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望闻问切治百病,灭顶之灾度身外》
墨微刘铮2019-03-19 10:1412,234

  小说第一章

  望闻问切治百病,灭顶之灾度身外

  1

  故事发生在两千多年前,正是冬季的深夜,天寒地冻,雪花纷纷扬扬的下着,很快就把大地染白。树木,虽然已经是万木凋零,粗陋的树干,树皮格外丑陋,但是,被白雪一包装,竟然也显得煞是好看,如小姑娘般白嫩。黑夜里,有了白雪,反倒显得一切都清晰可见了。

  秦越人背着个箱子,双脚踩在白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他不时的哈一下手,可是,手还是紧紧的护着自己的百宝箱,箱子里面是他出诊经常用的银针,还有一些急救的药品,都是自己熬制的一些散,丹,丸一类,有治疗心口疼的,脑中风的,羊角风的,昏厥的,抽搐的等等。刚才一个年轻人来报,说她娘忽然夜里心口痛,说不出话来。本来,秦越人已经是各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著名大夫了,连各国的国王,士大夫,宰相,都争相邀请秦越人去看病,可是,普通百姓看病,秦越人依然是毫不含糊的去出诊,尤其是穷苦人,老年人,他都不会拒绝,即使自己在给国王看病,给宰相看病,他也要抽出时间来,去给普通百姓去看病。

  年轻人在前面带路,穿过几条街,忽然,年轻人不见了。

  秦越人停下脚步,招呼着年轻人:小伙子,小伙子,你在哪里啊?

  年轻人没有回答,至于雪花无声无息的下着。

  秦越人擦了一下眼睛,喊着:小伙子,小伙子,你娘不是心口痛吗?快带我去见你娘啊,快去给你娘治病去啊,小伙子------

  小伙子依然没有声音。

  秦越人有些疑惑。

  忽然,一把飞刀从房顶上飞下来。

  秦越人一躲闪,飞刀飞过他的耳朵。

  秦越人知道了,这又是一次暗杀,这样的暗杀已经有几次了,他不明白,自己治病救人,从来没有害过人,为什么总有人暗害他呢?

  秦越人正想着,几个黑衣人从房顶上跳下来。

  远处,那个小伙子也出现了。

  秦越人擦了擦眼睛,问:你们想干什么?我不过是个医生,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只是救济苍生,你们难道没有一点是非观念吗?

  那个小伙子走过来,哈哈大笑起来:秦越人,你也太幼稚了,你这样的傻子不死,谁会死呢?

  秦越人看着那个年轻人,刚才,他还是可怜兮兮的敲开了秦越人家的门,见到秦越人就下跪,哭泣着说自己的老娘心口痛,昏厥过去,求秦越人给看看去。现在,这小伙子竟然目露凶光,从腰间抽出一把宝剑,指向秦越人: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秦越人打了个冷战,自己能看病,却不能看人,唉,枉活了几十年了。连如此低级的阴谋都看不出来。唉,也许,自己真的命该如此吧,谁让自己这么幼稚呢,几十岁了,还幼稚的像个小孩子,谁的话都相信,刚才这小伙子的神情自己就应该看出来啊,他哭得是那么虚伪,连眼泪都没有,只是干嚎。唉,这么拙劣的表演都能把他骗出门,唉,幼稚啊幼稚。

  秦越人擦了擦眼睛睫毛上的雪花,问:请你们告诉一下,我为什么该死吗?

  年轻人止住笑声:不为什么,你死了,就会有人活的更好。

  秦越人反驳说:不,我死了,会有许多病人,不能再继续得到治疗,会生活的很凄凉的。

  年轻人的宝剑已经直刺过来了:那,就不是我管的事情了。

  年轻人带头动手了,周围的几个黑衣人也一同拔出宝剑刺向了秦越人。

  秦越人闭上了眼睛,看来,自己今日一命呜呼了。秦越人慨叹道:唉,老天无眼,竟然要他一个挽救别人生命人的性命。

  感觉一片寒风从耳朵边,脸颊边,脖子边吹过,可是,自己并没有感觉到疼痛。他睁开眼睛,忽然看见一个侠客,正在和另外那几个刺客拼杀。雪地上,寒光四射,宝剑清脆的碰撞声,响彻夜空。

  几个黑衣人在那个年轻人的带领下,包围了侠客。青年人质问道:你是什麽人,为什么来管闲事?

