遗产
风雅一颂2019-04-19 21:332,997

  一众人同情中带着一言难尽的眼神,纷纷看向丞相和锦王殿下,很想知道丢尽了颜面的丞相,和即将迎娶这么一个女人的锦王殿下,心理阴影的面积是多少!

  云丞相的脸色,果真很快地就沉了下来。

  太后也没想到,真的就是这么一个答案,她回头看了一眼云霓裳,出言询问:“霓裳,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霓裳立即走到大殿中央跪下,刚才掐了自己一把的余痛还没有过去,所以支持不用再掐就能继续啜泣:“太后请看,臣女头上的簪子……”

  说着,云霓裳就把早上,小蕊递给自己的发簪取下。

  小青和小蕊,顿时肃目!她们两个人一直就在纳闷,小姐要这个簪子是为什么,现在就可以揭开谜题了吗?

  众人的眼神,都定睛看去,这个簪子十分朴素,是个白玉簪,大概也不值多少钱的那种。

  王氏脸色一变,心中思索,莫非这个小贱人,要说自己这个嫡母苛待她,她没钱买上好的簪子,被逼无奈才会盗窃?可是这么说的话,云霓裳这盗窃的声名,也还是背下了啊!

  太后让自己身侧的宫婢,把簪子取来,看了一眼,随后看向云霓裳:“这个簪子如何了?”

  云霓裳道:“不日之前,锦王殿下遣人,送给了臣女一万两黄金……”

  此话一出,满朝再次哗然。

  不少人都纷纷偏头看向慕容弈,有人因为回头的幅度太大,脖子都差点扭断了,这未免也太大方了吧?

  慕容弈本人,却是不动声色。

  云霓裳又哭着道:“臣女有了这么一大笔钱,也只是让侍婢去买了这个簪子,皆因为臣女一直都喜欢,这般朴素的风格,可姐姐那个簪子,太过华丽,臣女素来无法欣赏,可……可那日,不知道怎么的,姐姐的簪子就出现在臣女床头,姐姐身侧的那个丫头,原是臣女的侍婢,也当场投靠姐姐,说簪子是臣女盗取,臣女,臣女……”

  云霓裳说到这里,似乎难受的说不下去了。

  但是在场的众位,一下子就明白了!

  你看啊,这偷东西,不都是因为别人有的,自己喜欢却没有才偷吗?现在锦王殿下给了云霓裳这么多钱,买什么簪子买不着?但是这种时候,她却没买云锦绣刚刚掉在地上那种华丽风格的簪子,却是买了如此简朴的。

  足见云霓裳,的确就是不喜欢那种风格啊!试问,在座的各位,你们谁会想偷个自己根本就不喜欢的簪子?

  现在又说丫头临阵倒戈,怎么听怎么就是卖主求荣的丫鬟,为了投靠新主子,陷害旧主子啊!

  太后听了,偏头看向云锦绣,见着云锦绣手里的簪子,与云霓裳喜欢的风格,实在是大相径庭,一时间也蹙眉,认定了什么:“原来是这么回事!”

  云丞相也立即开口道:“陛下,太后,这都是因为我们府中的侍婢,挑拨生事所致,的确与霓裳无关!”

  太后沉思了片刻,扫向那侍婢,冷声道:“所以,就是你卖主求荣,无事生非了?这般奴才,就应该拖下去打杀了才是!”

  青禾一时间就吓白了脸。

  她立即跪下道:“不是,不是,没有……不是奴婢……大小姐,您快救救奴婢啊……”

  云锦绣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么个进展。

  她开口道:“太后,这都是二妹的片面之词……”

  太后打断道:“虽是一面之词,但是合情合理。难道云锦绣你,会盗窃自己并不喜欢的发簪?”

  “这……”云锦绣自是不好答,看着众人怀疑的眼神,都放在自己身上,似乎都认定了是自己跟下人合谋陷害,她当机立断,回头就扇了青禾一个耳光,“你这贱婢,定然是你想要投靠我,故意陷害二妹的,是不是?可恨我竟被你蒙蔽了这么多年!”

  青禾被打蒙了:“大小姐,这……这是您让我……”

  她正要说出,一切都是云锦绣指使,云锦绣立即道:“太后,这个奴婢说出来的话,没有一句是真,只会攀咬主子,还请太后立即处置了她!”

