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太子朱标命丧九泉,长孙允炆独为皇储
墨微刘铮2019-03-19 15:0110,958

  第二回:太子朱标命丧九泉,长孙允炆独为皇储

  一

  朱允炆来到淑妃的房屋惊恐的看中淑妃,淑妃已经死去多时了。

  几个宫女太监正收拾着淑妃的东西,把淑妃安置在床铺上。

  淑妃的脸颊上,好象有被手指抓破的痕迹,脸颊上的神情痛苦而不甘,似乎,不愿离开这个世界,特别是不愿离开自己的儿子子。

  也许,在自杀当中,淑妃有过挣扎。

  一个太监走进,说:“皇上有旨,马上掩埋。”

  宫女们答应着:“是,这就完了。”

  朱允炆和冯菱大声号啕起来。

  朱允炆扑在淑妃的身上,哭叫着:“啊-----淑妃娘娘啊-----母妃啊-----我昨晚还听见您讲故事,今天,您就这样离开我们了----啊母亲啊----我不相信您就这样离开儿子了啊-----我爸爸他英年早逝,我的母亲又这样离开我,我好难过啊----

  那个宣读圣旨的太监急匆匆的走出。

  太监和宫女们说:“千岁,他一定是到皇上那里告状了,快离开这里吧, 把淑妃娘娘掩埋吧?”

  朱允炆说:“我的亲母亲就这样离开了我,我哭几声都不行吗?”

  小惠说:“不是不行,是现在这样大声号啕,让皇上听见了,恐怕对千岁不利呢。”

  冯菱说:“就让他哭几声吧,他喜欢母亲,母亲也喜欢他这个儿子子。”

  小惠说:“可是,等一会皇上来,就会怪罪千岁了。”

  朱允炆说:“我实在舍不得让母妃就这么走啊。”

  朱允炆说着,再次大声号啕起来:“母妃啊-----

  这时,朱元璋和那个太监果然走来。朱元璋面沉似水,本来就长长得下巴,此时越发得长,越发得向前厥,脸颊上得皱纹忽然收紧,忽然散开。大家都知道,老皇上这是生气了,在他眼里,自己的继承人皇太孙朱允炆应该和他一样,是铁石心肠,死了个女人,至于这样伤心欲绝吗?

  大家全都跪倒,山呼万岁。

  朱元璋说:“全都起来吧。”

  朱允炆依然哭泣着。

  朱元璋说:“皇孙,不能哭了,你要继承皇位,要能忍,要坚强,不能象女人那样,婆婆妈妈的,全是这个淑妃教坏了你,这样喜欢哭。”

  朱允炆说:“皇爷爷,我不明白,我母妃到底犯了什么罪过啊? 一定要赐予她老人家死呢?”

  朱元璋看着众人:“你们马上把淑妃的尸体抬走,掩埋,要厚葬。”

  太监和宫女答应着,把淑妃的尸体抬走。

  朱元璋说:“皇孙跟我来。”

  朱允炆再次给母亲磕头:“再见了母妃-----再见了母亲-----

  朱元璋走出。

  朱允炆在后面紧紧跟随。

  朱元璋说:“皇孙,我这一切,全都是为了你啊。”

  朱允炆问道:“皇爷爷,我母妃并没有妨碍我啊?怎么就赐予她死呢?”

  朱元璋铁青着脸颊说:“她现在没有妨碍你,可是,她将来一定会妨碍你。”

  朱允炆说:“爷爷,我不明白,我的亲母妃,怎么会妨碍我呢?”

  朱元璋说:“正因为她是你的亲母亲,我才对她不放心呢。”

  朱允炆说:“爷爷,我还是不明白,我的母亲生性善良,温柔,体坛, 有什么可以不放心的呢?”