  侠客声若洪钟:天下人管天下事。

  年轻人还是不理解:那,这个人和你有什么关系?

  侠客说:秦越人先生是天下最好的医生,心肠好,医术好,你们为什么要杀害这样一个好人呢?

  年轻人说:那仁钱财,替人消灾。

  侠客问:为了几个钱,你们就可以杀害这么好的医生?你们良心何在?

  年轻人冷笑:如今,天下纷争,各国国君连年征战,为什么?死了那么多人为什么?还不是为了利?所以,我们为了利,杀人,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坏事。

  侠客也冷笑:本来,我看你们还年轻,不想要你们的性命,可是,你们竟然如此执迷不悟,那,我只好对不起了。

  侠客说着,跳起来。

  几个刺客见侠客跳起来,急忙共同拿宝剑刺向了侠客。

  侠客之所以跳起来,就是为了躲避多人的进攻。他飞跃到年轻人的头顶,飞脚踢向年轻人。年轻人嗥叫一声,说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了,趴到了地上。

  侠客落地,宝剑上下左右飞舞,只是几个回合,就把几个刺客的宝剑打落。侠客大笑起来:就你们这样的市井无赖,还敢拿人家钱财,替人消灾?哈哈------

  几个刺客飞也似地的逃亡去了。

  侠客并不追赶:老爷我不想要你们的性命,逃命去吧。

  几个刺客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个年轻人伏在地上,不断的磕头:老爷饶命,侠客饶命,饶命啊,饶命啊,我已经看不见了,您踢瞎了我的眼睛,我上有老母,下有儿女,您该赔我的眼睛。

  侠客哈哈大笑起来:这么说,还是我的不对了。

  年轻人说:可不是吗,我们本来就想赚几个小钱花花,可是,您为什么如此大动干戈啊?还踢瞎我的眼睛,我跟你远日无怨,近日无仇,您为什么这样啊?您啊?

  侠客骂着:真是市井无赖,还赖上我了。我问你,你怎么连一点廉耻之心都没有啊?

  年轻人说:我怎么没有廉耻之心了,我们杀人,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秦越人叹息道:唉,真是不可救药啊。

  侠客说:是啊,先生说的对啊,你这年轻人真是无可救药了,我问你,难道,为了几个小钱,你们就可以杀害无辜的人吗?

  年轻人嘴巴嘟囔着:国君也杀人,您怎么不敢管啊?

  侠客抓起年轻人的衣领:老子就管你,老子今天就彻底废了你。

  年轻人嗥叫着:侠客饶命,侠客饶命啊。

  秦越人拱手:侠客,看在越人的面子上,你就饶恕这年轻人一次吧,他年幼无知,将来肯定会领悟人生的。

  侠客放下年轻人:好吧,看在秦越人大师的面子上,我就饶恕你一次,如果以后,你再敢暗害大师,那,我的宝剑就不客气乐。侠客说完,把年轻人的头发割下来,扔到地上。

  年轻人吓得缩进脖子,答应着:不敢了,不敢了。

  侠客问:说,到底是谁指示你暗害大师的?

  年轻人支支吾吾的,不想说。

  侠客把宝剑放在了年轻人的脖子上,年轻人才说:是秦宫里的人。

  侠客看着秦越人:什么?秦宫里面的人?

  秦越人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是啊,我秦越人对秦宫里面的人,上至大王,下至仆人,他们有病,我都是兢兢业业的给予治疗啊,他们为什么要暗害我呢?

  侠客问:秦宫里面的人多了,肯定不会是秦王吧?

  青年人回答:不,不是。

  侠客问:那是谁呢?

  青年人说:我不知道。

  侠客索性,把年轻人剩下的头发全都割光:看见了吧,再耍滑头,你的脑袋就像你的头发,就会掉下来的。

  青年人支支吾吾的说:我真的不知道,是------一个人给了我们几十两银子,要我们今夜杀死秦越人,如果过了今夜,那,我们也会死。

  侠客问:既然知道你们过了今夜会死,那么,你为什么还不告诉我,是什麽人要暗害秦越人大师呢?

  青年人说:好吧我跟你说实情吧,你们跟我走吧。

  侠客冷笑:你想把我们领入另外一个埋伏圈,是不是?

  青年人说:你武艺如此高强,几十个人难以抵挡,为什么害怕进什么埋伏圈呢?

  侠客说:我当然不怕,我是担心大师的安危,大师如果活在世上,那,每天都会救助许多贫苦百姓,大师没有了,这世界上,还有哪个大夫扶危济困,为贫苦百姓治病呢?

