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给你治病
正月妆容醉2020-06-09 15:591,647

  水夕将药丸放进自己嘴里,飞快喝了口水,而后一把勾过南戎的头,将嘴里的药渡了过去。

  南戎愣愣地,呼吸一紧,不由自主的将嘴里的药咽了下去。唇齿间久违的滋味令他神晕目眩,他正要好好品尝一番,水夕已退开。

  “怎么样?现在有没有好受点儿?”水夕看着南戎,不难看出那脸上的紧张。

  “嗯。”南戎轻应一声,硬生生吞下了涌上喉头的血。

  水夕看着脸色难看的南戎,蹙眉,怎么吃了药,好像更严重了似的?她忧心的拍了拍南戎,安慰道:“你放心,我已经让未勒他们去准备了,明天就出发。”

  南戎脱口问道:“去哪儿?”莫不是要去找宋誉那小子?

  “末古森林啊,不是只有那里才有幽冥花吗?”水夕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儿,药都吃完了,肯定得炼制新的药,不然怎么根治你的病?

  “我……”南戎刚要说‘不需要’,喉头一甜,硬生生将要出口的话咽了下去。

  水夕见南戎脸色变换,似乎真的很痛苦,连忙顺着他的背,“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帮你采到幽冥花的……”末古森林而已,小小一朵幽冥花而已,真的不用担心!

  看水夕把握十足的样子,南戎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末古森林,凶兽聚集之地,几个人敢进?

  虽是气,但在水夕不停的顺气下,南戎浮动的气息总算渐渐平稳。

  水夕一吃撑,就有个嗜睡的习惯,如今见南戎恢复如常。

  她的眼皮就不听使唤的耷拉了下来,打了个吹欠,终于忍不住向还在调息的南戎开口,道:“南戎啊,能不能借你的床睡睡?”她已经几天没睡好了。

  南戎微微睁开眸子,嘴角微不可寻的勾了下,“睡可以,不过,你要保证,以后不准质疑我,不准忤逆我,不准……不理我。

  南戎及时收口,敛了敛神色,才继续说道:“不准不信我,还不准对我发脾气,明白?”

  不知道为何,惩罚的是水夕,但他总有种自己才是被惩罚的错觉。

  “知道了知道了……”水夕嘟嘴,眼中满是抗议。

  明明就是这个祸害坑了她,还不准她发脾气?还把她关到天水一宫,哼,幸好她反应快,已经暗下将那块能自由进出天水一宫的玉牌藏了起来,总要防患于未然嘛!

  水夕朝南戎指了指旁边的中殿,“那我去了?”

  “快滚!”南戎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转身不动声色的吐掉了嘴里的血,继而,面色一沉,抬脚踢翻了眼前一片狼藉的桌子,对着门外那几个探头探脑的人冷喝一声,“你们几个,还不给朕滚进来!”

  门外,众侍卫面面相觑,未勒知道逃不过去,咽了口唾沫,一招手乖乖领着众侍卫进了殿,齐刷刷的跪在南戎脚边,五体投地。

  “你们几个好大的胆子。”南戎怒极,一股冷如刀锋的威压令众侍卫介是双股打颤。

  要死要死要死要死啊!

  “君上,属下知错了……”

  “君上,您要罚我们,也请等国师大人采了幽冥花在罚……”

  “君上,属下定会好好保护国师大人……”

  “君上,属下以性命担保,决不会让国师大人伤到一丝一毫……”

  “君上,属下,属下等人会为国师大人降伏一只灵兽……”

  “是啊,是啊……”

  众侍卫七嘴八舌,南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君上,国师大人有了灵兽,就不需要君上费心了……”

  “君上君上,国师大人要是有了灵兽,也就不会天天念着宋誉……”

  “君上君上……”

  砰的一声,南戎一脚踢翻一个不会说话的侍卫,对着余下傻愣愣地众侍卫冷声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准备?”

  他们刚刚说了什么,君上竟然……同意了……

  “是,属下等这就去准备。”未勒率先反应过来,随后一个眼色,众侍卫齐齐跟着他飞快退出了偏殿,就连刚才被南戎踢飞的十五也没落人后。

  出的殿来,众侍卫互相看了看。

  刚才,君上是真的想杀了他们吧,是吧?决对是!

  他们各自重重呼出一口气,看向中心的未勒,都露出了劫后余生的笑。

  “笑笑,笑个屁,还不快去准备。”未勒笑骂一声,众侍卫摸了摸脑袋,齐齐应了声‘是’后哄地散了。

  **

  南戎回到寝宫之时,就看到榻上凸起的一小团,无端的他的神情变得温柔,连脚下的步子也放的轻柔,生怕弄出一点声音就吵醒了熟睡中的水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妻有点甜,帝君别太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妻有点甜,帝君别太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