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野狼帮
有梦不怕痛2019-06-06 15:503,204

  “是说着玩儿的?”

  李主任连连点头,说着玩的,说着玩的,不能当真。

  “那你怎么把我儿子绑在这里了,他招你惹你了?”

  张大通指了指一旁站着的张元,怒气冲冲的说道。

  这句话在李主任的耳朵里,仿佛是雷霆一样,李主任顿时呆立当场。心下大骇:什么?竟然是张总的儿子,那岂不是张家的少爷吗?自己竟然惹上了这样的人物吗?

  李主任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概念?要知道,张家可是齐鲁省四大家族之一,而张家的制药厂又是齐鲁省最大的企业之一,自己在这里上班,竟然惹到了张家的少爷,那岂不是死路一条了吗?幸亏自己没有打了他,要不然那可真的是死定了!

  望着在一旁,神色淡淡,旁若无事的张元,李主任简直欲哭无泪啊。

  “这是怎么回事?你有这样的身份背景,早说不就完了吗?何必要这个样子呢,可是把我害惨了啊!”

  李主任内心疯狂的吐槽,但是又不敢说出来,只能跪在地上,脸上的表情难看的很,想说什么挽回一下,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此时张元走到张大通的面前趴在耳朵上说了句什么,还指了指谢文文,李主任如遭雷击,心里默念完了,完了,事情暴露了,自己的好日子过到头了。

  随后李主任完全陷入了懵逼的状态之下,甚至不知道屋子里的人是什么时候走出去的,只知道几分钟后,一向对自己毕恭毕敬的保安,把自己粗鲁的赶了出去,因为他已经不是这里的员工,他已经失业了。

  “你没事吧,要不要给你换一个部门?一次是爸爸的失职,没想到还会有他这样的垃圾存在在这个公司里!”

  张大通在办公室里,张元跟张大通聊天听了张大通的话,张元摇了摇头,不管是什么公司里,这样的败类总是少不了的,他不怪父亲,而且这人根本跟自家父亲无关,是张大召的儿子,张灿惹的祸。

  寒暄了几句,张元就回到了那个部门,一开门,谢文文正坐在椅子上,呆呆着望着他,看到他来了,连忙站起身来,拘谨的低了低头,恭敬的说道,“少爷好。”

  张元笑了,“这次怎么不把我赶走了?”

  这句话一出,谢文文立刻从脖子红到了耳朵稍。

  ………

  “侄女啊,你可要好好说一下,叔叔现在失业了,都是那个什么张元搞的鬼处处是冤枉我才造成的啊,你可一定要帮一帮叔叔!”谄媚的声音在电话另一端响起。

  李主任回到了家里,拨通了侄女的电话,他侄女是张家少爷——张灿的女朋友,这个职位也是侄女帮他谋求的,所以他想给侄女,打电话再问一下,看看有没有挽回的余地。

  在李主任给他的侄女转了一万块钱的红包之后,侄女终于慵懒的答应了,李主任松了一口气,挂断电话,暗暗的骂了一声。

  这个闺女也实在是太贪心了,竟然是硬生生讹了一万块钱,不过现在总算是有了挽回的余地,这一万块钱花的也算是值了!

  李主任终于放下心来,忐忑的坐在家里等着消息。

  与此同时,张灿也是知道了这个消息,此时他正在酒吧里一掷千金,左右拥抱,早就把李主任的侄女忘的了九霄云外。

  “好的知道了!知道了!我正忙着呢,挂了吧!”

  张灿不耐烦的挂断了对方的电话,说是女朋友,其实也就是玩玩罢了,他可是潇洒的很。

  可谓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就了一身好的轻功,江湖上策马奔腾人称张家小王子。

  “这个张元,竟然撂我的面子,不教训是不行了,连大学都没考上的废物,还敢用那样的口气和我说话,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张灿虽然对李主任的侄女不在意,但是觉得这件事丢了他的面子,随即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对对对,就是他,你帮我狠狠打他一顿就好了,要做得隐蔽一点,不要让人知道是我派你去的!知道吗?!”

  电话那头一个光头的人瓮声瓮气的点了点头,眼神之中有着冰寒之色,这个人叫周辉,适印台市地下三大黑。帮之一,野狼帮的帮主,做事心狠手辣,是张灿的手下铁杆之一。

  “大哥,他竟然要让我们去打张家的少爷,张家,咱们惹得起吗?万一事情暴露了,咱们可是要吃不了兜着都的!”

