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危机四伏
末白先生2019-06-28 10:473,062

  常余见大家伙练兵习武如此勤快,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心说我得前去看看,顺便给大家伙来个惊喜。

  常余顺着山坡往下边走边划,这校场这边虽然荒凉但是野草长的特别的旺盛,猫在草丛里很难发现,不一会儿来在了屋后,这屋子边上又重新建了几座木屋和草棚,想必是给将士们休息的地方,常余猫在屋后探着前方的动静,想找个机会吓一吓他们。

  思想间屋内有动静,常余探起头透过窗户观瞧着。这里的屋子还是当初他们上学读书时呆的地方,平时也没什么人来,这时间久了有的窗户纸就有些破损,所以此刻常余透着边角的窟窿往屋内看着。

  只见着飞雪挺生气的样子冲进屋内坐在桌子前一言不发,紧接着执宜跟了进来,手里似乎拿着一封书信,“飞雪,你到底是答不答应!”

  “答应什么?”飞雪质问道。

  “当然是答应做我的妻子了,我父亲信上都说了,战事就要结束了,等他回来就带着我向首领提亲,”执宜拿着手里的信说道。

  “对不起,我心里有人了,你另找别人吧,”飞雪回应道。

  “有人?谁?你别告诉我是常余那小子,他已经死了,回不来了,你醒醒吧,”执宜冲上来搭着飞雪的肩膀冲动的说道。

  飞雪就觉着特别的别扭,一把推开了他的手,“汉人有句话叫男女授受不亲,请你自重!“飞雪瞪着执宜说道,”另外,我告诉你,一天没有见到常余的尸体我就一天都不会放弃,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说完转身出了屋子,狠狠的摔了一下门。

  执宜见飞雪这种状态估计也是心有不甘,坐下身来,到了杯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常余心里挺爽,没想到这一年多没见飞雪依然初心不改,甚至还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还活着,自己当真是没看错人,想到这里得找个机会与飞雪碰上一面。

  常余猫在屋后顺着墙角慢慢移动着,这边上堆着些草垛,他就移步至草垛后面观瞧着,正好可以看清楚前方的状况。

  执宜进了屋喝酒,此时飞雪正指挥着将士们习武,从武功路数来看,这正是当初师傅教的基础功夫,看样子这些将士们练的不错,一招一式都很到位,甚是难得。天仇,阿木勒还有薛延宗搬着椅子坐在一旁观瞧着,盯着将士们的每一个动作,丝毫没有懈怠的样子,介娜提着水壶忙前忙后,见这状态常余还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看了一会,常余倚着草垛一屁股坐了下来,心想着一年多没见大家的变化也太大了,习武比以前更用功了,长相也比以前更加成熟了,“唉,不知道爷爷,九重还有光义他们怎么样了,“常余喃喃的自顾自的说道,说完转身又看了看小伙伴们。这一看才注意到天仇什么时候居然把他的通灵兽也带过来了,那黑狼明显比当初更高大更强壮了,身上的毛色黑亮亮的,昂头挺胸怒视着前方,颇有帝王般的风采!

  兴许是方才自己闹出一点动静,那黑狼突然扭头往自己这边看了过来,常余本能反应瞬间缩了一下,真没想到这黑狼现在这么灵光了,这么小小的动静居然也能引起它的注意,看样子这一年多不见,这通灵兽也越发的厉害了。

  常余虽然说缩回了身子,但是转念一想我又不是敌人,我是回来看大家的,我怕个什么劲哟,于是又偷偷的拨开一撮杂草顺着草的缝隙望了过去,那黑狼此刻正龇牙咧嘴看着这边,喉咙里发出阵阵的低吼。天仇见黑狼如此,心里多少也明白了一二,这是他的通灵兽,他当然明白黑狼在想什么。

  天仇站起身子摸了摸黑狼的头带着它往自己这边走来,“大哥,去哪啊?阿木勒问道。“

  “去撒尿,“天仇应了一声,带着黑狼走了过来。

  本来天仇还有些紧张,从表情上可以看得出他是神经紧绷着的,黑狼也是,龇牙咧嘴,从低吼声中也看得出来它是时刻做好准备攻击的姿态。但是随着离这草垛越来越近,黑狼的情绪反而慢慢的变得缓和起来,兴许它是察觉到这边已没有什么敌意或者威胁了,见黑狼如此,天仇也慢慢的放下心来,心想着这到底是哪个士兵想要偷懒吧。

  天仇走进草垛与常余背对背挨着,突然猛得窜了出来,“想偷懒是吧!“话音刚落,天仇傻了眼了!整个人浑身僵住了,两眼睁得老大,死死得盯着常余,一动不动!