  青年人不说话,眼睛看着远处。

  秦越人问:年轻人,刚才,你不是说,你的眼睛看不见了吗?

  青年人斜睨了秦越人一眼:刚才是刚才,现在,我的眼睛恢复视力了。

  侠客抓起年轻人的衣领:快,领我去见那个人。

  侠客转向秦越人:大师,你回去吧,我一定为你抓到那个暗害你的人。

  秦越人拱手:侠客,你就别为我冒险了吧,我已经感激不尽了。

  侠客捋着胡须说:大师啊,您不知道啊,我亲娘就是你给治好的啊,我们那个村子,有几十个人都是你给治好疾病的,我长年在江河上行走,回家的时候很少,所以,老娘患病也不知道,唉,不孝顺啊,这次回家,我老娘和乡亲们都感谢你大师啊,唉,没有你,我老娘的身体早就完了。

  秦越人笑呵呵的说:唉,过奖了,大夫就应该治病救人,这没有什么可以夸奖的。

  侠客说:我这次来寻找你,就是想报答你的恩情啊,俗话说,有恩不报非君子啊,我本来,给你带来一锭金子,现在,我就把金子给你。

  青年人贼眉鼠眼的盯着那金锭,一脸的贪婪。

  侠客斜睨了他一眼:再生贪念,老子就真的挖了你的眼珠子。

  青年人嬉皮笑脸的说:嘿嘿,大师本来不缺钱,可是你们却一定要给他钱,我们这些贫穷人缺钱,你们却不给我们钱。

  侠客回答说:你们这些市井无赖,要钱还不是吃喝嫖赌去吗?

  年轻人嘿嘿的:还不都是去把钱花了?

  侠客说:大师要钱,要进药材。

  秦越人拱手说:侠客,秦越人给贫穷人看病,历来不要钱的。

  年轻人急忙插话说:他这样的有金锭的人,还能叫做贫穷人?大师,还是收下吧。

  秦越人把金锭推向侠客:侠客,秦越人真的不能收,否则,就坏了我的名声了。

  侠客把金锭藏匿到自己的衣兜:好吧,大师多保重,我现在就跟着这个泼皮无赖把那个要暗害大师的人找出来。

  秦越人说:不,不,我不怕死,真的,行医这么多年,走遍各国,早就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

  侠客说:我知道,大师自己把生命置之度外,可是,我们百姓需要你啊。

  侠客说着,拉着那年轻人就走。

  秦越人向侠客的背影拱手:请问侠客大名?

  侠客回答:潘英------

  秦越人点头:哦,潘英,好像听说过,讲话上的确有一号-----

  2

  雪花还在纷纷扬扬的下着,把街头覆盖的严严实实的。

  侠客拉着那个年轻人在街头走着,留下两行深深的脚印。

  年轻人把侠客领进一个酒楼,说,指使他杀害大师的幕后人就是在这里给他钱财的,还答应,干完此事,再给余下的一百两白银。

  侠客推着青年人走进酒楼,几个年轻的女子招呼着:来客人了-----

  侠客骂着:你这狗东西,一百两白银,你就想杀大师了?大师价值连城,可以没有国王,但是,不能没有大师,你懂不懂?

  年轻人泼皮似的笑起来:您说的轻巧,您武功高强,肯定能

  赚钱去,我们去哪里赚钱啊?一百两那就是天价,可以卖两个院子,娶妻两房,唉,都让你给耽误了。

  侠客狠狠的给了年轻人一个耳光,打的年轻人捂住脸颊在地上转了几圈,然后,吐出一口的鲜血和牙齿。

  侠客说:这是对你暗杀大师的惩罚。

  女子们嘻嘻的笑起来,看着年轻人的头发和糊满鲜血的嘴巴,不停的指点着,看来,他们和那个年轻人很熟悉。

  年轻人指着几个女子咳嗽着说:不信,你问她们。

  女子嘻嘻的笑个不停:问我们什么?

  年轻人捂住脸颊说:是不是有一个人,经常来喝酒的?

