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阿水
月下仙师2019-03-23 20:293,333

  龙紫陌俊逸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嘴角挂着血丝,胸前是一大片的血迹,脸色阴郁的有些吓人,两边的侍卫紧紧的按着他。赫连暮尘看了一眼龙紫陌,见龙紫陌也正在恨恨的瞪着他,赫连暮尘哼了一声,继续盯着荷塘。

  却在这时,远处跑来一个年轻的婢女。

  “殿下,老爷说晚宴要开始了,请您移驾过去!”婢女恭敬的对正在看着荷塘的赫连暮尘道。

  “唔,我知道了!”赫连暮尘再看了一眼没甚动静的荷塘,对旁边的随从吩咐道:“你们几个下去把她捞上来!”

  旁边的随从小声道:“殿下,那丫头估计早就冻死在里面了,晚上实在太冷,等明天有太阳了再捞吧!”

  赫连暮尘淡淡的看了眼刚才说话的侍卫,声音缓缓,“你们不现在把她捞上来,那就等明天给她陪葬吧!”

  “是,属下这就去捞!”虽然赫连暮尘说话的语气轻缓,侍卫们却还是感觉到一股子凉意从脚底泛起直冲头顶。他们二话不敢多说,就要往荷塘里跳。

  只听‘哗啦’的一声破水声从荷塘对面响起。

  “她竟然还活着!”当瞧清对面的人时,有人惊呼了出来。

  简三、简七、简八相互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她要是死了还真怕爹那边不好交代。虽然爹不喜她,但要是真把她弄死了,还真保不齐他们的爹会不会怪他们,那可是他最心爱的女人生的孩子啊!

  赫连暮尘面色平静的看着破水而出的一水,微握的拳头松了开来。

  “咳咳……”看着远处的一水,龙紫陌又咳了几声,呼吸有些急促。

  一水吃力的爬上岸,只觉浑身已经感受不到什么温度了,手脚也是麻木的,脑袋被冻得生疼。她从地上缓缓的站起来,麻木的腿一时使不上力气,竟单膝跪在了地上。她双手撑在地上继续挣扎着缓缓的站了起来。

  “九皇子,这下……你可以……放了紫陌哥哥……了吧!”一水用冻得发颤的声音朝赫连暮尘喊道。

  “哼!你倒是命大!”赫连暮尘冷哼道。

  “放开他。我们走!”赫连暮尘听到一水的话,有些气闷的对押着龙紫陌的侍卫一甩袖子道。

  赫连暮尘路过龙紫陌身边时,对龙紫陌似笑非笑道:“你倒是有些福气,得她如此待你。只是本皇子也对她有了些兴趣,你该知道怎么做吧!”

  “你不配!”龙紫陌冷冷的道。

  “哦?是吗?那我们便走着瞧罢。看看到底是谁不配。”赫连暮尘冷笑了一声,带着一众人走了。

  ——

  龙紫陌疾步走到正在向他颤颤巍巍走来的一水跟前,一把抱住了她。声音有些发颤的唤道:“阿水……”

  一水抬起被埋在龙紫陌胸前的头,看着他的脸声音有些发哽的说:“我以为紫陌哥哥再也不会理我了。”

  “傻丫头……”龙紫陌怜惜的拂了拂她额前的湿发,将她冰冷的身体抱的紧紧的。

  “紫陌哥哥你不用担心,我没事的,我把师父给的那瓶丹药全吃了,我现在有的是力气呢!”一水不想让龙紫陌担心,便安慰她道。

  龙紫陌听到她的话脸色瞬间变了:“什么?你把那瓶药全吃了?”

  “我……”

  “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龙紫陌语气急切的问到。

  “没、没有哪里不舒服,就是全身使不上劲,可能是被冻的,缓一缓就好了。真的,紫陌哥哥。”看见龙紫陌面色严肃,一水自己也被吓到,可是她真的没有哪里不舒服。

  龙紫陌听到一水的话面色并没有缓和和放松,神色间满是担忧,“阿水,我现在背你回去,路上你如果哪里有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

  “不用背我,紫陌哥哥你也受着伤,我们两个相互搀着走就可以了。”一水担心龙紫陌的身体道。

  龙紫陌似没有听到她的话,蹲下身子,用毋庸置疑的语气道:“过来,背你的力气还是有的。”

  “可是……”

  “听话!”

  “哦!”

  龙紫陌背着瘦小的她缓缓的站了起来,一水趴在他消瘦欣长的背上,心里欢喜的笑了。

  “紫陌哥哥,你太瘦了。”

  “哦!”

  “紫陌哥哥,你好高啊!”

  “……”

  “紫陌哥哥,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得像你一样高呀!”

  “……”

  “紫陌哥哥!”

  “嗯?”

  “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我太重了压的你说不出话了?”

