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哥请客是个大事情
学霸猫的奇遇2019-03-25 09:531,393

  破冰入暖春的小城,杨柳刚刚垂下一丝丝淡绿色的老须,在微微流淌的城中小河中,留下了颤抖的影子。河边的这些柳树们都已经是年岁久远的,至少陪伴了千年老城几十载,可奇怪的是,他们每岁垂下的嫩条都带着羞羞的青涩,嫩得人见犹怜,比那几公里以外老运河边的柳树文雅了很多。似剪刀的二月春风到了这里,宛若变成了书法家手中的羊毫,冷冷的帅气。

  我跨进花哥的私房小馆!

  “花哥,我回来了!”

  “哦?又回来了!”

  “以后不走了,天天陪着你们!”

  “是嘛……好事儿!”

  花哥是很少多说话的人,这大概是他的职业习惯。他姓花,在这座老城里有间锅物小馆,名字叫“食间”。店和食物都是禁欲的文艺风,和花哥一样。“食间”在这座老城里网红过,却从未人气爆棚过,在不排队不热火的餐饮伪旺盛年代,这家店是必定会“走下坡路的”。幸而上海、杭州等地,甚至宝岛来的慕名者,时常光顾,也有一群本地的“怪客”及“雅客”,不厌其烦地周末和晚上来光顾。因而,虽然躲在“丁香弄”的中段,依旧不急不躁地维持着存在,愈发地安静自在。和花哥一样。

  丁香弄是一条小石板路老街,一边是明清民宅,一边依偎在老城的一条小河边,全场不过100多米,从跨河的一座小桥开始,终止于另外一座小桥。一百米的地方,越有十几户小店,和一户常年很少开门的大宅子。宅子的斜对面,紧贴在小河边是一个碑刻,破旧不显眼,字已模糊,文字听说大约是忠烈之意。对于我这个白话启蒙的理科女来说,那如同天书。不过这回回来,我倒是有了一探究竟的期望,这事儿要求助于钟先生,这是后话。

  《食间》——花哥的店和一段人生

  世间所有的美味都不是单独存在的,但,独有总比咋混来得用心。食材是大地海洋天空的赠与,时间和空间的加持,一代代食匠者的岁月之歌都凝聚在其中,人类的进化造就了食材的进步,完美的智慧凝聚皆在其中。食间,是时间是空间,是食材与食材之间,是人与食物之间,也是人与人之间!对我而言,食间是我和丁香弄中间的维系,没了它也许就没了在这里的我。

  食间是个以锅物为主的小店,不管你是一人或者五六人,老板都要为你准备一个陶土锅。陶锅有两个尺寸,小的只比大碗大一些些,大的也就大碗三倍,大约够两三人同食,需再佐些其他小菜,一碗蒸饭,便可舒舒服服地吃一顿了。食间的陶锅是用桂圆碳木炖煮,见光见热不见火,烧起来丝毫没有味道,冬天的时候,手贴近锅体是件很舒服的事情。夏天店里开的空调够足,从炎热的外面进来,立刻凉却舒适,而慢慢开始感觉到冷时,一个陶锅刚好端到了你的面前,热乎乎地“夏日取暖”,别有一番风味。许多人难忘这里的 ,就是这种错位的感觉。

  强忍欲望,吞没着口水写完上一段,终于要介绍食间经久不衰的看家货了——美食。

  我早就给食间定义了三宝。一宝是吃锅前的各种酿,二宝是吃锅时的独门香料,三宝更绝,名字叫做“梨花带雨糕”,通体雪白,外貌不过是软萌软萌的可人,一口下去,才发现五六层层层惊喜,口感气氛皆不相同,而在馅料的最中央,是花哥的一点惊喜。犹记得那年,我在这儿吃糕,最里面那个豌豆大的小球是我妈妈手作的桑葚酱加琼脂等物做的小果冻,QQ一咬还有爆浆的感觉,感动得我说不出话,我赠了我的心意,朋友用一种转换给我惊喜,食材和情感秒在其中了,在我心里能够被演说成佳话。此处不再多提。首先,我们还是说下三宝中的二宝,锅!

  《食间》,花哥的菜单(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丁香弄里的美丽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