  女子说:经常来喝酒的人多了。

  年轻人说:就是那个秦宫里面的人。

  女子说:秦宫里面的人也多了。

  侠客拍着桌子说:马上把那个人给找出来,否则,老子就砸了你们的酒楼。

  年轻人嘟囔着说:深更半夜的,不许人睡觉,还找什麽人。

  侠客再给那个年轻人一巴掌,打的那个年轻人嘴巴立刻肿了起来,年轻人号啕着:杀人了,救命啊----

  侠客:谁杀人啊?是你。

  女子们慌慌张张的跑进去,招来了这个酒楼的老板。老板指着年轻人骂着:鳖六,你这泼皮无赖,怎么又来了?

  鳖六嘟囔着说:这位大侠要找人,我有什么办法啊?

  老板喊着:大侠找人,你把大侠引导到这里算什么?我这里是铁打的酒楼流水的客,找客人我们有什么办法?

  侠客潘英喊着:马上把那个人给我找出来。

  老板给潘英拱手:这位大侠,您要找的到底是谁啊?

  侠客说:就是指使这个泼皮暗杀大师扁鹊的幕后人。

  老板打了个激灵:暗杀谁?

  侠客说:扁鹊。

  老板说:哎呀,暗杀扁鹊大师?那可是咱们老百姓的救命恩人啊?数遍各国的大夫,就人家扁鹊大师待老百姓好,给穷苦人看病从不要钱,暗杀大师扁鹊?这是什麽人啊?

  鳖六说:就那个人?

  老板和潘英都看着鳖六:哪个人啊?

  鳖六说:就那天,我们几个人在这里赌博,来了个人,问我们是否想赚钱,我们说想赚钱,那个人就问我们敢不敢杀人,我们说当然敢啊,只要钱给的多,杀谁都行。他就问我们是不是认识扁鹊医生,我们说认识,他就给了我们银子,要我们杀死扁鹊,回头,再重赏。

  老板摇头:我这酒店每天常来常往的人,也有几百人了,你说的到底是谁啊?

  鳖六说;就那个人,自称是秦宫的人。

  老板还是摇头:秦宫的人------为什么要暗害扁鹊大师呢?

  潘英早就憋不住了,狠狠的拍着桌子,把桌子的一个角都拍下一块:别装腔作势了,我看,就是你。

  老板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我为什么要暗害大师呢?大师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当年,我患了伤寒,每天高烧,就是大师给我治疗好的,我报答大师还报答不过来呢,我怎么可以暗害大师呢?

  侠客手捋长髯:嘿嘿,好会演戏啊。

  老板辩解道:我发誓,真的不是我。

  侠客问:那,到底是谁?

  老板说:我现在怀疑一个人。

  侠客问:谁?

  老板支支吾吾的:可是,我不敢说。

  侠客把宝剑抽出来,把桌子的另外一个角砍下来。

  老板忽然跪下:大侠,饶了我吧。

  侠客愤怒的站起来:怎么?真的是你?

  老板哭泣着:怎么会是我呢?

  侠客问:那你要我饶恕你干什么?

  老板说:我真的不敢说啊。

  侠客手捋长髯哈哈大笑:如果你不说,我就会将这个鳖六和你,一同杀死,为大师报仇。

  老板问:怎么,大师真的死了?

  侠客说:不,还没有。

  老板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谢天谢地,大师平安。

  侠客问:怎么,你真的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老板趴在侠客的耳朵旁,地上耳语着。

  侠客也倒吸一口冷气:啊,真的是他?

  老板点头:他来我们酒楼几次了,他不认识我可是,我认识他,他果然不是好人,是来物色杀手的。

  鳖六问:那个人到底是谁啊?

  老板给了鳖六一个耳光:你这泼皮,不知道是谁,就为人家杀人?

  鳖六说:您也知道,平时赌博输钱输掉了房子女人,还管其他的什么?有奶就是娘啊。

  侠客说:你这泼皮活在世上,肯定也是祸害,你暗杀大师,罪该万死,今天,我就要你的性命。

  侠客一宝剑,刺向鳖六。

  这鳖六也有几手功夫,外行鳖六,就是有鳖功夫,在地上爬行的功夫。鳖六跐溜钻进了桌子底下,人不见踪迹。

  侠客没有刺到鳖六,还让鳖六跑了,有些恼火,骂着:鳖六,鳖六,给我出来。

  鳖六在桌子底下飞快的爬行,一会就爬到了窗户底下,飞身跳下窗口。

  侠客恼羞成怒,在窗口前,拔出弓箭,射向鳖六。

  鳖六背部中箭,但还是飞快的消失在黑夜中。

  3

  秦越人回到家,母亲和家人,弟子都已经起来,虽然是三更半夜的,但是,一家人都非常勤奋,每天起五更睡半夜的熬药制药,有些药需要费很多工序,药材是秦越人带领徒弟亲自到市场购买,回来后,秦越人也是带领徒弟亲自制作,熬制,汤散膏丸,制成后,再给病人吃。

  徒弟见到秦越人,吃惊的问:师傅,您这是出诊了?

