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雪梅归来芳心动 修河岸边遇神奇
陈遥2019-03-26 09:555,932

  第二集 雪梅归来芳心动<p>  修河岸边遇神奇<p>  本集人物:陶渊明<p>  雪梅<p>  颜延之<p>  王弘,江州刺史,40岁左右<p>  云珍, 江州刺史王弘的夫人<p>  僮仆<p>  丫环<p>  老年船夫,60多岁<p>  道人,50余岁<p>  周畛,40余岁<p>  11。刺史府内宅 内 日<p>  雪梅和丫环从外进门,一进门就提起房内园桌上的茶壶喝茶,<p>  说:“累死我了!”然后用手当扇扇风。<p>  12。雪梅床上 内 夜<p>  雪梅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脑中总是现出陶渊明洒脱的无拘无束的形态……<p>  13。雪梅家 内 日<p>  员外和夫人正在堂前喝茶聊天,一仆人进门。<p>  仆人报:“员外,二姑爷家差人来报,二姑爷昨日下午在河潭洗澡时,不幸溺水身亡,五天后出殡,请二小姐前去他家戴孝!”<p>  员外:“知道了!你下去吧。”说完,擦了擦眼泪。<p>  夫人哭道:“我雪梅妹妹怎么这样命苦啊!不能去!还没拜堂呢,这一去?不就要守一辈子活寡?冤不冤呀!”<p>  员外:“夫人,这可是没办法的呀,谁叫我们是书香门第呢?既然与人订了婚约,就只能履行婚约的义务了。唉,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p>  14。去寻阳路上 外 日<p>  雪梅骑着马,一个人离开了家……<p>  字幕:一年后,雪梅选择离开,去了远在寻阳她姐姐的家!<p>  15。刺史府内宅 内 白<p>  王弘与夫人云珍坐在餐桌边,等人用早餐。<p>  丫环秉报:“老爷、夫人,雪梅小姐说人不舒服,早餐不用等她了。”<p>  王弘:“好吧,夫人,我们就不等了,吃吧!”<p>  云珍:“吃吧,唉,可怜我那梅妹妹啊!”<p>  王弘:“她昨日里见着谁啦?怎么回来后看她有点魂不守舍的,莫非…?”<p>  丫环:“听说在官道上遇到了陶渊明那个酒鬼,回来后就有点那个……。”<p>  云珍:“怎么啦?那个陶渊明气她啦?”<p>  丫环:“那倒没有,小姐像变了个人,回家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蒙头睡觉,翻来覆去的,可又睡不着。”<p>  王弘:“呵呵,有心事了!”<p>  云珍:“莫非喜欢上了陶渊明那个酒鬼?”<p>  王弘:“依照咱梅妹那性情,有可能!何况陶公为人又不俗,举止洒脱、名气又大,心仪于他……不是不可能啊!”<p>  云珍:“嗯,你这么一说,倒真的象这么回子事。可话又说回来,雪梅妹妹也到了该考虑婚姻大事的时候了!”<p>  王弘:“正好我想去拜访拜访陶令,要不我们把雪梅也带去?好让他们多接触一下。”<p>  云珍:“唉,听说陶令已经有四十多岁了,这一来年龄相差这么远、二来听说他早就有家室了呢。”<p>  王弘:“我不是也大你十多岁嘛,刘备招亲时正好大孙夫人廿十多岁,只要二人情投意合。至于有没有家室,我相信陶令不是一个世俗之人,关键还是看他们有没有这个缘分!”<p>  16。五柳堂 外 日<p>  正是春暖花开时的阳春三月,鸟语花香。寻阳柴桑(今江西九江)近郊山脚下的一处田园里,一排三间茅屋点缀其间。茅屋围有一竹篱笆小院,院内有五株垂柳,柳叶依依,陈翠欲坠。正中精舍门上檐下,一块精致的梨花木板镶嵌,板上刻有“五柳堂”三个漂亮篆书大字,右下角几个漂亮小楷书“五柳先生题”。<p>  17。五柳堂 内 日<p>  陶渊明身穿粗布长衫头戴葛巾,左手捋着下巴上的山羊胡,右手拿着一只锡制酒壶不时往口里倒酒。一双睿智的眼睛望着五柳堂对面的南山,脸上表情忽尔沉思忽尔微笑。