  朱元璋说:“昨晚,我读史书,看到那武则天篡夺朝政的那一段, 就自然的想到了你,我百岁以后,那些开国的功臣元勋们全都让我给收拾干净了, 不会再有人对你有威胁了,有威胁的,只有你的亲母亲淑妃。她是你的亲母亲,平时,总是表现出得意,得意就必然忘形。”

  朱允炆说:“母妃经常说,是为我骄傲啊,爷爷那么多孙子,那么多儿子,可是, 爷爷竟然选中了我做皇太孙,母妃是为我骄傲,也为自己骄傲,爷爷, 你能理解这个吧?”

  朱元璋说:“所以,我一旦离开你,你掌握了江山社稷, 这些个老太太就会对你构成威胁。”

  朱允炆说:“母亲那么喜欢我,怎么会对我构成威胁呢?”

  朱元璋说:“现在,她是真的喜欢你,可是,我离去的时候,她就会喜欢这江山社稷了,到时,儿子子就不如江山社稷重要了。”

  朱允炆摇头。

  朱元璋说:“武则天为了江山社稷,竟然敢于毒死自己的亲生女儿,害死亲生儿子,淑妃怎么就不敢害死自己的亲儿子子呢?”

  朱允炆分辨着:“不会的,爷爷,不会的。”

  朱元璋训斥道:“你孩子家懂得什么?我在这人世上漂泊一辈子了,我最懂得人世上的道理了,这交情不如亲情,亲情不如权力,权力不如江山,明白吗?孩子。这天下这人世最重要的第一的就是江山,为了江山社稷,什么全都可以不要,因为,只要你掌握了江山社稷,什么全都可以得到,美人,金银珠宝,一切的一切。 这就是我教给你的治理江山社稷的座右铭,千万不能忘记啊,孩子,什么全都可以舍弃,为了江山, 不能有亲情,有交情,明白吗?”

  朱允炆说:“什么都可以得到,可是,我的母亲再也得不到了。”

  朱允炆再次哭泣起来。

  朱元璋训斥道:“没有用的东西,要母亲有的是,皇宫里面,你爸爸的妃子全都可以做你的母亲, 争着做你的母亲,不相信,我一句话,她们马上就会来安慰你,要御膳房给你做燕窝吃,相信吗?”

  朱允炆说:“可是,她们全都不是我的亲母亲。”

  朱元璋气恼的骂着:“你这无能的东西,我怎么-----

  朱元璋摇头,走开了。

  朱元璋这一骂,让朱允炆惊醒了。

  他擦着额头的汗珠汉脸颊上的泪痕,看了妃子一眼。

  妃子急忙拉起他,说:“千万要小心,谨慎啊。”

  朱元璋明白了妃子这盯咛,他明白这话的后面的含义是什么。爷爷的话, 重新在耳畔响起来:“为了江山,不能有亲情,什么都可以舍弃。”

  朱允炆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二

  朱棣是朱元璋的第四个儿子,也是朱元璋26 个皇子中最有本领最有作为的最有功劳的一个。曾经跟随徐达深入沙漠深处,剿灭元朝余孽。被朱元璋封为燕王。

  朱元璋对功臣们虽然极其苛刻,甚至可以说是恶毒,但是,对自己的26个儿子,不但不提防,却特别的宽容,放纵,每个儿子全都封为王,占据一个地方,独霸一方,招兵买马,豢养军队。这,也是朱元璋的一个失误,造成了明朝的一度混乱。明朝也是皇家对子女教育的最不成功的朝代,子女大都要么是飞扬跋扈,要么是愚蠢无能,要么是刚愎自用,凡是帝王所具备的缺憾,明朝的皇帝大都具备。

  当然,除了朱棣,朱棣是个很有本领的皇帝,后来那皇帝的头衔,是他自己夺取来的,这多少也证明了他的胆识和智慧,气魄。

  朱元璋通过三次分封,将自己的儿子全部分为亲王。大儿子朱标为太子, 留在朱元璋的身边,二子为秦王,都会西安,三子为晋王,都会太原,四子燕王,都会北平, 吴王,都会开封,六子楚王,都会武昌,七子齐王,都会青州,八子潭王,都会长沙,九子赵王,都会赵州,十子鲁王,都会兖州,十一子蜀王,都会成都,十二子湘王,都会荆州,等等。