  秦越人点头:是啊。

  徒弟面带愧色:哎呀,师傅,您怎么不叫我们去呢?

  秦越人说:你们昨天累了一天了,该休息休息了。

  徒弟说:师傅,您不也是累了一天了吗?

  秦越人说:我岁数大了,觉少。

  母亲心痛的看着儿子:唉,给病人看病,你自己别成了病人。

  秦越人说:母亲,您应该多睡啊,老了,该休息好。

  母亲说:我的岁数也大了,觉少。

  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徒弟急忙去开门。

  鳖六跌跌撞撞的进来,忽然趴到地上不动了。

  徒弟喊着:师傅,您看-----

  秦越人命令着:马上把病人抬进房间。

  徒弟们把鳖六抬进房间,放到病床上,让鳖六趴在病床上。鳖六的背部,中的箭还没有拔出来,鲜血淋漓,已经阴湿了棉衣。

  秦越人打着灯笼看着:啊,是他?

  徒弟问:您认识这个人?

  秦越人急忙说:不,不认识。

  秦越人命令着:马上给病人看病。

  徒弟们答应着,把师傅平常用的刀子剪子等拿来,在火上消毒,给鳖六挖出箭,然后,给客人上了伤药。

  鳖六醒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哎呀,大师,谢谢您,潘英想药我的性命啊。

  此时,潘英已经追到门内,喊着:我跳下酒楼一直追踪你,你小子泼皮无赖到何等地步?竟敢来你暗害的人家中,求人家给你治病,唉,真是泼皮无赖啊。你这样的人活着有何用处?

  潘英拔出宝剑还想结果泼皮的性命,秦越人却阻拦住潘英:侠客,您千万别杀他。

  潘英问:大师,难道,您忘记了,他想暗害您啊?

  徒弟们这次惊骇的看着那个泼皮:啊,原来,这是想暗害师傅的凶手?

  秦越人说:大侠啊,您知道,我们大夫就是治病救人的,我们怎么可以看见人被人杀死呢?

  潘英:好吧,那,我把这小子拿出去杀死。

  秦越人说:不是这个意思,我希望您饶恕他。

  潘英:可是,这样的人留着,早晚也是祸患无穷啊,今天您留下他,就是留下了祸根啊,他会为了区区几十两银子杀你啊。

  秦越人说: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我们就是不能看着人死去啊,人活着,是上天赐予的,我们怎么可以夺走一个人活着的权力呢?如果我们不能把病人的病治疗好,我们是无能为力,可是,既然他能活下去,您就让他活下去吧。

  潘英愤愤不平的说:他活下去,您就得死。

  秦越人说:不一定吧。

  潘英急得在房间里面转圈,忽然走到秦越人身边,低声说:您知道背后害你的人是谁了吗?

  秦越人问:是谁?

  潘英低声和秦越人耳语着。

  秦越人大惊失色的:啊,是他?难道,他真的想要我的性命?

  潘英说:就是他,酒楼老板告诉我的。

  秦越人叹气道:唉,如果真的是他想要我的性命,那,我即使不愿意,也没办法保护自己啊,他有权有势,身边还有真正的杀手,他现在之所以收买泼皮无赖暗杀我,无非是担心别人知道他是背后的幕后凶手,他有一次,很可能还会有第二次啊。

  鳖六忽然下了床,给秦越跪倒:大师,我为了区区几十两银子就来暗杀您,你不计前嫌,还给我治疗箭伤,我以后再也不会暗害你了,您能原谅我吗?

  秦越人搀扶鳖六起来,给鳖六拿出一些药膏:你回去好,每天上这些药膏,我包你一个月之内康复的。

  鳖六接过药膏,感动的连连磕头:唉,您这样的善良人,好人,大师,我都想暗害,我真不是人啊。

  秦越人挥手:回去吧。

  鳖六走出。

  潘英追赶出去:站住。

  鳖六吓得战战兢兢:怎么,侠客,您还想把我杀死?

  潘英:你作孽了,就想一走了之是吗?