  “嘻嘻,天仇,你怎么了,不认得我啦?“常余见天仇这种状态笑着说道。

  天仇半晌才缓过神来,双手颤抖着好似有千斤般的巨石压在上面一般,艰难的提了起来,紧紧的抓住了常余的肩膀,“常余,是你,真的是你!“

  “当然是我啊,不然还会是谁,“常余觉着天仇这手臂的力气也太大了点,抓着他的肩膀都感觉有些疼了,”你这力气什么时候这么大了,抓的我都疼了。“

  “哈哈哈,“天仇开心的笑了起来,松了手,紧接着对常余来了个大大的拥抱,”常余,我的好兄弟,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常余尴尬的回了个拥抱,紧接着拍了拍天仇的后背,“行了,行了,以前你可没少欺负我,这时候又是好兄弟了。“

  “以前是以前,总之你救了我的命,从那天起你就是我兄弟,“天仇这时候的气质就显得特别的粗犷,跟以前完全不同了,根本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你不仅救了我,还救了我的黑狼,“说着摸了摸黑狼的脑袋,黑狼也很明理的站起身来,扑向常余,”从那天起,我这黑狼可是这沙陀这一带狼群之中新的狼王了!“

  常余看着胸前黢黑的这玩意儿,小心的摸了摸,“呵,天仇,你这黑狼的毛也太硬了,扎手!“

  “哈哈,“天仇笑道。

  “诶,你们怎么在练兵啊?”常余问道。

  “你有所不知,自打你跌落山崖没多少日子,吐蕃派兵屡次侵犯,不少族人已惨遭不测,现在大部队正在前方驰援李将军,我们也是不得已才召集仅剩的将士终日训练,希望能撑到援军到来的那一天。”天仇说道。

  “沙陀现如今是吐蕃属地,为什么还要攻打呢?这没道理啊!”常余有些不解。

  “你有所不知,吐蕃向来赋税劳役繁重,我沙陀进贡一年不如一年,已让吐蕃大为不满,如今沙陀又举全族之力驰援李将军,攻打各藩镇,这让吐蕃大为恼火,以为我们此举还是向着唐朝,据我们在吐蕃朝中的内线回报,此次吐蕃不只是想教训教训我们,而是要灭我全族!”天仇说道。

  “我方才听说前线战事已近尾声,大军即可班师回来了,你也不用那么担心,”常余安慰道。

  “哼,”天仇应了一声,“战事是接近尾声,但毕竟还没有完全结束,再说了从前线赶回沙陀,一路上大军舟车劳顿,起码得数月之久!最近,我们时常在密林中发现有行军出没的痕迹,想必此刻沙陀境内已布满了吐蕃的兵力,大战一触即发,生死命悬一线!”天仇说道,神情显得有些难受,又有些悲壮,“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撑到大军回来的那一天。”

  “哦,对了,天仇,我找到西虎哥的黑熊了,你能否帮忙写封书信让人带往前线告知一声,”常余说道。

  “正好,今日有前线的士兵送书信回来,我马上写了让他带回去,”天仇说道,“诶,你看我们俩在这说个什么劲,走,我带你见见大伙,大家一定很开心!”

  “别!”常余拉住了天仇,他想到执宜的难过,他想到飞雪的思念,可他又何尝不是,但是现在大战在即,整个沙陀危机四伏,倘若现在出现不仅不能帮到大家,反而会让执宜心乱如麻,不管怎样等这场危机过去再说吧,常余心想着。

  “天仇,你得替我保密,”常余说道。

  ”怎么,这好不容易才相见,你怎么又不愿意见大伙呢,你还得跟我们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死里逃生的呢!“天仇说道。

  常余看着天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上午过来的时候在崇阳花谷那边有些不对劲,我担心是吐蕃潜伏过来的士兵,我得去看看。“

  “别啊,要去大家一块去,这多点人我们也放心啊,“天仇见常余想孤身前往有些着急。

  “没事,我一个人来去反而轻快,今日我是定然不能出现得,你得替我保密,该出现得时候我自然会来,答应我!“常余盯着天仇得眼睛说道。

  “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炼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炼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