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如果我有呢
橘子宋2019-03-25 11:212,225

  不等何安然生气,程南接着开口道:“你别误会啊,我说的关注是关注你的作品。”

  何安然抿了抿嘴唇:“我不太明白程总你的意思。”

  程南放荡不羁的脸染上一抹惆怅:“要不你考虑考虑来我们公司吧?你最近在公司的情况我也了解一点儿,你放心,你来我们公司的待遇一定比现在好。”

  这是要挖人?

  何安然突然有些搞不懂这个程南要做什么了,从她进门开始,就一直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现在又要挖人,这位总裁的脑子是不是有点儿毛病?

  何安然那看智障的眼神,程南接收到了。

  “何小姐,你的设计稿,说实话,没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

  程南神情一正,难得正经一次,但说出来的话却让何安然想打他一嘴巴,不需要修改你给我的设计稿否决了,还折腾我过来一趟,你是闲的长毛了么!

  “嘿嘿。”

  看到何安然生气,那一向淡然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点儿正常人应该有的表情,程南心累的叹了一口气:“你看看,现在这样多好,虽然你已经是奔三的人了,但也不用天天摆出一副看淡人生的架势啊,多吓人。”

  何安然目视程南的眼睛,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刚刚的提议,你确定不考虑一下?我们皇天国际的发展前景不比宝岚差,而且也没有那些让你糟心的事情。”

  “不必了,我还是喜欢正常一些的老板。”

  这个拒绝理由,让程南瞬间炸毛:“你是说我不正常?我这么帅气的黄金单身汉,不比秦安那个带着幼女的鳏夫强!”

  “抱歉,如果设计稿没问题的话,请您给秦总一个答复,我就先告辞了。”

  看着摔门而去的何安然,程南的眼睛有些发直。

  这不是他第一次见何安然,说起来,她一共见过何安然三次,第一次是皇天和宝岚合作,负责设计的人就是何安然。他当时就被何安然表现出来的设计才华所惊艳到,那时候他不过是感慨,为什么这样的人才不是他们公司的而已。

  第二次遇见何安然,是一次偶然。那天是秦安的婚礼,他本应该出席,但家里母亲突然入院,他只能转身去往医院。也是因为这一转身,他在医院门口看到了何安然,躺在担架上的何安然。

  躺在担架上的她,面无血色,眼睛紧闭,像一个毫无生机的瓷娃娃,而包着纱布的左手腕,鲜血透过纱布传进他的眼帘,刺的他眼睛一缩。

  之后……他去看望了母亲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悄悄的走到了何安然所在的病房,他靠在墙边,听见了里面的声音。

  “安然,安然……”哭泣的女声似乎是何安然的好友。

  “可儿,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何安然虚弱的声音从病房中传出来:“这样也好,不必看到他穿着西装,迎接穿白色婚纱的人;也不必听到他和另外一个女人宣说一生的誓言;更不用让他知道,我对他有意。我怕我藏不住,我怕我忍不住在他的婚礼上哭,我还没有坚强到亲眼看着他给另外一个人戴上戒指。”

  “秦安、秦安他就是个渣男!”

  杨可儿知道一些秦安的事情,温和有礼,说话不急不缓,如翩翩公子。而他在公司对安然更是照顾有加,温言细语。

  男人的温柔,是刚从学校毕业的女生抵挡不住的,更何况,何安然本就心性单纯,对秦安至此情根深种。

  但谁成想,以为是郎有情妾有意,却不曾想秦安转头就跟别的女人订了婚。

  “或许是我想多了吧,他对谁都如此温柔,不怪他,只怪我自己……”何安然一声苦笑。

  听到这里,程南就明白了。

  原来是因情自杀啊,不过这女人也真够倒霉的,竟然喜欢上秦安。

  作为竞争对手也是合作伙伴,程南对秦安也算是有些了解,那温柔的皮囊下,却是一颗无情的心。

  何安然爱上了这样的男人,能够及时收心也就罢了,不然的话……啧啧。

  第二次见面,程南只是对何安然的遭遇有些同情罢了,但他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也没有那恻隐之心,只是对秦安的印象更加不好罢了。

  只不过之后发生的事情,倒是有些出乎程南的预料。

  何安然没有从宝岚辞职,也没有听到关于何安然和秦安的八卦新闻,他们似乎只是上下级的关系。

  偶尔他们出来聚会,程南会故意提及何安然,秦安每次都一笑而过,这让嗅觉敏感的程南,似乎察觉到一些八卦的味道。

  现在,这是他和何安然的第三次见面,何安然身上那与世隔绝的漠然,让程南十分不舒服。

  宝岚国际公司的流言蜚语他也听到了一些,何安然要辞职的消息他也知道了,所以才开口想要挖人,但没想到遭受拒绝。

  难道说,何安然还对秦安存有幻想?

  何安然脚步匆忙的出了皇天的大门,坐进车里之后,她才放任自己重重的喘息。

  程南的话给她沉痛一击。

  如果程南这个外人都发现了她对秦安的感情,那么秦安呢?

  五年的时间,她小心翼翼的藏着自己的感情,收了自己的心,以为骗过了所有人,最后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驱车回到公司,何安然脚步焦急的敲响了秦安办公室的房门。

  “秦总,您应该收到了程总的回执,设计稿并没有任何问题。”

  “嗯。”

  秦安看着气喘吁吁的何安然,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水。

  何安然没有接, 眼神固执的看着秦安:“那么我的辞职信秦总可以批了吧。”

  “你……”秦安眉头一皱,“你执意要辞职?”

  “嗯。”何安然点头。

  “我需要一个能够说服我的理由,如果你真的是公司那些流言蜚语的影响,我马上去处理。很抱歉,我以为你不会受到影响,所以才放任自流。”

  秦安看了一眼何安然,想了一下措辞,继续说道:“你知道,那些流言都是假的,咱们两个的关系,没有……”

  “如果有呢?如果你没有但我有呢?”

  何安然直视秦安的眼睛,她突然想要一个答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勿以温柔是真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勿以温柔是真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