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观云(大结局)
九仙草2019-06-28 11:193,762

  “我的师姐李慕云,自仙典第一次见到你师父陈观云,便情根深种,虽苦苦等待,苦苦追寻,皆不得如愿,为了让陈观云来找她,所以师姐在救你之后又带着你的仙骨离去。”

  “师姐把你的仙骨带走后,便找到了我,让我保管。”

  “我劝师姐把仙骨归还,可是她却怎么也不肯。”

  “我知道再怎么劝师姐都无济于事,于是便听从了她的话。”

  “那个时候,你的仙骨刚刚觉醒,尚还幼小,若长时间脱离本体的温养,将消散于天地间。为了保存它,并让它继续生长,于是我便决定以你的仙骨为核,以梅为身,以雪为魂,塑造一个生命。”

  “只是,我高估了我的修为,在这个生命塑造到一半的时候,再也无法继续下去。正当我要放弃的时候。有一个人突然出现,帮助我完成了后一半的塑造。”

  “当我看清来人时,心中无比惊讶,觉得不可思议。”

  “这突然出现之人,是谁?”白音希眉头微皱,问道。

  “这突然出现之人,就是你的师父,陈观云。”梅熙雪淡淡一笑,道。

  “师父!”白音希不可置信地道。

  “我见你师父到来,暗自松了一口气,我以为他是来带你仙骨走的,于是我便要把由你仙骨塑造而来的婴儿给他,却没想到他拒绝了。”

  “我一开始并不理解陈观云的做法,但后来终于明白,他不立即带回你的仙骨,便是要趁此机会磨砺你的心性,直到你的心可以驾驭那股力量。”

  “第三次仙魔大战后,陈观云深知自己命不久矣,于是便通知我将梅熙雪送回云澜山……”

  “梅熙雪这个名字,是陈观云取的,“梅”是依我的姓,也指塑造出她身躯的梅树;“熙”为阳光、光明之意,意为给你和世界带来温暖和光明;“雪”意为她的灵魂来自雪花,并拥有雪花般纯洁而美好的品格。”

  “雪落梅花,在阳光映照之下,显得美丽绚烂。可这种美,是一种用生命为代价换来的凄美。在阳光的炙烤下,雪最终会融化为水,虽然滋润了大地,却牺牲了自己。”

  “熙雪自一诞生,便注定了要为众生牺牲自己的宿命。”

  梅清月神色凄然,脸上泪水纵横。她一世孤清,远离尘嚣,不问世事,膝下无后,一直把梅熙雪看做自己的女儿。梅熙雪的离开,让她内心万分难过。

  “我无心于世间的尔虞我诈,也无求于仙道大成,只求一生能在药道上有所造诣,让这世间,少些伤痛。我传授熙雪药道,便是希望她能对你和众生有所裨益。”

  “熙雪心地善良,勤奋善研,药道造诣不在我之下。但因为她只是由一段肋骨塑造而来,先天精元有所不足。她的寒热之症便是因此发作的,这时常让她痛苦不堪。”

  “熙雪能救这世上之人,可她却救不了自己。”

  “这世间,便是这么的不公。”梅清月苦笑,神色哀伤,泪眼婆娑。

  白音希听完,长长一叹。

  从梅花洞出来,白音希心情非常低落。

  时值隆冬,雪花漫天,寒气逼人,地上积雪数尺。白音希一步一步,在雪地上踩出深深的脚印,艰难地跋涉。在冰冷的寒风中,他的身躯显得异常单薄。

  “嗯?”

  忽然,一抹幽香顺着鼻息,流入他的胸膛,进入他的心间。他心神一震,然后继续朝前走,寻找香气的源头。

  风渐渐地停了,雪渐渐地小了,天空中暗沉的云也不断散逸而开,阳光洒落而下,世界明亮而美丽。

  当白音希爬上一个雪坡,向下望去时,顿时震撼了。

  只见雪坡下有一条大道正对自己,大道左边是一片枫林,枫叶深红,如燃烧的火焰。右边是一片梅林,朵朵梅花盛放而开,积雪覆于其上,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晶莹璀璨,热烈耀眼。

  白音希一见此景,脸上浮现出一抹惊喜,眼眶也变得湿润起来。他迅速翻下雪坡,然后踏上了那条大道。

  风吹过,深红的枫叶跳跃翻卷,发出莎莎的声响。

  鲜红的梅花不停摇摆,似在向他微微点头。

  树上雪花簌簌掉落,让人陷入回忆。

  那风中翻动的叶片,是他未曾许下的诺言。

  那严寒中盛开的梅花,是她温暖的笑靥。

  那掉落的雪花,是他的深深思念……

  白音希走在大道中间,然后慢慢地停下了脚步,轻轻地闭上了眼。

  他抬起头,仔细听着枫叶翻动的声音,嗅着梅花淡淡的幽香,脸上露出陶醉般的笑意。

  阳光洒落在他的脸上,使得他看上去少了几分冷清,多了几分温暖。

  冬阳高升,梅花之上的积雪开始渐渐融化。

  望着不断融化的积雪,白音希心中渐渐涌上一抹失落。伫立良久,他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朝前行走。

