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不会保护你
正月妆容醉2019-03-25 12:051,671

  时间似在这一刻停止,水夕看着呼啸而来的刀,本能的后退,却见马上男子的眸中流露出与她刚才相同的轻蔑,水夕狠狠瞪了他一眼。

  只这一眼,水夕便觉得不好,在她分散精力之时,对面那闪着寒芒的刀锋已经到了眼前。

  倏忽,一抹白色的身影从她身后闪过来,在靠近她的时候,一双修长的手臂有力的一捞,将她甩到了马背上。

  “你……”水夕惊慌的抬头,迎上那双黑瞳。

  “你似乎还有些用处。”他再次开口,声音却噙了一抹玩味。

  白马驮着水夕和自负孤傲的男人一路狂奔,轻松的杀出了重围。

  ……

  身后,山匪和黑衣人愤愤不平。

  “二弟,谁让你劫那白衣人的?”黑衣老大一腔怒火找到了发泄口,他二弟这次抢劫的人可是南圣国的国君。相传南圣国君九岁便能独上澹台,还求回了璇玑子的爱徒封为南圣国国师。

  那国师生的仙人一般,尤其额间一枚火莲印记……等等,刚才那人额间好似就有一枚……莫非……

  黑衣老大脸色大变,忽地扬手做出一个决定,“所有人听令,即可起连夜撤出黑雪岭。”

  ……

  嘶!

  奔弛的马儿骤然停下,下一刻,颠的头晕目眩的水夕被人扔下,跌了个狗啃屎。

  水夕趴在地上,口鼻里全是雪,身为九幽之徒,她何时受过这种气?

  凡人果然都该死!

  水夕噌地蹦了起来,趁机抓住马蹄,手上一用力,顿时,马儿被她她掀了个四蹄朝天,可马上的人却轻飘飘落地,毫发无损。

  两人相对而立,目光相撞,一个火花四溅,一个锋芒逼人。

  马儿在两人间踢腾着站起,一时将两人目光隔开,仿佛也感觉气场不对,喷了喷鼻息,甩了甩尾巴怏怏走开。

  两人目光再次厮杀在一起,各不相让。

  皑皑白雪间,寒风肆虐而来,水夕抖索了下,跟着肚子‘咕咕’叫了两声,一时间尴尬无比,终是败下阵来。在灭掉这个男人之前,她先要填饱肚子,凡人就是麻烦!

  她的目光瞄向一侧的白马,对面的男子像看出她的心思,“你敢动它,我剁了你的手!”冰冷的声音像这万年化不开的雪。

  “切,谁稀罕!”水夕鄙夷一声,深吸几口气,努力克制住心间翻腾的火气。

  忍住,一定要忍住,等修复了紫金莲,她一定要将这个凡人削成渣渣。

  咕咕!

  凡人的肚子就是不争气!

  水夕捂着肚子四下看了看,皑皑白雪一眼望不到边际,别说人,连个活物都没有。

  “不想死,就跟紧。”

  身后,传来男子冷冰冰的声音,水夕回头就看见男子扬鞭,马儿一声嘶鸣,四蹄腾开,转眼间,茫茫白雪间只余她一人。

  水夕看着那几近消失不见的白影,用力跺了跺脚赶忙跟上。

  一炷香后,男子勒马在一处山洞前停下。

  洞内有猎户留下的一些用品,南戎生了火,温度一下就升了上来。

  许久,水夕才寻着马儿的蹄印,脚步蹒跚地到了洞口,刚要抬脚进去,却忽地一想:就这样进去,未免也太没有尊严了……

  水夕思索片刻,“砰!”的一声倒在了山洞前。

  果然,洞内传来了脚步声……

  少时,有人脚底生风的从山洞里走出来,雪沫子溅了水夕一脸,来人却直接无视了水夕,从她身上跨了过去。

  凡人果然都是见死不救的!

  装晕的水夕,强忍着没敢发作,默默的爬到火堆旁边找了个相对舒服的姿势继续躺着。

  南戎看着那蜷成一团的人,脸色变了变,掌风一动便聚起了一团雪,雪团自他掌中飞出。随即,水夕的脸又遭了殃,这次白雪把她的脸盖了个严实。

  水夕使劲儿的喷气,将鼻孔的雪化开。觉得几百年的憋屈,全在今天受了,还都是这个凡人造的孽,心下将南戎一顿好骂。

  不时,洞里肉香四溢,水夕如同被下了蛊般噌地坐了起来,眼冒绿光地盯着火堆上的那只烤羊,连自己何时已挨着南戎坐下都不自知。

  南戎刀子般的目光射过来,水夕才回神,擦了擦口水,对南戎咧嘴一笑:“你说不想死就跟紧你,我跟的够紧了吧?”

  “滚!”南戎一脸嫌弃。

  “不会滚。”水夕一本正经的看着南戎,“要不你滚个让我学学?”师父只教过她腾云驾雾,先前这个凡人就叫她滚开,莫非这是凡人的一种功法?

  南戎撇开黑了半边的脸,现在,他才彻底发现,这人不仅不知好歹,还胆大包天,脑子也被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妻有点甜,帝君别太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妻有点甜,帝君别太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