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归去来兮唱隐逸 店家老翁话屈魂
陈遥2019-03-26 09:404,788

  第一集 归去来兮唱隐逸

  店家老翁话屈魂

  人物:陶渊明,年龄42岁,满腹经纶,性格孤傲。

  师爷,60岁

  衙役,30来岁

  僮仆,16岁

  强盗甲、乙

  颜延之,陶渊明好友,40来岁

  军士二名,30来岁

  老店家,70来岁

  雪梅,刺史爱妾王夫人之胞妹,30岁左右

  随从二名

  背景画面:公元405年十一月,正值晋宋换代之日,战乱纷飞,百姓流离失所,人民生活疾苦,四处哀鸿遍野。长江南北两岸,逃难的人南来北往,江面上,有战船往来穿梭,军士摇旗呐喊,战鼓擂鸣。

  镜头慢慢切换到长江南岸寻阳柴桑郡管辖的彭泽县府衙。

  1。府衙大堂 内 日

  陶渊明左手握酒壶,右手握毛笔,在大堂案桌上铺着的宣纸上奋笔疾书。

  师爷在一旁磨墨,一边观赏书写,一边大声念诵陶渊明书写的诗句。

  师爷:“ 自古叹行役,我今始知之/山川一何旷,巽坎难与期/崩浪贴天响,长风无息时/久游恋所生,如何淹在兹/静念园林好,人间良可辞/当年诅有几?纵心复何疑!”

  师爷的眼里充满了崇拜之意

  师爷:“潜公,你这首诗文叹尽了行役之苦,向往着美好的田园,真的是前无来者后无古人啊! ”

  陶渊明手握酒壶,大口喝酒,醉态可掬。

  陶渊明:“师爷啊,你有所不知,当今乱世,百姓流离失所,人民生活疾苦,有哪一个做官的大老爷在为民着想呢?”

  师爷:潜公啊,世道如此,我辈能奈若何?哪能凭一己之力改变得了现状啊!”

  陶渊明:“我可不愿意随波逐流!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境里,世道清明,人人安居乐业,个个生活平等! ”

  陶渊明状若痴狂。睿智的醉眼里,慢慢浮现出一片艳丽夺目的世外桃源美景,陶渊明悠然神往,不由自主呤诵出一篇千古文章《桃花源记》。(美丽的世外桃源画面,不时穿插陶渊明大口喝酒,手舞足蹈的画面)

  陶渊明的画外音:“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正当陶渊明陶醉在美丽的世外桃源里时,府衙门口进来了一位身穿皂角的衙役,急匆匆来到大堂上

  衙役:“老爷,太守派来的督邮大人已经到了。”

  陶渊明的思绪被拉回现实,虽满脸不痛快,却很无奈。

  陶渊明:“督邮在哪?”

  衙役:“督邮大人已经在驿馆住下了,让我前来告诉你,要你去驿馆参见他。

  陶渊明:“什么?一个小小的督邮,就有这么大的官架子?”

  师爷:“潜公啊,这个督邮的官位虽然很低,但在太守面前说话好坏就凭他那张嘴。听说这次派来的督邮,是个粗俗而又傲慢的家伙,我们可是得罪不起啊!”

  陶渊明虽然平时蔑视功名富贵,不肯趋炎附势,对这种假借上司名义发号施令的人很瞧不起,但也不得不去见一见,沉思良久。

  陶渊明:“那好吧!你就随我一起去走一趟。”

  陶渊明抬腿就走。

  师爷:“潜公啊,参见督邮要穿官服,并且束上大带,不然有失体统,督邮恐怕要乘机大做文章,就会对您很不利的!”

  同时,衙门外急步奔进来一个十六、七岁的僮仆。

  僮仆:“老爷,不好了。武昌传来音讯,姑姑程氏妹因病去世,请老爷前去奔丧。”

  陶渊明:“苦呀!罢、罢、罢。”转身面对师爷“你去见那个势利小人督邮去,我可不能为了五斗米而向小人折腰!”