  朱棣被封为燕王,居住在北平。

  燕王府。就是过去的元朝皇宫

  此时的北平,已经进入了冬季。

  北风呼啸得着,有雪花轻轻的飞扬着。万木萧条,树枝上光秃秃的,没有一片树叶了。这里和南京那温和的气候不一样,一到冬天,南京还是郁郁葱葱,可是,这里已经是灰蒙蒙的了。可是,尽管如此,朱棣还是喜欢北平,因为,他年轻的时候就跟随徐达驻守在这里,这里的一草一木都看着是那么亲切,而南京,不属于他朱棣。

  燕王现正在王府花园练武。

  朱棣的相貌和父亲有些相象,也是略微的有些下巴前翘,翘起来的下巴上, 长着稀疏的胡子。练武时,那胡子就在翘起来的下巴上颤动着。

  燕王正在当年,又是武将出身,身体魁梧,健壮,曾经和徐达学习过多种武器, 但是,最喜欢的还是枪。燕王在花园里面耍了一阵,身体稍微出汗,就缓慢下来。

  和尚道衍和术士袁珙走进。

  和尚拿着一顶白色的帽子,递给燕王:“燕王千岁,老纳给千岁送一个礼物。”

  燕王停止练武,问道:“先生送的礼物一定是出家人的物品吧?”

  道衍说:“是一顶白色的帽子。”

  燕王问道:“这-----是什么礼物啊?孤王还没有帽子戴吗?”

  道衍说:“千岁一定要留下。戴在头上。”

  燕王敷衍着和尚:“好,好好,我就留下。”

  道衍说:“千岁现在就要戴上。

  燕王看着袁珙:“袁珙先生,你说呢?”

  袁珙说:“为时尚早。”

  道衍说:“千岁,你就戴上吧。”

  燕王摘下自己的帽子,戴上那白色的帽子。

  道衍和尚拍手说:“好,燕王千岁这才对了。”

  燕王看着他们:“我不明白,戴上这白色的帽子,怎么就对了呢?莫非,现在的北平流行白色的帽子。”

  道衍说:“唉,千岁,这白色的帽子别人戴上是绝对不许可的,要杀头的。”

  燕王百思不得其解:“我戴上白色的帽子就正合适,别人戴上白色的帽子就杀头,这是为何?”

  袁珙哈哈大笑。

  燕王说:“我在北平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限制过百姓的穿衣服戴帽子的事情啊,我父皇虽然在朝廷里面建了东厂,锦衣卫,可是,只是监督官员, 也从来没有限制过皇亲国戚的时装打扮啊。”

  袁珙继续大声笑着。

  道衍说:“别人戴上这帽子只是保暖,王家千岁戴上这白色的帽子, 就不一般了。”

  燕王看着他们:“你们这是-----怎么了?”

  两个人神秘起来:“请问,这王上面,加上白字,读什么?”

  燕王思考着:“王上边一个白字,读皇啊。”

  道衍说:“是啊,王家千岁,现在,你就应该戴上这白色的帽子了。”

  燕王惊恐的看着道衍:“师傅,你是我多年的朋友,千万别把小王送上法场啊。”

  袁珙说:“要知道,道衍和尚可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世外高人啊, 听听道衍和尚的吧。”

  燕王说:“你们全都是世外高人,也是小王最信赖的朋友了,走,到密室谈。”

  几个人走进燕王府的密室。

  三

  燕王的密室,是燕王近日修建的,全是听了道衍和尚的话,燕王才修建了密室。道衍说,燕王修建密室,必有大用。燕王对这和尚,是言听计从。

  几个人坐定,燕王迫不急待的问道:“请两位高师指点。”

  袁珙说:“还是让道衍好事谈吧。”

  道衍问道:“王家千岁,你们26个弟兄,全都被封为王,可是,最有才华, 建功立业最多的,是哪一个?”

