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疯狂
九仙草2019-03-31 12:003,762

  “我是云澜山掌教,我是联盟盟主……”

  “魔族即将来犯,天澜世界危在旦夕……”

  “我不能让云澜山万年基业毁于我手!”

  “我不能沉溺于个人情爱而置天下苍生于不顾!”

  “师傅,弟子错了……”

  白音希双眼倏地睁开,眼神明亮,一把推开了怀抱中的梅熙雪,仰头一声怒吼。

  他发丝飞舞,衣袍猎猎,全身散发出一股绝情之意,浑身更有一股强烈的气势轰然爆发。

  体内的仙气终于停止了散逸,跌落的速度迅速减缓。

  白音希望着身下的万丈深渊,右手抬起,仙力凝聚,然后重重一按!

  一个由云雾汇聚的巨大掌印从天而降,宛如一座巨大山峰,透过一层层封印之光,重重地向下砸去。

  整个山峰都仿佛颤动了一下,然后响起一阵阵凄厉绝望的厉啸。

  片刻后,葬情渊下归于一片安静,那被封印在此处的心魔族强者被瞬间抹除。

  白音希带着梅熙雪转身朝上飞去。

  飞上观云峰后,白音希松开了梅熙雪,然后便毫不犹豫地离开。

  梅熙雪此刻也恢复了过来,回想起坠崖后的一幕幕,心中喜怒杂糅。她望着转身离去的白音希,大声道:“你是爱我的!”

  白音希闻言一怔,身体顿在原地。

  “我是我,但我终究,不能是我……”

  “大道无情……”

  片刻后,白音希再次踏步离开,留下一句无奈而决然的话语。

  “何谓大道?何谓小道?难道你的道便是大道,我的道便是小道?”

  梅熙雪怒声质问道。她神色凄然,心中无限悲伤,娇俏的脸颊上泪水划过。

  白音希内心此刻快要碎裂,强忍着没有回头。他轻轻闭眼,所有的情绪化作了一声叹息。

  顿了片刻后,他再次睁眼,眼中再次浮现出一片决绝之色,然后迈开脚步,向观云殿走去。

  梅熙雪心中悲伤欲绝,坐在原地,失声痛哭,不能自已。

  小半个时辰后,她停止了哭泣。她慢慢站起身来,神色哀伤地看了一眼观云殿,然后不再犹豫,化作一抹长虹直奔大千峰而去。

  “我若爱你,便无法爱众生。我不去爱你,正是因为我深深地爱着你啊!”

  透过窗户,白音希望着梅熙雪伤心欲绝的样子,心中阵阵绞痛,他恨不得立刻冲出去,将她抱在怀里。只不过,他强行压下了这股念头。这小半个时辰,他过得异常漫长。每一刻,他的心都在承受煎熬,宛如凌迟一般。

  在梅熙雪走后,他的心中变得空空荡荡,整个人一下变得萎靡下来,然后瘫坐在地上。

  “为什么要学《云澜经》第十卷!”

  “为什么掌教是我!盟主是我!”

  “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修士,那该多好……”

  ……

  此时的白音希,对自己当初学《云澜经》第十卷的行为产生了浓浓的后悔。他甚至在想,掌教、盟主的位置,谁要谁拿去!

  只要能跟梅熙雪在一起,就足够了。

  他仰天嘶吼,眼中血丝弥漫,似要与命运抗争。紧握的双拳,指甲深深地嵌入了肉中也浑然不觉。

  乌云骤然汇聚,天空青黑一片,如一张铁青的脸,更有一道道雷霆不断咆哮。白音希心中那股压抑许久的情绪,此刻再也控制不住,一下爆发开来。

  他披头散发,眼睛血红,飞到半空,如猛兽一般,对着苍穹不断嘶吼。

  怒怼苍穹!

  怒怼命运!

  他发出了不甘的咆哮!

  乌云迅速在他头顶汇聚,狂风呼啸,电闪雷鸣,似天在发怒。道道雷霆落下,击中白音希单薄的身躯。在狂暴的雷霆之力下,他没有用任何仙力抵挡,被劈得衣衫破碎,浑身颤抖不止。

  雷霆越多,他越是嘶吼得厉害,似要把这一生所有的愤怒都在这一刻倾泻出来。

  雷霆不断劈在他身上,他体内的仙气也开始暴走,心神剧烈颤动,仿佛破碎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乌云开始散去,雷霆也停止了攻击。

  白音希从空中掉落,浑身焦黑,神色憔悴,一大口鲜血喷吐而出,然后昏迷了过去。

  片刻之后,一道白色塔影蓦然显现。它散发出道道白光,然后将白音希笼罩,眨眼之间,白音希就被收入塔中。

  塔身缓缓旋转,片刻后消失不见。

  白音希醒来时,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浩瀚的空间之中,这片空间深邃古老,四周更有无数星辰闪烁。

  他望着四周的星辰,此刻心绪一片平静,略微感应,察觉到被雷霆击伤的身体已经愈合,心中微微惊奇。

  “你终于醒了。”

  虚无之中,一道苍老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岁月中传来。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白音希闻言,当下明白在自己昏迷后,被云塔所救,于是立刻起身,向着身前虚无处抱拳一拜。

  片刻后,一道苍老身影缓缓凝现。他眸如星辰,眼神深邃,一身仙风道骨,浑身弥漫出一股浓浓的岁月气息。

  “老夫已为你治愈雷霆之伤,并为你修复已崩溃一半的道基,好在你心性坚韧,道心犹在,不然就算是老夫也无能为力。”

