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残缺的仙身
九仙草2019-03-22 09:352,726

  “仙身不全,真的就不能踏入那一步么?”

  他一声苦笑。

  年少时,他曾与敖鸿羽等云澜弟子下山历练,斩杀镇压在邙阴山的魔族。在他们开启阵法时,却不料那魔族冲破封印,逃了出来。那魔族在嗅到白音希身上浓郁的仙气后,异常亢奋,抓住了年少的白音希,并挖去了他体内最先觉醒的那段仙骨。

  在白音希万分危急时刻,一身穿宫装,面带斗篷的女子突然现身,将白音希从魔爪中救下。那女子将白音希救下后,又从怀中拿出一枚仙丹给白音希服下,待白音希伤情稳定后,女子展动身形,朝魔族攻杀而去。她翩如惊鸿,宛如游龙,几道剑光闪过,那魔族便一命呜呼。

  那面带斗篷的女子在斩杀魔族后,将白音希一行送到了云澜山地界,最后却带着白音希的仙骨飘然离去。

  年少时的经历,在脑海浮现,依然那么清晰,白音希每每想起,不由脊背一凉。

  “封印那么久的魔族为何还能冲破封印?”

  “救我的那人是谁?既然救我,为何要把我的仙骨带走?”

  ……

  种种疑惑,缭绕心头,让人思绪凌乱。

  雨水不断敲打着白音希那苍白的脸颊和单薄的身躯,此刻,他就像大海里的一叶扁舟,狂风暴雨里的一片浮萍,渺小而脆弱。

  漆黑长发披散开去,如宣纸上的泼墨,凌乱四散,不再飘逸。他那白衣也不再猎猎飘扬,而是紧紧地贴着他的身躯,勾勒出那清瘦的体格。

  观云峰承载着云澜山的荣耀,也承载着整个仙道联盟的信仰和希望。

  而最终要承载这一切的,是那道并不魁梧的身影,那个并不厚实的肩膀。

  白音希强忍着剧痛,缓缓地站了起来,迈开沉重的步伐,艰难地朝观云殿走去。他步子踉跄,没走多远便一不小心扑倒在泥淖里,发上、衣上、脸上、身上均被泥水沾染,活像一个泥人,显得狼狈不堪,哪里还有半点仙人模样。

  那个站在云澜山最高峰的人,同时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孤独、最无助的人。

  白音希喉咙滚动了一下,右手捂住伤口,左手柱地,想要再次爬起来,就在这时,一抹淡淡的药香气传来。白音希闻之,意识清醒了几分,那击打在身上的雨滴也渐渐消失。

  大雨之中,一道身着红裙的身影,撑着一把油纸伞,携着一抹幽香,踏着柔软的步伐,慢慢地朝他走来。

  漆黑的天幕下,那一抹绯红绚丽而耀眼,仿佛一盏明灯,再次将他前行的方向照亮。

  “你为何要那么傻?”

  梅熙雪蹲下身来,伸出温润如玉的纤白手指,轻轻拭去白音希脸上的泥水。她望着那平时高高在上,而此时狼狈不堪的身影,心中疼痛,哽咽道。

  闻言,他只是苦涩一笑,并未回答,然后继续爬起来。

  “咚……咚……咚……”

  七道低沉的钟声从天际传来,似虎啸龙吟,又似沉重的叹息。

  长老院在未通知掌教的情况下,直接发出了宗门最高规格的集会信号。这种会议,只有在仙魔大战之时才召开,至今也不过三次。

  闻声,白音希不由得发出一声冷笑,目光也变得寒冷。

  白音希在梅熙雪的搀扶下向所居的观云殿走去,回到观云殿,梅熙雪为白音希进行了简单的治疗。白音希换了一身黑袍,然后和梅熙雪一起前往即将召开会议的地点,云宫。

  观云峰外,此刻云横雾锁,宛如一个解不开的迷局。

  ……

  云宫乃云澜山开派祖师云无涯所开辟的一处空间,后经历代掌教加固拓展,如今规模不亚于一个小世界。九峰之上各有空间通道,可直达云宫。如遇战事,云宫可作为最后的避难所。云澜山能历经三次仙魔大战而不倒,云宫功不可没。