  鳖六喊着:大师,您说句话吧。

  秦越人急忙说:放他走吧。

  鳖六这才跑出门。

  可是,潘英还是追赶鳖六。

  秦越人也追赶出门:大侠,还是饶恕他吧。

  潘英:放心,我不会再杀死他了。

  4

  鳖六和潘英出现回到了酒楼。

  天,逐渐的亮了。东方出现了朝霞,朝霞映在白色的雪上,格外好看,是一片橘红色。

  潘英和鳖六向窗外望着。

  鳖六有些惊慌,总想逃走。

  潘英骂着:泼皮,你要是不想报答秦越人大师的恩情,你就逃走,然后,让我一箭射死你。

  鳖六面露胆怯:我是担心,人家是秦宫的人,肯定来到这里要带保镖的,所以,你也许不是他的对手呢。

  潘英不相信的摇头:如果他真的带什么保镖,为什么还要你这样的泼皮去暗杀大师呢?

  鳖六连连摇头:你啊,真是不聪明,大师都知道了,如果那人让自己的保镖暗杀大师,还不暴露自己的身份?我的杀害大师,世人就不会怀疑他了,是不是?

  潘英:所以,我注定,你们今天见面,他就会杀死你的。

  暴露惊骇的脸色铁灰:啊,我-----为什么?

  潘英:为什么?亏得你还在街面上混饭吃呢,你杀死大师,还是没有杀死大师,他都会杀人灭口的,不知道吗?

  鳖六缩了一下脖子:啊,那,怎么办?

  潘英斩钉截铁的说:必须除掉他。

  鳖六害怕了,低声问:那,人家是秦宫的人,官府不会追究吗?

  潘英给了鳖六一巴掌:你暗杀大师,官府不会追究吗?

  鳖六嘿嘿的笑起来:大师----和人家秦宫的人比起来,官府肯定会偏袒秦宫的人了,您说是不是啊?

  潘英双手握住宝剑:你要是不和我配合好,我肯定会先杀死你。

  鳖六急忙说:啊,我配合,我和你配合。

  街头的人多起来,酒楼的生意也开始火爆了,那些在酒楼吃喝嫖赌的男人们走出了酒楼,另外的人进来吃早点,早点有豆浆,面条,面饼等,这个昼夜不打烊的酒楼,总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

  潘英要了几个面饼,给了鳖六一张,然后,兀自吃起来,边吃,边等待着那个秦宫里面的人。鳖六说,那个人一大早就会来这里,和鳖六见面,给鳖六银子。

  忽然,街头出现了几个人,让鳖六神色紧张起来。

  潘英向窗外望着。只见那几个人在雪地里急速奔跑着,跑到酒楼前,耳语了几句,就四散开去。

  鳖六喃喃的说:那个人没来。

  潘英问:那,你怎么认识这几个人呢?

  鳖六说:其中的一个我认识,那个人眼睛是斜的,跟着秦宫里面的人来过。

  潘英问:你昨晚找来的那几个人是谁?

  鳖六说:都是赌友,为了赚钱和我一起去暗杀大师的,看着您来了,四处逃散去了。

  潘英问:你说的都是实话吧?

  鳖六抚摸着自己的后背:哎呀,大师对我那么好,我会撒谎吗?

  潘英说:算你这个泼皮无赖还有良心,不,是良心还没有丧尽。

  这时,老板慌慌张张的走到侠客旁:大侠,秦宫里面的人来了,你们快走,千万别在我的酒楼打起来,我担当不起啊,我惹不起秦宫的人,官府的人啊,我这酒楼是我一家几十口人的生活来源啊。

  潘英点头:好吧,我出去。

  潘英说着,抓住鳖六的衣领就跳下酒楼。

  那几个秦宫里面的的杀手鬼鬼祟祟的正向酒楼里面张望,看见鳖六跳下来,就抓住鳖六问:鳖六,这个人是谁?

  潘英急忙说:我是他的寨主,他欠我的债已经有几十两银子了,每天借债赌博。

  鳖六说:是啊,你们答应事成之后,给我几十两银子,你们带来了吗?

  几个秦宫的杀手不问青红皂白,举起大刀就向鳖六砍去。

  鳖六的鳖功再次显出威力,他一下就爬到了潘英的脚底下,喊着:大侠,救命啊。

  大侠举起宝剑,拦截住秦宫杀手的大刀,问:你们这是何意啊?鳖六欠债是欠我的,也不欠你们的,你们为什么如此鲁莽啊?