  陶渊明取出官印,写下了一封洋洋洒洒的辞职书,转身向僮仆招呼一声,潇洒离开县衙,身后传来师爷“潜公、潜公,请留步!”的喊叫声。

  2。通往寻阳柴桑的山间小道 外 日

  陶渊明和僮仆俩人匆匆行走,陶渊明头戴葛巾,身穿粗布长衫,一把酒壶不离左右,脚步微显醉态。僮仆背着一个四方形背篓,里面装的是书籍。

  俩人正匆忙行走间,山道旁窜出两个手拿钢刀的彪形大汉。

  强盗甲:“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

  强盗乙:“呔,前面过来的醉鬼,要想从这里经过,赶紧把值钱的东西留下来。”

  陶渊明:“哈哈!碰到强人了!(把手中酒壶向前一推),英雄,我等身无长物,就这酒壶里还有一点酒,如不嫌弃,就把这酒壶拿去罢。”

  强盗甲:“谁要你的破酒壶。(手中钢刀往僮仆一指)兀那小厮,赶紧把背篓献过来,我看看有没有值钱的物什。”

  陶渊明:“你这强人,蛮不讲理,我看你俩本来应该是良善之辈,却作些劫匪的勾当。那背篓里就只我的几本破书,哪里有什么值钱的物什。”

  强盗乙:“你这个醉鬼,罗里吧嗦什么?既然没有值钱物什,让我们看看也无妨。”

  俩强盗舞着钢刀要上前翻查,陶渊明兀自不让,几个人闹着一团。山道上迎面走过来一位功曹带着两名军士,俩强盗作鸟兽散。功曹急步奔近。

  颜延之:“哈,元亮兄,你不在彭泽做县令,咋跑到这荒山野岭里来了?”

  陶渊明:“原来是延之兄台驾到!要不是兄台来得及时,我今日里几乎要成强人的刀下之魂!”

  颜延之走近身来,伸双手与陶渊明相握,哈哈大笑。

  颜延之:“元亮兄,既已到此,请让弟等略尽地主之谊,随弟前往酒肆,好吃好喝一餐。”

  陶渊明:“妙极!妙极!”

  陶渊明斜翻醉眼,与颜延之携手同行。

  3。官道旁的一间简陋小酒家 外 内

  店家仅一上年岁的老者。店内陈设非常简单,铺有两张桌,每张桌配四条小长凳。陶渊明与颜延之对坐一桌,军士与僮仆占一桌,两桌各要了一碟花生米、两个小卤菜。

  颜延之:“元亮兄,令妹年少病故,还请节哀顺变。”

  陶渊明长叹一声:“我与舍妹程氏妹同胞手足,感情深厚,如今遇此变故,让我情何以堪!我准备北上去武昌,见见舍妹最后一面,顺便到江夏祭拜外公、外婆,探探舅父大人。”

  颜延之:“不可、不可!”

  陶渊明:“有何不可?”

  颜延之:“此去武昌,要横渡大江,如今大江之上,两军对峙,何来渡船过江?况且时节已近隆冬,山高路远,如何去得?”

  闻此消息,陶渊明悲伤至极:“如此世道,当真是要把人往绝路上逼了!这却如何是好?”

  颜延之:“元亮兄,事已至此,已无别的好办法。莫不如放宽心怀,待些时日,等到明年春暖花开时节,那时大江之上,战事可能也已平息,再去武昌祭拜令妹不迟。”

  陶渊明:“店家,取酒来,今日里我要喝个一醉方休!”

  老店家颤巍巍端过来一壶酒,转身欲离开,被陶渊明一把揪住。

  陶渊明:“老人家,可有好菜,一并端上。”

  老店家:“客官大人,我这里虽然靠近官道,可时令不济,世道纷乱,大鱼大肉实在难买得到,请将就一下吧。”

  陶渊明:“既无鱼无肉,老人家可否讲个故事给我听听,好让我下酒。”

  众人大奇,没听说过听听故事就能下酒的,掩嘴而笑。

  老店家:“我们这里可是出了一件神奇的事,不知客官大人愿不愿听。”

  陶渊明:“快快讲来,我好听着下酒。”

  老店家:“我们这里附近谢家,有一个叫竺昙遂的人。”

  转入幕外音,并配以画面:

  4。清溪庙前 外 日

  老店家幕外语:“十来岁时出家做了和尚。这孩子生得皮肤白净相貌端正。有一 次他出外远行回来,从后山清溪庙前经过,因此进入庙中观看。”

  5。竺昙遂家 夜 内

  老店家幕外语:“晚上回家睡下后,梦见一个妇人走来,对他说道:“你很快就要来作我庙中的神了。”竺昙遂在梦中问道:“你是什么人?”那妇人说:“我是清溪庙中的尼姑。”这样的梦他每天晚上都要做,大约一个月,竺昙遂就病倒了。”