  燕王不谦虚的说:“当然是我燕王了。”

  道衍说:“是啊,虽然你是老四,没有被立为太子, 皇上担心废长立幼会引起天下大乱,可是,如今,你大哥已经死亡,余下的25子,全都不是长子了,这样, 皇上就应该从这25子中选择一个最有威望的最有能力的儿子当太子,可是,皇上却选择了太子的儿子朱允炆为皇太孙,为皇储,王家千岁怎样想?”

  燕王气恼的说:“唉,你们全都是我的老朋友了,我也就不再避讳了, 按照父亲制定的法律,随意议论皇储之事是斩首的罪过,不过,咱们现在是在密室,你们可以跟我推心置腹,我也就跟你们交心了,这些年,我多次出击北方沙漠,剿灭了元朝的残余势力,多次为皇父立下大功,我镇守北平,阻挡了蒙古人的多次袭击,没有我, 在南京的朝廷恐怕早就危在旦夕了,可是,我父亲却选择了那懦弱的大哥当太子,大哥死后,我本来以为时机已经到了,父亲必定要为才识举,可是,没有想到,父亲却选择了大哥的儿子,年仅16岁的朱允炆为皇太孙,要他接班,你们说,他能担负起我们大明江山的重任吗?”

  袁珙说:“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来拜见王家千岁。”

  燕王向两个人拱手:“请两位师傅教我。”

  道衍说:“我在南京的庙宇有朋友,那里的和尚说,那朱允炆生性懦弱,胆小,象个读书人,可是,却读书甚少,就喜欢和女孩子搅在一起,小小年纪,就有了正妻一名,叫做冯菱,还有偏妃两个。另外,和其他的宫女也不明不白的。”

  燕王说:“沉迷女色,怎能管理朝政大事?”

  道衍说:“风流不说,还生性懦弱,皇上担心他的亲母亲淑妃娘娘象武则天那样, 把持朝政,就赐予了淑妃娘娘身死,可是,这个朱允炆看到母亲死了,就哭哭涕涕的没完,听说,让皇上非常反感,担心,他这样的性格难以接班,掌管朝廷大事。”

  燕王兴奋的站起来,握住了道衍的手:“师傅,难道,这些全都是真的?”

  道衍说:“是这样,皇宫里面有太监信我们佛家祖宗,经常到京城的庙宇上香, 所以,就和我们的朋友交上了朋友,有话啊,就告诉我的朋友,我的朋友呢? 就派人及时骑马来到北平告诉我。”

  燕王问道:“哦,这个人现在还在北平?”

  道衍说:“他已经回去了。”

  燕王说:“可惜,我应该见见他。”

  道衍说:“嗨,出家人,不愿见外人的。”

  燕王说:“我有朝一日真的能如心愿,面南背北,一定要花银子修建庙宇, 给你们全都建金身塑像。”

  道衍说:“我代表我们佛家弟子,感谢王家千岁了。”

  袁珙说:“现在,既然皇上对那朱允炆已经反感,怀疑他的能力,我看,王家千岁应该马上到南京去一趟,面见皇上,让皇上在关键时刻做出决断,改立王家千岁为太子,为大明江山社稷早做打算。”

  燕王说:“我没有父皇的允许,不能随意离开啊。”

  道衍说:“皇上一生自起事起,就和元朝做对,最憎恨的就是元朝, 王家千岁在剿灭北方沙漠的元朝余孽以后,尚没有面见皇上,我看,可以将一些战利品带上,面呈皇上,皇上一定高兴,皇上现在老了,最想念的就是你们,最担心的就是身后事,所以,你马上奏本,希望面见皇上一次,现在,北方安宁,皇上也不会不放心的,所以,正是好时候。”

  燕王问道:“如果皇上不准怎么办?”

  道衍说:“应该写恳切一些,就说想念皇上。皇上这么老了, 就不想在生前见见王家千岁吗?”

