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这样可以止痛
正月妆容醉2020-06-09 15:591,566

  我脸上有东西吗?水夕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脸蛋儿,用眼神询问最为信任的未勒。

  未勒连连罢手,“没有,国师大人脸上什么都没有,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水夕好奇的凑过来。

  “就是见到君上,请国师大人保持微笑。”未勒示范性的做一个标准的动作。

  水夕蹙眉,有点抗议,“为什么?”

  不知道一直笑,看起来很傻吗?还有,她脸蛋儿僵硬了谁负责?

  “因为君上喜欢。”未勒如实相告,众侍卫一脸鄙视的齐齐看过来。

  你个马屁精!!

  水夕撇了撇唇,“他喜欢,我就得笑?本国师又不是卖笑的戏子!”

  未勒:“……”

  众围观的侍卫:马屁拍在了狗腿上吧!

  在众侍卫嘲笑未勒的时候,水夕却给了未勒一个明媚的笑,“像这样吗?”而后在未勒满血复活的时候,顽皮的扬了扬眉,“偏不笑给他看,你,滚一边儿去。”

  未勒:国师大人,你这样调戏属下,就不怕君上看到会吃醋吗?

  相交于上次,这次出行的马车舒服多了,稳稳地一点儿也不颠,大的水夕直接可以在里面打滚儿。

  应水夕的要求,这次出行食物也是备了足足几马车,外人看着,根本不像是去令世人闻风丧胆的末古森林,简直像有钱家的老爷带着家眷出游。

  车内,水夕捏紧手中的空瓷瓶,暗暗算了算日子,这次之后,在三天她可就真没有帝王咒的解药了……

  偷偷瞄了眼正拿着书卷看的入迷的南戎,水夕心下思量着:要这祸害主动献血吧,显得她像是个讨饭的,不妥不妥!

  好歹她也是堂堂地九幽少主,里子不要面子还是要的……

  水夕又看了南戎一眼,南戎似乎一无所觉。眼珠子一转,水夕收起手中的空瓷瓶,倒了杯茶朝南戎递了过去,“南南,你渴不渴?来,喝口茶。”

  南戎顺手接过,连个眼神都没给水夕,喝完随手将杯子塞回了水夕手中。

  水夕看着手中的空杯子,随即又拿了块糕点递到南戎唇边。

  “南南,吃糕点。”

  南戎掀唇将嘴边的糕点含进了嘴里,舌尖似无意的扫过水夕的指间,眼睛自始至终都没离开过手中的书卷。

  水夕一时有种挫败感,而且,她发现,南戎手中那书卷好像比她这个大活人还受宠……

  水夕眨着眸子,竟无端有些妒忌起那册书卷。

  她忍了忍,脸上堆满笑容,讨好的再次凑了过去,想一探南戎手中那册书卷的究竟。

  可是,当她目光落在那书册上时,怎么这书册上的字那么奇怪?

  要头朝下,反过来,她才能认识几个……

  “南南啊,这个……这个字……是读……‘司’吧……”水夕指了指书卷上的一个‘司’字,不确定的朝南戎问道。

  忽地,南戎收了手中的书卷,在水夕看不到的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尴尬。

  他,竟然把书拿反了……

  为了掩饰心下的慌乱,南戎握着书卷就势捂住胸口,十分痛苦的样子,“我,我……有些不舒服……”

  “那里?”水夕一脸紧张,也没空在去追究那书册上的文字,只低头认真地看着南戎,还时不时问一句,“好些了吗?”

  这么关心他?

  南戎满意的勾了勾唇角,轻应了声,水夕正准备收手,头顶又传来南戎压抑痛苦的声音,“这里也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水夕抬头,就看见南戎指了指自己的唇。

  “嘴巴也不舒服?这这……”这要怎么治?

  水夕一时无措,伸了根指头轻碰了下,南戎就痛的抽冷气,她吓的再不敢乱动手了。

  “要不……我让未勒找个大夫……”水夕凝眉征询的问了句,回头就准备喊未勒,谁知还未来得及开口,脖子被人从后一把勾过,随后南戎温热的唇贴了上来,“这样就可以止痛。”

  “呜?!”

  水夕发出一声狐疑,被南戎密不透风的吻惊住。

  不是喂药才可以这样吗?

  嘴巴不舒服也需要这样?

  怎么有种被轻薄的感觉……

  水夕仔细看着压在身上的南戎,见他眉头时紧时松的,她也不知道,这种治疗方法是有效还没效。

  她低声问道:“是不是……这样就好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妻有点甜,帝君别太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妻有点甜,帝君别太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