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凝聚仙骨
九仙草2019-03-30 14:522,297

  弹指间,一个月时间匆匆飞过。

  在这一个月间,天澜世界中被镇压的魔族开始纷纷躁动,不断轰击原本镇压他们的封印,引起阵阵骚动。

  所有修士心中,一抹不安的心绪不断变得强烈,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开始蔓延向整个世界。

  云塔的一处空间中。

  这里仿佛虚无,没有声音没有阳光,四周一片空洞。

  白音希盘坐于虚无之中,头顶本源仙火熊熊燃烧,炽热的高温,使得这里空间呈现扭曲之态。仙火之中,一面玄色小旗剧烈颤动,不断发出嗡鸣之声。在经过三个时辰的灼烧后,这面玄色小旗化作了一团玄气,白音希张嘴一吸,一下将玄气吞入口中。

  玄气入口后,白音希连忙运转仙力,然后将那团玄气朝着左胸肋骨空缺处引去。在神念的操控下,这团玄气逐渐勾勒出一段肋骨的轮廓。

  白音希此刻脸色苍白,额头见汗,看上去异常吃力。他的心神全部沉浸在勾画肋骨之中。

  他要借助太初仙旗的力量,重塑仙骨,完全仙身,打破桎梏,然后踏入仙帝!

  玄气缓缓凝聚,不断实化为血肉骨骼,白音希的心神不断朝着实化的骨骼中侵入,试要建立与自身的连接。这一过程有些漫长,也容不得丝毫差错。越到后来,玄气实化为血肉骨骼的速度越加缓慢,难度也越加增大。白音希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滴落,脸色更加煞白。

  虽然太初仙旗与太初仙体属同源,但完全太初仙体并非简单的做加法。太初仙体是在天地未分之时经过太初之气一系列的融合、演变,并在一定的条件下形成的,仙体中的每个部位、每一寸骨骼、血肉都是有机结合在一起,相辅相成,暗含某种天道法则。因此,想要完善,并非是那么容易。

  白音希的心神慢慢浸入了实化的那一小寸骨骼之中,后来,当他再次准备朝前侵入时,却遇到了巨大的阻力,结果再也无法前进丝毫。他不甘心,再次凝聚心神朝前推进时,却遇到了一股强大的反弹之力,将他的心神猛地弹出。

  “噗”

  白音希一口鲜血喷出,脸色煞白,毫无血色。凝聚为骨骼的玄气此刻散逸而开,漂浮在他身前。

  “这条路也走不通……”

  白音希眼中有些茫然,心中几乎绝望,他呆呆地坐在地上,半晌后才恢复过神来。他缓缓擦去嘴角血迹,然后伸出手掌,向身前一招,那团玄气便朝他飞来,并落在他掌心。心念一动,玄气再次凝聚成了一面玄色小旗,被他收在袖中。

  这次用太初仙旗来尝试凝聚仙骨的行为有些冒天下之大不韪,太初仙旗作为仙道联盟的象征,若出现损伤,对仙道联盟的士气将会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当下见到仙旗并未损伤,白音希轻呼了一口气。

  心念一动,周围虚无的空间开始碎裂,白音希出了云塔,回到了观云殿中。

  “难道我天澜世界注定要灭亡吗?”

  白音希想到师傅的嘱托,想到整个云澜山的弟子,想到天澜世界的芸芸众生,心中越来越乱,也越来越沉重。他起身,走出了观云殿,沿着月池散步,排解心中的愁绪。

  明月高悬,星辰闪烁。清风徐徐,涧水泠泠。

  白音希眉头微皱,缓缓行走在曲折蜿蜒的湖边小道上。池中有数尾漂亮的游鱼优哉游哉地向他游来,然后又优哉游哉地游了开去。望着水中的鱼儿,白音希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心底竟有些羡慕起来。

  “如果能做一条鱼儿,那该多好?”

  白音希轻叹。可是片刻之后,他又苦笑着摇了摇头。无论如何,终有人要去面对这即将发生的一切,逃避不是办法,若魔族攻破天澜世界,即便是一条游鱼,恐怕也无法拥有往日的自由自在。

  走到小路的尽头,白音希登上了观云台。

  他身后的梅树,此时已有半人多高,并抽出了数根嫩枝,长出了许多新芽。

  眼前浮云过往,或急或缓,时起时伏,形态各异,变幻无穷,一如他此刻纷繁复杂的心绪。

  他轻轻地闭上了眼,神念铺展开去,从云澜山一直蔓延到整个天澜世界。

  无数景象在他的脑海里出现:

  “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

  一个小镇的药店门外,一位中年男子心中焦急,不断地敲击紧闭的药店大门,请求药房大夫拯救他那奄奄一息的儿子。这个中年男子瘦骨嶙峋,衣衫破烂不堪,头发披散,面带倦色。他所在的村子,因为发大水,整个村庄都被冲毁。他的妻子在这场灾难中失踪,尽管他找了许久,却始终都未找到。

  后来,他带着年仅五岁的儿子,向村子外的小镇迁徙。在迁徙途中,他的儿子感染了严重的风寒,于是他便带着他的孩子来到小镇上唯一一家药店求医。

  药店大夫是个吝啬贪财的人,知道他身无分文后,立刻就把他赶出了大门,并将门重重地锁上,任他如何哀求,药店大夫都无动于衷。

  中年男子望着墙角那脸色苍白,身体蜷缩起来的孩子,眼中流下了无助的泪水。

  此时,一位中年妇女带着一个小女孩从他们身旁路过。小女孩扎着两根羊角辫,一脸的天真无邪,手中拿着两串糖葫芦,当她看到那蜷缩在墙角的小男孩后,心中同情,于是便将手中的糖葫芦分了一串给他。

  中年妇女见那个中年男子衣衫褴褛、落魄无助,心中恻隐,也从怀里拿出了一两银子,递给了那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连忙道谢,带着万分感激的心情,目送这一对母女离开。

  待那位中年妇女和小女孩离开后,中年男子又来到了药店大门前,这次还没等他敲门,大门便打开了,里面传出一个苍老而冷漠的声音:“进来吧”。

  中年男子激动得快要哭出来,连忙抱起昏睡过去的孩子,匆匆忙忙地进了大门。

  ……

  一片无名沼泽中,一头野牛正低头喝水,在它喝得正酣时,突然,一只巨大的鳄鱼从它身前的水面下跃起,一口咬住了野牛的脖子,野牛挣扎,但还是被拖入水中。正当这只鳄鱼准备享受美餐时,一条百丈大小的黑蛇悄悄接近,然后如闪电般射出,一口咬向鳄鱼脑袋,并将鳄鱼身躯紧紧缠绕。鳄鱼哀嚎,全身骨头都被挤碎。

  最后,野牛和鳄鱼都成了这条黑蛇的晚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观云之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观云之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