  燕王说:“皇上有那么多儿子呢,如果全都奏本要求到京城,皇上绝对不会答应的。”

  袁珙说:“王家千岁,皇上那么多儿子,哪一个可与王家千岁相提并论? 建功立业全都不如燕王您啊,所以,皇上对王家千岁绝对不能同等看待的。”

  道衍说:“是啊,我看也是这样,皇上一定会亲自召见燕王的。”

  燕王说:“那。就麻烦两位师傅写一个奏本吧,一定要言词恳切啊。”

  道衍说:“袁珙先生文武双全,天下奇才,就让袁珙先生起草奏本吧,然后,燕王千岁抄一遍。”

  燕王说:“感谢二位先生指教。

  朱棣凝眉思索着。

  四

  大将军蓝玉府,此时还是大火漫天,烟雾迷漫。

  蓝天霞听见外面没有了动静,就用力拱倒大缸,在大火中奋力奔跑着。

  她咳着,几次差点昏迷,一条狗发现了她,跟随她奔跑着。

  她奔跑出火海。

  家里面的狗也跟随她奔出火海。

  如今,蓝府的人和动物,几乎全都被锦衣卫杀绝了。

  蓝天霞走到门口,大门已经被烧毁了,只有墙壁在燃烧着,火光冲天,热浪灼人。

  她向火海磕头,哭泣了一会,然后急速奔驰在夜色中。

  那狗也紧紧的跟随着她。

  黑夜中,蓝天霞跑到了城边的庆寿寺。

  姑娘跑到南京庆寿寺。

  姑娘伏在庆寿寺对面的胡同口。向着庆寿寺观察着。

  和尚道空刚刚把大门关上。

  蓝天霞看没有别人,就跑向了庆寿寺,急促的但是声音却是轻缓的敲门。

  和尚打开门:“哎呀,这位施主怎么这般模样啊?”

  蓝天霞本来相貌美丽,可是,现在,头发披散着,全身沾满了血迹,泥土。犹如乞丐一般。

  蓝天霞说:“快让我进去。”

  蓝天霞挤进门,把门关上,然后跪倒:“给师傅磕头。”

  道空急忙扶起她:“原来是位女施主啊?深夜来此,我们全都是出家人,佛门圣地,实在不便啊。”

  蓝天霞说:“我是蓝天霞,我父亲乃大将军蓝玉。”

  道空急忙把蓝天霞引到房间,然后,关好门:“哎呀,小姐,蓝将军生前是我们庆寿寺的恩人啊,多次救济我们寺啊,今天,大将军有难,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啊。”

  蓝天霞哭泣起来:“师傅,我一家死得好悲惨啊,师傅啊-----

  道空叹息道:“想那皇上也是出家人出身,可是,夺得了江山社稷以后, 竟然对他的过去的朋友元勋如此的凶狠,接连杀害了多个功臣,唉,人心难测啊。”

  蓝天霞说:“我如果不给父亲母亲报仇,我也就随父亲母亲去了,我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面目?”

  道空说:“报仇?那是将来的事情啊,现在,你形单影只,就一个小姑娘家, 孤独孤单,千万不能盲目的暴露在外面,会招致杀身大祸啊,现在,全城, 甚至全国都在搜查你们蓝家的人,蓝家的亲戚,朋友,全都要杀头啊,到处是人头,到处是血迹啊,好恐怖的啊。”

  蓝天霞说:“师傅,教我武功吧,我一定要为我一家报仇。”

  道空说:“现在,在这京城不能久留,我们这庆寿寺来往的人特别的多,没准,就有锦衣卫那些特务们,还有一些官吏,官吏的家属来上香,所以,你在这里千万不能久留。”

  蓝天霞说:“师傅,只要让我学武功,我到那里都可以。”

  道空说:“明天一早,我就给你化妆,你啊,就剃掉头发,跟着我出京城,我啊,送你到我的一个师妹那里去,好吗?”

  蓝天霞说:“我就从此受戒,出家吧。”

  道空说:“你刚才说,要给父亲母亲报仇,可是, 出家人要将尘世上的事情全都忘记,要四大皆空,出家人怎么报仇呢?”

