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保护
月下仙师2019-03-23 20:293,199

  “怎么是你?这么晚了跑到这里来干什么?”简占清有些厌烦的道。

  “我迷了路不小心跑到了这里,爹爹能不能派个人给我带带路?”一水稚嫩的声音依旧带着些许微弱。

  简占清听到‘爹爹’两个字时手上的笔顿了一下。

  “听说你今天得罪了九皇子,还带着那个质子私逃?”简占清抬起头来有些恼怒的看着她。

  “爹爹,紫陌哥哥他……很可怜……”一水小声的解释道。

  “够了!你以后少跟他来往!那个质子就是留在我们简家的祸根!”

  简占清看了一眼面前的一水继续道:“你要是因为他开罪了皇子,那可不是把你给推出去就能了了的事!你从今天起不准踏出你那个院子一步,等下次见到九皇子给他当面请罪!这段时间我会叫个嬷嬷给你教教规矩,让她把你这个乡村野人的性子改一改!来人!”

  “老爷。”一个十七八岁的丫头从旁边出来应道。

  “把十一小姐送回去!”简占清头也没抬的冷声的吩咐道。

  丫头应了一声,便领着欲言又止的一水走了。

  第二天,教书先生没来,果真来了个长得凶神恶煞的老嬷嬷。一水想,她要是好好听话的跟着嬷嬷学,说不定就能早点解了她的禁。这样,她就可以早点出去看紫陌哥哥了。

  虽然每日嬷嬷百般刁难她,掐她骂她,她都忍了。可结果这一关就一直把她关到除夕之夜,整整两个月之久……

  到了除夕这天,听说皇上钦点了九皇子过来给简府送节物。皇上让他最心爱的皇子给简府送节物,这是对天下昭告他对简丞相有多么的器重。

  除夕当晚,内务府给每个院子送了上好的汤饼,一水的院子也不例外。她是个没有资格上家宴的,所以今天的院子除了远处飘飘渺渺的欢闹声很是安静。老嬷嬷和伺候她的一个婢子也溜到前院热闹去了。一水灵光一现,今天守她的人都跑没了,她可以偷偷的跑出去见见她的紫陌哥哥,也不知他的伤好了没有。一水把头探到门外左右看了一下,见四下一个人影也没有,小小的身影没一会儿便消失在黑夜里。

  一水只记得大概的方向,等到了她记得的那个方向,却不知接下来该往哪边走了。一水一时难以决定,就从地上捡了个石子丢了起来,朝着石子落下的那个方向奔去。一水边走边想,也不知道顺着这条道能不能见到龙紫陌。结果一时没留神,竟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她揉了揉鼻子,慢慢抬起头看了眼被撞得的那个人。等在昏昏暗暗的灯下看清了来人,一水被吓了一跳。真是冤家路很窄啊!被撞的正是两个月前给她得罪了的九皇子!

  今日的九皇子身着酒红色的薄袄长袍,厚重华丽的衣料将他欣长身影衬托的气度非凡。头顶玉冠,长长的墨发散在肩上,衬的他洁白的脸颊妖艳无双。他的身后跟着简三、简七和简八。

  九皇子赫连暮尘这时也看清了撞他的那个人竟是那个胆大包天的简十一。

  “祸十一,看来最近老嬷嬷给你教规矩教的不是那么上心啊!见了九皇子还不快给九皇子请安!”简八在赫连暮尘身后喝声道。

  一水反应过来,忙跪下给赫连暮尘请安。

  “怎么,这么着急是要去会你的小情人么?”

  赫连暮尘弯下腰勾起一水的下巴邪魅道。

  “不、不是,没……没有。”一水有些心虚。

  “既然你那么想见他,我就成全你。去,把她的小情人给我请过来。”赫连暮尘对着身后的人吩咐了一声,就走到旁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你们要对他做什么,上次是我拉着他跑的!九殿下,您要是生气,就罚我好了,紫陌哥哥他还病着,您就放过他吧!”一水忙给赫连暮尘磕了几个头哀求道。

  “哼!紫陌哥哥,叫的倒是亲热!”赫连暮尘把玩着手上的玉佩轻嗤道。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侍卫过来回话。

  “殿下,人带来了。”随从对赫连暮尘拱手道。

  赫连暮尘语气随意的说:“把他带过来!”

  龙紫陌被押了过来,一水瞧见面目很是俊秀但脸色有些苍白、表情依旧清冷的龙紫陌,不禁轻声喊到:“紫陌哥哥!”