  几个杀手一同砍向了大侠,喊着:不干你的事情,快滚。

  大侠说:请问,你们为什么要杀死鳖六呢?

  杀手们依然向着大侠蒙砍。

  大侠发怒,问:说,是谁指使你们杀害大师,又是谁指使你们杀害你们收买的凶手?杀人灭口?

  一个领头的杀手举起大刀:停。请问壮士,你是谁?

  大侠捋着长髯:本人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潘英是也。

  听说是潘英,几个秦宫的杀手忽然掉转头,慌慌张张的跑走。

  鳖六问:大侠,你怎么不去追啊?

  潘英说:我要的是他们幕后的人,而不是这些小萝卜头,懂不懂?

  鳖六:啊,原来,大侠是如此宽宏大量啊。

  潘英:我不是宽宏大量,冤有头债有主,是那个秦宫的大人物要杀死大师的,你杀了这些凶手有什么用?还会有更多的凶手来到。

  鳖六问:可是,你根本进不来秦宫啊,怎么杀死那个大人物啊?

  潘英叹息说:是啊。你说,那个大人物会和你见面的可是,却来了一群杀手,真是不可预料啊。

  鳖六说:大师您说得对,他们就是来杀人灭口的。

  潘英说:这回,你明白我的话了吧?

  鳖六说:谢谢大侠。

  潘英说:如果咱们不把那个大人物杀死,就保护不了大师,也保护不了你啊。

  此时,官府接到举报,说街头有人闹事打架斗殴,就派人来到街头抓人。

  潘英拍了一下鳖六:鳖六,先走吧,以后,一定要保护大师。

  潘英说完,跳跃到房顶,跑走。

  鳖六的背部本来有箭伤,被潘英这一拍,疼痛的呲牙咧嘴的喊起来:哎呀,好狠啊,你。

  官兵们飞快的奔向这里。

  鳖六拿出鳖功,弯腰低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再说潘英跑到秦越人住的院子,准备就住在这个院子,日夜保护大师。

  院子里面,已经排满了看病的人,大都是穷苦人,他们衣衫褴褛,面带菜色,等待着大师切诊。

  大师看得狠认真,望闻问切,缺一不可,汤散膏丸,直接奉送。

  潘英看着大师的身影,敬佩的不断点头啧啧赞叹:唉,这么好的人,这么高医术的大师,怎么还会有人暗害他呢?难道,嫉妒的毒蛇如此毒?

  来了一个富人,身穿绫罗绸缎,和那些衣衫褴褛的人形成明显的对比,这个富人,大腹便便,年纪轻轻的,就被几个下人搀扶着,下人喊着:躲闪开,躲闪开。

  富人的两个保镖用鞭子抽着穷苦人:躲闪开,穷鬼,你们有钱请大师看病吗?

  穷苦人们被抽打的皮开肉绽,纷纷躲避。

  富人被下人抬到秦越人身边,坐下来。

  秦越人却一脸的冷淡:我这里不分穷苦人和富人,也不分官和百姓,一律排队看病。

  富人不满的看着秦越人,然后,狠狠的一挥手。

  下人们急忙抬过来一个箱子,打开箱子,里面是黄澄澄的金锭。下人说:我们大爷说了,只要您给我们大爷治好病,这些金锭就是您的了。

  秦越人说:好吧,你们等着吧。

  排队的穷人们急忙后腿,给富人让出一条道路。

  秦越人问: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先来后到,这是我秦越人看病的老规矩了,你们也不是不知道。

  穷人们说:大师,您不收我们的钱,听说,连买药的钱都没有了,您还是收下这个富人的钱吧。

  秦越人说:我当然要收下这位富人的钱,可是,不是现在,是给你们这些排队的病人看完后,才会给这位先生看病的。

  富人有些不耐烦,呼呼的睡着了。

  富人一觉,睡了几个时辰。

  排队的穷苦人看完病,拿着秦越人赠送的汤散膏丸,高高兴兴的回去了。院子里面,只剩下一个肥胖的富人和他的下人。

  秦越人拿过富人的胳膊诊脉,然后,看了富人的舌头,问:他每天都是这样嗜睡是不是?

  下人点头:是。

  秦越人问:还有,他每天吃的东西特别多,都是鸡鸭鱼肉,是不是?

  富人惊讶的看着秦越人:大人,您怎么会知道的?