  蓝天霞说:“就依师傅,怎么办都可以。”

  道空说:“你啊,是假出家人,明白吗?别人问了,你就说,是庆寿寺的和尚,是我道空的徒弟,明白吗?”

  蓝天霞点头称是。

  道空找来刀子,给蓝天霞剔掉了长发。

  然后,道空还给蓝天霞找来了和尚的衣服,然后说:“小姐,你马上休息吧,在我这里,你不会出事的。

  蓝天霞躺在床铺上,低声哭泣起来:“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们啊---- 你们辛苦一生坎坷一生,可是,到头来,却让那凶狠的朱元璋给杀死了,爸爸妈妈啊-----

  门外,道空的师弟道灵在偷偷的听着房间内的动静。

  清晨,道空和尚带着剃了头发的蓝天霞来到了南京城门。

  大门敞开着。

  来往的百姓受到守门士兵的严密盘察。

  蓝天霞和师傅道空走到门口。

  士兵向道空打着招呼:“道空师傅,上哪里啊?”

  道空说:“出家人,四海为家,我啊,到外游历去。”

  士兵问道:“这个小和尚是谁啊?”

  道空说:“这是我的弟子弘静。”

  道空和蓝天霞走出城门。

  远处,一片烟尘。

  无数的马和车辆急速奔驰而来。

  道空打量着那些马车。

  无数的士兵打着燕王朱的旗帜。

  道空叹息道:“这朱家王朝要出现大乱了。”

  蓝天霞问道:“师傅,为什么这样说?”

  道空说:“这朱元璋杀害功臣,可是,对自己的儿子却是如此的腻爱纵容宽宏, 你看燕王这气势,26个儿子,26个王,手下全都有军队,如此的气势, 就连皇上自己也不如啊。”

  蓝天霞说:“但愿朱家江山从此大乱,我也好为父亲母亲报仇。”

  道空叹息道:“推翻元朝用了20年,平定云南,辽东,又用了10年,战乱频繁, 百姓图炭,我看,还是安定的好啊。”

  燕王的大队人马走过道空和蓝天霞的身边。

  突然,一个和尚从马上跳下,抓住了道空。

  道空和蓝天霞惊出一身的冷汗。

  道空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道衍哈哈的大笑起来:“师兄,怎么,不认识我了,当年,咱们也曾在一个庙宇, 共同侍候佛主啊,哈哈-----

  道空哎呀一声:“原来是道衍啊?怎么?你不是在北平吗?这次,怎么也来到京城了?”

  道衍说:“我啊,和燕王是朋友,燕王来京城朝见皇上,一定带我来,我不能不来啊。”

  道空说:“出家人,怎么和人家官府的人搅在一起了?这不是咱们出家人的本分啊。”

  道衍说:“我来京城,是为了来看师兄和师弟的。”

  道空说:“不巧,我正要出京城,到师妹那里去。”

  道衍开玩笑说:“师兄,我来到京城,就说来奔你师兄的, 师兄咱们可以弃我而去呢?孔夫子都说过,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哈哈-----

  道空说:“有师弟接待你,恐怕,你不需要师兄什么的。”

  道衍说:“当然需要,我需要师兄的指点。”

  道空说:“不行,我的确要走,我已经答应师妹,要马上到她那里去。”

  道衍说:“听说,师兄和师弟有些不融洽,是否有此事?”

  道空说:“师弟道灵是官府的红人,自然就看不起我这个师兄的了。”

  道衍说:“看不起师兄,和师兄争夺京城的第一和尚的地位吧?哈哈----

  道空说:“玩笑了,我一个出家人,怎么会计较自己的地位呢? 我是从来不和师弟争夺什么地位的,师弟喜欢和皇宫的人交往,喜欢和锦衣卫交往,那是他的事情,我不会干涉的。”

  道衍说:“师兄是住持,师弟当然要听从师兄的了。”

  道空说:“哎,我从来不计较师弟做什么,我对其他的弟子可以从严, 对师弟却是格外的宽宏啊。”

  这时,道灵领着士兵来到,大喊着:“快,蓝玉的女儿在那里-----千万不能让她跑掉啊-----

  士兵们包围了道空道衍和蓝天霞。

  蓝天霞惊恐的哭泣起来:“师傅,这是怎么回事啊?”