  云宫,云塔,云殿。

  大殿千丈大小,高约百丈,巨大的顶穹上漂浮着不计其数的星光石,光线幽柔,闪烁不定。顶穹正中,一颗直径丈许大小的月光石静静悬浮,如皓月当空,洒下道道月白色光华。

  在月光石正对的大殿中央位置,摆放着一张直径十丈的黑色圆形石桌,石桌周围,有十道座椅。以石桌为中心,又有九层座椅呈环状将石桌围绕。

  此刻,石桌周围有九道苍老身影依次落座,当下皆闭目养神。虽然九人周身毫无仙力波动传出,但在场人谁都知道,这九人个个都是仙尊后期的巅峰强者,实力深不可测,是云澜山最强大的底牌之一。

  长老院由九位太上长老、十二位常务长老、一百位事务长老以及三百位一般长老构成。在长老院中,太上长老平时忙于闭关,冲击境界,只有遇到如仙魔大战这般重要之事才现身,一般情况下院中之事都由常务长老和事务长老负责处理。同时,为了平衡各脉力量,在九位太上长老中,天、地、人脉各占三席。

  大殿中,圆桌主位坐北朝南,此时空缺。在主位东侧,是天脉天清、天罗、天玄三位太上长老。主位西侧,是地脉无华、飞羽、落云三位太上长老。主位对面,是人脉乌曜、龙坤、毓秀三位太上长老。石桌之外第一层,九峰峰主均已就位。

  敖天龙见会议即将开始,便朝人脉三位长老传出一道神念。三人似有所感,倏地睁开眼眸,彼此对望,皆微微点头,然后又尽皆望向地脉的落云、飞羽长老。似察觉到三人的灼灼目光,落云、飞羽长老也睁开老眼,与三人目光一一相触。落云长老脸色微红,目光低垂,不再看三人。飞羽长老面色略显挣扎,似犹豫不决。

  见飞羽长老至今还未做下决定,敖天龙嘴角掀起一抹冰冷的弧度。人脉三位太上长老眼神微眯,目光略显冰寒,盯得飞羽长老如芒在背。

  “恭迎掌教!”

  “恭迎药女!”

  某一刻,殿内一黑一红两道身影踏出光门,来到大殿之中。来人正是云澜山现任掌教白音希与药女梅熙雪。

  白音希行至圆桌主位处坐下,梅熙雪随意选了石桌外第一层的一个位置,缓缓落座。

  淡淡的药香弥散,充溢整个大殿。

  在梅熙雪进来后,敖鸿羽的眼神大多都放在了梅熙雪身上,在这里,他的眼中仿佛只有梅熙雪一人,周遭的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他的目光逐渐迷离,怔怔失神。

  敖天龙眼见此景,随即干咳一声,敖鸿羽闻声如梦初醒,这才恢复清醒。

  “我云澜山创派千年,长老院最高会议仅在关乎宗门生死存亡之时召开,至今也不过三次。今日未事先通知本座,突然召开此会,究竟何事?”

  白音希语气微冷,一一扫过九位太上长老,特别在看向地脉三位长老时,目光冷冽。

  “此诚危急存亡之秋,因此未及时通知掌教,还请掌教息怒!”

  白音希对面,一身蓝袍,面容如玉,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和蔼一笑,带着歉意道。此人乃是人脉太上长老,毓秀。

  “哼!你乃一宗之掌教,你的事难道不是宗门之事?你的修行难道不关系全宗安危?”

  一身乌黑长袍,头戴乌金头冠的老者冷哼道。他拄着一只乌木拐杖,拐杖约一丈高,茶杯粗细,通体漆黑。在其顶端,雕刻着一只黑色凤鸟,凤鸟仰头高鸣,展翅欲飞,气势凌人,栩栩如生。此人是人脉太上长老,乌曜。

  “看来诸位长老是对我第三次冲击仙帝境界失败有意见了?”

  白音希伸出修长莹白的手指,端起身前的茶杯,轻轻吹开水面上的浮叶,啜了一口,淡淡一笑,道。

继续阅读:第四章 长老院的决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观云之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