<p>  良久,忽然引吭吟唱: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p>  18。五柳堂 外 日<p>  柳树上,一群鸟雀也在叽叽喳喳地歌唱,僮仆匆匆走进五柳堂。<p>  19。五柳堂 内 日<p>  僮仆:“先生,有客人来访。”<p>  陶渊明:“是谁来了?”<p>  僮仆:“来人说是江州刺史,姓王名弘。见还是不见呢?先生。”<p>  陶渊明:“不见!”<p>  僮仆:“先生,是刺史大人。”<p>  陶渊明:“你怎么那么啰嗦?刺史怎么啦?我一不做官,二不犯法,三不想巴结当官的。刺史来访,与我何干?”<p>  颜延之自堂屋门外直闯进来,高声囔道:“喔哈,元亮兄,你倒惬意。好友来访,都不相迎?”<p>  陶渊明:“不知颜兄驾到,有失远迎,恕罪!恕罪!”<p>  僮仆悄悄退出。<p>  颜延之:“元亮兄,我在堂屋外可是待了一时辰的功夫,听你呤诗唱曲,把我听得魂都醉了。”<p>  陶渊明:“让兄台见笑了。”<p>  颜延之:“元亮兄,江州刺史王大人慕名求见,你怎么能拒之门外呢?”<p>  陶渊明:“这些做官的,满身铜臭,却一脸骄横,不见也罢,莫见过后搞得大家心情都不好。”<p>  颜延之:“不能一概而论的呀,王大人就有所不同。”<p>  陶渊明:“我可不管他什么同与不同,我只管自己的辞赋躬耕。这个什么刺史大人,我还是不见的好!”<p>  颜延之打趣道:“要是有一个让元亮兄朝思暮想的小姐前来,你见还是不见?”<p>  陶渊明:“切莫乱说,哪有什么小姐能让我朝思暮想的?”<p>  颜延之:“你且随我前去看看。”<p>  伸手拉着陶渊明就往门外走。<p>  20。五柳堂 外 日<p>  阳光温暖而艳丽,远山如黛、田园宁静、天空湛蓝。陶渊明迎着阳光,眯着醉眼歪着醉步来到院子里。雪梅与一个男子和一个贵妇人在那柳树下俏生生地站着,旁边一张竹席,摆了三坛竹叶青酒,几碟荤素菜,酒菜香气四溢。<p>  陶渊明径自行到雪梅面前,作了一揖:“去冬在柴桑官道上得遇小姐,深感唐突,在此拜过!”<p>  雪梅含笑大方回礼:“当初我以为是哪里跑出了个醉鬼,却原来是当今辞赋大家,失敬、失敬!这是我家老爷王弘,也是我的姐夫。今日里特意来看望先生。啊,对了,这位是剌史夫人,我的姐姐云珍。”<p>  陶渊明随意向王弘夫妇看了一眼,伸手作了一揖,看摆在竹席上的好酒好菜,便一屁股坐下,拍开酒坛,喝了一大口,连呼“好酒!”,把酒坛子往雪梅一伸:“妹子,在此我借酒献佛,敬你一杯。”<p>  雪梅:“先生,我可是滴酒不沾的,既然先生爱酒,那就请我姐夫陪陪你。”<p>  王弘:“下官王弘,初来江州,闻得陶令品高行雅,仰慕不已。今幸得见,足慰平生。”<p>  陶渊明:“乱说、乱说。元亮乃一乡野土人,不足道也。”<p>  颜延之:“元亮兄,此等好酒好菜,可不能让你一个人独自享用了。来来来,王大人,你我二人且坐下,陪元亮兄大喝一场。”<p>  三人坐在竹席上喝酒吃菜,都不言语,云珍、雪梅含笑站在一旁。不一会儿,三坛酒已喝光。陶渊明伸伸懒腰,睁开醉眼。<p>  陶渊明:“我醉欲眠,卿等可去?”<p>  王弘向颜延之视一眼神,轻声提醒:“西安!”<p>  颜延之:“元亮兄,今春,你不去江夏拜祭外祖父、母和到武昌悼念令妹了吗?”<p>  陶渊明:“谁说不想去呢?外祖父、外祖母生前对我那么好,每年一到春天,我都是想要去拜祭他们的。何况,舍妹过世后,我做梦都想去看一看她的坟茔啊。”<p>  颜延之:“那今年……今年你打算什么时候去?”<p>  陶渊明:“你不知道吗?去要走水道,可大江上大战虽无,小仗却是不断,船都没有,我怎么去?”<p>  颜延之:“大江上走不通,你可以绕道的呀。”<p>  陶渊明:“绕道?怎么绕?”<p>  颜延之:“王刺史带有干庆的口信来……”<p>  陶渊明:“干庆?就是撰写《搜神记》的干宝的弟弟干庆吗?