  太后沉默了片刻,心里对云锦绣十分怀疑。

  但是碍于丞相的面子,总不能降了丞相夫人王氏的品级,又处置了丞相的嫡女,于是便直接道:“哀家生平最憎恶的,就是卖主求荣的东西!将这个无事生非的丫头,拉出去杖毙!”

  “是!”

  青禾马上就被拖出去了。

  她大声喊着:“太后饶命啊,太后,这都是大小姐指使我做的,太后……”

  没人饶她的命。

  众人也是埋头喝茶,大家其实都觉得,这是云锦绣指使的了,可惜云锦绣有个丞相父亲,青禾没有,所以啊,这个人啊,是不是官丨二代,很重要。

  云锦绣看着众人,都认定了是自己背后指使的眼神,狠狠地攥紧了手心。

  云霓裳这个贱人!

  真是没想到,她竟然早有准备,弄了个破簪子来翻盘!

  太后似也有些厌烦了,她起身道:“实在扫兴!哀家先回去休息片刻。宫中有望月楼和晓峰台,众人先去观赏一番,夜宴时分,哀家再来!”

  众人:“是!”

  太后有令,众人自然各自离开。

  只是大家离开之前,都用鄙夷的眼神,撇了撇云锦绣,还用诡异的眼神,看了看赵筱雅,气得二人脸色发绿!

  ……

  御花园中,众人零散地往望月楼和晓峰台走。

  云霓裳人缘不好,依旧是掉队的那一拨,于是空旷的大道,就只有她和小青、小蕊三人。

  小蕊崇拜地道:“小姐,没想到您要那个簪子,是为了这时候用,从前大小姐最爱当众诋毁您盗窃簪子了,今日之后,她再也说不成了,这是太后亲自为您翻案了!”

  小青也道:“青禾那个卖主求荣的东西,总算被处置了,真是解气!不过,小姐,您不是说,您打算看看太子优不优秀,想想要不要抢回来吗?您现在的看法如何?”

  好死不死的。

  小青这话一出,送天玄帝回了御书房的皇甫胤和慕容弈,和几名刚刚一起讨论了军务的武将,正走到她们身后不远处,把小青最后那句,要不要把太子抢回来,听了一个全。

  皇甫胤寒眸微眯,示意众人噤声。这女人还想过把自己抢回来?不过,抢回来又是什么意思?

  他眉梢扬了扬,等着云霓裳回话。

  云霓裳问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你之前总说是云锦绣抢了我的婚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青道:“小姐,那日您在宫中捡到了太子的玉佩,大小姐说替您去还,太后以为玉佩是大小姐捡到的,便认为是大小姐与太子有缘,大小姐竟然也不做解释,于是就赐婚了!”

  云霓裳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你理解错了,云锦绣是嫡女,嫁给太子门当户对,我一个庶女,就算说玉佩是我捡的,也够不上资格。所以说是我捡的也没意义,也不算抢婚吧!”

  皇甫胤眉梢一扬,倒是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有这般见识,倒是慕容弈没什么反应,似在意料之中。

  云霓裳又道:“不过我一直觉得奇怪,我一个庶女,应该没资格嫁给锦王,为什么会被指婚给锦王做正妻呢?”

  就因为她被指婚给锦王,她才以为这个时代嫡庶之分不大,有抢回太子的可能,但是现在看来参加宫宴的各家小姐们,大部分的庶女连参会的资格都没有。

  小蕊的声音变小了:“因为锦王殿下身体不好,有御医说,他活不过二十五岁……那小姐,您要抢太子吗?”

  众人都小心地看了一眼慕容弈的脸色。

  却发现慕容弈表情没变化。

  “原来如此!”云霓裳了然地摆摆手,“太子就不抢了!你看看太子那个德行,他的狼差点咬了我,他还各种与我作对,小肚鸡肠,好像欺负一个女人,他就能感觉到快乐,我把他抢来干什么?又不是嫌弃自己日子过得太舒畅!”

  皇甫胤的脸色黑了……

  小蕊道:“可是锦王殿下的身体……”

  云霓裳道:“也没事啊,锦王人美心善,跟他一起生活,会很快乐。而且他身体不好呢,就不能找许多小妾回来给我添麻烦。就算万一真的被御医料中,他活不过二十五,我还能继承锦王府的很多遗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起洛阳:王妃你是魔鬼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起洛阳:王妃你是魔鬼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