  旁边的一个瘦高个说道,他叫瘦虎是老大周辉的军师,平时出谋划策,都是他的工作。

  “怕什么?!反正是张灿大少爷要干的,到时候要是出了事也有他兜着,再说,这次酬劳可是5万块钱呢,你说干不干!”

  周辉大大咧咧的说了一句,拍了拍瘦虎的肩膀,拍的瘦虎一阵踉跄。

  瘦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周辉已经是转身走远了,瘦虎叹了一口气,这个帮主什么都好,就是太鲁莽了,有时候一意孤行,谁都劝不了,张家的事情,是我们这些小帮派可以掺和的吗?我们这些帮派的存在还不是因为人家庄家手下留情,人家一旦动起真格的来,咱们可就是炮灰一样的存在啊。

  说什么印台市的三大帮派之一,也只不过是阿猫阿狗罢了,在张家这种庞然大物面前,擅自掺和进去,那岂不是鸡蛋碰石头吗?

  瘦虎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无奈的走了。

  与此同时,张元正跟谢文文走在路上,经过那件事之后,张元跟谢文文总算是有了一丝友谊,之所以说一丝友谊,是因为谢文文知道了张元是赵家的少爷之后,总是对张元毕恭毕敬,连开门都是她先开,然后让张元进,搞得张元很别扭。

  张元之所以跟她做朋友,是因为觉得谢文文比较单纯,好掌控,所以索性让她替办些事情,也挺方便。

  那次救了谢文文,谢文文执意要请张元吃饭,张元推脱不掉,无奈的只好跟着谢文文去了。

  在交谈之中,张元也是知道谢文文,其实才仅仅只有19岁,只不过是成长的比较成熟罢了,这不是她的第一份工作了,由于人长得漂亮,总是会被一些上司揩油,而谢文文又不是那种女孩,所以就一直辞职,直到现在的工作被张元救了之后,才稳定了下来。

  “你要请我吃什么啊?我的口味可是很刁的哦!”

  张元看着拘谨的谢文文,故意这样调侃的说道,他特别喜欢看谢文文,紧张发窘迫的样子,每次这样调侃谢文文都会起到效果,偏偏每一样的招数谢文文却每次都中招。

  “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我打算自己做,我做饭可好吃了,你一定会喜欢的,放心吧!”

  谢文文如实回答道,说到做菜的时候,脸上浮现一丝自信的神色。

  “是吗?你竟然还会做菜,那我可要好好的尝一尝了!”

  张元故作激动的说道,越接触他越觉得谢文文这个女孩傻的可爱,刚刚大学毕业,独自一人来到印台市打拼,也是非常不容易,所以张元拜托父亲给谢文文安排了一个还算优渥的工作,这也是谢文文执意要请张元吃饭的原因。

  不过对于他来说,谢文文只不过是他撩的妹子罢了,要是动心,还是言之过早了!

  “ok到了,这里就是我家啦!”

  大概走过三条街,一个有些老旧的平房出现在张元的眼前,张元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突然感觉神魂一阵震动,似乎周围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存在着。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谢文文看着四处打量的张元说道,眼神之中满是疑惑不解。

  “没事,我们先进去吧。”

  张元警惕的感受着周围,那一丝的悸动却消失了,许久之后张元终于确定,感受不到那丝悸动了,叹了一口气说道。

  刚才他感到神魂震动,仿佛周围有宝物或者异兽出现,他的神魂已经几乎相当于元婴了,虽然由于修为的原因,只能调动十分小的一部分神魂,但是有一些趋福避祸的本能还是存在的。

  修真者修炼自我,不断将自身进化到更高层次,所以神魂是极其重要的,而神魂修炼到一定地步,就会有种种不可思议的神奇本领,比如趋福避祸,危机本能,甚至可以预测未来之事,十分的神奇。

  而肉身如果到了一定程度也是会产生种种神异,根据魔道生死轮的记载,曾经有魔头,号称血魔,肉身极其强大,可以以一己之身变化为千千万万亿分身,生命力极其强大,刀枪不入,火烧不死,水淹不死,只要有一个分身存在,就可以不死不灭,瞬间重生。

  可是到达这样的地步,十分的艰难,从筑基开始,不仅每次突破大境界要经受天地雷劫的洗礼,就连小境界也要经受人间雷劫的洗礼。

  所以修真也是一个极其残酷的过程,百万个中修士也只不过有一个能达到肉身不死不灭那样的境界,难度可想而知!

继续阅读:第七章 异兽小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都市魔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