  道空说:“没有看到吗?这正是我的师弟道灵,是他出卖了我们。”

  道灵领锦衣卫走近道空。

  道灵说:“道空师兄,马上离开这里,我的锦衣卫朋友说了,保证对师兄 不追究责任,可是,这蓝玉的女儿一定要留下,让我们交给朝廷,也好领受金银。”

  道空骂着:“呸,无耻之徒,当年,正是蓝将军喜欢拜佛上香,才认识我们兄弟, 没有蓝将军的资助,我们庆寿寺哪里有今天的辉煌?没有蓝将军的提携, 你哪里认识这么些朝廷官府的人?你怎可以做这样的出卖良心和朋友的事情呢?啊?”

  道灵说:“师兄,蓝玉试图谋反,皇上已经下诏,蓝家诛灭九族,如果私自隐藏蓝家人不报,也是死罪,我可不想这么早就死去,师傅,马上让开,不然, 师傅也是死罪了。”

  道空说:“我和蓝将军是朋友,你和蓝将军也是朋友,咱们全都在诛灭之列, 马上一起去认罪吧。”

  五

  南京城门一片混乱。

  官兵包围了蓝玉的女儿和道空和尚。

  锦衣卫的首领常天高喊着;“万岁有旨,不能让蓝玉的家人跑掉-----抓住蓝玉的家人有赏啊------到我锦衣卫的帐房里面领受奖赏啊------

  官兵们蜂拥而上,用刀和枪威逼着道衍道空和蓝天霞。

  蓝天霞也会一些功夫,不过功夫不深,拿起自己的刀就和官兵们拼杀起来:“师傅,你们快走吧,我就给爸爸妈妈报仇了,拼一个够本,拼两个我就赚一个-----

  普通的官兵不是蓝天霞的对手,被蓝天霞砍死几个。

  道空对道衍说:“师弟,快救救我们的性命啊-----

  道衍说:“好吧,你们马上向后面撤退,由我来对方他们-----

  道衍对燕王的卫兵说:“锦衣卫截断我们的退路,恐怕要欺辱燕王,显示自己的势力,弟兄们,跟着我打啊------

  道衍率领着燕王的卫兵,一起冲进锦衣卫和官兵的队伍,一阵拳打脚踢, 把锦衣卫和官兵打得丢掉兵器,屁滚尿流。

  道衍对道空说:“师兄,马上骑我的宝马,带徒弟逃命去吧,以后有困难,到北平去找我。”

  道空上了道衍的马,把蓝天霞也拉上了马,两个人急速奔驰而去。

  常天命令士兵们:“马上追杀-----

  道衍率领着燕王的卫兵拦截住锦衣卫和士兵。

  双方又是一阵斯杀。

  常天让防卫城门的士兵全都下来,包围燕王的车队马队。

  防卫城门的士兵不敢不听从锦衣卫的命令,包围了燕王的车队马队。

  道空和蓝天霞已经奔跑出数里,没有了踪迹。

  道衍看师兄没有了踪迹,这才对车里面的燕王说:“王家千岁-----

  燕王在路上疲劳过度,已经在车里面睡着了。

  道衍伸手把燕王推醒,然后说:“王家千岁,锦衣卫拦截去路,不让燕王进城门。”

  燕王惊醒,骂着:“好大胆的锦衣卫,全都找死啊?走,进去。”

  道衍命令着:“走,进城门。”

  常天命令着:“马上把城门关上-----

  果然,那城门就被关上了,城门吊桥也被拉起来。

  燕王看着城门果然被关闭,就在马车里面骂着:“大胆,你们难道不认识孤王?”