他可是我的好朋友呢。”<p>  颜延之:“是啊。现在干庆可是做了西安县的县令。听他说,您读了他哥哥写的《搜神记》,很是赞赏。”<p>  陶渊明:“是啊!怎么啦?”<p>  王弘:“干庆告诉我,您受他哥哥《搜神记》的引发,也想去搜神,写一本《搜神后记》。是吗?”<p>  陶渊明:“不可以吗?”<p>  王弘:“听干庆说,在他所任职的西安县,有许多神仙故事。特别是有一个叫丁令威的人,七岁学道,修炼成仙,千年后化鹤还乡,特别神奇!假如您到西安县去,一定可以搜神成功,大有收获!”<p>  陶渊明:“唉,好是好……可是此去西安县那么远,要去一趟,谈何容易啊!”<p>  颜延之:“元亮兄,你不是打算要去江夏和武昌吗,从西安县去,正好可以避开大江水战。”<p>  陶渊明:“我知道,以前来往外婆家,我走过。坐船往西,溯流<p>  修河,西安县就在修河岸边,”<p>  王弘:“是呀!您到西安县后,我让干庆县令派人雇轿,送您去。”<p>  颜延之:“着哇,从西安县城往西北方向,走旱路,便可取道去江夏。在西安县的西北边,与湖北交界的地方有座山,此山名叫‘九宫山’。山上有界碑,碑上刻着‘楚头吴尾’几个大字。还有传说,那里是伍子胥一夜愁白了头的关隘,虽然现在无从考究,不过这也证明了西安县的传说故事有很多。翻过九宫山就是江夏你外祖的家,甚为方便,那里近来无战事。你这一去,既可以探亲访友,又可以搜神寻仙,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p>  陶渊明:“哈哈哈,好,我就往西安县看看去。”<p>  站起身来,随即颓然坐下:“去不成了,去不成了!”<p>  颜、王同声问:“怎么去不成了?”<p>  陶渊明:“到了西安,有干庆可以送去江夏,我无忧也。可是,我现在身无分文,如何雇船去到西安?”<p>  王弘:“哈哈,我以为有什么大事呢,这个无虑,我雇船送您去!”<p>  陶渊明:“不可,不可!”<p>  颜延之:“为何不可?”<p>  陶渊明:“无功受禄,非我所愿!”<p>  王弘:“哈哈,这个嘛……好办!”<p>  陶渊明:“怎么好办?难办!”<p>  王弘:“只要我们订一个口头协议,你的盘缠就没有问题。”<p>  陶渊明、颜延之:“协议?要订啥什么协议?”<p>  王弘:“只要陶令写成《搜神后记》,交由我刋印,陶令去西安县搜神的一切费用,全由我支付。”<p>  颜延之:“要是元亮兄没有写成《搜神后记》呢?那你的钱可就打水漂了。”<p>  王弘:“那不行!写不成《搜神后记》,陶令就得屈尊到我府衙,做一年主簿,以还旅资。如何?”<p>  颜延之:“哈哈,人家说世上只有奸商,王刺史,你吧,还真是个奸官。元亮兄,你看如何?<p>  陶渊明:“给他刋印是可以,就是……就是……”<p>  颜延之:“就是不肯做主簿吧?呵呵,可是潜兄,这去搜神……”<p>  云珍:“你两个就别为难陶令了!(面对王弘):大人,这样吧,我家妹妹雪梅在家反正很清闲,可以陪陶令前去!”<p>  雪梅红着脸低下头来。<p>  陶、颜、王:“雪梅?!”<p>  云珍:“是啊!我老家本来就与西安县相邻。大人,你忘啦?雪梅妹妹本来就是个江湖儿女,而且单身,何况此去,一来可以督促陶令写出《搜神后记》,二来当今世道不大太平,陶令的安全她还可以保护保护。三嘛……”<p>  雪梅:“三来我可以向陶令学写诗歌,还可以照顾陶令生活起居。”<p>  王弘:“嗬嗬!我倒忘了,我家姨妹雪梅本来就是个巾帼须眉,有她保护陶令前去搜神,我就放心了。”<p>  陶渊明:“这……这……恐怕不太方便吧?”<p>  颜延之意味深长:“有何不方便哦,元亮兄,雪梅小姐本来就是个江湖儿女,她都不避男女之嫌,你还俗见?有她一同前去,你的安全和生活都有了保障。”<p>  陶渊明向云珍看了看,又向雪梅深望一眼,只见雪梅点了下头,便踌躇半响:“那……好吧!我们什么时候动身?”<p>  王弘:“越快越好,明天你们就可以动身前往!