  龙紫陌一成不变的俊脸在听见一水的声音后出现了一丝动容。

  “一水!”龙紫陌轻轻的呼了一声。

  “呵,原来你还有个名字叫一水啊!倒是好听。只是不知道这是一江滋润万物的春水呢还是祸国殃民的祸水。”赫连暮尘语气幽幽道。

  简三、简七和简八听到九皇子这么说便嘲笑道:“哈哈,当然是祸水!”

  “你们到底想怎样!”龙紫陌听见他们这么说一水,咬着牙道。

  “哟,这就急了?好戏还没开始呢!”

  赫连暮尘的话让一水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其他人听见九皇子这么说竟是有些兴奋。

  “简十一,哦不,简一水,你刚才不是说我要是生气,要罚就罚你吗?现在机会来了!”赫连暮尘瞅了瞅不远处的荷塘说道:“只要你游过那片荷塘,我便放过你的紫陌哥哥,如何?”

  在场的人听见赫连暮尘的话都暗暗抽了一口气,如今这三九寒天、冰天冻地的,说不定塘里还结着冰呢!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如何游得过去?估计跳下去就上不来了。

  简家兄弟见九皇子动了真格,心里有些发怵:“殿下,这、这不太好吧!她要是死了,爹那边……”

  “放心,简丞相那边有我!到时候就说她自己不小心掉塘里淹死了。况且现在不是还没游吗?我们且看看再说。”赫连暮尘满不在乎的说道。

  其他人见九皇子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一颗心也放了下来,只等着看好戏。

  “要游也是我游,让她游是什么道理!”龙紫陌恨恨的道。

  “这里哪轮得到你说话!来人,将他给我看好了!”侍从听到赫连暮尘的吩咐一把按住了情绪有些激动的龙紫陌。赫连暮尘慢慢的走到龙紫陌跟前,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这可是我专门演给你看的戏,你可要睁大眼睛仔细看好了。好好尝尝躲在这别人身后的滋味儿吧!”

  一众人把一水押到荷塘边,赫连暮尘看了眼结了层薄冰的荷塘,对着微微发抖的一水道:“怎么,害怕了?现在反悔也可以,只要你把他推下去,我就放了你。”赫连暮尘指了指不远处的龙紫陌道。

  一水朝龙紫陌的方向看过去,见龙紫陌也在看着自己,他虚弱的身子不断的挣扎着,对她边摇头边喊:“简一水,只要你敢跳下去,便不再是我龙紫陌的朋友!”一水只朝他微微一笑,“紫陌哥哥你放心,我一定会活着回来!”不再看他焦急万分的脸,转头对着赫连暮尘冷声道:“我不会后悔!你说过的话也不许反悔!”

  一水说完转身脱掉了身上的棉外套。众人一看她的举动,都觉得她这不是找死嘛!水塘里那么冷,她这是想快点把自己冻死吗?

  赫连暮尘则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对她说:“只要你能活着游到对面,过去的事我既往不咎,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没有了。”一水转身准备就跳。

  “简一水,我说的话你听不到吗?你要是敢跳下去,我这一辈都不会再理你!咳咳……”

  回头看着脸色比刚才来时还要苍白的的龙紫陌,她对他轻声道:“紫陌哥哥,相信我,我会活着回来的!”

  赫连暮尘听到她的话脸色变得有些阴沉。

  只听‘扑通’一声,一水已经跳入水中,荷塘的薄冰瞬间像被打碎了的一面镜子。龙紫陌当即咳了一口血出来,众人的脸色也变了变。赫连暮尘面无表情的看着一水跳下去的水面,袖子中的拳头微微的握了握。

  一水跳到水中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在怀中掏出师父给她的药瓶子,将里面的药全部倒进了嘴里。她也不确定这药能不能救她的命,她知道这药是活血化瘀的,应该能保她不至于被冻死在里面吧。药效还没有发作,冰冷刺骨的水将她紧紧包围,刚开始感觉周围寒冷的水像针扎一样刺入她的骨髓,到后面竟慢慢没了知觉。身子再也动不了了,一点一点的向下沉去。

  不行!她答应过紫陌哥哥要活着回去,她不能就这么死了。还有,师父他老人家要是知道她是被淹死的,一定会抱着她的尸体说:“哎!你简直把为师的脸给丢光了”。想到这里,憋着一口子气使劲的挥动手臂,竟发现腿脚慢慢能使上力气了,想是药效开始发作了,便甩开腿脚,迅速的向前划去。

  岸上的众人见一水从跳进去再没有动静,都觉得这丫头在里是面怕是凶多吉少了。想想就是一个强壮的男子想要游过去都很困难,更何况是一个小姑娘,估计这时早被冻死沉在水底了。

继续阅读:第五章 阿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舞人间不可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