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求赐往生咒
正月妆容醉2019-03-25 12:052,311

  噗嗤!

  黑蜘蛛双眼被刺瞎,受创后如热锅上的蚂蚁,乱挥乱舞完全没了一丝章法,像发了疯似的,嘴里的蛛丝吐的到处就是,其中一团呼的从黑蜘蛛不小心划破的阵法中飞出,溅在了水夕仅咬了一口的果子上……

  这时,小侍卫瞅准时机,手中的剑舞的如火轮,一剑祭出……

  忽然一道身影窜过来,伸手一把揪住黑蜘蛛,扬手狠狠砸在地上,整个大殿跟着一颤。

  “叫你乱吐口水,叫你乱吐口水……”水夕一边砸一边骂,这恶心的玩意儿,害得她都没有食欲了,本来就臭气熏天了,还吐口水?

  还敢吐在她的果子上?

  这是找死了?还是找死了?还是找死了?

  一边还举着剑的十九,怎么有种被人抢了功劳的感觉?

  围观的众侍卫,一脸目瞪口呆,惊讶过后齐齐看向九纹龙案前脸色难看的南戎,君上怎么就没看住国师大人了?

  “住手,住手……不要杀它,它是我父亲……”宋誉急的跳脚。

  他刚刚,已经做好准备接住那名叫十九侍卫的剑,这样就可以救下父亲,可现在……

  瞧着不停摔打黑蜘蛛的水夕,宋誉一阵无力。

  那黑蜘蛛似乎被打怕了,滋滋叫着,却无法脱离水夕的掌控。

  随着‘碰碰碰’的声响,水夕每一次摔打,黑蜘蛛身上的魔气就消散一分,身体也跟着一寸寸的

  缩小,与黑蜘蛛合二为一的宋远宁直接被从黑蜘蛛体内挤了出来。

  直到黑蜘蛛被砸的只剩下拳头大小,‘啪’的一下被水夕嫌弃的扔在地上,随后一脚将黑蜘蛛踩成了肉饼。

  众侍卫这才回神,他们的国师大人,怎么这么厉害了?

  众侍卫的目光,齐齐又看向九纹龙案前的南戎,似乎瞬间明白了什么。

  不愧是君上亲自调教的人,能不变态吗?

  水夕拍了拍手,弹了弹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这才转身一把拎起宋远宁,“你说你都几十岁的人了,养只阿猫阿狗就得了,养这么个玩意儿,你自己恶心就算了,还把它带出来恶心别人?你不知道我最讨厌蜘蛛吗?”

  “我,我……”历经三朝的元老宋远宁,被水夕吓的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我什么我?你说说你这榆木脑袋……”水夕狠狠敲了敲宋远宁的头,像极了大人在训斥不懂事的小孩。

  “整天除了想怎么害人就不能想点儿别的?都历经三朝了,就不能在等上一等?还有,你选择这种自杀式的方法,为啥就不能将自己化成南戎的助力?南戎不能破除诅咒,难道他的子孙后代也不能破除这个诅咒?你说你是为了南圣,你有没有想过,南圣之外还有许多受苦之人?什么上天之咒,怎么在你眼里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你怎么不想想,南氏王朝的存在或许就是为了拯救苍生?”

  水夕松开宋远宁,急喘了几下,讲道理什么的比揍黑蜘蛛还累。

  宋远宁呆呆瞪着水夕,难道……他真的错了……

  水夕道:“你只想护住一方乐土,可知这妖魔横行战火连连的世间,何处又是乐土?”

  宋远宁如失了所有气力般呆坐在地上,似乎被水夕的话震撼到,有种幡然醒悟,醍醐灌顶的感觉。

  噗!

  一阵翻搅的疼痛袭来,他张嘴吐出一口黑血,眼中刚燃起的一丝生机忽然化成了绝望。

  就算如此,又如何?一切都晚了……

  他用精血饲养魔兽,如今遭到了反噬,恐怕……命不久矣……

  “父亲……”宋誉接住几欲晕倒的宋远宁,已经泣不成声,拼命运气,输入各种术法想要延缓宋远宁体内的反噬,却依旧迟了。

  “我终是铸成了大错……”

  宋远宁死不瞑目“我……竟是我错了……”他这一生兢兢业业,为国为民,到头来却铸成了大错……

  “父亲!”宋誉抱紧已了无生机的宋远宁,悲痛不已。

  殿中,宋远宁的魂魄飘出体外,他站在自己的身体旁,深深看了眼九纹路龙案前的南戎,留恋的目光继而看过殿中一切,最终停在宋誉身上。

  “我儿,莫要悲伤……”

  他的手轻轻抚摸着宋誉的头,魂魄变得越来越淡,……

  “不,不要……”宋誉急的慌了手脚,回身抓住水夕的衣角,“国师大人,我求您赐我父亲一张往生咒……”

  “我?赐他往生咒?”

  搞笑吧你!

  水夕翻了个白眼,一个魂魄都被魔兽吃掉大半的人,往生咒有用?

  更何况,这种十恶不赦的人,她能花心思的跟他讲道理已经很不错了,往生咒什么的,很耗损元神的好不好?

  宋誉忽然开始猛烈的给她磕头,“求国师大人!宋誉愿意为国事大人当牛做马!只求国师大人赐我父亲一张往生咒……”

  水夕眼珠子忽然一转,“嗯,为牛为马,是那种惟命是从,我让你干嘛就干嘛的那种?”

  看着魂魄越来越淡的宋远宁,宋誉咬了咬牙,“宋誉甘愿与国师大人订下契约,此后,生是国师大人的人,死是国师大人的鬼。”

  南戎忽地出现在宋誉身前,一把拽过水夕,“国师不需要你这样的人,也不需要你这样的鬼。”

  小婊砸,敢跟朕抢人,你活腻歪了吧?

  水夕却挣脱南戎,急声道:“等等,做我的人,当我的鬼,可是有条件的……”

  宋誉:这是有商量的余地?

  水夕指了指殿外,那一具具尸骨边依旧是怨气冲天,阴魂不散,处理这种事很棘手的。

  “你看,那里躺着几百号枉死鬼,你呢,要是能化解他们身上的怨愤……”

  “好的国师大人,我马上去处理。”宋誉爽快的应诺,生怕水夕反悔。

  水夕一时笑眯了眼,烫手山芋终于扔出去了。

  转身一看,宋远宁的魂魄已经淡的成了一缕烟,水夕情急之下咬破手指,飞快写下了一道往生咒,拍入了宋远宁魂魄中。

  虽不至于将消散的魂魄聚集,但好歹稳住了继续消散的魂魄。

  看着眼前宋远宁那淡如烟般的魂魄,水夕语重心长的对宋誉道:“你父亲身负杀孽,即便转生,也要赎尽罪孽才会补救受损的魂魄,这其间所要经历的磨难是常人无法承受的,需尝尽三百零八次的挖心之痛,需受尽三百零八次的剥皮之苦,还需偿还这些冤魂三百零八次性命,方可轮回入世,你还要继续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妻有点甜,帝君别太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妻有点甜,帝君别太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