  雪地中,一道孤冷凄清的身影渐行渐远,最终消失于道路尽头。

  白音希自离开梅花洞之后,便直奔仙魔海海岩城而去。

  白音希走过了海岩城一条条街道,走进了一个个店铺。好在海岩城并未在仙魔大战中损毁,这让白音希心中很是安慰。

  他又来到了那座茶楼,并坐在了上次落座的那个位置。

  他望向窗外,眺望仙魔海现在的景象。

  如今的仙魔海,已没有灰褐色的雾霭。空气清新,海水湛蓝。阳光洒落,海面上粼粼波光,如洒落在水面的童话。

  一个俊秀的少年端来一壶茶,为白音希掺上一杯。白音希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然后闭上眼,细细品味。茶水入口,清香甘甜,滑入喉后,却有一丝淡淡的苦涩。

  睁开眼,对面的座位空无一人,白音希不由得一阵失落。

  他起身,在桌上放了一颗灵石,然后下了楼。

  路过留白巷,白音希又去了云熙阁。还是那个老板,只是她的脸上多了几道鱼尾纹,看上去多了几分岁月的痕迹。

  音熙阁的那位老板依然记得白音希,在白音希进店后便热情地跟他打招呼,并给他介绍店里的物品。但介绍几句后,见白音希闷闷不乐,头也不回,那个老板似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默默走开,由白音希自己挑选。

  白音希没想到老板还记得自己的习惯,心中很感动,再看老板娘时觉得亲切了几分。

  白音希来到了曾经放红色储物袋的那个位置,发现那里如今摆放着一对漂亮的灵石戒指。

  白音希站在那里怔怔出神,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然后默默地离去。

  音熙阁老板望着白音希略显黯然的背影,想要问些什么,可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离开云熙阁,白音希又来到了位于海岩城海岸线上的坊市。梅熙雪送他的海螺,便是在这里淘到的。

  夕阳西下,天空橘红。

  这里虽然面积不大,但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白音希在拥挤的人群中,行走艰难,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苦笑。

  他来到了曾经找到梅熙雪的那个摊位前,摊位主人是一个老翁,老翁须发皆白,皮肤红润光泽。见到白音希来后,很是热情地招呼。白音希对着老翁点了点头,然后随意拿起一件小物品,细细打量。

  “老爷爷,这个海螺怎么卖?”忽然,一个绵柔的声音从白音希身后传来。

  白音希听罢,浑身一僵,心跳陡然加快。

  “金币五块,或是灵石一颗。”老翁乐呵呵地道。

  少女拿起摊位上的漂亮海螺,放在手上观赏了一番,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白音希侧过头去,望了望身侧的少女,这一望,令得他浑身一震,心中波澜四起。

  “熙雪!”

  他在心里不由自主地念着这个名字。

  太像了,真的太像了!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

  这突然出现的女子,除年龄差了几岁,无论是声音、长相还是气质,都与梅熙雪是那么地像。

  白音希心中一阵欢喜。

  少女从怀中拿出了五块金币,递给了老翁,然后哼着小曲,蹦蹦跳跳地走开了。

  白音希望着她的背影,心中异常矛盾复杂。他很想追上去确认一番,可他心里明白,她不是梅熙雪,只是太像了。

  这是上天怜悯他,给他的安慰么?

  “呵呵……”

  白音希苦笑。

  从海岩城离开后,白音希又在天澜世界游历了数月,这才回到云澜山。

  白音希回到云澜山的消息传开后,天澜世界只要排得上名号的势力几乎都派了人前来说亲,这让白音希很是头疼。虽然感情方面他已不受《云澜经》的约束,但他当下确实无心婚嫁,因此打了招呼,让专门负责接待的迎客堂应付,自己则回到了观云峰,谁也不见。

  这一日,迎客堂大长老李迎松来到观云峰,向白音希禀告长右仙尊前来拜访的消息。白音希正想回绝,但李迎松说长右仙尊不是来说亲的,只是来看望。白音希念及长右仙尊年高德劭,无奈之下,便答应了。

  长右仙尊来到观云峰,白音希出门迎接,两人相遇,先是寒暄了一番。对于白音希,长右仙尊毫不吝惜感谢夸奖之词,这令白音希很是不自在。一番寒暄后,长右仙尊又问及白音希近来的状况,得知他依然一个人后,面上露出担忧之色,于是劝白音希有些事要看开些,眼下四海平定,当考虑考虑结个道侣。

  白音希哭笑不得。

  临走前,长右仙尊表情有些不自然地干咳了几声,然后老脸微红道:“我家清儿那小丫头,挺挂念你的,你若是有空,多到我长右山来做客。”

  白音希听罢,摇头苦笑,道:“还请前辈转告清儿姑娘,音希一心向道,无暇他顾,实在抱歉。”

  长右仙尊听罢,低头一叹,转身离去。

  送走长右仙尊,白音希沿着月池湖边小路,来到了观云台前。他望着那盛开的梅花,目光脉脉含情,然后微微弯身,闭上眼,朝着身前的一朵盛开的梅花,轻轻地吻了下去。

  梅香,顺着鼻息,直达肺腑。

  雪,在他的唇边慢慢融化,嘴唇轻抿,带来一股甘甜之意,他的脸上洋溢出幸福的笑容。

  白音希轻抬脚步,慢慢地走上了观云台。

  他负手而立,抬眼而望。

  眼前,云澜迭起,形态万千,如这变幻莫测的人生,如这难以预料的世间。

  侧身西望,有憾有悔。

  扬鞭东去,无喜无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观云之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