陶令,以你的才华我相信一定能写出《搜神后记》,只是到时候你可不能食言,一定要交给我刊印才行啊。”<p>  颜延之:“放心吧,王大人,元亮兄是个言出必行的人。何况又有雪梅小姐陪同一起前往,你尽管放心吧!哈哈哈。”<p>  几人放声大笑,笑音各有不同。<p>  21。修河入鄱阳湖的出口处 外 日<p>  桃花映春水的好时节,两岸青山倒影成景,春光在清冽的河面上荡漾,一派生机盎然。,一艘小船溯修河西去。<p>  陶渊明站在船头,极目远眺,尽情地饱览这秀丽景色,一只小酒壶拿在右手,赞一声“好!”,就举起小酒壶喝一口酒。<p>  雪梅站在一旁,神清气爽。船尾一老年船夫在奋力摇浆。<p>  陶渊明:“情乐天水色/性本爱丘山/ 殊料落尘网/一去年十三/<p>  所幸出泥淖/从此无羁缠/不爱五斗米/直融山水间!<p>  老船夫:“先生,您坐了我半天的船了,我还不知道您的高姓大名呢!”<p>  陶渊明:“你就叫我‘五柳’吧。”<p>  老船夫:“五柳?这……这像个人名吗?”<p>  陶渊明:“不像人名,难道像猪名不成?”<p>  老船夫:“对不起,对不起!我一个湖野粗人,不会说话,还请先生恕罪!”<p>  陶渊明:“没事,没事,和你闹着玩的呢。你是湖野粗人,我是田园粗人,我们一样!”<p>  老船夫:“先生说笑了。我怎敢与先生平等。先生看着就像饱读诗书的人。我虽然愚笨,上下尊卑,还是懂得的。先生不要取笑我了。何况船是剌史府雇的,更是说明你自然不一般了。”<p>  陶渊明:“哪里取笑了啊?我就讨厌上下尊卑。女娲当初,‘抟土造人’,只分男女,不分贵贱!人和天地万物,都是一样的平等!”<p>  老船夫:“先生真是圣贤啊!”<p>  陶渊明:“我哪里是圣贤呀,不过是一个酒徒,说些醉话而已。你说我讨嫌吧。”<p>  老船夫:“先生也太过于自谦了!看你是个率性豁达,不逐俗流的人物呢。”<p>  陶渊明:“听老师傅的言语说辞,也不像没读过书的人。”<p>  老船夫:“我嘛,年年月月,在江河上行船,三教九流、掮客骚人,日日得见,不无沾染。因此,见了先生您,就学着斟词酌句。不过是现买现卖,胡诌几句而已。让您见笑了!”<p>  22。修河,鄱阳湖往西安县途中 外 日<p>  小船西行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两岸山峦越见苍翠,全然没有了自鄱湖入口处的景象。船行水中,撸声点点,泛起圈圈涟漪,与两岸青山倒影成景,三人心旷神怡。<p>  雪梅:“先生快看,对面山脚下那里有一排茅草屋,怎么像极了你的五柳堂?”<p>  陶渊明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老师傅,快靠岸、快靠岸,我上去看看。”<p>  23。周畛茅屋 外 日<p>  小船停靠岸边,雪梅扶陶渊明上岸。<p>  山脚下建有三间茅屋,门前有一大片开阔的平地,直延至修河水边,茅屋门前零零落落栽有几株枣树,树荫浓郁,挂满了还没有完全熟透的枣子。那块平地,足有二三亩开阔。平地上寸草不生,铺满了细细的河沙,沙滩尽头水边栓着一艘简易的小木船,旁边一个木架子,挂着一匹渔网,一条狭窄的水道,绕向了山脚后面。<p>  陶渊明脱下鞋袜,赤脚在细沙上行走,雪梅也在沙滩上欢呼雀跃,尽情玩耍。<p>  突然,自茅屋里传来一阵呼呼喝喝、噼里啪啦的打斗声。只见自茅屋大门抢出一个身穿道袍、手提拂尘、头挽高髻的道人。道人身后,一位身长七尺的壮汉手揣鱼叉,自门内追赶出来,只听得壮汉破口大骂:“贼鸟道,放着好好的修行日子不过,偏要跑到这荒野之地来欺负我。看叉!”(未完待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陶渊明(五集电视短剧本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