  秦越人说:我们当大夫的,见得多了,就自然知道的多了。你这个病啊,就一种治疗的方法。

  秦越人拿起笔,写道:每日稀粥一碗,连续100日。

  富人看着秦越人的字迹,问:大师,您开的药呢?

  秦越人说:我的药,不是写在上面了吗?

  富人问:您每天让我喝稀粥?那我怎么受得了啊。

  秦越人说:如果你不尊重医嘱,那,你的生命不会长久。

  富人急忙说:啊,我尊重医嘱,尊重医嘱。

  秦越人说:好吧,留下你的金锭,我需要去买药材。

  富人不满的看着秦越人:大师,您就几个字,就值那么多钱吗?

  秦越人笑起来:是。

  秦越人说完,就要带徒弟们去购买药材,回来好制作汤散膏丸。

  潘英跟随秦越人走出。

  秦越人问:大侠难道还没走吗?

  潘英说:让我随时保护您。

  秦越人说:我这走江湖的医生,今天走这里,明天到哪里,你怎么保护我?

  潘英说:不是哪里都有刺杀大师的刺客吧?

  秦越人说:你说的那个人,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潘英说:请大师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他的阴谋得逞。

  5

  李醯必秦越人大几岁,头发都已经花白,脸颊上爬满了皱纹,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每日都心力交瘁的人,瘦弱的脖子格外的细,脖子上青筋暴露,好像支撑脑袋的就是这几根青筋似的。他守候在秦王宫的外面,等候着秦王的召见。

  太监从秦王宫内走出:御医李醯大夫,大王说,今天身体没事,你就回去吧,不必每日检查了。

  李醯唯唯喏喏的点头:是,给大王的补药,一定要每日必服。

  太监说:还有,现在咸阳城内,都嚷嚷着,说来了个神医扁鹊,大王让你打听这个人,您打听了吗?

  李醯急忙拱手:啊,公公,下官打听了,无非是走江湖的郎中,也就一个不入流的郎中。

  太监紧紧的盯着李醯的眼睛:那,为什么百姓和贵族们都去找扁鹊看病啊?

  李醯说:他就是个江湖骗子,此人能说会道,首先要听病人自己说话,然后,顺嘴说出病人的毛病,所以,病人都觉得他很神,其实,病人不知道,那些情况,都是病人自己说出口的。

  太监点头,走进了大王宫内。

  李醯急匆匆的走进自己的家。

  自己豢养的几个杀手都在院子里面等待他。见到他,都跪下来:大人,我们没能杀人灭口。

  李醯惊骇的问:什么?鳖六那样一个泼皮无赖,你们都没能把他干掉?

  杀手说:有大侠潘英帮助他。

  李醯问:那,秦越人呢?他是否已经干掉了呢?

  杀手说:还没有,听说,秦越人今天上午就看了几百名病人,还给一个富人开了药方,赚了富人一箱子的金锭。

  李醯急忙吩咐:备车。

  马车备好,李醯坐在马车上,出了家门。车夫问:大人,去哪里呢?

  李醯在车厢里面回答:去扁鹊的院子。

  车夫听说是扁鹊,来了兴致:大人,您也听说过扁鹊吗?

  李醯说:听说过。

  车夫说:大人,听说,扁鹊和您一样,是个神医呢。

  李醯在车厢里面骂着:岂有此理,老夫是秦王的御医,扁鹊是什么?无非一个江湖骗子,怎么和老夫相提并论了?

  车夫不敢说话了,只得唯唯喏喏的答道:是,大人,小人多嘴了。

  在一条胡同里,李醯的马车和扁鹊的马车相遇了。李醯的马车有车厢,李醯在车厢里面,隔着缝隙看见了扁鹊,扁鹊坐在马车上,有徒弟为扁鹊赶车,马车旁,一个壮汉在守候着扁鹊。李醯知道,此人肯定就是大侠潘英了。

  李醯吩咐:快,快走。

  李醯的马车快速离开了胡同。

  扁鹊并没有发现李醯,只是觉得很平常,因为走咸阳里面,到处是高官显贵,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潘英也没发现那就是妄图暗害扁鹊的秦宫御医李醯,因为他根本没觉得李醯有这样的胆量,布置完刺杀扁鹊的任务,还敢亲自来验证扁鹊大师死没死。潘英放过了李醯,就埋下了祸根。而扁鹊大师已经处在了灭顶之灾的前夜,自己还浑然不知----

  正是:

  世上遍种仁爱花,

  终身行善走天涯。

  君子本无防人意,

  恶人磨刀遭天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