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初见
月下仙师2019-03-23 20:292,378

  夫子在台上高深莫测的讲解着,台下的一水高深莫测的点着头。夫子皱吧着脸瞅了一水一眼,停了下来。一水还在高深莫测的点着头。夫子走到一水跟前,用戒尺敲了敲桌子,气道:“十一小姐?”

  “嗯?”

  “老夫讲完了!”

  “真的?这么快!”

  夫子哼了一声,直接拂袖而去。看见夫子从眼前拂过的袖角,一水弯了弯嘴角。

  来简府已是大半年时间,她还清楚的记得来简府的当晚,父亲在书房给她说的那些话。

  他说:“我今日接你回来,是不想让你继续野在外面,丢了我们简府的面子丢了你娘的面子!尽管当年半仙道人说你将来会霍乱四国,但我并不在意,你一个小女子如何霍乱四国!”他瞪了她一眼,继续道:“要不是你娘当年执意要生下你,她也不会……我既答应她照顾你,我便会尽尽职责!”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一水觉得父亲是咬着牙说完的。随后就把她安排在这里,一个偏的很的院子,尽着他答应娘的职责。

  想起那些夫子,都还不如师父的一个小拇指呢!师父那仙人之资的人讲课她都不一定听,何况这些老夫子。她在师父那里学的,可是这些夫子教不了的。

  其实,半年前把她忽然接回来的原因也是有次把一个夫子气的狠了才知道的。当时夫子气急败坏的对她说:“你道为何丞相突然把你接回来,还不是看见那个东齐的质子一个人在外被人欺负的可怜,才想起他在外还有个女儿。像丞相这样仁慈的人,怎会生得你这样顽劣不堪的女儿!”

  一水想着以往的种种,竟不知不觉走到了简府的后花园。自古后花园是非多啊!这是以前师太给她讲故事的时候得出的结论,还是快点闪人的好,如果遇到她那些哥啊姐啊的就不好了。一水穿过假山沿着荷塘往回走,却听见一阵嘻嘻哈哈声,其中还夹杂着弱弱的求饶声。一水顺着声音瞧过去,才看清原是她的那些哥哥们又在欺负什么人。看见一群人围着一个不谌看清的人打,一旁有个老仆拉着其中一个哥哥的衣角求饶。一水想着,她既已师承瞑河大人门下,就万不能丢他老人家的脸。便很有气势的喊了一句:“住手!”

  众人齐刷刷的转过头瞅着她,竟一时谁也没出声。

  不知谁轻咳了一声,众人瞬间反应过来,面上尴尬的神色一闪而过。

  “真是个祸水!”简五暗骂了一声。

  那老仆瞅准时机,一把扶起受伤的主子。原来被打的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那少年清俊的脸颊有些红肿,嘴角带血,手上还有淤青,样子很是狼狈。却并没有喊疼和求饶,一双清冷的目光也淡淡的看向她。

  “祸十一,你来这里做什么?难道你要逞英雄?”简老七语气不善的道。其他人听了老七的话都哈哈的笑了开来。

  一水本就很紧张,就他们一笑心里更没底。心道:“师父啊师父,看来英雄不是我这种人能逞的。这是多没事找揍的节奏啊!下次一定少吃糖,多跟师父练练身手。”

  “啊哈哈,三哥、五哥、七哥、八哥、十哥,我只是刚巧路过,路过。打扰了你们的雅兴,实在对不住的很,我这就走!”一水说完就打算遁了。

  众人的嘴角抽了抽。

  “站住!是谁刚才喊住手的?”但见人群中走出一个翩翩少年来。这位翩翩少年身着华服,虽年纪和众位哥哥相仿,却是气度非凡,面目十分俊秀。站在她的这些哥哥中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刚才场面混乱没有看见他,而这个翩翩少年并不是她的哥哥之一。众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她。一水微不可查的朝那位被打少年的方向挪了挪,尴尬的笑了笑道:“是我一不小心胡喊的,这位公子莫要当真!”一水说完又紧张的微微往那个方向挪了挪。众人以为她被吓得不轻,都不识来路了。毕竟她从小被他们欺负的狠,她从小本就身子弱,记得有一年打的狠了,差点打死了,后不知遇上了什么高人,竟给救活了。

  “哼!原来是个胆小鬼。我还以为是个有胆识的。”翩翩少年语气不屑道。

  “祸十一,赶紧滚回你的院子去,少出来丢人现眼,不要以为爹发了话我们就不敢动你,你可知这位公子是谁?”简三语气恶狠狠但又有些神气的道。

  “我才不想知道他是谁!”一旁的一水突然出手竟一把拉着刚才受伤的少年一溜烟的跑了。众人给这突如其来变故看傻了。

  “还不快追,今天一定要给本皇子好好教训教训他们!”翩翩少年第一个反应过来,气急败坏道。他长这么大还从没有人在他眼皮底下把人救走!

  “是,九皇子!”众人忙应了一声,朝他们逃走的方向追去。

  一水拉着受了伤的少年慌不择路,跑了许久自己也不知跑到哪里了。只见这里阴气森森,没一个人影。里面的荒草比他们整个人还高,老仆也不知什么时候跟丢了。一水看这里应该是个荒废了的院子,藏在这里应该不会被发现的。一水如是想着,外面却传来一阵脚步声,他们已然追来了。

  少年听到外面的动静,反手握住一水的小手,钻进荒草丛中。

  听见外面的人并没进来,两人都松了一口气。少年看了一眼脸上还红嘟嘟的一水,觉得手上一动,才发现两人的手还紧紧握在一起。少年迅速的挥开了一水的手,嘴唇微微抿了抿,面目依旧清冷,正在定定的瞅着她。

  一水觉得她有必要解释一下她刚才出手拉着他跑的行径,就道:“师父曾经教训我说,当许多冰冷的人围着一个人打,那么时间久了,那个被打的人也会变得冰冷。”

  “我不会让他们把你变的冰冷,我也不会变冰冷的。师父说世上冰冷的人已经够多了,我们自己万不能在冰冷了,不然我们的心会一直活在冰窖里,永远也感觉不到温暖。”一水学着师父语重心长的口气道。

  “你师父倒是个高人!”少年似乎对她师父的话深有感触。

  一水本想嘚瑟嘚瑟自己的师父,但看见少年目光凄凉,竟是带着与他年龄不符的沧桑感……

  她心里一动,想说几句安慰他的话,却发现根本无从开口,因为自己并不了解他的过往。

  “其实要不是师父,我就是连变冰冷的资格也没有。因为如果没有他,我早在五岁那年就死了……”一水觉得既然不知道他的过往,那么只有用自己的过往安慰安慰他:“所以要努力的活着,只有活着才有资格决定自己是不是要变成冰冷的人。”

继续阅读:第三章 紫陌哥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舞人间不可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