  锦衣卫首领常天说:“我只知道我听从皇上的调遣, 其他的什么王全都不关我什么事情。”

  燕王气恼的走出来,问道:“哪个混帐东西说的话?”

  锦衣卫说:“大胆,你是谁?敢对我们锦衣卫说这样的话?”

  燕王问道:“告诉他们,我是谁。”

  袁珙走近常天说:“这位是燕王千岁。”

  常天听说是燕王,不敢说话了。

  燕王走近常天狠狠的打着他。

  常天想反抗,可是,不是燕王的对手,燕王把常天狠狠的摔在地上。

  常天起来,燕王再次把常天摔在地上。

  几次下来,常天已经不能起来了。

  燕王哈哈大笑:“孤王在沙漠剿灭元朝余孽的时候,遇到过无数的摔交高手,可是,他们全都不是孤王的对手,你一个依靠出卖嘴皮子谋生的太监,怎是孤王的对手?哈哈----来,给我打-----

  道衍带头,上来就给了常天一个嘴巴。

  燕王的卫兵蜂拥而上,拳打脚踢的,常天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不能动了。

  锦衣卫蜂拥撤退。

  燕王喊着:“马上开城门,我是燕王-----

  城门慢慢的打开了。

  燕王走上马车。

  马队慢慢的走进南京城门。

  道衍走近燕王的马车,说:“千岁,这锦衣卫好大的胆子, 怎么敢于拦截燕王的马队?”

  燕王说:“全都是我父皇给宠的,那些太监在京城胡做非为,破坏大臣功勋, 那些开国的元老,大多是这些锦衣卫破坏致死的。”

  道衍说:“开始,我还以为他们是在玩笑,没有想到, 他们真的敢于拦截燕王的马队,胆量太大了。”

  燕王气恼的说:“早晚,我要让他们全都死在我的马下。”

  道衍说:“可不能那样说,他们在皇上面前,比你们这些亲儿子还值钱呢。”

  燕王说:“不知父皇是怎样想的,重用这样的一些人,岂不让人笑话?”

  六

  锦衣卫头领常天跑进皇宫,面见朱元璋。

  常天在朱元璋面前跪倒:“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朱元璋看着常天,又气恼又可笑:“怎么这般模样啊?”

  常天的脸颊,全都是血,牙齿被打掉好几个。哭泣着:“陛下,千万给奴才做主啊。”

  朱元璋愤怒的问道:“怎么?真的有人敢打你?”

  常天说:“真的有人敢于打我。”

  朱元璋说:“你们锦衣卫是朕亲自建立的,直接归属朕管辖,哪个大臣吃了熊心豹胆了,敢于打我的锦衣卫啊?”

  常天说:“哎呀,陛下,他不但打我,还边打边骂陛下呢。”

  朱元璋恼怒:“大胆,马上给我灭他的九族。上杀他的父亲,下杀他的儿子,杀死他的全家。”

  常天说:“我们不敢。”

  朱元璋说:“有朕给你做主,有什么不敢的?”

  常天说:“这个----

  朱元璋说:“快说,朕给你做主。”

  常天说:“他的父亲是-----

  朱元璋问道:“到底是谁?”

  常天说:“就是陛下。”

  朱元璋惊鄂的问道:“朕的王子?”

  常天扑在地上:“请陛下饶恕奴才冒犯之罪。”

  朱元璋说:“朕的儿子-----太子已经去世,其他的王子全都在各自的封国, 这个人一定是假冒的皇亲,这还了得,我大明四海初定,朕最恼火的就是冒充姓朱的人,更痛恨冒充我的儿子侄子的人,马上杀死这个人, 看哪个胆大妄为的还敢于再冒充朕的儿子侄子。”

  常天慢慢的爬起来:“是啊,这个人一定是冒充的,25个王子全都在各自的封国, 最近的也有上千里地,怎么会是陛下的王子呢?”

  常天说:“谢谢陛下。”

  常天对锦衣卫说:“陛下有旨,马上杀死冒充皇亲的胆大妄为之徒------

  锦衣卫跟随着常天,奔出皇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