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跟我走吧
有梦不怕痛2019-06-06 15:503,259

  顾名思义,麻痹灵符就是拥有着麻痹功能的灵符,可以让对手短暂的失去行动的能力。

  “你是因为这道灵符而失去了行动能力?”

  “喵!”小黑猫点了点头,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点忌惮的神色,即便那道灵符已经耗尽了真力,再也不可能有任何威力。

  “喵喵喵!”小黑猫继续叫着。

  “你是说,你一抓抓在那人脸上的时候,触发了这道灵符,然后就立刻失去了行动能力?”张元疑惑的确认道。

  小黑猫迅速点了点头。

  “这灵符……乃是一个炼气五层的修士所炼制出的灵符!”张元道:“难道先前那名罗哥,竟然是某个炼气五层修士的晚辈?”

  “喵喵。”小黑猫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张元苦笑了一下,道:“这下可被你害惨了,那可是一个炼气五层的修士,如果那修士寻仇而来,现在的我对上炼气五层的修士,恐怕并没有什么胜算。”

  “喵喵。”小黑的眼神之中竟然流露出了一丝歉意的眼神,随后也表示,自己也不是炼气五层的修士的对手。

  张元默然,他默默的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要不然这样,你跟我走吧,接下来这段时间我们两个在一起,这样如果真的有一名炼气五层的修士寻仇而来,至少我们联手,也有一定的抵抗之力。”

  听到张元的这个建议,小黑猫也是沉默了下来,显然对于张元的这个建议也很是犹豫。

  但是如果不采纳这个建议,那么恐怕并没有其他好的办法,就凭这那个炼气五层的修士一道灵符就可以让自己失去行动能力的手段,独身一个绝对是逃不掉炼气五层修士的寻仇的。

  它的修为,也不过就相当于人类炼气三层的修士而已,和现在的张元差不了多少。

  但,异兽向来有着自己的脾性,对于和人类联合都比较抗拒,尤其是,小黑刚刚才受到过三个人类的虐待。

  所以,一时之间,小黑也很是犹豫,完全不知道如何拿主意。

  “而且跟我走,我们两个在一起的话,你的伤势也能很快的恢复。”张元见小黑猫迟迟不点头,忍不住再次出声道。

  小黑猫又纠结了许久,眼神之中终于露出了一丝决然之色,而后便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它考虑到,如果不接纳张元的这个提议,以它现在的伤势,完全没可能逃脱掉一个炼气五层修士的寻仇,而且说不定还会连累那个女孩子。

  小黑对于谢文文那个经常给它食物吃的女孩子还是有着一定好感的,它并不想因为自己而让那个人类女孩受到伤害。

  虽然异兽对于和人类建立亲密关系比较抗拒,但知恩图报却也是刻在异兽骨子里的东西。

  “那就好,这样至少我们两个联手,可以有一定的对抗实力。”张元松了一口气。

  心道,只要小黑猫同意了跟自己走,那么有的是机会与它建立深厚的友谊,但与此同时,也因为它,张元可能得罪了一个炼气五层的修士,也不知道这次事件是福是祸。

  但是管他呢,张元摇了摇头,缓缓地吐出一口气,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管他是福是祸,上天既然给了自己一次重活的机会,那么自己断然没有轻易放过的道理。

  然后,张元便轻轻的抱起了小黑猫,往着谢文文家返回去。

  一人一猫达成了协议之后,小黑猫对于张元也少了很多抗拒之意。

  “咕咕……”

  一声轻响响起。

  张元脸色古怪的看了小黑一眼,道:“你饿了?”

  “喵……”小黑猫尴尬的叫了一声,它早就饿了。

  “那正好,我这里有点好东西,给你吃吧。”张元说着,从自己的戒指里面逃出来了小鱼干,猫粮,甚至还有……活鱼!

  众所周知,储物戒指是不能存储活物的,但张元这个戒指就偏偏可以,这也就更加证明了,张元所获得的这个戒指的不凡。

  若是能储存活物的储物戒指一旦流落到外界,并且广为修真者所知的话,那么必定会引起一场血雨腥风。

  “想吃什么随便挑!”张元一摆手,将这些摆在了小黑猫的面前,豪爽的说道。

  他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刷好感度,建立友谊的机会。

  “喵……”小黑猫看了这些食物一眼,露出了一个垂涎欲滴的神色,但随即,它的眼神之中又带上了一丝警惕之色。

  而那种神色,明显就是在说,这不会有毒吧?