  6。竺昙遂家 日 内

  老店家幕外语:“不多久,竺昙遂就要死了,临死的时候,对年少的同伴说:“我虽然是个没有福缘,也没有多少罪过的人,但我死后就要去当清溪庙的神了。各位如在出行的时候方便,可以到后山的清溪庙来看我。”

  7。竺昙遂坟墓前 日 外

  老店家幕外语:“竺昙遂死了之后,”

  8。清溪庙 日 外

  老店家幕外语:“他的年少的同伴就到清溪庙去。同伴们一到,竺昙遂的灵魂就向同伴们说话问候,发出的声音就像他过去活着的时候一样。有一次,在同伴们快要离开的时候,竺昙遂灵魂的声音对同伴们说道:“好久没有听到‘赞偈’的唱颂声了,我想听一听。”其中的一个伙伴就为他唱颂“赞偈”,唱颂完毕,竺昙遂的灵魂还在继续唱颂。他这样唱道:“生死路上的诀别,尚有凄楚悲伤,更何况像我们这样的分别。人体与神灵的离别,深藏在心中的感叹,这样的心情哪里能够用语言表达得出来啊!”

  9。官道旁的一间简陋小酒家 外 内

  镜头回到酒店内,众人已是听得热泪盈眶。

  陶渊明嚎啕大哭:“人之一途,唯生死离别最苦。竺昙遂死后倒能为神,让生者能听到他的声音。我可是连舍妹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

  颜延之:“元亮兄,逝者已矣,请节哀顺变。这事也端的神奇,怎么听着有点像干庆写的《搜神记》里面的故事。”

  老店家:“这可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附近的谢家。”

  陶渊明大口喝酒大声唱曲:“有生必有死,早终非命促/昨暮同为人,今旦在鬼录/魂气散何之,枯形寄空木/娇儿索父啼,良友抚我哭/得失不复知,是非安能觉/千秋万岁后,谁知荣与辱/但恨在世时,饮酒不得足。”

  又自语:“罢、罢、罢,如今我已是无官一身轻,且将这身皮囊投身到山野田地间,任那豺狼来咬,虎豹来吞。”

  站起身来,提起酒壶,不顾旁人劝阻,狼狼跄跄走出店门。

  10。官道上 外 日

  陶渊明边行边唱《归去来兮》:“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马蹄声得得,三骑直奔过来,当头一骑马上,是一名三十岁左右风华正茂的锦衣女子。陶渊明张开双臂,拦住人、马的去路。

  陶渊明:“程氏妹子,想煞为兄也!”

  人马直立,雪梅翻身下马。

  雪梅:“兀那酒徒,如此无礼,如何拦住我等去路?”

  两名随从翻身下马,过来推搡陶渊明。

  陶渊明:“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你骑你的马,我自行我的路,互不相干。”

  颜延之与两名军士和僮仆已经赶了过来,军士准备动手,被颜延之挡住。陶渊明两眼发直,只是盯住那女子,行到面前,竟深深一揖。

  陶渊明:“认错人了!惊动尊驾,恕罪、恕罪!”

  女子福了一福,还了一礼说:一看先生就是个知书识礼之人。既是认错人了,何罪之有!”

  随从甲:“你这酒鬼不得无礼。这是我家刺史大人的爱妾王夫人的妹妹雪梅小姐!”

  颜延之:“刺史大人?哪个刺史?”

  随从乙:“还有哪个刺史,就是如今的江州刺史王弘王大人。”

  颜延之:“哈哈,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我与王弘大人交情不浅,来来来,元亮兄,你我一起同雪梅小姐拜见刺史大人去。”

  陶渊明深深看了雪梅一眼,转身就走,并说:“刺史与我有何相干,我可不想见些满身铜臭的官老儿。”

  雪梅满脸绯红,但见此人非俗人、打扮寒酸,却举止洒脱。不明白的是颜大人却非常尊敬,于是她便悄悄向随从打听。

  雪梅道:“这个人是谁?”

  随从甲:“这个酒鬼便是辞官下野的怪人陶渊明!”

  雪梅大惊!心里不免泛起一阵涟漪。不由自主地打量陶渊明。

  陶渊明喝了一大口酒,招呼僮仆一声,顺着官道,丢下一干人等扬长而去,身后留下呤唱的《归去来兮》:“……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胡为乎遑遑欲何之?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怀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耕。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

  音乐中叠出《归去来兮》诗境的画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陶渊明(五集电视短剧本1)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