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炼气五层的修士
有梦不怕痛2019-06-06 15:503,221

  早在早上起来的时候,恢复了的张元,第一时间就是运转魔道生死轮的生轮,将生机源源不断的注入小黑的身体之中。

  再次持续了十分钟,直到虚脱。

  而随着这一次的完成,小黑身上的伤口的结痂已经开始脱落,露出新的皮肤,烫焦的毛发也有一部分重新恢复了正常。

  对于这一切的变化,谢文文自然是看在了眼里,对于自己把小黑交给张元的决定,在她见了小黑的伤势变化之后立马就觉得明智的不能再明智了。

  只是让谢文文想不通的是,她想不通有什么兽医能有那么厉害的医术,让小黑的伤势一夜之间变好这么多。

  “哎呀,文文姐不是一晚上就能学好的。”张元随便找了个看起来像那么回事儿的借口,就又继续的打起了游戏。

  谢文文顿时感觉一阵无奈,但也没有继续管张元了,而是忙起了自己的工作来了。

  …………

  第一公立医院中,某一处病房内。

  一个青年正躺在床上不停的哀嚎着,满目的绝望之色。

  这个混混小青年自然正是罗哥。

  而他的俩个小弟此时则战战兢兢的躺在罗哥旁边的病床上,一丁点声音都不敢发出。

  他们两个深深的屏住了自己的呼吸,生怕一个不小心,呼吸的声音过大,惹得那个坐在罗哥床边的老人的不开心,一下捏死自己那就不好玩了。

  他们两个可是亲眼看见,这老人刚到病房看到罗哥一身伤势的时候,气的一下子就把实心的铁床栏给捏断了,而且还他妈的是两根手指就捏断了!

  这俩小弟混社会这么些年,就是空手一下子弄断实心铁棍的事情都没听说过,更别说两根手指就瞬间捏断实心的铁床栏了。

  而此时,那个老人则正一脸凝重的给不停痛呼的罗哥把着脉。

  片刻之后。

  砰!

  那老人顿时气的眉毛倒竖,狠狠的在地面跺了一脚,医院的地面顿时就出现了一个大坑,幸好这时候这间病房里面只有他们四个人,否则要是医院的护士人员在场的话,必定要他们赔偿不可。

  又见到这一手,罗哥的俩小弟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了,更加的战战兢兢了。

  “治不好了……”老人摇了摇头,露出一脸失望之色。

  “你这么厉害,一定能治好的对不对?”罗哥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抓住了老人的手不停的祈求着。

  老人名为罗天龙,在这末法时代,一生沉迷于修真,未曾有妻子,这罗哥罗翔乃是他的私生子。

  是那一天罗天龙酒后乱性的产物,只是因为罗天龙沉迷于修真所以疏忽了对于罗翔的管教,而罗翔的天赋根本不能修真,只能做个普通人,所以才致使罗翔沦为了社会小混混。

  那枚灵符,就是罗天龙制作来给罗翔防身用的,乃是罗天龙所能制作的最高级的灵符。

  不过靠着罗天龙偶尔的帮衬,所以罗翔也算得上是一片区域的小头目了,活的还是蛮滋润的,对于罗翔这样的人生,罗天龙还算比较满意的。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就是一夜的时间,自己的这个儿子回来之后,竟然连男人的那个玩意儿都是不见了。

  本来还想着靠着修真者的特殊手段说不定能救治回来,可没想到一查看之下,罗天龙才发现,下手的人竟然那般的狠毒,直接将罗翔的那里踢了个粉碎。

  根本没有一点能复原的可能性。

  “哎!”罗天龙垂头丧气的摇了摇头道:“救治不回来了,但是我也可以给你报仇,你把那小子的样子说给我听听看,他的地址也给我,我去帮你报仇。”

  罗翔的命根子对于罗天龙来说也非常重要,因为罗天龙没能给罗家开枝散叶,所以就希望自己这唯一的儿子能帮自己给罗家开枝散叶,可是现在,那命根子说没就没了。

  这岂不是要他罗家绝后吗?

  刷的一下子,罗翔的脸顿时毫无血色,此刻他连想死的心都有了,身为一个男人,没了那玩意儿,绝对是生不如死!