  张元顿时哭笑不得的说道:“吃吧,没毒的,我要是想杀你,我还何必救你?刚才那么好的机会我没有动手,我为什么要浪费食物来毒杀你?”

  对于这只小黑猫的警惕性,张元也很是无语。

  怪不得异兽很少与人类建立起深厚的友谊,对人类的戒备如此之深,即便对于自己的救命恩人都如此戒备,要是能很容易的与人类建立友谊那才是怪事一件!

  “喵……”小黑猫这才将信将疑的嗅了嗅张元递过来的东西,确认没有闻到毒的味道之后,又试探性的舔了一下,终于确认了没毒之后,它这才大快朵颐起来。

  张元又是一阵哭笑不得,心道我难道就那么像坏人吗?

  风卷残云的一顿扫荡,在还没到谢文文家门口的时候,张元买的这些东西竟然全部被小黑一扫而空,甚至于随后还露出了一个意犹未尽的神色。

  它……居然还没有吃饱!

  张元无语:“你到底是猫还是猪啊?”

  “喵!”小黑猫呲牙咧嘴,面露凶相,对于张元把它和猪相提并论,它很不满意。

  “好了好了,到家了!”

  然而张元却愕然的发现,谢文文的家门怎么死死的反锁了起来。

  于是他伸手敲了敲门。

  谢文文本来因为张元不声不响的离开,就怕得要死,因为这里有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见过去了那么长的时间张元依然还未回来,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感觉。

  她此时正抱着被子枕头,窝在沙发上瑟瑟发抖呢,却突然停到了一阵敲门声。

  “啊!”一声刺耳的尖叫,即便隔着一道门,也让得张元泛起一阵的耳膜生痛之感,足以表明这一声尖叫得分贝之高。

  “怎么了?!”张元顿时大急,难道谢文文出了什么事?

  入室抢劫?入室强干?

  难道杨正涛贼心不死?

  于是张元不再犹豫,直接一脚踹开谢文文得家门,冲了进去。

  谢文文本就害怕的不能行,听到敲门声完全不敢去开门,也不敢出声发问来人是谁,她想着等一会儿说不定门外面的东西就以为自己家里没人而自己离开了。

  但是,没想到下一刻,门就被轰然一声踹开了。

  谢文文顿时吓得闭着眼睛尖叫着,把自己手边的一切可以丢出去的东西,一股脑儿的向着门口丢了过去。

  而张元一推开门就见到一大堆的东西,铲子,勺子,抱枕,鞋子,乱七八糟的……!

  闪躲过了大部分丢来的东西,张元愕然的发现,谢文文正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不住的闹腾着,不停的尖叫着。

  “喂!”张元抱着小黑,大喝一声:“你在干嘛!”

  一声大喝,如闻惊雷,谢文文听出来是张元的声音,忍不住愣了一下,睁开了自己的眼睛迅速的瞄了一眼门口。

  发现张元正一脸愕然的站在门口。

  谢文文顿时就愣了。

  “你在干嘛?”张元无语的问道。

  先前一股脑儿丢过来的东西之中,有一只衣服,竟然挂在了张元的脑袋之上,遮住了张元的一只眼睛。

  嗅着自衣服上传来的幽幽香味,张元一脸无语。

  “啊?呃……”谢文文终于冷静了下来,但是很快却又看到了张元此时的形象。

  她自然是看到了,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出去的一个衣服,竟然挂在了张元的头上。

  顿时大羞:“你!混混!”

  张元:“……”

  满脸懵逼,我怎么又成了混混了?

  这内衣明明就是你自己丢过来的好吧,我什么都没干,我明明是受害者好不好,怎么混混的还是我。

  谢文文又羞又急,手一伸,道:“拿来!”

  “不!”张元觉得自己不能什么都没干,就被扣上一个混混的帽子。

  所以他决定,自己还不如混混一把,好让自己这个混混的帽子来的不怨。

  于是他故作陶醉的使劲儿抽了抽鼻子,道:“真香啊,文文姐把自己贴身衣服都丢给我,是想要以身相许的意思吗?”

  “你……才有没!哼!”谢文文哼道。

  但随后,她的眼睛立马看到了一身伤痕的小黑猫,顿时大为心疼。

  立马冲上去,连自己的贴身衣服都顾不得拿下来,急速的道:“小黑,你怎么了?谁把你弄成这样的?”

  随后,谢文文脸色一变,又立马转头对着张元怒道:“是不是你干的!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见只有张元一人接触着小黑,谢文文本能的以为是张元干的,当下眼泪就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误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都市魔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