  “不是。”

  “那你……”

  “我听你说就够了。”

  这丫头精神这么好,会不会真的是他多心了。

  “紫陌哥哥可不可以以后经常背我?”

  “……可以。”

  “……”

  “阿水?”

  “……”

  “阿……”

  龙紫陌听见一水在他背上发出均匀的呼吸声,轻笑了一下,这丫头,竟是在他背上睡着了。

  ——简府的家宴办的很是繁华盛大,用过晚宴,简占清面色喜庆的对赫连暮尘揖了揖:“九皇子能来微臣的府上过节,这是我等修不来的福气,今为迎接九皇子大驾,特让微臣的几个女儿为九皇子殿下助助兴。”

  赫连暮尘拿起酒杯微微抿了一口,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

  袅袅的音调缓缓的从大厅中响起,只见三个如烟般的妙龄少女从两侧轻盈的舞出。简家四小姐舞姿沉着大气,简六小姐轻柔的舞姿中透着贤淑优雅,简九小姐舞的活泼可爱。竟把大厅中一众文文武武的客人看呆了,简家这几位小姐还真是……人中尤物,国色天香啊!

  一曲终了,大家还意犹未尽,简家姐妹已盈盈的走到赫连暮尘的下首,脸颊娇红,身形很是优雅的给他行礼:“见过九皇子……”这九皇子不愧是人中之龙,长得俊逸非凡不说,加上那皇家独有的气质更她们的心狂跳不已,为之倾倒。

  “唔,都免礼吧!刚才的舞跳的不错,丞相有心了。”

  “那殿下觉得我们三个哪个跳的最好?”简九小姐年龄尚小,心直口快的问赫连暮尘。赫连暮尘微微一愣,随即语气平和的道:“都好。”九小姐似是对他的答案并不满意,又追问:“那殿下觉得我跳的如何啊?”赫连暮尘略微沉吟一下,缓缓的道:“我没甚看清。”简九的脸色瞬间白了白,他不晓得她为了今日付出了多少努力,就是为了得他多看一眼,可是他……就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

  简四和简六各怀心思,有些忐忑的用余光看着赫连暮尘,即是没有注意到九妹,那定是瞧上了她们两个其中的一个,心里又是紧张又是激动,身体也跟着微微打颤。

  “呵呵,九皇子既没注意到微臣的九女,那定是注意微臣的四女和六女了,不知殿下觉得她们两个中谁跳的更上眼些?”不管赫连暮尘瞧上哪个,只要瞧上一个,那他就没白费功夫。赫连暮尘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语气有些不耐的道:“为何一定要选出哪个跳的好哪个跳的不好,她们不是都跳的同一支舞吗?”

  听到赫连暮尘的回答,简四和简六打颤的身子也不颤了,只是脚有些发软,浑身的力气一瞬间灰飞烟灭了……

  在座的文文武武的来客砸吧砸吧了嘴,没有说话。这九皇子还真是会暴殄天物啊!

  简占清讪讪的笑了笑,对着他的几个女儿说:“都下去吧!”随对赫连暮尘敬了杯酒,对此事略过不谈了。

  赫连暮尘对这一幕幕付之一笑,拿起桌前的酒杯一饮而尽。简一水……简一水!

  一觉醒来已是中午,她这一觉睡的脑袋有些昏昏沉沉。

  “嗯哼……”一水感觉自己全身酸软无力,哼了一声要起床。

  “小姐,你醒了!”伺候她的婢子竟有些意外的道。

  “我昨晚着了凉,醒的晚了些,你不用这么大惊小怪的,明儿我起早点就是了。”一水无力的望着那婢子道。

  “小姐,奴婢不是这个意思!您可不是昨天才着的凉,您已经昏睡了五天五夜了!”

  “什么?我睡了五天五夜?”怎么会这样,难道真的是那天把药吃多了?一水有些吃惊的心想。

  “是啊,您那天被那个东齐质子背来时就昏睡着,结果您这一睡就睡了五天五夜。老爷派了个大夫过来给您瞧病,大夫说是您着了风寒,就开了些治风寒的药,谁知您吃了竟一点用也没有。连续换了几个大夫都说是风寒,吃了治风寒的药却一点作用也不起,他们都说您……说您活不久了……”婢女说完又瞧了瞧一水苍白的脸色,有些担忧的道:“小姐,你且等等,我去叫个大夫再过来给您瞧瞧。”

  “不用了,我只是觉得身上没力气,并没有其他不适,想是睡的久了的缘故。你们不用担心!我想问问你,紫陌哥哥他……没事吧?”

  “小姐,您还惦记着他呢!都怪那个质子把您害成这样!他早就被老爷关进水牢里了!”

  “什么?”一水听见婢子说的话爬起来就要下床。

  这时,房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十七八岁的丫头,对一水道:“十一小姐,九皇子过来府上看您来了,如今正在前厅侯着,您快些拾掇拾掇过去给九皇子请安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舞人间不可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