  “夜里太黑了,我没看的清那人的样子。”罗翔咬牙切齿的说道,这才是他最气的地方,连自己仇人的样子都没有记清楚。

  “不过我记得那只猫,那小子说那只猫是他的猫,所以我想,只要去昨晚上那个猫出现的那片区域打听打听,就知道是谁家的猫了。”罗翔红着眼睛说道。

  在手刃爆蛋仇人之前,罗翔还不想去寻死,他还要忍辱负重的活下去,直到手刃爆蛋仇人!而且,毕竟有老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

  “听到了吗?”罗翔说完之后,罗天龙就对着罗翔的两个小弟大吼道。

  “听到了。”罗天龙突然对着他们俩发怒,两个人顿时就是一颤,连忙回答道。

  “听到了还不赶紧去办事儿?!”罗天龙继续大吼道。

  “是!”

  即使有伤在身,两个小弟也丝毫不敢推辞,连忙一瘸一拐的出了病房的门,就去联系罗哥的其他几个小弟了。

  他们自然是要按着罗哥的计划来。

  于是第二天晚上,罗翔的七八个小弟都召集齐了以后,黄毛带着这七八个人一瘸一拐的就去了那只小黑猫出现的地方,一个人一个人的拉着打听了起来。

  随着打听的范围越来越大,问的人越来越多。

  终于有人将小黑牵扯到了谢文文的身上。

  “那只小黑猫呀?我好像见过,好像原来是一只流浪猫,但后来有一个女孩子一只喂养它。”

  “哦对!这么一说我想起来,我还见过那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好像是叫谢文文。”

  “她家好像住在那一片……”

  ……

  一个路人甲一个路人乙,就这么的说出来小黑与谢文文的联系,不说也没办法啊,这些小混混可是拿着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

  于是忙活了大半天,得到了这个消息的黄毛,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终于一瘸一拐的到了望眼欲穿的罗翔的病床前意一一的汇报道。

  “谢文文?一个女孩子?”罗翔喃喃了一句,随后立刻便是露出了一个阴狠的笑容,道:“就算不是这个谢文文干的,想来她也和那小子脱不了干系,去,你们去把她绑架了,然后留一张字条在她家里就说她谢文文被我罗哥绑架了!随后留两个人守在她家附近,看有没有什么人去她家,一旦有消息,立刻汇报我!”

  “是!”

  得到了罗哥的命令,黄毛便立即安排了下去。

  既然小黑现在已经在张元的身边了,而且小黑又急需于恢复伤势,所以这几天晚上,张元都没有一起去谢文文家跟着谢文文学习工作。

  而是一有空就修炼,恢复以后直接就运转魔道生死轮治疗小黑。

  这天晚上,谢文文一个人回到家里的时候,刚刚打开自己的家门,还没进去,就被两个小混混捂住了嘴巴,拖走了。

  然后,另外一个小混混写了张歪歪扭扭的字条,留在了谢文文的家里,并将谢文文的家门带上了,然后就带着谢文文离开了。

  当然,还依照着罗哥的吩咐,留下了两个人守在了谢文文家附近。

  “叔,你说这样能行吗?”病床上的罗翔,阴阳怪气的操着一口太监嗓子向着罗天龙问道。

  因为罗翔是罗天龙酒后乱性的产物,所以罗天龙并不让罗翔叫自己父亲,而是让他叫自己叔,虽然确实是亲生的。

  “应该是没问题的。”罗天龙沉着脸点了点头道。

  没过一会儿,黄毛就从外面推门进来了,他一瘸一拐的进来,道:“罗哥,已经按照您的指导抓住了那个女孩子,并将她关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听后罗哥的发落!”

  “好!”听到这个好消息,罗翔顿时哈哈大笑道:“干的漂亮!”

  “那罗哥,请问这个女孩子?”黄毛试探性的问道。

  “先绑着她,先别动她,别让她死,我们可还指望着她来抓住那小子,以报仇雪恨呢,让那小子也爆蛋!”罗哥咬牙切齿的道。

  然后,罗翔又继续道:“等我们抓住了那个小子,这个女孩子就任由你们处置!”

  黄毛顿时大喜,他自然明白这个任由处置的意思,而且这个谢文文的姿色也相当不错,要胸有胸,要腿有腿,要颜有颜,他黄毛火这么些年还没上过这么极品的妞儿。

  此时得到罗哥的肯定,虽然暂时还不能享用,但想必也不会等很久的,他不急于这一时。

  想着想着,黄毛忍不住看了罗翔一眼,心道,这在罗哥爆蛋以前,肯定都是他先享用的。

  “草泥马的!”罗翔似乎是感受了黄毛的同情,当即大骂道。

  “还不快去守着那女孩的家,看有没有人去找她!我告诉你,别得意太早,要是坏了老子的复仇计划,老子非爆了你的蛋蛋不可!”罗翔怒说道。

  “是,罗哥!”黄毛立马保证道。

  “草泥马的,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野狼帮的意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都市魔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