  老者望着白音希,感慨道。

  闻言,白音希想起在梅熙雪离开之后的一幕幕,不由得苦涩一笑,道:“让前辈见笑了。”

  老者闻言,淡淡一笑,道:“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原本以为老者会取笑自己,但白音希闻言后,发现老者很理解自己,心中不由得涌起一抹感动和温暖。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老者感叹道,即便他活了漫长岁月,于情道,也不敢说自己完全参透。

  “那前辈可知,云澜山其他修行《云澜经》第十卷者,结局如何?”白音希有些好奇地问道。

  老者目露回忆之色,顿了片刻,然后道:“历来修行《云澜经》第十卷者,几乎都逃不过这一关。有人选择忘记心爱之人,有人选择放弃修炼,也有的亲手杀了心爱之人……”

  白音希听罢,全身一震,目露震惊之色。

  “那对我来说,前辈可知是否有破解之法?”

  白音希神色担忧,希望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破解之法?呵呵……那要问你自己。”

  “你身上的帝劫之伤,老夫也无能为力,也只能靠你自己。”

  老者的身影慢慢变得虚幻,最终完全消失,只有苍老而悠远的声音在这片空间中响起。

  “谢前辈指点。”

  白音希再次对着虚无抱了抱拳。

  老者离开后,白音希盘膝坐了下来,然后准备开始修炼。他已下定决心,这次定要将帝劫之伤修复,然后再次冲击仙帝境界!

  他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然后从袖中拿出了一个玉瓶,这正是梅熙雪给他炼的第一疗伤圣药——七彩琉璃丹。

  梅熙雪为了炼制这一枚丹药,跋涉了千山万水,付出了巨大代价,甚至遇到了生命危险。白音希虽然无法和她在一起,但不能辜负了她的一片心意,他打算将丹药服下。

  白音希心念微动,七彩琉璃丹立刻从瓶内缓缓飞出,然后悬浮于瓶口。丹药之上,散发出绚丽的七彩光芒,看上去流光溢彩。

  白音希望着这一枚珍贵的丹药,心中无比复杂,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拈起七彩琉璃丹,放入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磅礴却温和的药力从舌尖沿着经脉传导开来,瞬间弥漫全身,带来一股清凉舒爽之意。服下丹药后,白音希的整个身躯,笼罩在一片七彩光晕中。

  “嗯?怎么有种熟悉的感觉?”

  在吞下丹药后,他隐隐觉得这丹药中似乎有一部分成分令他感到熟悉,却又一时半会说不上来是什么。

  那种感觉,就像是丢失的东西,如今归来,与他再次融为一体。当下他来不及多想,连忙运转《云澜经》,迅速吸收药力,好让伤口能尽快恢复。

  白音希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胸前的那道伤口,此时正在慢慢愈合。

  大约过了三个时辰,白音希体外的七彩之光,才慢慢地黯淡下来,七彩琉璃丹的磅礴药力终于被他吸收完成。只是,他的伤口只好了七八成,并未痊愈,这令他十分不解。

  七彩琉璃丹是传说之中的第一疗伤圣药,即便是帝劫之伤,亦可痊愈,当下的情形,显然不符合常理。

  “熙雪丹药造诣极高,放眼整个天澜世界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加上她那肯为我万里迢迢,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到仙魔岛采药的情意,因此这丹药品质不存在问题!”

  “这种丹药虽然在别处只见过一次,但熙雪所炼的丹药和我曾经所见的丹药气脉一致, 这的的确确就是七彩琉璃丹啊!”

  “那为何无法痊愈?难道关于这种丹药效果的传说有假?但是上次这种丹药出世的时候,可是救活了被帝劫毁灭得只剩一缕残魂的渡劫者!”

  “嗯?那股波动,好像与我的血脉之力一致?”

  “血脉之力!南音果!熙雪便是去了仙魔岛采南音果!”

  “传说未熟的南音果可用血脉之力催化,但被催化出来的南音果对催化之人无效!”

  “难道……”

  “熙雪!”

  白音希想起了陈观云坐化前等待梅熙雪的场景,想起了陈观云对自己的嘱托……

  白音希不敢再想,他只觉得此刻脑海轰鸣,宛如天雷炸响,心中更是掀起滔天狂澜。他全身颤抖,呼吸急促,下意识地捂了捂左胸的伤口。

  此时,他发现自己能隐隐感受到梅熙雪的存在,仿佛有一条无形的丝线将他们联系在了一起,这让白音希心中更加震惊。为了进一步确定他和梅熙雪之间的关系,他运转起了太初仙体。

  太初仙体运转后,他发现那种联系的感觉更强了。与此同时,梅熙雪也似有所感,只是那种感觉一闪即逝,然后她将目光望向观云峰,心中疑惑。

  这下,白音希完全确定了!

  白音希再次震惊,心中无限惶恐,一片乱麻,全身瘫软下去。

  过了好长时间,白音希才缓缓回过神来,心中涌起无限悲戚。

  “为何要对我如此残忍!”

  “我已经牺牲够多了!熙雪也为我牺牲够多了!为何还要牺牲!”

  白音希仰头怒吼咆哮,他发丝完全披散开来,双眼血丝弥漫,脸庞几乎扭曲,全身煞气蓬然爆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观云之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观云之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